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一章 未及施展的绝招
    方天佑见玄阴蛇气势又变强,随手又掏出两张火球符,朝着玄阴蛇砸去。“呼、呼”两团炙热的火焰随即将玄阴蛇包裹了起来。

    玄阴蛇一方面被雷击木中的雷天之力克制,一方面又被火焰烧烤,气势顿时锐减。虽然挣扎越来越剧烈,但身形却快速暗淡,“嘶、嘶”的呼叫声由惨呼变成了哀鸣。

    “噗”玄阴蛇受创的同时,气机牵引之下,莫笑疯也受到了反噬,当即吐出了一口鲜血。

    六个黑衣人更是惊呆了,他们第一次看到自己奉若神灵的少主,在释放出玄阴蛇后还会落败。

    方天佑将雷击木用力一甩,那被火焰裹着的玄阴蛇便“呼”的一声摔到了地上,随即和火焰一起化为一缕青烟,消散在空中。

    “你想要救这位小妞是吧,可以!把你手中的那块木头法器丢过来,并保证让我安全离开。”莫笑疯在方天佑甩掉玄阴蛇的空档,一手抓住了正被吓得发抖的文群,另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他已经看出了方天佑手中木头的不凡,以为那是一件了不起的法器。

    他的算盘打得很响。方天佑既然是冲着这个女人来的,那肯定与这女人关系不浅,自己以这女人为人质,不但可以夺得他的法器,还可以从容而退。

    他甚至认为,只要方天佑没有了那件法器,自己还有机会反败为胜,因为他同样还有法器没有使出来。

    “放开她,然后自断一臂,我或许可以留你一条生路!”方天佑冷漠地盯着莫笑疯道。

    “哼,我是玄阴教的少主,我不信你敢杀我!要是杀了我,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玄阴教都能够追踪到你的!更何况,我现在还有人质在手,叫你把那块木头法器丢过来,听到没有!”莫笑疯掐住文群脖子的手更加用力。

    “从来没有人能够威胁我,这是你自己找死了!”方天佑朝莫笑疯逼近了一步,又扬了扬手中的雷击木。

    莫笑疯神色一紧,他没有想到方天佑竟然会不顾及眼前女子的安危。不过他也没有坐以待毙,已经暗中掏出了一颗灰色的珠子,嘴中就要念动法咒。

    他决定发动自己用来保命的绝技!只是他嘴马刚张,猛然觉得脑袋一疼,有什么东西刺穿了他的脑袋,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文群感觉肩头湿漉漉的,还有一股血腥味,以眼角余光看去时,却发现那竟然是鲜血。她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莫笑疯掐住自己的手也猛然一松。紧接着又听到“扑通”有人倒地的声音。

    她小心地回头看时,只见刚才还像死死掐住自己的莫笑疯,此时竟然眼珠鼓鼓地,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啊……”似乎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杀人,文群发出一声惊恐的呼喊。

    六个黑衣人眼见方天佑杀了莫笑疯,一个个脸上也是一片震撼,一个机灵点的黑衣人当即不顾身体的疼痛,挣扎着跪向,求方天佑饶命。其它五人见状也纷纷磕头求饶起来。

    他们虽然不知道方天佑是怎么做到的,很明显莫笑疯是被方天佑无声无息杀死了。而且正是因为方天佑杀人的手段无声无息才更加让六人感到恐惧。

    方天佑当然是以寒铁针突袭,将莫笑疯杀掉的。进院门前,将寒铁针放出进行探测时,方天佑就一直没有将寒铁针收回,而是让它隐藏在暗处。

    与莫笑疯缠斗中,他本来早就可以以寒铁针偷袭的,只是他很想见识一下身为大师级别的修道者,手段威力如何,所以并没有急着全力出手。

    听到六人的求饶声,方天佑却并没有急着发话,而是走到了莫笑疯的尸体旁边,弯腰捡起了一颗灰色的珠子。

    然后又在莫笑疯身上摸索了一阵,同时收回了寒铁针,这才站起身形来对那六个黑衣人说道:“你们将知道的关于玄阴教的事件,说给我听听,如果你们说的讯息有价值,我可以考虑放了你们。”

