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七章 夜袭
    “能够活下来就不错了,剩下的慢慢调理吧。要杀你的是些什么人,你知道吗?”姚静初疑惑地问道。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对了,警方查出了什么没有?”方天佑并没有将自己怀疑五大家族参与此事的想法,告诉姚静初,那毕竟牵扯太大。

    “死了十二个人,无一活口。其他情况我还不太清楚。我出警后不久就遇到了你,然后偷偷地带你回来了。对了,第一个发现你的人不是我,是一个神秘人,好像故意装作孩童的声音,指引我找到了你。”姚静初解释道。

    “孩童的声音?”方天佑疑惑地道。随即他就明白那应该是小龙了。在湖中下沉不久,他的知觉还没有失去,那时他感应到有什么东西咬住了自己的皮带,托拽着自己,想来应该是小龙了,只是不知道小龙现在怎么样了,我得尽快恢复一下,去找他。

    “是的,那声音很奇怪,像从我心底响起。他让我救你,然后激起水花指引我到了你的身边。你说奇怪不奇怪。”姚静初疑惑地道。

    “不管怎么样,那人应该是友非敌了,不然也不会指引你来救我……对了,这里是哪里啊?”方天佑转移话题说道。

    “这是我小姨夫送我的别墅。平时只有我和保姆住,这两天刚好她请假回家了,不然看到我带你这么个大伤号回来非吓坏了不可。”姚静初瞅了瞅方天佑身上说道。

    她本来开个玩笑,谁知道这一看,却发现方天佑居然是光着上身的。从来没有看过男人光身的姚静初不由得脸色微红。

    又想到自己居然帮方天佑擦拭了身体,更加不好意思起来。刚才因为急着帮方天佑处理伤口,而且方天佑并没有醒来,所以姚静初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现在方天佑醒来,她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

    方天佑觉察到姚静初神色有异,知道她这是害羞有些尴尬了,连忙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也累了一天了,快去休息吧。”

    “哦,那好,你,你确定不需要我照顾了吗?”姚静初也想早点离开避免尴尬,却又有些不放心。

    “没事,需要帮忙的话我会喊你的。”方天佑肯定地道。姚静初这才放心地离开小卧室,跑上了二楼。

    姚静初走后,方天佑下意识地想要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取出通脉丸或地龙乳来服用,可是他的神识刚刚动了一下,就头痛欲裂,甚至差点就要重新晕过去。吓得方天佑赶紧打消了念头。

    神识受损,导致储物戒指都无法使用了。不过方天佑却并没有灰心,也没有急着起来,而是继续躺在床上尝试着运转“鸿蒙仙经”。

    开始时,毫无反应,几经尝试后,周围的天地灵气终于被调动起来,缓慢地朝着身体汇集。与此同时,地龙乳残余的药力也渐渐被“鸿蒙仙经”激发,与外界吸收来的天地灵气一起,缓缓流转全身,修复着方天佑的身体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方天佑身上的伤口开始自动愈合,内伤也得到慢慢调理。这倒并不完全是“鸿蒙仙经”和地龙乳的作用,也与方天佑平时以药材淬体,服用诸多药材有关。

    正因为前段时间的药浴和内服,才使得方天佑体质异于常人,而且诸多良药成分保存在体内,关键时刻发生了作用。

    地龙乳的药力被完全催化吸收,方天佑的内伤得到缓解,外伤好了大半,只剩下背部几处较深的鞭痕和左肩上的血洞,其他伤口已经没有什么防碍了。

    除此之外,体内也又重新聚焦了一缕真元,外界的天地灵气经过他的吸收,已经太稀薄,就算再吸收一个晚上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方天佑决定干脆睡上一觉。

    神识仍然还没有法动用,没有养魂丹的情况下,睡觉养足精神,是最好的恢复神识的方法,更何况,他的身体确实也疲劳,需要休息了。

    感觉到身体无大碍可以活动后,方天佑决定起身去洗个澡,毕竟从湖里被捞出来,浑身湿漉漉的,虽然上半身被擦拭了,但裤子仍然是湿的,睡起来不舒服,翻身之间也会弄脏了姚静初家的床。

    小心地冲洗了下半身后,方天佑裹着浴巾就走了出来,突然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脚步声很轻很细,就像猫爬墙的声音。

