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九章 七星续魂阵
    刘医生并没有让方天佑等多久就重新来到了病房。看他一脸喜色,方天佑就猜到事情应该已经办成了。

    果然,刘医生一进门,就向方天佑说道:“你的请求,上面已经答应了。不过因为事关重大,上面交待我和乌博士一定要在场。另外,为了以防万一,医院方面还会安排医务人员和几名特警在病房外守护,这个,还请司先生体谅。”

    “这些都没有问题。”方天佑点头说道,“只是,你只要交待他们没事不准进来。否则治疗出了差错,谁也担当不起。”

    “这是自然,至于玉石,上面已经交待下去,估计很快就会送来。人参等药材,司先生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马上带你去取。”刘医生又说道。

    “不急,一步步来。你先让人把摄像头关了,我对病人进行初步治疗。”方天佑交待道。

    刘医生闻言,马上走出病房,对外面一个跟来的特警交待了一声,然后特警对着对讲机讲了一通话。

    不久,方天佑就感应到三个摄像头果然已经没有了电流等声音,想必已经关闭。与此同时,门外真的多了三名穿着白褂的医务人员和三个特警。

    “一切都按约定的做了,司先生可以开始了。”刘医生客气地朝方天佑道。刘医生一开始是因为相信乌博士的眼光和为人,才相信方天佑的。

    现在却是打心眼里有些开始佩服方天佑了,医术如何虽然尚不可知,但那么从容和淡定,却让刘医生更加觉得他的深不可测。

    而且对于他的要求,上面竟然无条件同意了,这很可能是上面已经认可了这家伙修道者的身份。修道者,刘医生也听说过,那也是曾经让他神往的存在啊,可惜自己一直没有机会接触真正的修道者。

    “好。”方天佑应答一起,就起身重新来到了病房边。

    他先从病床边的柜子上倒了一杯温水,然后在挎包里一阵摸索,实则是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粒养魂丹。

    将养魂丹放置在水杯上方,然后以手指轻轻刮着养魂丹,从中刮出一些药粉末来。药末掉入水中,很快融解。

    方天佑只刮了四次就停了下来,将水杯摇了摇,示意刘医生帮忙,给老者喂下。刘医生和乌博士虽然不知道方天佑用的是什么丹药,但既然要对方治病,只能选择相信。

    于是,两人都一起上前,帮着方天佑给老者喂下了药水。

    就像当初在湖阳疗养院医治彭怀安一样,方天佑没有给床上的老者服用一整颗养魂丹。因为养魂丹的药效太大,让老者服下一整颗养魂丹,他会吸收不了,反而可能将老者残余的魂力给冲散。

    这就好比一个饿了好几天的人一样,不能够一下子让他吃饱,不然反而会撑坏。老者现在的魂力就是一个虚不受补的情况。而以丹药粉末喂食,药力则会舒服得多,更容易帮助老者恢复魂力。

    喂下一点养魂丹粉末后,方天佑又取出了一副银针。这是在京城祥和医院时,从乌博士那里得来的,方天佑索性带在了身上,一副银针而已,乌博士当然也不会舍不得了。

    方天佑用银针在老者头上百会、神庭、印堂等穴位上分时扎进了银针,刺激老者神经,稳固老者现有的魂力。

    不久,有人送来了玉石。方天佑拿到手上一看,七块全是三指大小的上等和田玉。方天佑暗叹有势力就是好,一个国家机器更是强大,一小时不到就轻松地拿出了七块一样大小的上等玉石。

    方天佑要玉石,是为了摆设七星续魂阵,其作用主要是阻止病床上老者的魂力继续流失,另外,还能聚集周围的游离魂力,温养强化病床上老者的灵魂。

    这样,通过内服养魂丹,外以游离魂力补充,两相作用下慢慢修复老者虚弱的灵魂。

    不过,在这之前,方天佑必须要刻画好七块玉符。玉符中要刻上聚魂符、镇魂符等多种符篆,然后再将七块玉符按七星方位摆好。

    摆玉符简单,连续刻画七块玉符却费了方天佑不少的心力,幸好他如今神识强大了一些,而且要画的符篆远没有羊脂白玉中的复杂,不然的话,只怕一次还画不完这七块玉符。

    但饶是如此,七块玉符画完,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虚弱,全身大汗淋淋。乌博士和刘医生虽然不懂得符篆之术,但也猜到方天佑消耗极大,连忙上前询问是否需要帮忙。

