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五章 皇后的亵衣
    乍一感到自己的修为境界跌降,方天佑吃了一惊,仔细查探之下,这才舒了一口气。原来自己的境界虽然跌降了一些,但无论是**、真元,还是神识,确实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锻炼,变得更加凝实,总体战力上来说是提升了一大截的。

    就好比原本蓬松的土石被重压机碾压一样,只是表面的量上看,好像还少了,但质上却提升了不少。

    “先天道基的修炼又进步了一层,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达到先天道基入门了。”方天佑满意地检验着自己的修炼成果。

    接下来的三天里,方天佑都只是往返于住宅和“龙盾”基地之间,利用重力空间和半元灵体生机树继续进行先天道基的修炼。

    “真是个修炼狂人,修炼天才!”安岩见方天佑连续三天都在重力空间修炼,而且第一天就能够适应八倍重力空间,三天后,简直在八倍重力下如闲庭散步,感觉惊讶不已。

    方天佑却知道这是每次修炼后,又及时吞噬了生机树的生命能量,先天道基的修炼进一步精进的原因。

    原本想着一路修炼,将先天道基修炼到入门。哪知修炼了四天先天道基留入门境界,还差一点火候。

    想到还有些事情需要了结,方天佑不得不暂时放下了修炼。

    那天在四合院杀了莫笑疯后,从他的保镖打手中获息,莫笑疯是来参加一次古董拍卖会的,这一次古董拍卖会中的东西,与那玄阴教似乎有些关联。

    玄阴教既然是修真门派,那他们要取的东西只怕也与修真有关,所以方天佑想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另外,那天从莫笑疯身上搜到了一张那古董拍卖会的邀请函,里面就有这次古董拍卖会的具体时间和地址。

    今天就是古董拍卖会要举行的日子,所以方天佑决定先放下修炼,参加完拍卖会再说。

    京城古宫博物馆附属的拍卖厅前,停满了各种豪车。古宫博物馆名气很大,是华夏皇宫建筑的集大成者。

    能够在古宫博物馆附属的拍卖厅进行拍卖,可见这一次古董拍卖会的规格可不小,要拍卖的东西肯定也是品质极好的。

    不过,方天佑却知道,这样大张旗鼓进行的拍卖会,拍卖的多半是真的古文物、老古董。如果是法器等拍卖会的话,无论是前来竞拍者,还是拍卖都,往往会进行的比较低调。

    “不知道玄阴教为什么会对这个古董拍卖会感兴趣,如果只是纯粹对于古董有着兴趣爱好,那我这一趟只怕就要白跑了。”方天佑思考着道。

    凭借着莫笑疯的邀请函,方天佑很顺利地进入了拍卖场。这一次出行,他开的是“龙盾”提供的奥迪轿车,还把“龙盾”特意提供的手表、墨镜给戴了起来。

    他想试试这些东西的功用,另一方面,他几天没出门,今天好不容易出门,也让“龙盾”看看自己的行踪、足迹,不要搞得太神秘,反而引起“龙盾”的注意。

    除了戴上墨镜,方天佑还戴了一幅黑色的口罩,将脸罩了大半。老是变幻成“司游”的模样毕竟不方便,只有这样遮严,才好以方天佑的面孔出现。

    好在参加拍卖会的人,形形色色,互相又不认识,着装打扮各异,不愿“露脸”的人不少,所以方天佑这样的打扮并没有太过显眼。

    进入会场后,方天佑并没有按照邀请函的指示落座,而是随便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下。他不敢保证玄阴教的人没有了那张邀请函后,还有没有派别的人进来。

    万一还有其它玄阴教的人进来,而自己又去坐在了那个位置上,那岂不是摆明了告诉人家,杀害玄阴教的人是他。

    “喂,这是我们的位置,你快点滚开。”方天佑正四下打量前方会场,耳边一道傲慢的声音响了起来。

    方天佑回头一看,一个肚子像怀了五六个月身孕一般中年胖子站在自己身后,正一脸傲慢地看向自己。

    “哪里来的土鳖,穿得这么寒酸,还戴着口罩,是怕人家认出自己的穷逼样吧。”胖子身边,一个浓抹艳妆的妙龄女子,挽着胖子的手臂,鄙夷地看向方天佑道。

    看两人穿着刻意模仿着高门大户,却如此以貌取人,又口吐脏言,毫无涵养,应该是属于暴发户的类型。

    方天佑本想教训他们出口不逊,想了想,又改变了主意,反而是很低调地对这一男一女欠了欠身,表示歉意。

    “两位果然是见过世面的人,我确实是捡到了别人的邀请函混进来的。因为是比较靠前的位置,我这身穿着不够份量,所以不敢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不过,以两位的打扮、身价,如果坐到前面位置去,那倒刚好与自己身份相衬了。”

