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四章 迷雾初揭
    “方连城是你什么人?”方天佑首先问道。

    “是,是我爷爷。”方天德答道,被方天佑眼睛一瞪,又连忙补充道,“不是亲爷爷,算是叔爷爷。我爷爷和他才是亲兄弟。”

    “你认识这个人嘛。”方天佑说着,拿出了“方天佑”的身份证,盖住了姓名、住址等信息,只让他看到身份证上的头像。

    “方,方天佑,你,你怎么会有他的头像。”方天德惊讶地道。

    “现在是我在审你,你不要多话,不然,”方天佑说着,抓住对方手指头的右手紧了紧,方天德顿时吓得一阵哆嗦。

    “他叫方天佑是吗?他和方连城又是什么关系,他现在在哪里?”方天佑继续逼问道。

    “他是方连城的亲孙子。两年前,被方连城驱逐到了汉南省湖阳市。”方天德答道。

    “果然,将我赶出方家,方连城是知道的,而且是他下的命令。”方天佑心中一紧,“好将军,并不一定是好长辈啊。”

    “那方天佑的父母呢,方连城又是为什么要将方天佑赶到湖阳去。”方天佑强忍内心的不忿,再次问道。

    “方天佑的父母在他年幼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所以方连城一直对方天佑宠爱有嘉,可是两年多前,方天佑强上了慕容家三小姐,也是江家未来的孙媳妇,导致慕容家和江家联手来找方家麻烦,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方连城将方天佑赶去了湖阳市。”方天德道。

    “可能是?”方天佑疑惑地道。

    方天德生怕方天佑生气,又连忙解释道:“因为我不是当事人,我爷爷死后,父亲又不受方连城待见,所以我们根本不算是方家嫡系,知道的也就不多了。而且方家、江家等事后又似乎对这件事情都守口如瓶,所以具体细节我是真的不知道。只知道当年的事情似乎闹得很大,但最后却草草收场了。”

    “不对,我听说方天佑不是一个傻子吗?怎么可能强上别人。”方天佑假装不信。

    “傻子?没有啊,方天佑怎么可能是傻子,他就是一个大纨绔,比我还任性狂妄的大纨绔……”方天德说着,仿佛又想到了什么,改口说道,“呃,是了,好像听说在去湖阳的路上发生了一些什么变故,这场变故后连方连城都好久没有露面了,有人甚至怀疑他已经死了。又有人说他受伤闭关修炼了,方天佑是不是也在这场变故中变傻了。”

    “变故,什么变故?”方天佑问道。

    “这个,具体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方天德摇了摇头道。

    “那现在方家是谁在作主。”

    “作主,是方连城的长子方振东。不过他也不能完全作主,因为方连城老爷子有交待,如果他不在,家族企业的事情要交由他当年组建的董事局监管。”

    为了不露痕迹,方天佑假装是一个要找方天佑麻烦的人,装出一副要找方家报仇,找方天佑报仇的架势。

    审问完方家的一些消息后,又假装不经意地顺带问了一家五大家族的一些情况,特别是了解了一下方家、慕容家和江家等家族所在的位置。

    “冤有头,债有主,看在你只是方家旁系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不过今天的事情你可千万别和别人提起,否则方家要是有了防备,我就找不到他们麻烦了。要是你影响了我的计划,我会先把你手指头掰断,再将你的脖子扭断!”方天佑威胁了方天德两句,又在他屁股上一踢,将他赶走了。

    方天德见方天佑踢走自己,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如遇大赦,连滚带爬地走回了大街。方天佑并没有追去,而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

    方天德因为是旁系子弟的缘故,在方家并不得势,所以知道的内幕并不多。很多事情都是从方振东等人酒后口风中探听到的。

    不过好在也让方天佑多少了解了一些事情。原来方连城真的是自己的亲爷爷。自己原本是一个大纨绔,并不是因为傻才被方家赶到湖阳,而很可能是因为强上了慕容紫烟,才被驱逐到湖阳的。

    只是在去湖阳的过程中,发生了某种变故,所以才导致自己变傻的,而方连城也很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受的伤。

    “从我头脑中的意识受损来看,应该是受到了外部的攻击,而爷爷方连城也是受到了诸如封魂术的攻击,所以才导致昏迷不醒的,会不会是同一伙人下的手呢?是江家,慕容家,或是其他两大家族吗?”方天佑暗自思索着。

