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九章 跟踪
    正如方天佑自己承认的,无论是今天这一锅药,还是那段口诀,都不是轻易可得的,再好的医生,也不会大方到将这么珍贵的东西,随便交给与自己非亲非故的病人。

    如果说是京城军区特级医院,或者说是国家邀请方天佑来治病,那他最多凭借精湛医术将方连城救醒,也就是大功一件了,用不着花这么多资源来恢复方连城的武功!

    由此,方连城已经对方天佑的行为和动机,产生了一定的怀疑。他隐约感到方天佑此举必定另有深意。

    事实当然的确如方连城猜想的那样,如果不是最后知道了自己和方连城的关系,方天佑可能都不会再来京城军区特级医院,更不用说舍得为方连城用掉一截半灵药了。

    好在方天佑其实已经想到了方连城可能会有这样的怀疑,所以也装作犹豫一番,终于说出了“实情”

    “其实我此行出手救人,也是受了一位朋友所托,这位朋友曾经在我最危急的时候救了我一命。还有今天所用的药材也是他在我临行前交给我的。”方天佑解释道。

    “朋友?不知道司先生可否告之那位朋友的名讳,也好让方连城,让方家拜谢恩人大德!”方连城说道。

    “那位朋友现在还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只是说他与方家有渊缘,他自己现在不方便现身,所以要我代为行事。他还说,等手上的事情办好,他会到方家一趟。”方天佑一边说着,一边收起了地上的七块玉符。

    这玉符虽然阵法之力已经极弱,但好在都是高品质玉石,还可以让方天佑再刻一次阵法,方天佑当然不会浪费这材料了。

    “与我方家有渊缘?”方连城眉头微皱,似乎在思索回忆着自己方家与什么人有如此深厚的渊缘。

    方天佑其实很想假借说出朋友的名字叫“方天佑”来试探一个方连城。可是他又怕方连城知道了方天佑的消息后,护孙心切之下,会无休止的追问下去。

    再则说了,方天佑现在已经确信当年谋害自己和爷爷的人或者说势力,一定非同小可,现在自己真的不方便现身,不如暗中照应为妙。

    “老爷,您就别多想了,那位恩人不是说了会来方家一趟了,到时不就可以当面致谢了。”周顺祥劝道。

    “也对,无论怎么样,司先生大恩,方某也是没齿不忘,今后但有所差遣,我方家上下一定乐于从命。至于司先生那位朋友,还妨请司先生转告,方便时一定尽早来方家,好让我方家上下多谢再造之恩。”方连城拱手行了礼道。

    “这个好说。既然老爷子的身体已经好转,那我也就告辞了。”方天佑说着,朝方连城两人一拱手就要走。

    方连城两人哪里肯放。方天佑保证不久就会再见,而且那位朋友也会尽快来见,方连城两人见方天佑坚持,这才勉强同意方天佑走了。

    “老爷,你觉得这位司先生的身份……”方天佑走后,周顺祥狐疑地对方连城道。

    “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至少他应该不会害我们。而且,我甚至还在他身上感应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一种亲切感!”方连城回味着道。

    “亲切感,难道这位司游也是老爷的熟人!”周顺祥惊讶地道。

    “不管是与不是,他和他那位所谓的朋友既然不愿意明说,那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暂时不要去管他,先着手解决好方家的事情吧,你去安排一下,我今天就出院,回方家!”方连城坚定地道。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方天佑开着自己的奥迪车出了京城军区特级医院,打算直接回“龙盾”给自己安排的住房。

    来的时候人多车多,他是开着导航的,现在回去已经是凌晨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和车辆,方天佑也懒得看导航,凭着印象一直朝前开。

    虽然今晚消耗了一株半灵药,但爷爷的恢复情况,比方天佑料想中的还要好,这让方天佑觉得这一株半灵药是花得值了。

    在修仙界时,他就是个孤儿,修仙后也几乎是独来独往,没有什么亲情和友谊。现在因为转生的关系,有了自己的亲人,多了份牵挂,方天佑不但没有觉得累赘,反而觉得是一种享受。

    随着修为境界的提高,神识的强大,方天佑记起的过往片段越来越多,对于京城,他都隐约有种似曾相识之感。他甚至还有一种感觉,只要自己施展强行修复记忆的道术秘法,说不定就真的能够恢复当初的记忆。