    “谁家的野猫过来偷食了吧。”方天佑没有多想,走到床上就睡了下来。

    楼上的姚静初,洗完澡后躺到了床上,开始时还担心着方天佑,很想下楼看看,却又怕面对方天佑**的上体。就这样犹豫间,居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几天为了追捕那个逃犯,她连续熬了三个通宵。今天又劳累了一天,沾床就睡也是很正常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姚静初蒙眬间感觉到卧室内有异动,她机警地睁开眼,双手一撑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同时伸手打开了床头的睡灯,却看到一个蒙面人,走进自己卧室,正随后将房门带上。

    “什么人!”姚静初娇喝道。

    她第一个想到的是方天佑。可是转念一想,方天佑的体型没有这么高大,而且正在楼下养伤,而眼前的人蒙着脸,显然是要意图不轨。

    “什么人?当然是老熟人了,熟人来访,你还不欢迎吗?”蒙面人淡定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闯到我家里来,不怕我抓你拘留吗?”姚静初听着对方语气,却听不出是谁来。不过来人不管是不是熟人,一定来者不善,姚静初暗中捆紧了自己的睡袍。

    虽然对方人高马大,但她身为后天武者,倒也并没有过多的害怕。

    “姚局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这几天辛辛苦苦蹲守,不就是为了抓我吗?怎么,现在我来了,你反而认不出我了。”蒙面人嘲讽着道。

    “是你,林大海!”姚静初猛然想到,这身形体格,不正是自己这三天来辛苦追捕的袭警杀人的逃犯林大海。

    “没想到吧,尊敬的姚局长!”林大海却十分淡定,根本没有想逃跑的意思,只是从他暗中捏紧的拳头看,仍然能看出他对姚静初的警惕。

    “哼,送上门来,我正好将你捉拿归案!”姚静初确认对方身份后,身形从床上窜起。可是她刚跃下床头,就感觉到一丝异常,怎么自己的脑袋会一阵晕眩,还有一种内力不续,四肢乏力之感。

    “姚局长,是不是感觉有些头晕乏力啊。”林大海查觉到姚静初的异样,语气中似乎更加得意。

    “你,你做了些什么?”姚静初面色微变地道。

    “没什么,只是使用了一点散功粉而已。”林大海狞笑着道。

    “你,卑鄙!”姚静初怒骂一声,扑向了林大海。她终于明白这个林大海为什么蒙着脸,他根本不是怕人看到他的面貌,而是以特制毛巾挡住鼻息,以免他自己吸到散功粉!

    “哈哈,我本来就是杀人犯,还管什么卑鄙不卑鄙。”林大海轻笑一声,从背后抽出一把尖刀,就朝着姚静初迎了上去。

    姚静初是后天武者,林大海本来不过是炼体期,两者若是正经交战,林大海就算拿着武器,只怕在姚静初手底下走不过多少招,所以林大海逃到湖阳市的这些日子才会在姚静初追捕下,不敢现身,甚至是陷入了无处可逃的境地。

    可是现在情况却不同了。两人初一交手,姚静初还势猛力大,林大海明显处于劣势。可是没过几招后,姚静初的内力就渐渐无法凝聚,四肢出越来越酥软。

    这正是散功粉的药效在渐渐发作。林大海一开始并不急着动手,反而与姚静初对话,就是想脱延时间,等着散功粉的药效发作。交手后,见姚静初仍然如此生猛,又故意虚多实少,以避让为主,并不与姚静初硬拼。

    而姚静初越是动用内力,吸入的散功粉就越多,散功粉的药效就越容易发作。所以没过几招手,姚静初就渐渐有些不支起来。

    终于,十多招后,林大海找到一个空档,一脚踢在姚静初后背,将她踢倒在了床上。

    “恩。”姚静初被这一踢,最后一口内力也散尽,倒在床上无法挣扎不起。

    睡袍掀起一角,露出姚静初傲人的美腿,林大海贪婪地看了看,又扫视起姚静初诱人的娇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一抹残忍的笑意。

    “姚局长,你说要是你的好友一起收到你这位‘冷面罗刹’的香艳照片,他们会做何感想啊?”林大海一边说着,一边拿过姚静初的手机。

    “你,你要干什么?”姚静初隐隐猜到林大海的阴谋,有些愤怒地道。

    “没干什么,就是发发照片而已,不过照片内容有点香艳了。对了,不仅是你通讯录中的联系人,我还要拍点精彩的相片,贴满湖阳市的大街小巷,让大家都一睹‘冷面罗刹’的风采!”林大海狞笑着说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