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二章 被下了药
    “方,方天佑!方少爷”文群惊骇地看着驾驶室中的男子,失声叫道。对方的穿着打扮和刚才的神秘男子一模一样,一开始文群还以为是那神秘男子故意跟自己开玩笑。

    可是当她看清楚对方脸庞时,却发现两人的面相长得迥然不同,而且驾驶中的男子,竟然真的是她的一位故人。

    “不错嘛,你还能记得我。”方天佑淡然地道。他此时已经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面孔。只是他不记得文群到底和自己是什么关系,所以只好这样模棱两可地打着招呼。

    “方少、少爷是来找阿甘报仇的吧,可是他已经死了,他已经会自己的过错尝到了苦果。”文群苦笑着说道。

    “阿甘?”方天佑努力回想着这个名字,嘴上却不露声色地继续以淡漠的语调说道,“阿甘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那些人利用完阿甘后,就要派人来灭口。阿甘应该早就想到会有这样的下场,所以给我和他妈妈安排了一条后路,将我们两人藏在了地下室,他自己却被没能逃过一劫,我和他妈妈亲眼看着那些人将他杀死。可是我们却不敢报警,甚至也不敢对别人说。”文群痛苦地说道,眼中已经布满了泪花。

    “把你知道的一切告诉我!”方天佑仍然是那副淡然的样子。

    “阿甘不是为了钱而背叛你和方家,他是被逼的。当年那些人抓了我和阿甘他妈妈,要他在你的酒中下安眠药,说是为了给你一点教训,惩戒一下你。

    阿甘为了救我和他妈妈,只好同意了。哪里知道他们交给阿甘的根本不是什么安眠药,而是催|情药。以致于后来的事情,完全超出了阿甘的掌控,您居然强,在药力下对慕容小姐不利。阿甘这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他也知道方家和那些人都不会放过他,所以连夜跑来安排我和她妈妈逃跑……”文群尽量地回忆着往事道。

    “他们是些什么人,五大家族中的人吗?”方天佑冷冷地问道。从文群的话语中,他知道当年自己要强上了慕容紫烟,原来是因为被人下了药的缘故。

    这让方天佑倒是松了一口气,原来自己还不至于纨绔到那种程度,连国家元首的孙女都敢欺负。

    方天佑不知道自己和阿甘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这人竟然背叛自己,那就算是死了,方天佑也不想多给点怜悯。所以他关心的并不是阿甘,而是那些幕后的主使。

    “这个我不清楚,只怕阿甘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从他对那些人的惧怕,还交待不管他遭遇什么,都不要报警的情形推断,那些人肯定势力不小。”

    文群回忆着想了想又说道:“对了,那天阿甘被杀时,他好像叫了其中一个人的名字,是他们当中的带头人,叫做什么李阳!”

    “李阳?”方天佑对于这个名字同样寞生。

    “没错,阿甘当时就是叫那人为李阳。方少爷,你这次回来京城是要找那些人报仇的吧?虽然我知道阿甘背叛了方家,不是一个好随从,可是看在他跟了你多年的份上,也请你帮他报仇吧。”文群恳求道。

    “该惩罚的人,我肯定不会放过。阿甘不是安排你和他妈妈走吗,那你怎么还呆在京城。”方天佑疑惑地道。

    “阿甘被杀后,他的妈妈精神受了大刺激。我只好带她到精神病治病,虽然病情得到缓解,但阿甘留下来的资金也已经花光了。我只好一边靠到酒吧打工,一边给她治病。后来,渐渐也就习惯了,我甚至还想着留在京城能够看到你或者是方家其它的人,然后将事情讲出去,让你们顺带给阿甘报仇。没有想到,今天真的见到了方少爷。”文群哀叹着道。

    “你们还是尽快离开京城吧,报仇的事,你们就不用想了。反正阿甘已经死了,什么仇什么怨就放下吧,活好自己,照顾好他妈妈才是正事。”方天佑劝导道。

    “这个,好吧,我会考虑的。”文群认真地点了点头,只是她知道,要离开京城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方天佑问明了文群的住址,开车将她送到了楼下,临走前,又在文群口袋里放了四万块钱的现金。他知道文群需要钱,这些钱至少能够让她离开京城。

    至于离开京城以后的事情,那就不是他能够管得到的了。方天佑不是慈善家,他帮文群只不过是看在以前的情份上顺手为之。

    他劝文群快点离开京城,其实还有另外一层顾虑。那就是刚才在四合院捡到那一颗灰色珠子时,他突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好像自己被什么猛兽厉鬼盯上了一般。

