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零章 《素女真经》
    “是这样啊,那倒真是可惜了……对了,那对于昨晚湖畔的枪战,你们局里怎么说?”方天佑又问道。

    “昨晚冬江湖的打斗,警察局目前官方的结论是,暂时断定为那老者和十一个枪手之间的战斗。因为从现场上来看,那老者似乎是与最后的阻击手同归于尽的!

    其实,大家都怀疑还另有武者参与其中,不过没有更多的证据。还有,他们在现场找到了你的摩托,正在查探车主,调查和枪击事件有没有关系。”姚静初介绍道。

    “由他们去查吧,我暂时还不想露面。”方天佑道。

    “为什么?怕暴露武者身份吗?”姚静初问道。

    “这明显是一次有预谋的刺杀,可是我在明,他们在暗,我根本不知道仇家到底是谁。现在我不露面,他们就不知道我是生是死,没法采取进一步行动,而我则可以在暗中反过来调查那些敌人,引他们到明处。”方天佑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你这样说也有道理,可你一直躲藏着,又怎么去查探对方呢?”姚静初又道。

    “我可以以另一个身份出现。”方天佑说着,又像在疗养院一样,将自己“化妆”成司游的面貌,看得姚静初惊叹不已。

    见方天佑身体状况不错,姚静初也就放下心来,出门买了不少菜,准备给方天佑做饭。因为家里没有男人的衣服,姚静初又顺带帮方天佑买了两身西装,俨然是小媳妇照顾丈夫的情形,看得方天佑心中又是一暖。

    填饱肚子后,方天佑又继续修炼起来。不过,他却并没有急着服用地龙乳。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恢复好,这样才能够更好的吸收地龙乳,不浪费它的药力。

    为了恢复神识,他又服用了一粒养魂丹,又加上几个小时的修炼后,他的神识已经完全恢复,而且比以前还有所增强,方天佑想到,这应该是经历了生死之战,意志魂力得到磨炼的结果。

    当天晚上,方天佑身体也恢复了不少,于是变成了司游的面貌,让姚静初带着来到了冬江湖畔那片小树林中。

    刚进入那片小树林,方天佑就感应到了小龙的存在。因为两人有着血脉联系,所以小龙也感应到了方天佑。

    “我就知道老大不会有事,知道老大会来找我的。”小龙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即湖水一声哗响,方天佑就见它爬到了湖岸。

    “这是……”一旁的姚静初不认识幻影天龙,还以为碰到了什么怪物。

    “这是小龙,我养的宠物,挺有灵性的,还是稀有物种,可不能告诉别人。他还能讲话呢,昨晚就是他通知你来救我的。”方天佑模糊地解释道。

    “是他!他能够直接以灵魂意识与人交流!”姚静初想起昨晚的情形,惊讶地道。

    “对,不过他现在很虚弱,不能再接着和你交流。等他恢复了,再演示给你看吧。”方天佑说着,走上前去,给小龙喂了一滴地龙乳,又将剩下的蛋壳拿出来给小龙吃。

    小龙得地龙乳,又吃了蛋壳后,精神气色明显好多了,却又想睡觉。方天佑制止住了他。让他到湖中去将寒铁针和阴鬼找出来。

    方天佑能够大体了解寒铁针的位置,可是阴鬼已经很虚弱,方天佑留在寒铁针上的神识也几乎要涣散,根本无法控制寒铁针摆脱湖水的压力浮上水面。

    小龙休息一阵,恢复了一点体能妖力后,就扎入了水中,果然不久,就将寒铁针给叼了出来。

    方天佑接过针,朝里面输入了一缕神识。一来辅助阴鬼疗伤,二来重新稳固在寒铁针上的神识印记。小龙和阴鬼虽然都受了伤,好在并没有大碍,方天佑这才放心下来。

    随后,方天佑又悄悄去了一趟小院,拿了一些符纸、狼毫笔等一些必要的东西。小龙刚好受了伤需要疗养,所以方天佑决定让他留在院中,一方面疗伤,一方面照看“蛇涎草”。

    方天佑不便露面,所以自己则又一次回到了姚静初的别墅。虽然两人都没有提,但心中都已经将对方当成了恋人了,更何况只是居住在一起,分床分房而睡,姚静初也没有介意,反而有些期待。

    进入别墅区后,方天佑将摄魂鼓和寒铁针都留在了杂房里,让阴鬼自己从摄魂鼓中吞噬魂力进行修炼。

    别墅楼内,姚静初已经将卧室重新整理冲洗。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禁不住回想昨晚和方天佑裸抱的一夜。

