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七章 湖中遇险
    “哼,方天佑他就算清醒又怎么样,躲得过先天强者的追杀吗?还不照样是死!”江浩轩脸上有些不自然,但嘴上却强装镇定地说道。

    “死,我方家得到的消息他是故意玩失踪,很可能已经秘密潜回京城了。他一旦回到方家,搞不好为了弥补以前的过失,会上门到慕容家提亲也不一定,到时紫烟姑娘是做江家媳妇,还是做我的弟妹,那可就说不准了!”方天雄一边控制着快艇围着脚踏船打转,一边阴阳怪气地说道。

    “你胡扯些什么,紫烟怎么可能会嫁给方天佑那个人渣!”江浩轩脸上表情刹时转为愤怒,几乎是从喉咙里怒吼出声。

    “这也很难说啊,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感嘛!”方天雄故意将“日”字说得很重,声音拉得很长。

    方天佑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情况。方天雄出现时,方天佑开始还觉得异外,听到这里也就明白了这个纨绔估计是诚心来羞辱江浩轩,破坏江家与慕容家联姻的。

    他自知自己没有魅力娶到吴家、滕家的女人,无法实现家族的联姻,于是就想到了破坏别的家族的联姻。

    只是让方天佑心惊的是,江浩轩竟然知道自己被先天强者追杀。而从方天雄刚才听到先天强者追杀的茫然神情来看,方天雄甚至方家显然是还不知道冬江湖畔的事情的。

    “难道,派出那些枪手和那位先天强者刺杀自己的,是江家的人!”方天佑心中想到了一种可能。而且江家为了平复江浩轩的怨恨,要杀自己也是很有可能的。

    “方天佑!”慕容紫烟听到江浩轩提起“方天佑”三个字,身形猛然一颤,嘴中嘀咕着方天佑的名字,脸上表情复杂,有怨恨却似乎又带着一丝怜悯。

    “方天雄,你浑蛋!”江浩轩这一下似乎被戳到了痛处,站起身形就要拿东西砸向方天雄。这两多年来,未婚妻被人强干,始终是他心中过不了的一道坎,而方天雄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刺激了他敏感的神经。

    可是脚踏船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只备用的救生圈。江浩轩毫不犹豫地扯断绳索,抓起救生圈就砸向了方天雄。

    “哟,我可是好意提醒,既然江少不领情,那就算了吧。我带妞玩乐子去了。你们俩慢慢玩。”方天雄熟练地开着快艇围着脚踏船绕了半圈,然后扬长而去。

    江浩轩身形本就是站着的,此时被快艇激起的波浪冲击,脚踏船一阵摇晃,江浩轩的身形更加站不稳,不知道是有意或是无意,整个身体就要朝着慕容紫烟的方向倒去。

    “啊……”慕容紫烟看到江浩轩扑向自己这边,浑身一个激灵,便也站起身形来躲避,却被江浩轩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躲什么,方天佑都可以上你。我是你的未婚夫,难道还不能碰你了。”江浩轩脸上现出一片疯狂之色。

    “你,你放手啊!”慕容紫烟惊慌地挣扎着。

    “我为什么要放手,你是我的未婚妻,是我的人,我想怎么样都可以。我不但要牵你的手,你还要亲你,抱你,要……”江浩轩一边说着,一边跨过两人中间的小格拦,就要扑到慕容紫烟身上。脚踏船失去了重心,偏向了一边,更加不稳了。

    “你浑蛋!”慕容紫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啪”的一声,另一只手给了江浩轩一计重重地耳光,同时站起身形尽量偏向船边上,躲开江浩轩的搂抱。

    “你打我!你给被人上了的破鞋,有什么资格矫情,要不是你有个当元首的爷爷,你以为本少爷稀罕你这样的烂货!”本来就接近疯狂的江浩轩,被慕容紫烟打了一巴掌后,似乎彻底地崩溃了,不顾脚踏船的摇摆,一脚踏在慕容紫烟这边的落脚处。

    哪知他这一落脚,本来就倾斜,又被快艇带来的波浪冲击的脚踏船,更加不稳,朝着两人处身这边倾斜,被一个浪打来,脚踏船就灌满了水,只听“哗啦”一声,船竟然翻了。

    脚踏船整个翻了过来,倒扣在水面上。慕容紫烟还好,因为刚好在船边上,所以没有被脚踏船盖住。只是她不会游泳,也只能在水面上扑腾不已。

    江浩轩倒是会游一点,可是事发突然,落水已经喝了两口水,加上被脚踏船倒扣着,压在水底,一时之间脱不开身。

    由于刚才方天雄的快艇冲荡,原来离得较近的几艘船都开离这个波浪冲击的中心。远处虽然有人注意到脚踏船翻了,但要想过来救援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他明知道江浩轩到慕容紫烟被强那什么的事情耿耿于怀,却偏偏在江浩轩和慕容紫烟约会,避谈往事的时候,点明那段晚事,还提到方天佑清醒有可能回来。

