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一章 入京准备
    一夜的修炼,姚静初不但没有疲惫之意,反而觉得精神十足。她感觉自己的体质发生了改变,内力不但更加充盈,还仿佛得到了洗涤一般,变得更加凝炼。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方天佑给予的。她给自己服下了丹药,又渡了一股内力给自己,还教给自己一套比彭氏功法强上不知道多少倍的功法。

    “你到底有多少秘密呢,不过,我并不想知道,我只要你待我好就行了。”姚静初看向正在窗前打着拳法的方天佑,眼中满是感激和甜蜜。

    正要说话时,却闻到身上传来的一股腥味,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连忙跑进浴室去清洗。

    方天佑修炼一晚,同样收获不小。神识增强,更加稳固不说,身体也进一步复原。经脉得到修复,体表较深的几个伤口也已经结疤。

    阴鬼因为有着摄魂鼓中魂力的补充,也已经恢复了不少,可以自主飞动了。这让方天佑又恢复了一大战力。

    接下来,方天佑开始考虑怎么样反击暗处那些敌人的事情了。

    前天晚上,本来想逼问那最后一个杀手的,只可惜被那老者打断。不过杀手临死前,似乎说的是“京城”两字,应该是与京城某股势力有关了,是京城五大家族的人吗!

    “可是我只是一个弃少而已,五大家族的人为什么要杀我?如果说其他四家是因为家族争斗要杀我的话,那方家已经将我了出来后,为什么还要杀我呢……或许那杀手还没有说完,他想说的应该是五大家族中的某一个家族吧。”方天佑越想越觉得疑惑。

    结合之前探试自己消息的事件,方天佑推测,这事情应该是与京城某个大家族有关了。可是那些大家族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自己在湖阳市根本不可能调查得到他们,而对方却可以随时监控自己。

    “不过,现在我可以暂时不以方天佑身份露面,那他们就监控不到我了。而我则以司游身份活动,这样就能转被动为主动了。既然这里探查不到敌人情况,我就潜入京城去,探一探我到底是不是方家子弟,我与五大家族又有什么恩怨。”

    方天佑经过一番考虑,再次坚定了进京城的决定。于是,他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乌博士的电话。

    乌博士昨天没有等到电话,正想着今天要不要去找一个方天佑,询问一下他那个师兄“司游”的情况,这时手机却响了起来。

    电话中,对方声称自己就是司游,昨天因为有事情所以没有打电话。乌博士当然不敢怪罪了,很客气地发出邀请,对方同意了下来,却说要等几天,乌博士想到对方是方天佑的师兄,也是高人一个,哪里敢有异议。

    两人又交谈几句,大体将事情给敲定了下来。乌博士心中像吃了定心丸,而电话那头的方天佑也安下心来,开始谋划着进京的事情。

    首先,他要抓紧时间把身体调理好。京城身为华夏的政治、文化中心,鱼龙混杂,能人肯定不少,方天佑要面对的又极有可能是华夏几大巨无霸家族,他必须要小心应付,身体的恢复是首要条件。

    其次,他要准备一些辅助物品。其中包括一些符篆、药材。除了为自己准备,他还要给姚静初增加一些装备。

    那一夜的凶险说明姚静初目前这个职业还真的是个高危的职业。虽然大人物们知道姚静初的身世,不敢招惹,可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谁能保证一些不明就里的人不会对姚静初下手。

    如课放在以前,方天佑不会在乎,可现在姚静初怎么说也算是自己的女人了,当然不能让她受到威胁了。

    还有一点,就是有些情况方天佑得打探一下。比如对于前晚枪战事件的调查情况,或许能够从中发现一些线索,又比如梁文婷提到的湖阳大学的老校长,方天佑觉得进京城之前,很有必要拜访一下,毕竟他是少数几个知道自己身世的人。