    “我说,我们一定说!”六个黑衣人升起一丝希望,连忙将事情如实交待。原来这六个人真的只是被玄阴教花钱聘请的打手,用来辅助莫笑疯,对外时扮成富少遮人耳目。

    玄阴教本是威震西南诸省的邪派大教,因为不受隐门待见,教规诡异,所以只在民间收拢门徒,不与官方冲突。

    这次之所以来京城,是冲着这几天将要举行的一个拍卖会而来的。据说在这一次拍卖会上,将会有一件玄阴教极为重视的法器拍卖,所以玄阴教特意派出了少主莫笑疯亲自北上。

    来到这里后,又与

    对于玄阴教的具体情况,六个人都表示并不清楚。就连总部所在地,六人也只是大致地猜到应该在天南省的省会滇州,至于具体在滇州哪里,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方天佑手一招,寒铁针再次出手,疾如闪电般地刺穿了六人的左手腕。

    “啊!”六人几乎是同时发出一声惨呼,却又不敢大声喊出,更不敢有任何不满。

    “你们六人不是首恶,所以我不杀你们。但是你们助纣为虐,也罪责深重,我今天废去你们一只手腕,以后自己去谋正当的生路吧。”方天佑朝六人挥了挥手道。

    “谢谢少侠,谢谢少侠!”六人再次见识过方天佑的手段,哪里还敢有异议,千恩万谢,以右手捂住自己的左手伤口,各自走了。

    “你……我……”文群见方天佑杀死了恶人头目,又赶跑了坏人,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可是又不知道方天佑的态度,一时不知道是走好,还是留下来。

    “你先等一会。”方天佑交待一声,又走向了东边房间,一脚踢开了房门,里面果然还有三个衣冠不整的女人,这些女人都容颜枯稿,精神不振。见到方天佑闯进来,都吓了一跳。可是又不敢惊呼,显然是受了那个莫笑疯之流的威吓。

    “呜、呜、呜”这时,远处传来警笛声音。方天佑知道肯定是这里的动静惊动了路人或是远处的邻居报警了。

    他本想先躲开警察,但又怕连累到文群和这一个无辜的女人,加上人他还有话要问文群,所以方天佑决定留下来将事情交待清楚。

    深夜时分,人少车少,所以警车开得挺快,也就四五分钟时间,三辆警车停在了四合院的门口。

    却发现四合院的大门敞开着,一男四女正在四合院门口等着警察呢。四个女的多少有些紧张,而那个男的却显得很悠闲,好像在这里看戏一般。

    “你们是这里的住户吗?有人报警说这里有人在从事犯罪活动,你们怎么解释。”为首的一名国字脸警察严肃地问道。

    “我们都不是四合院的主人。这四名女子是被人劫持到这里来的,而我是来救她们的。首恶已经被我杀了,余犯望风而逃。”方天佑说着,直接拿出了自己“龙盾”的证件。

    这为首的国字脸警察正是本区的公安局副局长,他知道“龙盾”是特殊的存在。一看那证件封面就已经震撼了。

    再翻看证件查看,“‘龙盾’教官,少校军官”,这位副局长更是一脸的崇敬。

    “这三个女人可以留下来,给你们录一下口供,另一个女人我要带走,有些事情我要亲自追问。”方天佑指了指文群道。

    “明白!”国字脸警察没有再多说什么,反而朝着方天佑敬了一个礼说道。

    “走吧。”方天佑推了推文群道。

    文群本来还有些害怕,甚至想对警察说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可是想到方天佑的手段,她又不敢乱说,而且想到连警察都对方天佑这么恭敬,文群心中其实也踏实了一些。

    “你有一个老朋友想见你,就在前面拐角处的奥迪车上。”方天佑指了指前面的街角对文群说道。

    “老朋友?”文群还想问,是什么老朋友,可是却发现刚才还走在自己身边的男子突然不见了。

    好在她早已经见识过了这个神秘男子的手段,当初他闯进院子的时候,那些坏人开始可是都没有发现的。

    所以文群这时也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继续按照他说的朝前走。没走出多远,果然看到了路边停着一亮奥迪轿车,借着夜色,还隐约看到驾驶室中坐着一个人。

    文群故意咳嗽了一声,然后朝着车子走去。她想,听到这一声咳嗽,对方肯定会偏头来看。如果对方真的是自己熟人的话,那看到自己肯定要打招呼的。

    可是车上的人却毫无反应,难道是睡着了吗?文群壮着胆子朝奥迪车走去,她准备敲一敲车门,试探一下。

    “上车吧,文群!”哪里知道,她刚一伸手,车上的就说话了。

    这说话声音,文群觉得有些熟悉,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来。不过对方既然要自己上车,又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应该是自己熟人,也就刚才那个神秘男子要自己来见的熟人了。

    文群没有多想,伸手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上了车,这才看清楚了驾驶室中的男子,只是这一看,却让她仿佛活见鬼一般的惊骇。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