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八章 我叫司游
    慕容紫烟做了一个梦,她梦到方天佑再次朝自己扑来,想要侵犯自己,慕容紫烟心中大急,一边拼命地躲闪,一边想大声地劝导方天佑,可是她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声音来。

    这一急一挣之下,慕容紫烟便从梦中惊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寞生的男人怀里。这男人看起来还算年轻,只是戴着一幅宽边墨镜,让人看不清他真切的面容。

    “你……你是谁啊!”慕容紫烟一个机灵站起身形,挣脱对方的怀抱,警惕地看着这个寞生的男人。

    “我叫司游,刚才的湖中,是我救了你。”方天佑说着脱下了脸上的墨镜,却早已经变幻成了“司游”的模样。

    原来刚才方天佑见慕容紫烟挣扎,知道她快要醒来了,所以抱着她落到了地面,并且变幻成了“司游”的样子。他可不敢让慕容紫烟认出自己就是方天佑。

    “是,是你啊。谢谢你啊。”慕容紫烟渐渐回想起了湖中发生的事情,眼中的警惕之色稍微放缓了一点。

    可是随即她又注意到这里竟然是一处偏僻的树林,看不到其他人影,立刻眼神慌乱地问道:“这里是哪里啊?”

    “这是雁栖湖岸边的一片树林,当时救你上岸后,你就昏睡过去了,我只好就近上了岸。”方天佑撒了个谎说道。

    “还在雁栖湖吗。”慕容紫烟听方天佑这么一说,又见方天佑并没有限制自己自由的举动,心中这才稍安。

    “是啊,既然你醒了,我就送你回雁栖湖的停车场吧,你的朋友可能在等你。”方天佑提议道。

    “朋友?对了,和我一起乘船的那个人,怎么样了?”慕容紫烟这时想到了江浩轩,却并不说他是自己的朋友,而是以那个人相称。

    “我带你离开时,隐约看到有工作人员乘快艇去了脚踏船附近,应该已经将他救了出来吧。那个人是叫方天佑吗,我听你在睡梦中叫了他好几次。”方天佑故意将江浩轩说成是方天佑,以此来试探慕容紫烟,因为他确实听到了慕容紫烟在梦中叫他的名字。

    “不,不是,那人不是方天佑。”慕容紫烟听到“方天佑”这个名字,眼色中明显有着一丝慌乱。

    “也对,我听你喊方天佑名字时,语气中带着不小的恨意,说明他不可能是你朋友,应该是敌人才对。”方天佑又不着痕迹地说道。

    “他伤害了我,当然是我的仇人。”慕容紫烟咬了咬嘴唇,说道,可是随即她又叹息了一声,“我不知道应不应该恨他,因为,他其实也是一个受伤者,而且现在还很可怜。”

    “你可真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他伤害了你,你还为他说话。他现在在哪,我帮你去教训一下他!连你这么美丽善良的女孩都敢伤害,那家伙一定是坏到了极点。”方天佑作势挥舞着拳头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而且他也受到了很大的惩罚。好了,我不想再说他,我们回去吧。”慕容紫烟对于方天佑的感情的确极为复杂。

    “好,我们仍然坐船回去吧,那样快一点。如果步行的话,我怕你走不了那么远。”方天佑提议道。

    “随便你吧。”慕容紫烟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对于眼前的男人似乎很放心。要知道自从两年前与方天佑的事情发生后,她是一直不愿和男人说话,更加避讳男人靠近的。

    因为她觉得男人都是卑劣冲动的。江浩轩今天的表现再次证明了这一点。可是慕容紫烟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却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她把原因归结于,这个男人在自己面临生命危险时,将自己从鬼门关给带了回来,救了自己的命。

    她当然并不知道这不仅是因为方天佑救了她的命那么简单,方天佑一直以神识帮她定气宁神,也是她感觉到安全感的重要原因。

    两人很快回到了湖岸边,方天佑将那只藏在水中芦苇中的小木船推了出来,然后先上了船,转头伸手要牵慕容紫烟上去。

    这才想起慕容紫烟似乎很抗拒男人的靠近,不过手已经伸出,要收回显然很不礼貌。不过出乎方天佑意外的是,慕容紫烟居然很自然地将手伸了过来,被方天佑搀扶上了小木船。

    船刚划到水中央,就听到了一阵马达的声音,方天佑知道是有快艇过来了。其他刚才已经有快艇在这里搜索过,只不过方天佑想让慕容紫烟多睡会,所以没有将她叫醒。

    果然,过了不久,就有一艘快艇从一个拐弯处开了过来,看到这里有木船,就快速地朝这里靠近。

    “小姐,你没事啊!小姐,我在这里啊!”快艇上,一个女孩焦急中带着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方天佑其实早就看见了快艇上除了两个穿着雁栖湖工作服的工作人员外,还带着和慕容紫烟一起来的那个女人。