    可是他不能冒险,在现在神识还不够强大的情况下,不敢猛然一下苏醒以前的记忆,怕影响了自己的道心。反正现在对于方家的情况也已经从侧面了解了个大概了,恢不恢得以前的记忆已经不太重要了。

    一路想着,方天佑有些走神,走差了路口,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不知名的街头,这才意识到自己迷路了。

    方天佑不得不重新开启导航,却发现要回到原目标,需要继续朝前走十来里,才能转弯绕回正确的路线上去。好在并不赶时间,绕了点远路也没什么。

    路过一个街角时,发现这里居然还有音乐声传来,只是这音响很纷乱嘈杂,和十里屯很相似,方天佑意识到前面或许又是另一个酒吧一条街了。没有想到都快凌晨两点了,酒吧还没有歇业。

    方天佑对于酒吧没有兴趣,并没有开进那条街去的意思,油门一踩就要从街边路过,却远远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

    “兹!”方天佑一个急刹车将奥迪车停了下来。

    那是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一看就是从酒吧才喝了酒出来的,走路都有些跌跌撞撞。由于只看到背影,方天佑不知道眼前的女子到底是谁。

    方天佑之所以决定停下来看一看,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到过京城,见过的女人也不多,既然觉得这背影熟悉,那肯定就是潜意识,或者说是记忆片段中出现的人了。

    既然与记忆有关,方天佑就想查探一个究竟,这样也方便自己的记忆恢复,于是他悄悄地掉转了车头跟了上去。

    “小妞,长得不错啊。我们少主看上你了,跟我们走吧。”这时,突然有两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挡在了那女孩身前。

    “要陪酒,明天去酒吧,今天天色晚上了,我要回家!”女人边说着边要绕开两个高大黑衣人,继续朝前走。

    “回家?受到了咱们少主的恩宠后,你就不会再想着回家了,走吧!”两个黑衣人却不由分说,一左一右夹着女子上了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

    在女人被挟持转过身来时,方天佑才看清这个女子的面容,他努力地搜索着记忆,终于想到了一个与这张脸孔相符的名字——文群

    不过他只隐约记得这个文群和自己有关系,可是到底是什么关系,却一时想不起来,正发愣间,黑色轿车已经开走了,方天佑赶紧开车跟上。

    黑色轿车七弯八拱地开了十多分钟后,来到了一座四合院前。这是京城很传统、很典型的四合院,外面看起来一切与他处无异。

    两个黑衣人拉着文群下了车。奇怪的是,文群很顺从地下车,没有一丝反抗,若是仔细在近前查探,就会发现,文群脸上有一道淤青。

    不仅如此,其中一个黑衣人一手搭在她肩上,手弯处暗藏着一把尖刀。原来文群不是不想反抗,而是反抗被压了下来,而且现在被刀架在脖子上,无法反抗。

    “咚、咚”另一个黑衣人在四合院门前敲了几下,随即四合院的门打了开来。两人押着文群走了进去,四合院的大门又“嘭”的一声关了起来。

    “少主,我们又带回来一个。”黑衣人朝着正中一间亮着灯的房间喊道。

    “哦,货色怎么样啊?”随着一道有如鸭公的声音响起,那亮着灯的房间门抖然打开,一个黑瘦男子,走了出来,盯着文群上下打量。

    “你,你们是什么人?我,我只是陪酒的,卖酒不卖身啊!”文群虽然害怕,却仍然尽着最后一份努力。

    “卖身?你早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有什么好卖的。不过,你这样的女人良心未昧,又有邪恶贪婪的一面,倒正是我需要的。你放心,只要你陪我过了今晚,你就会念着我的好了。”黑瘦男子咧嘴笑了笑,笑声中,充满着淫邪。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要回家。”文群苦苦哀求道。

    “不识抬举,带下去,灌下忘忧汤,和那几个女人关到一起,等着我。”黑瘦男子挥挥手,朝黑衣人说道。

    “是,少主!”两个黑衣人一起推着文群就要朝东边一个房间走去。

    “阁下既然已经来了,何不现身一见。”黑瘦男子正要转身回房,却又猛然回头,突兀地朝着四合院门口的方向说道,眼中泛起一抹戾气。

    两个黑衣人闻言,也是一愣,不由得警惕地看向门口。如果这时有人闯进四合院,那很明显应该是跟踪自己两人而来了。

    ps: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欢迎各位到书评区留言,另有书友qq群:欢迎加入。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