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二章 方家总管
    “老爷,你快醒来啊,家里不能没有你,华夏国也缺不了你啊。”

    “老爷,你可不能有事啊,咱们不是说好了要一块去接小少爷回来吗?你可得早点醒来,修养好身子骨啊。”

    “二小姐这些日子以来,为了你可没少费心思,听说她还亲自跑到一些凶险的地方给你找药材呢。”

    那老者嘴中反复念叨着,神情中带着一丝欣喜,又有一丝焦急。

    “小少爷,是方连城的儿子还是孙子呢?”方天佑心中有些疑惑,又不由得想到是不是指的方天佑?

    可随即他又否定了这种想法,方天佑是被驱逐出去的弃子,是个傻子,方家既然怕丢脸子给赶了出去,又哪里还会存在什么接回来之说。

    “司先生,您来了,刚才病人的眼睛眨动了几下。我以为应该是快要醒来了,所以让人通知您过来看看。”刘医生指了指床上的方连城道。

    方天佑收起心神放眼看去,这一次方连城的脸上并没有再戴上面具。

    “不瞒司先生,您这两天医治的病人正是华夏国硕果仅存的几位老首长之一,方家的方连城老爷子,因为方老爷子的病事关重大,所以之前不得不隐瞒所有从外面请来的诊治医生。就连乌博士,也是晚上才获准知道病人的身份。”刘医生解释道。

    “没事,医院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方天佑并没有打算计较这件事情,挥挥手走向了病床。

    “这位就是给我们老爷治病的高人司先生吧,想不到你这么年轻,真是多谢你了。方老爷醒来后,我们一定会给司先生重谢的。”那原本坐在病床边的老者,一边起身让开,一边真挚地说道。

    “这位是方家的老管家周顺祥老爷子,我们都叫他祥叔。”刘医生指了指老者介绍道。

    “祥叔?”方天佑心中一阵错愕,这称呼在南坪药材店时听王伟和田杰两人提起过,现在想来多半说的就是这个周顺祥了。

    方天佑内心回想着,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朝周顺祥点了点头道:“报酬暂时不谈,我看看方老爷子的情况。”

    说着,方天佑伸手摸起了方连城的脉博,又继续以神识探测着他身体的情况。

    “老爷子恢复得很好。现在应该已经有意识了,或许能够听得见咱们讲话。不过因为精神还太弱,一时没有完全醒来。正好,我来了,就帮帮他吧。”方天佑说着,右手在空中一划,然后一指点向了方连城的印堂穴位置。

    他这是以自己的神识调集了周围的魂力,然后将这些魂力灌给了方连城,助他恢复魂力,早点醒来。

    本来,就算方天佑不来这一手,方连城不久也会醒来,但既然方天佑来了,而且碰巧老管家周顺祥在,现在醒来,主仆相见,或许能够探听到什么口风,所以方天佑决定出手。

    随着方天佑的这一指点出,方连城就传来一声轻微的闷哼,紧接着眼皮挣得是越来越厉害了。

    “老爷,我是阿祥啊,你快醒醒。”周顺祥见此,激动得眼泛泪花。乌博士和刘医生也是期待不已。

    “呜……”没过一会,就听方连城嘴中轻吁了一口气,然后真的睁开了双眼。

    “老爷!”周顺祥惊喜的喊了一声,趴在床头,一把抓住了方连城的手。

    “阿……祥。”方连城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

    “是我,老爷,你真的醒了,太好了,老爷。”周顺祥激动得老泪纵横。

    “这,这是在哪里?”方连城疑惑地问道。

    “这是京城军区特级医院,这位刘医生你是认识的,还有这位乌博士和司先生,都是医院破例请来给你看病的。”周顺祥介绍道。

    “看病,我这哪里是病,分明是,是,是被……咳!”方连城越说越激动,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情绪几乎有些失控。

    “方老爷子不要激动。既然已经醒来,一切可以从长计议。”方天佑一边说着,一边接连出手,在方连城身上连点几下,这才使得方连城缓过劲来。

    “你……”方连城感觉到方天佑点自己穴道时有着一股莫名的能量流动,不觉暗暗称奇。

    “司先生说得对,只要老爷醒来,咱们一切可以从长计议。”周顺祥也连忙劝道。

    “从长计议。”方连城回想着这话,渐渐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又朝方天佑抬了抬手道,“多谢司先生了。看来你不但懂治病,还懂医心。”