    “桃红,我没事。”慕容紫烟听到声音,朝着快艇挥了挥手,大声答了一句,又对方天佑说道,“那是我的保姆,也是我的好姐妹孙晓桃。”

    “哦,我们过去和他们汇合吧,你这一翻船,肯定把她和雁栖湖的工作人员都急疯了。”方天佑答道。

    很快,两艘船就靠到了一起。快艇上的工作人员确定慕容紫烟没事后。这才通过对讲机和岸上的管理者进行了联系,报了平安。

    “小姐,你没事就太好了。我都已经打电话给警卫队了。他们刚刚赶来,正准备四处搜索呢。”孙晓桃从快艇上下到小木船上来,抱着慕容紫烟哽咽着说道,看样子真的吓得不轻。

    “我没事,幸亏这位司游同,大哥救了我。”慕容紫烟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方天佑,也不知道他比自己大还是小,随口说出了大哥的称呼。

    “当时有游客远远地看到有艘小木船救了你,可是四处找不到救人的小木船,我还以为那些游客在撒谎呢,可把我吓坏了!”孙晓桃说着眼泪就出来了。

    “当时慕容小姐呛了水,我只顾着给她施救去了,所以船靠岸后,没有及时和你们联系。”方天佑解释道。

    “没事,你救了小姐就好。要不知,我们都不知道怎么交待。那个江浩轩是怎么搞的,竟然连一只脚踏船都控制不好,让小姐受惊吓,还好意思推说是因为方天雄捣蛋才会弄得这样。”孙晓桃气愤地说道。

    “江浩轩也被救上岸了吗?算了,不提他也罢。”慕容紫烟叹了口气道。

    不久,又有一大一小两艘快艇船驶了过来,劝导方天佑和慕容紫烟上快艇早点返岸。慕容紫烟知道事情已经引起了轰动,也想早点离开,就和方天佑一起上了大的快艇船。

    快艇到达岸边,早有五六人精悍的男子迎了上来,向慕容紫烟行礼。方天佑从他们的精神气质上推断,这些人应该是慕容家族的保镖,也是慕容紫烟的护卫。

    “你们先等一下,我和司游大哥说几句话。”慕容紫烟知道自己出事后,家里人很担忧,这些护卫肯定要急着让自己回去的,所以特意将方天佑叫到了一边。

    “司游大哥,你是做什么的?”慕容紫烟问道。

    “我,一个无业游民,偶尔学人家画画符。”方天佑答道。

    “画符,无业吗?司游大哥应该听说过慕容家族吧。我就是慕容家族的一份子。我喜欢什么样的工作,我可以帮你介绍到我家的公司做事?”慕容紫烟期待地道。

    “我救你并不是因为你的身份。我想先凭我自己的实力去闯一闯,如果到时混不下去了,我再来找你吧。”方天佑不想拒绝慕容紫烟的美意,只好说道。

    “好,那我不勉强你了。我的手机号码你记下,有空时随时打给我。”慕容紫烟说着,又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方天佑重复了一遍后,从身上拿出了几张符篆塞到了慕容紫烟的手中,“这是我画和符篆,不管你信不信,就当是一种精神寄托吧,反正对你无害。”

    “是,司游大哥画的吗?”慕容紫烟虽然觉得手中的纸符很怪异,但看到方天佑郑重地送给自己,心中还是有着一抹欢喜。

    “对,你以后随身带着,它们会保护你的。拆成四方形的符可以助人睡眠。我看你睡眠质量不好,带着应该会有帮助的。三角形的纸符可以帮你抵挡一些灾难。”方天佑指了指慕容紫烟手中的纸符说道。

    折成四方形的是宁神符,就算不启用,但符力仍在,完全可以帮助睡眠;折成三角形的是特制的金刚符,在危急的情况下能够自动防御,当然可以说是帮慕容紫烟抵挡一些灾难。

    “好的,我一定随身带着。”慕容紫烟虽然觉得方天佑的说法很怪异,但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两人就这样分手。慕容紫烟在孙晓桃和保镖的护卫下回到家后,准备换衣服时才想起,自己既然掉到湖中,为什么一觉醒来后,衣裙连一点水渍都没有呢?难道这么快晒干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