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九章 养伤
    清晨的阳光,柔和地照进了卧室,映出了床上的旖旎风光。姚静初慵懒地睁开了双眼,发现方天佑仍然压在自己身上,呼吸均匀,酣睡未醒。

    姚静初娇羞地推了推方天佑的身体,又怕牵动他的伤口,不敢用太大的力气,推了一次竟然没有推动。

    可以这一推,便也把方天佑给推醒了过来,睁开了眼。

    方天佑这一晚睡得很香。酣睡中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说是梦,却让他感觉十分真实。梦境中,方天佑着魔般地在一个白皙无瑕的妙龄女子裸之体上挺动。

    那酒店的豪华大床,女人脸颊划落的屈辱的泪水,都曾经在他记忆里浮现过。最后又是那一个白纱遮面的曼妙女子,面露杀死,伸出柔嫩光洁的玉手,点向了方天佑的额头。

    方天佑感到身体一阵疼痛,猛然惊醒,却发现自己正赤果果地压在姚静初身上!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起来。

    两人就这样尴尬地对视着,直到身体某个部位起了反应,方天佑才尴尬地滚落了下去,这一滚牵动伤口,痛得咧嘴闷哼。

    “你,你没事吧!”姚静初起身探视,却又猛然意识到两人都还没有穿衣服,连忙起身将自己的睡袍穿上,又将方天佑的浴巾盖到了他怕身上。

    “谢,谢你啊。”回想起了昨晚惊险,姚静初庆幸幸好自己将方天佑带了回来,才让他杀了林大海,否则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可是随即她又想到了后来被方天佑压了一个晚上的羞人一幕,虽然两人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可两人毕竟那样赤果果的过了一夜。

    想到昨晚的事情,姚静初脸上越发绯红。

    “对,对不起!”方天佑看着姚静初的娇羞,想着自己赤果果地在人家身上压了一个晚上,终于还是过意不去。

    不管是在华夏还是在修仙界的世俗中,女儿总是更加看重节操名声的。虽然自己不是故意的,但这样的事情传扬出去,也足够让女人名誉扫地的。

    “你,你又不是故意的,我,我不怪你。”姚静初羞红着脸,声音细小的像蚊子。

    “放心吧,我,我会对你负责的。”方天佑郑重地说道。

    姚静初诧异地看向方天佑,并没有答话,只是脸上的神情明显透露着欣喜。虽然她外表看来干练洒脱,内心却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既然自己和他都已经那样了,她内心深处还是渴望能够做方天佑的女人,更何况她一直就对方天佑有着一种欣赏与崇拜。

    可是她知道方天佑不是普通人,就算自己和她那样了,也未必能够束得住他的心,更何况他还是为了救自己。

    如果方天佑得了这个小便宜后翻脸不认帐,姚静初是根本没有办法责怪质问他的。那样姚静初就只有哑巴吃黄连,打落牙往肚子里吐了。

    现在方天佑既然已经承诺,她相信,他绝不会失信的。所以姚静初又有些暗自庆幸。

    “这具尸体,怎么处置啊?”方天佑并不知道姚静初会这样心潮起伏,他猛然看到了地上的尸体。

    姚静初这才想起家里还有一个死人,思索了片刻后,这才说道:“我一会就通知警队来抬走林大海的尸体。为免浪费口舌,你要先躲起来。我也把现场稍微处理一下。”

    “你不会有麻烦吧?”方天佑担忧地道。

    “没事。这林大海就是这段时间我们蹲守抓捕的那个通辑逃犯,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杀了他还算是立功呢。”姚静初说道。

    半个小时后,警察来到了姚静初的别墅中。简单地例行了一些拍照取证后,就抬走了林大海的尸体。姚静初也和他们一起去了警察局。

    方天佑则事先躲在了姚静初别墅的杂房内。他并不担心姚静初的安危,也不担心姚静初会有什么失言的地方。

    他相信姚静初去了警察局后自有她的说辞,不可能会说出他来。况且,警察局关注的重点应该是重案逃犯已经伏法。

    警车开走后,方天佑也并没有急着出门,而是盘坐下来,准备修炼。只有真元才是自己最大的依靠。

    让他高兴的是,当他再次尝试调动神识时,却发现自己的神识已经恢复了一丝。虽然只是一丝,却意味着方天佑可以利用储物戒中的东西了。尤其是丹丸,现在应该是方天佑最急需的了。

