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八章 神秘病人
    原来病房上的病人脸上戴着一张面膜般的面具,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只能从头顶银丝般的白发,判断出这是一位老者。

    从露在外面的一截枯瘦却有着青筋浮现的手臂来看,这应该是一位健康时孔武有力的一位男性老者。而且方天佑还隐约能感应到他身上曾经有过的内力气息。

    “司先生,你给看看吧。病人两年多来,一直没有清醒,但身体基能还算稳定,可是这段时间以来,情况却突然一天比一天恶化了。如果再醒不来,只怕……”刘医生惋惜地摇了摇头,那意思不言而喻了。

    “司先生不要被这里的严密戒备所影响,尽力而为吧,有事我担着。”乌博士见方天佑身形颤抖了一下,以为他是被一路上的特警所吓。

    他又哪里知道,方天佑身形颤抖,根本不是因为被吓,而是因为通过神识看清了床上病人的容貌。

    方天佑发现,病床上躺着的这位病人,他竟然认识,或者说是在梦中,在潜意识的记忆里见过。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在方天佑记忆片段中,与人争辩气得拍桌子锤板凳的那位唐装老者!

    只不过,此时病床上的老者,身体瘦了许多,一脸病态,精神气色不用说更是比记忆中的差上了许多。

    “这位病人的身份……”方天佑禁不住向刘医生问道。

    “对不起,这个属于机密,我们不能告诉你。”刘医生摆了摆手道,“你只要记住他是迫切需要你医治的病人,就行了。”

    “哦,是我失言了。我先查探病情吧。”方天佑说着,走上前去,握起了老者的手,一边以神识查探着。

    很快,他发现老者和张立国的儿子张超一样,其实并没有生病,而是被人做了手脚。只不过对付眼前的这位老者的人,下手更重罢了。

    眼前的这位老者显然是一位武者,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位先天武者。可是现在,他的丹田却被人废了,内力全部被打散。

    不仅如此,对方还击伤了他的头部,以封魂术之类的秘法或者法宝封闭了他的魂力意识,使他失去了对外部的感知,就像个活死人一般。

    这老者能够活到今天,除了他本身是先天武者,体质强大外,只怕与在这特级医院里的各种抢救保命措施也有关。另外在他体内明显还有着一些诸如人参等良药的药力存在。

    看来“京城军区特级医院”的名头也不是盖的。不过就算如此,因为这老者的伤势涉及到武者、道法伤害,医院要治好也是无能为力的。

    方天佑仔细查探,又发现老者现在的情况极为不妙。那下手者的封魂术比较拙劣粗暴,本身就会在一定程度上破坏被封魂者的灵魂。

    现在,一两年过去了,封魂术又处于半崩溃的状态,时不时的有魂力流逝出去,导致病床上老者的灵魂越来越虚弱,不久就要魂飞魄散了。

    “怎么样,有把握吗?”见方天佑半天没有做声,只顾查探,刘医生不免有些心急。该请的医生都已经请过了,大家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所以才会想到破格请民间神医。

    如果乌博士推荐的这个年轻人再治不好的话,床上这位他尊敬的老者,只怕就要真的再也活不过来了。

    “应该还有救,不过……”方天佑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司先生有事就尽管直说吧,只要能够救下病人,万事好商量。就算司先生要再多的报酬,国家都给得起。”刘医生以为方天佑要以此谈诊金之类的,特意搬出国家来,这样如果方天佑要的报酬太多的话,他可以拿国家大义来对方天佑压价。

    “报酬?”方天佑摇了摇头道,“虽然要救治这位病人,需要花费不少精力,但我并不需要报酬,我在乎的是病人是否值得我相救。”

    “这……”刘医生闻言,有些不悦地说道,“这里的每一位病人都是对国家做出了贡献的人,都值得你救!尤其是你面前的老者,其他身份我不便透露,但我可以告诉你,他是一位值得我们尊敬的老革命、老军人!”