    方天佑却摆了摆手,示意两人退后。接着方天佑将已经画好的七块玉符按七星方位摆好,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好了,今天的治疗完成了。你们可以开启监控了。但是要记住,最好别让任何人进入病房,就算刘医生你有事要进来,也必须记住不能碰到这七块玉符!”方天佑郑重地交待道。

    “你这七块玉符摆设好像很有讲究的啊,这起什么作用呢?”刘医生好奇地问道。

    “这叫七星续魂阵,不但能够暂时保住病人的性命无虞,还能对病人的康复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方天佑知道他们不懂什么魂力,所以只和他们讲病情,讲性命。

    “七星续魂阵?”乌博士思索着道,“难道和传说中诸葛孔明所用的七星禳命法类似。当年诸葛孔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在五丈原摆下七星续命灯禳命,声称‘若七日内主灯不灭,吾寿可增十二年’。只可惜后来有手下冲入帐中,误踢了续命灯,导致他续命失败。”

    “古人的事情,已经无从考证,但如果真有续命之事,应该和我的这七星续魂阵有些渊缘吧,所以你们一定不能让人碰病房内的玉符。”

    方天佑不认识诸葛孔明,但既然乌博士提到了这一点,方天佑索性借这个故意告诫一下刘医生等人。

    “这个没问题,我可以布置下去,每天的例行检查由我亲自进行,不准其他人进房间。”刘医生拍着胸脯保证后,又委婉地说道,“司先生今天诊疗辛苦,就住在医院了吧。明天一早我也好带你去医院药材库取药材。”

    “这其实也是这里的规矩,诊完病当天要留在医院,好会同医生一起留意病人的情况。”乌博士也跟着解释道。

    “我没问题,今天确实也有点累了,就睡在医院也好。而且病人已经卧床两年多,要治疗起来也不能太急,说不定我还得在这里住上一阵呢。”方天佑答道。

    随后三人出了病房,刘医生交待不允许任何人进房间,又亲自给方天佑两人安排了住宿的地方——一个干净整洁的双人间。

    来到住处后,方天佑连晚饭也没有吃,就直接倒到床上休息了,直到七八点钟才起来。乌博士倒也有心,特意用保温饭盒给方天佑打了晚餐。

    方天佑就一边吃着晚餐一边和乌博士聊了开来。方天佑最关心的其实还是床上病人的身份,所以闲聊几句后,趁着四下无人,方天佑又重新提起了乌博士的猜测。

    “乌博士,在病房的时候,你不是说隐约猜到病者是谁吗?能和我说说吗?”

    “这个,还是不说为妙吧,毕竟我只是一种猜测。”乌博士有些顾虑地说道。

    “既然只是猜测,你怕什么,说出来也不要紧啊,算不是泄密。”方天佑劝道。

    “呃,”乌博士忌惮地朝四周张望了一下,确定应该没有人偷听,这才小声说道,“其实,我怀疑病床上的老者是五大家族中的某一位老爷子。”

    “五大家族中的大人物,是哪个家族的呢?”方天佑心中一突,如果乌博士所说没有错,那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接触到五大家族的人了。

    “我怀疑是方家的老爷子,五大家族中的元老级人物,要么已经仙逝,要么在电视或媒体上时有报道,只有方家的老爷子方连城,这两年来,既没有传出仙逝的消息,也没有再公开露过面。”乌博士小声地说道。

    “什么,方家的老爷子?”方天佑闻言,也是心中一惊。如果自己真的是方家的弃子,而刚才自己医治的人又是方家的老爷子,那搞不好他还是自己的某位长辈了。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自己的记忆片段中,会出现那位唐装老者了。

    不过,要理清两人的关系,方天佑首先要先搞清楚两点:一个是自己到底是不是方家的弃少,是被方家赶出家门的傻子;二是病房里的老者是不是真如乌博士所说是方家的老爷子,毕竟现在也还只是乌博士的推断。

    “当然,这个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你一再追问我才和你说的,到外面可不能乱传,因为方老爷子,方连城,那可是是华夏国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生死甚至可能影响到华夏国的稳定,胡乱造谣可是要受刑罚的。”乌博士谨慎地道。

    “这个我知道,一切都是我自己猜测出来的,与乌博士无关。”方天佑先保证自己知道分寸,不会牵连乌博士,又接着试探道,“我早闻方老爷子威名,却不知道方老爷子到底长得什么样?”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