    方天佑先吞下了一颗通脉丸。通脉丸能够补充真元,还能够修复经脉,滋养身体。对于现在方天佑的虚弱之体来说,服用通脉丸正是恰到好处。

    吞下通脉丸后,方天佑就开始运转“鸿蒙仙经”,激发通脉丸的药力修复着身上的伤势。昨晚的激战,虽然方天佑的神识恢复了一丝,但**的伤势却反而加重了一些。

    中午时分,姚静初回到了别墅,方天佑也刚刚好吸收完通脉丸的药力。两人再次见面,都显得有些不自然。不管怎么样,本来并不熟识的两个人,突然那样的坦诚相见,不管是姚静初,还是方天佑都有些尴尬。

    “谢谢你!”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话一出口,两人都感觉很诧异,互相会意地笑了笑。这一笑,顿时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要不是你,我还像死鱼一样趴在冬江湖岸,生死不知。”方天佑感激地说道。确实,如果不是姚静初救了自己,方天佑要被警察发现不说,还无法这么快复原伤势。

    “我也要感谢你啊。要不是有你,昨晚我不但要遭受凌辱,肯定还会身败名裂,生不如死!”姚静初心有余悸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昨晚那样的情况,都是我亏欠你,我会负责的!”方天佑认真地说道。

    “都什么年代了,还说什么负责不负责的。你放心吧,昨晚的事我不会放在心上,而且你是为了救我才,才那样的,所以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姚静初笑了笑道。

    方天佑却明显看得出她的笑容中带着些许苦涩,心中一阵怜惜,走上前去,抓住了姚静初的双手说道,“你不要我负责,可是我要你对我负责啊!”

    “啊……”姚静初不由得愣。她没有想到平时看来一本正经,一副高手风范的方天佑居然会懂得调笑她,待反应过来时,双手已经被抓。

    她下意识的一抽双手,但哪里抽得动啊,反而在反作用下将自己撞入了方天佑的怀中,被方天佑趁机拥在怀里。

    姚静初脸上越发娇羞无比,心里却冒出一丝丝甜味。

    其实方天佑自己也很奇怪,怎么会懂得与女人调笑,在修仙界自己可一直是高冷的存在的。想来想去,他只能推测是地球上的方天佑潜意识中的一些思想习惯在影响着自己。

    两人就这样拥着站了许久。姚静初才想起方天佑还有伤在身,不然久站呢。

    “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我又从药店买了一些纱布、药水,要不要给你换药?”姚静初紧张地说道。

    “我是武者啊,哪里用得着这些普通的药水,放心吧,我已经吃过自己配制的药了。内伤、外伤都好了不少,现在再碰到林大海,我一只手就能够将他掐死了。”方天佑笑道。

    “吹牛吧你,来,我看看。”姚静初说着就要掀方天佑的左肩。方天佑原本将姚静初的长袍当衬衣穿的。闻言索性将长袍脱下,赤果了上身。

    姚静初白了方天佑一眼,怪他随便在自己面前乱脱衣服,可是想了想,反正他身体自己早已经看过了,还在乎什么呢。

    “咦,真的,你身上的伤口竟然好了许多,真是太神奇了。”姚静初惊讶地道。

    “再修养两天,我就能完全恢复了。”方天佑自信地挥了挥拳头,又问道,“对了,警察局那边怎么样?”

    “林大海本来就是逃犯,既然被杀,当然就此结案了,具体细节,他们并没有过多的追问,我胡乱编造了一些大体经历,他们也就记录了事。不过,生平第一次说谎,倒是把我自己弄得心慌慌的。”姚静初拍了拍胸口道。

    “这个林大海似乎不简单啊,至少应该是炼体武者了,而且散功粉这样的药,可不是一般的修道者可以炼制的。”方天佑提醒道。

    “我们查过林大海的资料,他本是个武馆的武术教练,因为工资关系把老板打断了腿。辞职后参加了一个盗墓团伙。后来因为分赃问题,他杀光了那个盗墓团伙的所有人。这一次潜逃到湖阳,我们是奉命抓捕他的。至于他修为的提升,还有散功粉的来路,我怀疑都和他们从一座古墓中得到的好处有关。”姚静初解释道。

    “古墓?”方天佑疑惑地道,“难道这散功粉不是古人留下来的?”

    “这一点,我不敢肯定,只是一种猜测而已。而且那处古墓具体在哪里,因为林大海已死,现在也成了一个谜。”姚静初说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