    “你的修为太低了,我教你一套功法,你照着修炼吧。”方天佑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卧室,小声说道,声音带着一丝窘迫,不知道是不是也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哦,”姚静初很自然地答道。全然没有想到方天佑闯入了自己的闺房。

    “我先教你一段口诀,你将它记下来。然后,我在旁边指导你修炼,引领你入门。”方天佑收敛心神,正色地的说道。

    “好吧。”姚静初知道方天佑的神秘,他能够轻易地修正彭氏功法,那肯定也能够拿出其他更神奇的功法了,所以听到方天佑要教自己功法,姚静初脸上不由得一甜。

    她想到方天佑之前并没有教自己功法,经历昨晚的事情后才教自己,那显然现在是真的把她当自己人了。

    方天佑没有多解释,随口说出了一段口诀。这是他从修仙界带过来的《**真经》,是适合于女子修炼的功法。

    口诀并不长,所以姚静初很快就记了下来。

    “那,开始修炼吧。”方天佑说着,指了指床铺。姚静初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还是顺从地上了床上。

    “把这颗丹药服下。”方天佑拿出一颗淬体丹送到姚静初面前。

    “这是?你真的要给我吗?”姚静初认出这正是方天佑在疗养院时,给外公服用的药丸,知道这肯定是好东西。

    “当然,这叫淬体丹,能够改变体质的。就当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吧。”方天佑点了点头道。

    “谢谢!”姚静初心中又是一甜,也不客气,拿起丹丸就吞了下去。

    丹药下,立马有一股奇特的药力升起,迅速朝全身蔓延。

    “盘膝打坐,按口诀所说的修炼。”方天佑指挥道。姚静初这才想起方天佑刚才说过要指导她修炼。当即收敛心神,依法修炼起来。

    很快,内力就被“**真经”调动了起来,却尽是沿着一些她以前从来没敢涉及的部位和穴道运转,让姚静初觉得遍体舒泰,奇怪的是这种舒泰并不是**上的,仿佛还有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愉悦。

    方天佑见姚静初已经初步掌握了“**真经”内力运转路线,走上床铺,手掌贴在姚静初背后。姚静初感觉到方天佑手掌的贴上,心神一分,内力差点走叉。

    “稳住心神,我度你一缕更纯的内力。”方天佑提醒一声,手掌轻推,一股真元就顺势冲了入姚静初体内。

    姚静初顿时感觉一股比自己内力更强大数倍的能量从后背方天佑手掌处,传入自己体内。这股能量进入体内后,化整为零,融入到姚静初的内力当中,使得姚静初原本的内力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

    “继续运转九周天,不要停下来。”方天佑吩咐一声,又收起了手掌,他度过姚静初真元,是想以自己的真元做为引子,让姚静初慢慢将她的内力转化为真元。

    内力改善,又修炼了“**真经”,姚静初就可以借着淬体丹的作用,还能进一步打通经脉,改善体质。

    待姚静初熟练了“**真经”,经脉稳固了,方天佑还打算再给她服用一粒通脉丸,这样就能够保证姚静初踏入修仙门槛了。

    既然已经认同姚静初是自己的女人了,方天佑当然要从长远着想。

    方天佑抽身而出,盘坐在一旁,利用神识探视着姚静初内力的运行方向,并以此及时指导着姚静初的修炼。

    不一会儿,姚静初渐渐进入修炼状态,内力运转平缓而有序。淬体丹的药效逐渐发挥,慢慢清除她体内的杂质。

    方天佑见此,完全放下心来,走到一边开始修炼起“鸿蒙仙经”。经历这一番生死之战,方天佑不但没有心有余悸,感到后怕,反而觉得很刺激,让他的心境又一次得到了磨砺。

    在修仙界身为符皇,拥有着元婴期修为,方天佑自恃甚高,不屑于参与一般的斗争。而其他修仙者知道方天佑的本事,也几乎没有人敢来找他麻烦。因此,方天佑在修仙界的后半期几乎是一心沉迷于符篆之术,很少与人争斗,很少体会到生死之间的磨砺了。

    昨晚一战,却让他再次经历了热血沸腾的生死之战,再次品味到了底层修为者的艰辛。昨晚他并不是凭绝对力量取胜,而是凭借着自己的技巧与随机应变,战胜了对手,这对他应敌经验的积累,和心性的磨炼都是有好处的。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