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六章 获救
    “快,救方天佑。”姚静初正犹豫出神,猛然间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吓了她一跳。这声音似乎很虚弱,很细小,可是却很清晰地传达到自己脑海,对,不是耳朵听到,而是仿佛从心里响起。

    姚静初四下张望,并不见人影。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哗、哗”可是随即她就听到了湖水中有了动静。借着月色循声望去,湖中泛起微微的涟漪,仿佛水蛇游过。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姚静初竟然毫不犹豫地顺着涟漪跟了过去。或许是出于好奇,或许是那一道突出其来的为方天佑求救声音。

    沿着岸边一直走出了两三百米后,来到了一片小树林里,而那道涟漪就此消失不见了。小树林很黑,姚静初没有带手电,只好拿出手机,朝里面照了照,没有任何发现。

    姚静初不甘心,索性钻进了小树林,继续朝着水边查探,她想看看刚才的涟漪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她觉得那涟漪好像是指引她到这里来的。

    手机自带的手电功能虽然比不上真正的手电,但姚静初凭借着武者过人的眼力,行走之间是毫不怕绊摔的。

    可是当她真的看到湖岸边趴伏着的一道人影时,差点被吓得一个趔趄。虽然她是一个武者,是匪徒们闻风丧胆的“冷面罗刹”,但看着那如尸体一般一动不动,浑身遍布水渍的身影时,仍然吓了一跳。毕竟她是一个女人,而且现在是这样的夜晚。

    “什么人?”姚静初轻声喝问道。那身影毫无反应。姚静初不敢猛然靠近,变换着角度一边迂回前进,一边观察着。终于,她看清了那身影的衣服。

    “是,是方天佑!”那身形以及身上的衣服都和方天佑一样。只是现在的衣服已经破损不堪。姚静初大胆地跑了过去,以手机照向那人的脸,果然是方天佑!

    原来,在与那先天境界老者的战斗中,方天佑一直戒备着隐藏在暗中的那位阻击手。在对付老者的重重鞭影时,他就隐约感到不远处有动静,有人正跑了过来。

    方天佑断定是那个藏在暗处的阻击手随后跟来了。只是因为自己和老者缠斗在一起,他没有机会对自己下手。

    最后和老者生死关头较量,成功击杀了老者后,方天佑知道自己只要一和老者分开,那阻击手就会抓紧机会对自己开枪。

    因此,方天佑对老者一击得手后,不但没有止住后退的身形,反而借势运起残余的真元,朝着冬江湖退去。他想借着湖水,出奇不意地躲过阻击手的追杀!

    可是那阻击手的反应也极快,居然在方天佑身形刚起时,就开了枪。子弹不偏不倚,射向了方天佑的胸口。

    方天佑人在空中,无处借力闪避,也无法闪避开子弹。幸好阴鬼得到了喘息之机,此时见主人有难,运起刚刚凝聚的虚弱魂力,及时控制寒铁针迎向了子弹。

    可惜阴鬼魂力消耗太大,寒铁针中又少了方天佑神识的控制,所以寒铁针没能将阻击步枪威力强大的子弹完全挡下,反而被步枪子弹给打飞,落向了湖底。

    子弹被化去了近半的威力后,仍然速度不减地射在了方天佑身上。可是这剩余的威力却并没有伤到方天佑。因为方天佑在身形暴退向冬江湖时,就已经猜到了对方会动手,所以他及时启动了两张金刚符!在关键时候拦下了这一颗致命的子弹。

    饶是如此,方天佑也消耗太大了,神识不可动用,真元已经耗尽。除此之外,他还中了老者数鞭。先天强者的鞭打,将他多处血肉打烂,还受了内伤。

    左肩处被匕刺出的伤口,更是深可见骨。所以落入湖中后,方天佑根本没有力气再游上岸来,只能急速地朝湖底坠落。

    幸好,杀手后面的两颗子弹并没有伤到他,也幸好小龙在关键时候跳入了湖中,拼尽全力将他托到了岸边隐蔽处。

    可是小龙本就刚出生不久,刚才的战斗也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无法救治方天佑。正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姚静初的声音。