    方天佑说着,拿出了自己的邀请函递向了那胖子。

    “第一排三号!”胖子狐疑地伸手接过,打开看时,见到座位上的号码,也不由得有些惊讶。

    “那可是最好的一排位置了。我们坐上去吧,这位……朋友,自己也说了,以他的身份打扮不够份量。我们就成全他,和他换了位置吧。”妙龄女子蹭了蹭胖子,撒娇着说道。她本是胖子的小情人,跟着胖子来见世面的,当然是越靠前越出风头的位置越好了。

    “那,好吧,小兄弟,那这个位置就暂时交给你坐着。”胖子说着,收起方天佑的邀请函就朝前方走去。

    他自以为自己还是比较聪明的,拿了方天佑的邀请函却又不把自己的邀请函与方天佑交换,这样就算前排的位置闹出什么问题来,他还可以假说自己拿错邀请函,重新坐到这里来。

    方天佑当然知道胖子的小算盘,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邀请函只是进场是要检查,现在已经进场了,方天佑也就无所谓了。

    他甚至都没有坐胖子的座位,而是另外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一边等着拍卖会开始,一边四处打量着会场的情况,重点关注胖子那边的情况。

    果然,在胖子带着自己的小情人落座后没过多久,就有一个年青人跑过去询问了一下情况,那胖子脸皮还真够厚,竟然脸不改色心不跳地拿出了自己的邀请函。

    那年青人看了看邀请函又毕恭毕敬地递了回去,嘴中不知道说着些什么。由于离得较远,方天佑听不清内容,但从口形上看应该是道歉之类的话。

    不过,方天佑却从那年青人的眼角间看到了一抹厉芒。方天佑猜到这胖子只怕要有麻烦了。但鉴于胖子的表现,方天佑可不会去提醒。

    那年青人就算不是玄阴教的人,也肯定与玄阴教有关系了。胖子得到了莫笑疯手中的邀请函,他们当然要去查清楚了。

    不一会儿,拍卖会就正式开始了。

    “第一件拍卖品,是一件玉石首饰,起拍价一百万……”拍卖主持人一番激情讲说后,拍卖正式开始。

    方天佑才知道,这次拍卖会的拍卖品还真是多种多样,有字贴,有字画,有铜器,甚至还有一件古代某位皇帝用过的尿壶。

    让方天佑想不到的是,这个听起来都有点恶心的尿壶,最后竟然拍出了一千万的天价,真搞不懂这些人买了它用来做什么。

    “下面拍卖的是一件叶赫娜拉皇后所穿的亵衣。叶赫娜拉皇后能够人老而色不衰,传说就是凭借着这件亵衣的神奇功效……起拍价五百万!”

    拍卖主持人介绍起了下一件拍卖品,方天佑一听之下觉得匪夷所思。这些家伙还真是变态,皇帝用过的尿壶,皇后穿的亵衣都拿来堂而皇之的拍卖,而且价格还这么高。

    所谓“亵衣”不就是女子的贴身内衣吗,应该相当于现代的纹胸肚兜了,竟然也拿出来拍卖,会有人买吗?

    只是当主持人请出那件所谓的“亵衣”时,方天佑却感到了一股与玄阴教那颗灰色珠子有些相似的气息。

    “咦,这件‘亵衣’也拥有玄阴之气?难道那个什么叶赫娜拉皇后也曾经修习过玄阴教的功法,还是说这件‘亵衣’的出处有误,是拍卖者为了提高‘亵衣’身价而假托是叶赫娜拉皇后所装的?”方天佑心中疑惑着。

    拍卖场中的竞价却已经出现了**。五百万起拍价,很快就上升到了一千万,这让拍卖主持人都惊喜不已,拍出价越高,他们能抽取的佣金当然也是越高了。

    “一千一百万!”

    “一千五百万!”

    “一千六百万!”

    “两千万!”

    方天佑注意到,之前出面与胖子交涉的年青人,一直在举牌竞拍。在他身上,方天佑并没有感应到玄阴教的气息。

    随着价钱越来越高,方天佑明显感应到年青人脸上有些不自然起来。不时地看向身边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胡须半白老者。

    方天佑看不清那老者的脸庞,由于离得太远,神识无法到达,方天佑甚至都无法感应到这老者到底是不是武者或是修道者,只是凭直觉,方天佑感到这老者很不简单。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