    “司先生,我虽然不敢断定病者的真实身份,但隐约也猜出了几分。我相信他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人,你救了他一定不会后悔的。”乌博士也在一旁劝道。

    其实方天佑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出手的,因为记忆中的那位唐装老者,让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愧疚感。

    之所以还要迟疑地问刘医生病人身份,只是希望能够多探听一些老者的身份信息,哪知道刘医生仍然不肯直说病人身份。

    不过从刘医生真挚的眼神,乌博士隐晦的话语,方天佑也猜测出一些信息,床上的病人应该位高权重,为人应该还算不错,只是不知道这人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自己的记忆中为什么会出现这位老者。

    “司先生,这是国家需要……”刘医生想以家国大义劝导,方天佑却挥手制止了他再说下去。身为修仙界来人,地球上的家国情怀对于他来说并不是那么浓烈,他只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我会尽力诊治,但是需要你们的配合。”方天佑说道。

    刘医生见方天佑答应,脸上一喜,拍着胸脯保证道:“我们肯定全力配合,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说。”

    “乌博士应该和你谈过,我并不是专职的医生,严格的说,我应该算是一位修道者,所以我治病的方法会有些特殊,治病的过程和方法我不希望外传。”方天佑正色道。

    “司先生的意思是要我和乌博士回避吗?这个没问题啊!”刘医生爽快地答道。

    “这倒不用,我是希望撤掉病床内的所有监控。因为我治病的过程和方法不希望外传。”方天佑说道。

    “撤掉监控!这个,我可真做不了主,非要这么做吗?”刘医生为难地道。

    “对,房间内三个摄像头都要撤掉,至少我治疗的过程中必须关掉。”方天佑坚定地道。他可不想自己的手段被一五一十地拍到,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三个摄像头?”乌博士疑惑地道,他分明只看到一个摄像头。刘医生闻言却是大吃一惊,他在这里呆得久,病床有一个公开的,两个隐蔽的摄像头,他是知道的。

    可是他不明白第一次来这里的方天佑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当然,如果医院方面不放心,你和乌博士可以留在房间内监视。”方天佑见刘医生命有难色,又解释说道。就算两人看到,也学不会自己的手段,

    而且以两人的声望应该不会到处乱说。退一万步讲,就算他们俩人讲得神乎其神,没有视频为证,别人也可能认为两人在夸张、吹捧。

    “这事,我做不了主,需要向上面请示一下。那,司先生,有几成把握能够治好呢?”刘医生试探着问道。如果这家伙没有什么把握,那自己也不用白忙活去请示报告了。

    “有八成把握能够让他醒来,至于能不能恢复如正常人,那需要边诊治边看。”方天佑说道。如果自己全力施为,让老者恢复如初都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方天佑话不能说死,而且他还需要慢慢调查老者的身份,看值不值得自己全力以赴。

    “八成!”刘医生听说,脸上一喜,转身就要离开病房去请示,临出门时又回头对方天佑说道,“司先生,还有什么要求,你一并说了,我一起请示了吧。”

    他感觉这个司先生有些高深莫测,所用的治疗方法肯定也很特殊,治疗过程中的一些需求,只怕也不是他能够解决的。

    方天佑想了想,又说道:“我还需要七块上等的玉石,大小无论,最好还有一些年份较长的人参之类的药材。”

    “人参我们已经给病人喂过一些,如果司先生需要,我一会可以带你到医院药材库去取,这个不成问题。至于玉石,这个用钱可以买得到,我向上面汇报一下,应该不成问题。”刘医生肯定地答道。

    “那就行了。你去请示吧,至于其他的东西,现在还没有迫切需要,临时需要,我再和你说。但是摄像头的事,我事先说明,不要暗中使手段,假意答应,暗中开启,如果那样的话,我会自己动手毁了摄像头的。”方天佑郑重地说道。

    “行,我知道了。”刘医生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司先生,真有八成把握能够让病人醒来?”乌博士惊讶地道。他曾经给病人诊治过两次,却两次都是一筹莫展,没想到方天佑只是摸了摸脉搏就说有八成把握能够救醒。

    “至少八成!”方天佑说完,很悠闲地坐到了病床边的椅子上,又示意乌博士也坐下。

    “至少八成!”乌博士看着方天佑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由得暗暗称奇,这位司先生和方同学到底是何方高人啊,医术那是一个比一个高明!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