    爷爷方连城或许知道幕后主使,但现在自己不方便直接去问,而且老爷子现在也受不了刺激。另外,爷爷以前的修为应该达到先天境界。以他先天境界的修为都被打成这样,可见那幕后主使势力强大,只怕以自己现在养气三阶的实力,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但是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调查到了这一步,方天佑就不可能罢手。他决定继续隐藏在幕后,一边提升实力,一边慢慢开始调查。等自己掌握了事实真相,实力势力也提升了,再想办法将敌人一个个除去。

    方天佑想起在湖阳时,先后有方家、江家、慕容家的人试探自己,甚至对自己出手。如果方天德所说是真,那慕容家对自己出手肯定是为慕容紫烟,而江家对自己出手,应该是为自己的未来孙媳妇出气了。

    但方家为什么会有人来试探,甚至为难自己呢。真的是方家人所为,还是别人假冒方家人行事。如果真是方家人,方连城早已经昏迷,不可能下命令。

    而且从方天德的话语中,方天佑可以推断出,爷爷对自己似乎不错。所以爷爷不可能下命令去整自己,那就一定是有别的方家人在从中使坏了。

    方天佑决定先去方家查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方天德虽然是旁系,但毕竟对于方家了解还是挺多的,自然知道方家的别墅住所。

    当他赶到方家别墅时,已经是接近十一点钟了。但别墅中却仍然有着亮光传出,而且看样子还是主房内。

    方天佑直接使出了一张隐身符,然后一个纵跃进了别墅的围墙。可是他刚落入院中,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朝自己扫来,惊讶之下,他不敢停留,施展“登天步”朝着亮灯的地方跑去。

    他想到了那朝自己扫来的应该是院中的夜视摄像头,甚至还有可能有其他红外线机关。方天佑没有把握自己的隐身符会不会被红外线摄像头探测到。

    毕竟现在他才刚刚突破到养气三阶,虽然画出了隐身符,但符力却并不十分强大。当然,有着隐身符再加上自己身影的快速移动,方天佑相信就算红外线探测到自己,也最多能够看到一团一闪而过的薄雾而已。不会过多的引起注意,更不可能被看到自己的真容。

    灯光处在二楼,而方天佑的神识却发现这一处有好几个摄像头。要想不被发现,方天佑只有将摄像头破坏。

    可是这样的话,很可能被主控室的人发觉,而且事后也会引起方家的怀疑。想来想去,方天佑决定找个摄像头的盲区先躲起来,而将寒铁针放出去进行探视。

    刚好楼梯间旁边有一个被爬山虎隔离了的一间隙,方天佑闪身进了那间隙,然后让阴鬼一起控制着寒铁针从飞上了二楼,从窗户缝隙穿了进去。

    阴鬼本就与方天佑心意相通,他看到、听到的,只要心意一动就能反馈给方天佑,而且方天佑自己也有神识在寒铁针中,半径四米内的声音和景像他自己就能够捕捉到。

    房间内装修简洁而奢华。只有一个中年人和一个青年人相对而坐,气氛有些沉闷。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有一根细针飞到了两人间的一只花瓶上。

    “天雄!又玩到这么晚才回来,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只顾着花天酒地,要多给董事会的那些老古董们一个好的印象。”中年男子语重心长地对面前的青年人说道。

    “你放心吧,爸,我有分寸的。我白天装得那么勤奋努力,晚上再不出去放松放松的话,我会憋死的,再说了,我去的那些酒吧ktv场所,那些老古董肯定不屑去的,只要不被他们撞上就没事。”青年人却蛮不在乎地道。

    方天佑听了两人对话,查探两人面容,明白了对话的两个刚巧正是自己的堂兄方天雄和自己的伯父方振东。

    “还是小心为妙。尤其现在这个关键时刻,董事会的那些老家伙被我拉拢了一大半,再过一个月,如果老爷子再不醒来,我就可以让他们立我为董事长,到时我才能真正的掌握方家的财权啊。”方振东猛吸了一口雪茄道。

    “现在其他四大家族都明里暗里地针对咱们方家,就算爸你把财权拿到手,只怕日子也不会好过啊。还有方天佑那个小杂种,据说他已经清醒了过来,不是呆不傻了。”方天雄却担忧地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