    因为他白天见过姚静初,知道她是方天佑的朋友,所以他顾不上自己的虚弱,悄悄地找上了姚静初,将她带到了这里。

    却说姚静初发现眼前晕厥的人居然真的是方天佑,一时感觉难以置信,分开时还好好的,这才过了多久啊,就伤成这样了。

    “还有一丝气息在。先天强者一息尚存就能够有救的。”姚静初摸了摸方天佑的脉搏,发现还有微弱的跳动。

    “今晚的枪战撕杀,肯定与他有关了。我应该不应该将他供出去,交给警方呢?”姚静初心中开始了犹豫。

    “不行,爷爷说过最好不要暴露方天佑武者的身份。况且,对方那么多人来杀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暗处的杀手。冒然让方天佑现身,只怕会引起暗处敌人进一步的杀机!”经过一阵思想斗争后,姚静初终于决定私自带走方天佑。

    下定决心后,姚静初连忙走出树林,来到了特警们办案的现场。专案组领导们正在布置特警扩大搜索范围,看看能不能找到相关线索。

    姚静初没和他们聊几句,就以这几天劳累想早点休息为由,开车离开了现场。大家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想到她确实已经连忙蹲守了三个晚上,确实也应该很累了。

    再说,今天晚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那个逃犯今晚只怕不敢再出来了,让这个女强人休息一晚上也好。

    姚静初并没有管他们想什么,将车开离现场后,又悄悄地转入了湖边小路,快速开到了小树林边的树影下。

    查探着四下无人后,姚静初一鼓作气,将方天佑扶到了车上,然后开着车子迅速离开,直奔自己的住处,不敢将方天佑送医院。

    姚静初不知道,有一只小狗大小的怪物,正趴在方天佑身边不远处,以哀怨恳求的目光看向她,希望她将自己也一起带走。

    姚静初所住的地方,是一栋独立的别墅。除了保姆,以及算是家里人的姨父楚家豪和彭香君偶尔来访外,基本上就是她一个人住了。

    今两天刚好保姆也请假回家了。姚静初又没空打理家务,所以家里还有点乱。不过,她已经顾不了这些了。车子直接开到主楼下,她就急忙搀着方天佑进了房间。

    将他扶到一楼的临时卧室后,姚静初又急忙找来急救箱,想帮方天佑处理身上的伤口。方天佑上身的衣服已经碎裂,剩下的布片也是夹在血肉中的。

    姚静初也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清了,直接将方天佑身上的碎布除掉。方天佑背部和腰上的鞭痕,以及左肩的深可见骨的伤口,看得姚静初一阵心疼。

    赶忙打来清水,倒入消毒酒精后,帮方天佑擦拭伤口。左肩上的血洞,仍然还有污血流出,姚静初擦拭一下后,又帮方天佑敷上药绑上纱布止血。

    或许是因为牵扯到伤口,加上酒精药水的刺激,方天佑居然闷哼了一声。姚静初脸上一喜,又轻轻的呼唤了几声,方天佑居然虚弱地睁开了眼。

    但他只是看了看姚静初,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又昏睡了过去。

    “伤成这样,竟然还能醒来,说明先天强者的体质真的不一般,但愿你不要有事,先观察一天再决定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吧。”姚静初柔声说着,继续帮方天佑处理伤口。

    终于帮方天佑将伤口处理完,姚静初也累得够呛。一方面为了照看方天佑,另一方面也真的是累了,她决定躺在床边休息一会,谁知道就这么闭眼睡了过去。

    半夜时分,方天佑醒了过来,闻到一股药味和女人的体香,然后就看到了自己身上被处理好的伤口,以及旁边躺着的姚静初,顿时明白是姚静初救了自己。

    感应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神识仍然无法凝聚,体内一丝真元都没有,好在身体虽然受的内外伤不轻,却并没有缺胳膊少腿的。

    最幸运的是,最后服下的那一滴地龙乳,因为没有运功引导,所以没有及时转化为真元,却化作了能量隐藏在体内,此时正滋养着自己的身体,修复着身上的伤口。这也是方天佑为什么能够这么早苏醒的原因。

    方天佑想试一试活动筋骨,却不小心牵扯动了左肩上的伤口,禁不住闷哼出声。姚静初睡梦中听到闷哼,被惊醒了过来,睁开双眼,却正看到了方天佑的双眼。

    “你醒了!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姚静初见方天佑苏醒,喜出望外,嘴里虽然开着玩笑,眼中却有着激动的泪花闪动。

    “谢谢你救了我!”方天佑虚弱地说道。

    “举手之劳,是你自己命大。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啊?”姚静初关切地问道。

    “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虚弱,一丝真,内力都发不出来了。”方天佑本想说真元,才想起这是修仙界的说法,连忙改说内力。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