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四章 银针封穴
    方天佑窜到四人身边时,这才注意到,在一张座位上,瘫倒着另一位休闲装男子,这男子腹部受伤,一滩鲜血正从他的身上流淌出来。

    不过方天佑来不及管他,一个劲部上前,在两名劫匪后脑勺上各来了一掌,就将他们轻松解决了。

    这些劫匪本就不是什么武者,只不过靠枪取胜,现在又被那军装男子和休闲装男子缠住,方天佑要对付起来当然小菜一碟了。

    为了避免太过于暴露,方天佑这一次倒并没有使出寒铁针。

    “朋友是习武的吧,身手好快啊。”那军装男子见方天佑一下子就将两名劫匪敲晕,心中也是十分佩服,他是一名退役军人,进京找工作,没想到刚巧碰上劫匪。

    “良好市民而已。”方天佑笑道。

    “你是从商务舱那边过来的,那里情况怎么样啊?”那休闲装男子却关切地问道,“对了,我是飞机上的便衣乘警。”

    “那里的劫匪已经被搞定了。”方天佑说得很含糊,并没有说都是他一个人制服的。

    “那就太好,我们把这些劫匪的枪缴了,将他们捆起来押到一起看护者,等待飞机落地后,交给警方吧。”那军装男子说道。

    那休闲装男子听说,也是松了一口气,猛然想起什么,扑向那个中枪的休闲装男子:“阿料,你怎么样啊,阿料……”

    见中弹男子一时说不上话来,他又抬头向乘客说道:“你们不敢帮忙打劫匪,总可以帮忙救人吧。我同事中枪了,你们当中有没有医生,帮忙看看情况,止一下血啊。”

    “不用喊了,我来帮他止住血吧。如果能够马上和地面取得联系,就近降落的话,你同事应该不会有事。”

    方天佑说着,走到那名中弹的休闲装男子身边,连点几下,血果然就不流了。军装男子和便衣乘警看得更加惊奇。

    方天佑却没有管他们的惊讶,留下便衣乘警照看自己同伴,然后就和军装男子一起押着那两名劫匪又来到了商务舱中。

    半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了安庆省的一个机场上。地面上自然有特警将劫匪带走。又有人对乘客们进行了问讯,方天佑也被查问了一番。

    不过,早在飞机着陆前,方天佑就表示自己身份特殊,不想邀功,所以要将制服劫匪的功劳让给乘警和那名军人。

    乘警和那名军人开始不肯,后来想到方天佑或者真有难言之隐,也就答应了下来。董露颖等乘客也愿意帮着方天佑做掩护。

    两个小时后,受到惊讶的乘客被安排到机场住了下来。别一部分赶时间的乘客则被安排到了另一趟飞机,前往京城。

    方天佑和小孙当然选择了尽快赶到京城。飞行途中,方天佑更加低调,连同行的董露颖要搭讪,他都没有理会,盖着毯子就睡了。

    下了飞机,乌博士早已经带着人亲自来的机场迎接。他本来担心方天佑旅途劳累,安排方天佑先入住酒店休息的,但方天佑却说自己并不累,可以先去给病人看病。

    “这次刚好我在祥和医院另外碰到了疑难病人,在给上次说的病人治病前,希望司先生也我新遇到的病人看一看。”乌博士有些尴尬地说道。

    方天佑先是一愣,随即又点了点头。乌博士这才松了一口气。因为之前的说病人,关系重大,乌博士可不敢轻易就这么直接让方天佑去诊治,所以才提出了到祥和医院为新病人看病,其实是想验证一下这位“司游”先生的医术。

    方天佑隐约猜到乌博士的用意,却并不点破。反正有通脉丸在手,神识又有了进展,实力也已经到了养气三阶,治病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乌博士越是这样慎重,方天佑就越觉得他上次说的重要病人,地位不低,或许真与五大家族有什么关系也说不定。

    方天佑此行的目的,就是要确认自己的身世,以及自己与五大家族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如果那病人真的与五大家族有渊缘,那倒是个不错的突破口。

    车子直达乌博士坐诊的京城祥和医院。乌博士一番客套后,直接带着方天佑一起去见了医院的那个病人。

    为免人多嘴杂,暴露方天佑的身份,乌博士特意支走了其他人,只留下他自己和小孙,还有方天佑三个人留在病房。

    病床上,躺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显然就是乌博士所说的,最近遇到的一个疑难病人了。当下也不多话,直接走到病床边,摸起了病人的脉搏,其实暗中早已经使出了神识,对老年男子进行了查探。