    “方老爷子过奖了,不管您的病因如何,能够醒来已经是万幸。希望您自己保重。如果再出什么问题,那我也真的要回天乏术了。”方天佑郑重地说道。

    “嗯,我懂得轻重,以后会注意的。既然老天爷让你们治好了我,说明老天有眼,我不会辜负老天的一番心意的。”方连城虽然说得平淡,又极力控制情绪,但神色间仍然掩不住一丝忿然。

    “老爷,您放宽心,只要您醒来,很多事情就不难解决了。”周顺祥在一边安慰道。

    “司先生,你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下床走动,能够恢复到以前的几成?”方连城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向方天佑问道。

    “老爷子虽然卧床多时,但因为以前的身子骨硬朗,再加上住院后一直给良药养身,所以您的身体状况还是不错的,只是精神虚弱一点,这段时间注意多睡觉休息,不要走动。过两天精神好一点,再试着下床走动。

    至于您说的能够恢复几成,如果单是指健康的话,当然能够完全康复。至于您的一身本事能不能恢复,那就要看老爷子身体康复后的状态了。”

    方天佑知道方连城问的其实是他自己的内力能够恢复几成。方天佑怕他失望,因为没有说他丹田被破,通常情况下已经无法恢复,而是含糊地说要等他身体康复之后。

    其实方天佑这样回答,也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如果尽力施为,就算丹田被毁,方天佑也有办法帮他恢复一身功力,可是现在方天佑还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世,确定不了自己和方连城的关系,所以他没有明确答应下来。

    “身体能够康复我就知足了,哎。”方连城叹息一声,似乎有些失落,随即又向众人郑重地说道,“我醒来的事情,暂时不要对外宣布,除了你们四个外,外人一慨不要提起。”

    方天佑知道老爷子这么做必有深意,但又不好多问,反正自己也没地方去到处宣扬这里的事情,所以也就答应了下来。刘医生等人却好像知道些什么,郑重地点了点头。

    众人没聊几句,方连城渐渐感觉到疲倦,方天佑就带着乌博士和刘医生一起退出了病房,由周顺祥留在里面守着老爷子睡着。

    回到住宿处,方天佑交待乌博士要是有人问起自己,就让乌博士说是在长白山遇到的自己,不要说出自己来自湖阳,更不要说自己还有位师弟。

    乌博士只道方天佑迫于保守师门秘密,又或是不想与大家族有太多的牵连,所以没有多想什么,也就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方天佑再次和乌博士去看望了方连城,发现他精神已经好了很多。于是向刘医生告别,离开了京城军区特级医院。

    刘医生一再挽留,又要方天佑等上面拿来了奖励后再走,方天佑都婉言拒绝了,只答应过几天会再来医院看看,再次帮方连城诊断。

    出了医院后,方天佑就和乌博士告别了。他记得当天在审问那位吴大少时,那家伙曾经提到过方家有位少爷喜欢到一家叫做“猎艳”的酒吧玩乐。

    方天佑想去那一家酒吧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想办法从那位方家少爷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消息来。

    可惜方天佑当时忘记问酒吧所在的具体位置了。京城那么多,酒吧那么多,仅凭着一个酒吧的名字哪里找得到地方。

    方天佑想到既然是五大家族的公子哥,就算是旁系子弟,那也算是富二代了,去的地方肯定比较高档。

    于是向路边的年青人打听起哪里的酒吧最好,消费最贵。没有想到年青人的想法还真是各式各样,问了好几个人,答案都不一样。

    好在方天佑终于知道了京城有这么多条酒吧街。他决定打车一条条地先去找一找。辗转三片地区,找了四条街后,终于在当天晚上,让方天佑在十里屯酒吧一条街里找到了一家叫做“猎街”的酒吧。

    远没有进入酒吧,一阵喧闹声就传了过来。推开酒吧门,一股混着烟酒和女人香水的味道扑鼻而来。

    方天佑强忍着不适应,走了进去,当即有服务员迎了上来,将方天佑带到空着的位置上,询问方天佑要点什么。

    方天佑照着旁边客人桌子上的东西,随便点了些吃喝。

    除了老板和服务员,里面的人仍然自顾自地玩乐着,谁也没有注意到又多了一个人。来这里就是寻开心,寻刺激的,自己寻找自己的乐趣才最重要。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