    这无异于在两人原本还算平静的心湖里,投下了一颗巨石。在原本就不牢固的江浩轩与慕容紫烟未婚夫妇关系中,投下一颗能够引起连锁反应的炸弹。

    果然,方天雄这一闹腾,顿时戳中了江浩轩心中的隐痛,点燃了江浩轩心中的怒火。两年多来,他一直克制着自己,强忍着未婚妻被人强沾的屈辱。甚至还在家人的劝导下,鼓起勇气将慕容紫烟约了出来,希望能够重修旧好。

    刚才看着容颜如花的慕容紫烟,江浩轩几乎已经忘记了那不堪回首的事实,可是不久却又被方天雄给生生地点拨了出来,终于导致了江浩轩的疯狂举动,不顾慕容紫烟的感受,也忘记了脚踏船侧翻的危险。

    方天佑的小木船并没有因为方天雄的快艇而驶离,所以他现在是距离侧翻的脚踏船最近的人和船。

    如果脚踏船上只有江浩轩一个,方天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不过慕容紫烟落水了,方天佑却不得不救。

    不管怎么样,以前都是自己对不起她,更何况到目前为止,方天佑看不出慕容紫烟有什么让自己讨厌的地方。

    慕容紫烟像所有落水者一样慌乱,却仍然在湖中徒劳地挣扎着,已经呛了好几口水,身体开始慢慢往下沉,意识一片混乱。

    这时,她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人托住了双胁,随即自己身体就被腾空托离了湖水。慕容紫烟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立马反抓住了那救自己的双手。

    救她的当然是方天佑了。方天佑催动真元,桨上用力,两下就来到了慕容紫烟的身边,双手一托就将她救上了木船。

    只是慕容紫烟此时惊魂未定,双脚虽然落在实处,却一时站立不稳,方天佑刚松开她的胁下,又不得不上前将她扶住。

    “哗……”浪花将小木船轻撞,木船一阵摇晃,慕容紫烟一个趔趄撞入了方天佑的怀中,这一次慕容紫烟却并没有像推开江浩轩一样推开方天佑,而是紧紧的抱住了方天佑。

    方天佑倒没有自恋到以为自己魅力无穷,让慕容紫烟对自己情有独钟,他知道这是慕容紫烟受惊吓后的本能反应。

    就好像落水的人,不管谁去救他,他都会将对方抱得死死的一样。更何况慕容紫烟的心神似乎本就有些紊乱。

    “没事了,你不要怕,现在已经到船上了。”方天佑任由慕容紫烟抱着自己,一手轻抚着慕容紫烟的秀发,一边轻声安抚着。

    那声音仿佛能让人静心宁神,慕容紫烟在这安抚之下,情绪竟然稳定不少。这是方天佑特意调动了神识,影响着慕容紫烟的情绪。

    慕容紫烟并不知道自己现在扑入的是一个男人的怀抱,她只知道抱着对方,让她感觉到很安全,所以她再也不愿意松开,静静地享受着这种这两年来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居然就这样昏睡了过去。

    方天佑没有想到慕容紫烟竟然就这样昏睡过去,而且连睡梦中还一直抱着自己不放。

    “想必是两年前的事情对她打击也太大了,所以她一直活在惊慌不安中,毫无安全感可言吧。从双眼上的黑眼圈来看,她答应来见江浩轩,只怕也是经历了昨晚彻夜未眠的挣扎与犹豫吧。”

    方天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慕容紫烟,心中没由来地升起一股怜惜。难道自己以前很熟悉她?当年又为什么会做出如此荒诞的举动呢,是因为当时太喜欢她了吗?

    方天佑不想打扰慕容紫烟的睡梦,一手搂着她,一手暗运真元划动船桨,快速地朝岸边靠去。为了避免被人看到他怀抱美人,方天佑特意选择了一处偏僻的湖弯上岸。

    慕容紫烟全身湿透,本就单薄的衣裙紧贴着皮肤,将身体衬托得曲线玲珑。可方天佑此时却兴不起一丝邪念。

    看着慕容紫烟身体微微有些发颤,他知道这是因为她全身湿透的缘故。方天佑心念一转,跃上了一棵大树的树顶,让阳光可以直晒到她身上,同时运转真元为她烘烤起了衣裙。

    慕容紫烟原本有些冷得发颤的身体,渐渐感觉到温柔,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甜头的笑容。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