    “胸口有积瘤,要尽早切除。”方天佑放下老年男子手腕,对乌博士说道。

    乌博士听说,脸上一惊,随即朝方天佑竖起了大拇指道:“司先生果然是高人,仅凭号脉就能够断定出病人身上有积瘤,还能准确说出积瘤的位置,就算华夏当今的国医圣手,也赶不上先生之能啊。”

    “积瘤切除,不是什么大手术,不应该会是疑难病症才对啊。大名鼎鼎的京城祥和医院,难道能这样的手术也做不了?”方天佑疑惑地道。

    “这个,积瘤切除手术虽然复杂,但在京城祥和医院来说,的确不算大手术。可难就难在这位病人的体质十分特殊。对目前常用的麻醉药物都过敏。”乌博士无奈地说道。

    胸口积瘤切除,那肯定是要麻醉的,如果病人对麻醉药过敏,那的确不能进行手术,否则病人非痛死过去不可,而且病人的挣扎,也不利于手术的顺利进行。

    “这个好办,我可以用针炙制住他的穴道,让他暂时失去对胸部的感知,等手术完了后,再解除他的穴道,就可以了。”方天佑却很轻松地说道。

    “这样真的能行吗?”乌博士还有些犹犹豫,他见过国医圣手的针炙,但那大多是刺激活血祛淤,还没有听说能够以针炙制人穴道,让人失去知觉的。

    “去银针来,在小孙身上试一试不就知道了。”方天佑笑了笑道。

    小孙听说方天佑要在他身上试针,脸上微微一变。又想到方天佑的手段,在飞机上不就以穴道将人制住了吗?所以他对于方天佑能够以银针封住人的感知那是深信不疑了。

    “去取一副银针来,我要亲自体验。”乌博士朝小孙说道。事关重大,他不得不小心,而且只有亲身体验,才能够体会到方天佑的这种封穴到底能够发挥多大程度的作用。

    小孙转身走出病房,很快就拿来了一副银针。

    方天佑也不多话,让乌博士坐在病房的椅子上,又让小孙敲击乌博士的膝盖骨,乌博士的膝跳反应很正常。

    接着方天佑又取出三根银针,朝乌博士的膝盖上方扎了一圈,然后让小孙敲击乌博士的膝盖,连敲七八次,乌博士都没有出现膝跳。

    方天佑又让乌博士自己抬腿、踢腿。乌博士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小腿呢。又自己用手锤打着被扎了银针的那只脚,发现膝盖以上还能够有感知,膝盖以下就全无知觉了。

    “我服了,我信了,司先生真乃神人也!还请司先生帮忙,我们马上为病人做手术。”乌博士感叹着道。

    方天佑这才取下了乌博士脚上的银针,又在乌博士刚才被扎的地方轻轻拍了几下,乌博士只见脚上微麻,然后整只脚就又恢复如此,小腿又能够控制自如了。

    乌博士很快联系好做手术事宜,方天佑也不推辞,再一次展现了银针封穴绝技,在病人双肩、后颈处各扎了一针,然后让乌博士等人放心地开刀手术。

    其实方天佑是以真元封住穴道,完全可以直接以手点穴。只是用银针的话,力道会更柔和,也更持久。

    解决了麻醉问题后,手术其实并不算大了,这样的手术,乌博士已经直接交给自己带出来的徒弟去做了。

    但为了保险起见,乌博士还是陪着方天佑在他的独立办公室等候着。直到手术成功完成,方天佑又使手法取出了银针。

    “两个小时后,病人会渐渐恢复知觉。”方天佑说道。准确说出了麻醉失效的时间,才能便于乌博士等人提早做好准备。

    “两个小时足够了,反正手术已经完成,如果病人不能够坚持,我们可以给他服用适量的止痛片,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处理方式,这个请司先生放心了。”乌博士感激地说道。

    从祥和医院出来后,已经是日暮时分,乌博士让小孙带方天佑去酒店休息,并与方天佑约定,明天一起去给那位重要的病人看病。

    “乌博士所说的重要病人,你也一起去看过吗?”去酒店的路上,方天佑向小孙问道。

    “没有,那位病人很特殊,每次都是乌博士一个人去的。而且据我所说乌博士去看过两次都没有诊断出病情,对方似乎开始给他压力了。他不亲自送方天佑到酒店,肯定是因为要提前为明天治病去打点一些事情。”小孙解释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