    早餐过后,姚静初赶去上班,顺便也帮方天佑探听一些情况。方天佑则变幻成司游的模样自己忙起了事情。

    他先找到服装超市买了一副宽边墨镜,以及一些高领新潮的服饰。毕竟一直靠着缩骨变幻成司游的形象有些麻烦,如果能够加上墨镜和服饰的遮挡,那就会相得益彰了。

    因为方天佑和司游并不是完全颠覆的形象,如果方天佑戴上墨镜,加上相应的配饰,就算不用变幻,别人也看不出他就是方天佑。

    这样方天佑就省事了,只要在细查身份信息时变幻成司游的形象就行,其他时间,就像以方天佑形象现身,只要加上宽边墨镜和其他服饰,以及相应的装扮,别人根本无法分辨。

    乔装打扮后,方天佑又去了锦华小区。因为梁文婷曾经说过,那位老校长退休后就一直住在锦华小区。方天佑知道老校长姓赵,却不知道他住在哪个单元哪一层。

    为了不给赵校长带来麻烦,方天佑并不打算惊扰过多的人。可是不向人打听他又没法知道赵校长居住的具体位置。

    最后方天佑只能找上了保安,却并没有直接发问,而是使用了神识,影响对方,就好像催眠一样,问出了赵校长的住处。

    只是当方天佑赶到赵校长住处时,敲了好久门都没有听到里面的应答,方天佑释放出神识,也没有探测出里面有人。

    最后有一位邻居路过,说看到赵校长两口子出去了,方天佑又等了一会不见人回,只好出了小区,到街上采购了一些物品。

    街道上,湖阳市的一切暂时还保持着平静,只是在医院、车站等地方,明显地加强了戒严,普通人哪怕接近车站,都要接受盘查。

    方天佑知道,这只怕是因为湖阳有军区疗养院,所以才会查得这么谨慎小心,如果是其他地方,只怕早就大张旗鼓的搜查了。

    当然,方天佑也明白,这样的搜查,其实是毫无用处的,做做样子罢了。

    回到姚静初的别墅后,方天佑开始画写一些符篆。同时,继续以神识刻画完善羊脂玉中的阵法,他打算将这玉符送给姚静初防身。

    原本方天佑打算刻画的是另一个阵法——聚灵阵法,方天佑决定改成清心法阵。因为方天佑认为姚静初目前急需的不仅仅是天地灵气,不是攻击力,而是防御力。在她熟悉“**真经”后,防御敌袭的最好方案是玉石中防御法阵和清心法阵。

    在玉符中刻上防御法阵和清心法阵后,姚静初就可以自主防御外界的物理攻击和术法攻击了。

    到傍晚时分,姚静初回来时,看到方天佑正在捣鼓一块玉石。方天佑告诉她,这是要送给她的第二份礼物时,姚静初抿嘴笑着,脸上满是甜蜜。

    姚静初却并不知道方天佑送的这块玉石的真正价值。她只知道这是方天佑送给自己的第一份礼物,哪怕样子并不十分美观,但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它挂在了脖子上,并答应方天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取下来。

    姚静初带回来的消息是,前晚的案件复杂,牵涉到华夏五大家族,所以暂以江湖仇杀判断了当前的案子。

    不过,为了宣扬破案决心,警局不得不采取一些迷惑公众的搜查行动,所以湖阳稍大一点的街道车站,都有警察在或明或暗地盯梢着。

    入夜之后,方天佑再次来到了自己的小院中,发现这里一切正常。在小龙的调教下甚至还有两条蛇轮流担任起了房间的守位。

    方天佑告诉了小龙,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小龙吵着要和方天佑一起进京。可是方天佑竭力分析,告诉了小龙守护“蛇涎草”的重要性后,小龙终于答应下来。

    方天佑留下剩余的蛋壳,又留下了几粒淬体丹和几滴地龙乳给了小龙。这样一来,小龙的体魄肯定要得到进一步的完善了。

    与小龙告辞后,方天佑又趁黑摸进了锦华小区,按照白天探听到的地址,悄悄地来到了赵校长的家中。

    赵校长的子女都已经在外工作成家,房中只剩下赵校长夫妇。方天佑进入房中后同样采取了神识的影响,套出了老校长的一些话。

    原来当年赵校长确实是受了一个蒙面人之托,特意要关照方天佑的。可是第二天,又有人来告诫赵校长,方天佑此人是个大麻烦,任何人要帮他就等于给自己惹麻烦。

    赵校长就是在这样暗中的左右胁迫中,不得不提早退休。至于保方天佑,和欺凌方天佑的,到底是哪一方的人,赵校长其实并不知情。

    从赵校长那得来的消息其实并不多。最多可以证明确实有两股势力在角逐。一方似乎想保方天佑,一方却想对方天佑不利。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方天佑一直呆在姚静初家中。一方面慢慢疗养着身体,一方面做着前往京城前的准备。

    可喜的是,方天佑借着生死搏斗间的领悟,成功地突破到了养气三阶。这样一样,方天佑的体内的真元更加充盈,神识也越发强大。

    方天佑也终于可以开始刻画更高一级的符篆,包括攻击用的火球符、冰冻符、隐身符等了。

    羊脂白玉符已经完成,方天佑又在养魂玉中刻画起了聚灵阵法和防御阵法。以后方天佑自己就只有带着养魂玉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