    方天佑知道这颗珠子绝不简单,很有可能被什么人做了灵魂类印记附在上面。这样推算的话,莫笑疯被杀的情况,早已经被别人通过灵魂印记获知了。

    这种感觉再次对方天佑敲响了警钟:看来华夏地大物博,奇人异人不少,以自己现在养气三阶的修为,要小心就对了。

    当然,只是一种心悸的感觉,还不至于将方天佑吓跑了。他自己倒也不怕,只是有些担心,在场的文群是不是会受到牵连,所以他一再交待文群天一亮就要马上离开京城,走得越远越好。

    送走文群后,方天佑这才开车回到了军分区附近“龙盾”给他分配的那套住房中。

    打开房门,发现里面还挺宽敞的,四室两厅,一百四十多平米。里面早已经装修好,连家电、家具一样俱全,而且材料都极为上层,窗户玻璃用的都是防弹玻璃!

    方天佑对于住房其实需求不大,只要有个窝就行。现在“龙盾”给分配这么一套,虽然外表看来比不上富人的别墅,但他也完全知足了。

    劳累了一天半夜,方天佑确实也感到了劳累,为了恢复精神,他没有再继续修炼,洗了个澡就上床睡去了。

    第二天醒来,他开始重新盘算接下来的修炼之路。昨晚那颗灰色珠子中的心悸感觉,让方天佑进一步意识到了自己修为的不足。

    他很有一种冲动,利用手上现有的那株半灵药,加上通脉丸等等去冲击一下筑基境界。只要到了筑基境界,哪怕是碰到传说中的武者宗师,他都有一拼一力。那灰色珠子中给他带来心悸感觉的能量,最多也就是相当于先天后期,或许是宗师境界罢了。

    如果自己到了筑基境界,还会怕对方吗?可是一番挣扎后,方天佑最终还是打消了这种冲动。

    一是半灵药来之不易,手中的通脉丸等良药也是好不容易炼制的,如果自己杀鸡取卵般,一次性用完了,今后的境界靠什么来提升?方天佑可不会满足于区区筑基境界的。

    另外一个原因是鉴于在修仙界的修炼经验。在修仙界时,达到元婴境后,方天佑许久都没有突破到度劫期,后来才悟出是因为前期基础不牢的缘故。

    除些之外,方天佑还曾经得到一位度劫失败的前辈的修炼心得。这位前辈在天劫来临之时,已经预感到了自己无法度劫成功,所以留下了一份算是遗书的心得手稿。

    方天佑称之为修炼心得。在心得中,那位前辈就提到,其实度劫能不能成功,在修炼前期就已经注定了。

    如果修炼前期基础不牢,就像是房屋的地基没有打夯实一样,开始建筑的几层还看不出问题,随着房屋越修越高,地基支撑不了,就有可能导致房屋倾斜甚至是倒塌了。

    这位前辈还提到了一个观点,那就是修仙者除了吸纳天地灵气,凝聚金丹、修炼元婴外,对于原本的身体也不可忽视,而且越想有所成绩,就越要淬炼好身体。

    方天佑觉得那位前辈说得很有道理。修炼就好比拿容器去蓄水。身体就是容器,真元就好比是水了。

    水的质量有好有坏,这就好比真元与内力有差别。蓄水的多少,则要取决于容器的大小和坚固程度了。容器小了,蓄不了多少水,若是足够大却不坚固,盛水到一定程度时,容器就会涨坏。

    这其实就是说明了基础的重要性,而身体就是打下基础的一个最重要部分。当时,那前辈所说的基础,还有意志上的磨砺,修炼经验上的积累等等。

    可是对于现在的方天佑来说,锤炼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他修仙界就已经修炼到了元婴境界,转生后又带回了以前的经验,所以修炼经验的积累上面不成问题。

    至于意志上的磨砺,不管是在修仙界,还是转生后他一直在经受着考验。只有身体,虽然有过洗髓去除杂质,但却并没有进行过系统的训练。

    转生后决定修习“擒龙手”和“登天步”,他其实也有锻炼身体的目的。而他一直不敢让修为提升得太快,也是害怕基础不牢。

    更是因为他想到前期的境界每提升一点,就必须要相应的将身体锤炼一番,不能身体落后,虽然他的身体异于常人,但他知道这还不够。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