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五章 生死之间
    “噼!”方天佑后背再次着了一鞭,身形站立不稳,一个踉跄朝前栽道。老者心中一喜,正要补上一鞭子,但是让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方天佑居然凭空不见了!

    老者对自己的这一鞭招很有自信,他封住了前后左右的去路,逼得方天佑只能和他硬碰硬。方天佑怎么可能不见的。

    念头稍转之间,老者就发现了方天佑,知道他并不是真的消失,而是用什么秘法将自己隐藏了起来,不过他身上的气息波动却是无法瞒得过老者的。

    虽然发现了方天佑,但老者却并没有高兴,反而露出了一丝惊骇,身形暴退。因为他发现方天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迫近了自己身前。

    方天佑拼着硬受老者一鞭,为的就是这一刻。趁着老者以为自己得手,心神一松之际,祭起了影遁符,并趁机逼到了老者身前。

    长鞭擅于长攻,方天佑手上无兵器,所以一直只能用拳头以短击长,但是一旦近身,长鞭的威力就要大减,而方天佑的擒龙手就能更加一展所长了。

    果然,感应到方天佑的逼近后,老者神色大惊,急急后退,但仍然迟了一步,方天佑的擒龙手已经攻到了胸前。

    老者来不及回防,只能运起全身内力,积在胸前,硬受了方天佑的一记“擒龙手”。但方天佑蓄谋之下的全力一击,又岂是容易接下的。

    老者只觉胸前仿佛被一辆重卡车撞上一般。不但仓促聚积起来的内力被撞散,还撞得身形暴退,气血翻腾间,一股鲜血喷了出来。

    然后,还没容他有喘息之机,方天佑在一招得手后,又再次欺身而进。老者心下大急,他本就内力几近枯竭,刚才又受了伤,如何能够挡得下方天佑凶猛的攻击。

    老者脸上第一次露出怯意,他开始后悔不应该接下这趟任务,来招惹眼前这个年轻人了。然而,后悔归后悔,方天佑的攻击可不会因为他的怯意而减弱。

    他当然明白这一点。眼见方天佑的攻击越来越近,老者脸色一狠,使出了他的杀手锏。

    方天佑知道自己成败在此一举。身体受伤,神识消耗到了极限已经不可用,真元也是靠着地龙乳缓慢地恢复来维持着。如果不能一鼓作气击退老者,那自己的死期就到了。

    在这样你死我活的关头,方天佑当然不会手软,“擒龙手”全力出击!可是他右手刚要再次击中老者的胸口,猛然异变抖生。

    原来,老者虽然来不及撤回长鞭,但鞭柄上却另有机关,上面藏着一柄匕首。这或许是老者早已经知道长鞭的弊端,所以在鞭柄装了匕首,以防人近身攻击,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

    方天佑右手还没有击实,老者鞭柄的匕首已经当胸刺来!生死关头,方天佑知道自己不可能退缩。

    一发狠,脚下一蹬,真元全力暴发,不进反退,加速朝着老者扑去。

    “叭、咚”方天佑先是以“擒龙手”击中了老者的胸口,紧接着身体又撞中了老者。而老者的匕首,因为方天佑的突然加速而失去了准头。

    原本应该刺向了方天佑的胸口,却只刺中了方天佑的左肩。两人各自受伤,都狼狈后退。

    “噗……”老者一边后退,一边口中狂吐鲜血。他的五脏六腑先后两次受到方天佑“擒龙手”的重创,刚才又被方天佑猛烈一撞,五脏六腑已经碎裂,眼看活不成。

    而方天佑的左肩也被老者扎出一个血洞,整个手臂顿时鲜血淋漓。可是方天佑根本顾不了自己的伤口。不但没有去止住后退的身形,反而借势运起残余的真元,朝着冬江湖退去。

    “乓”的一声枪响,随即就听到方天佑闷哼一声,整个身体朝着冬江湖落去。

    方天佑的身体刚落入水中,另一道身影几个起落就来到了湖畔。朝着方天佑落水的地方,那涟漪的中心又开了两枪。

    虽然他对自己手中的阻击步枪很自信,哪怕是同行的老者,都不可能躲得开自己的枪击,更何况那小子已经受伤。可是职业的习惯,还是让他朝着水中又放了两枪,以防万一。

    “呜、呜、呜”远处,警笛的声音响起。想必是刚才的激战,已经引来了警查。那阻击手明显一愣,俯身探视了一下地上的老者。只见他老者嘴中不停地吐着鲜血,眼神已经散乱,已经是回光返照了。

    “连先天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吗?幸好我只是负责埋伏射击,要是真正碰上,我只怕比这老者还要先死!”阻击手暗自庆幸。

    “呜、呜、呜”警笛声越来越近,阻击手正准备起身逃离现场,却猛然身形一滞。随即,

    他的脖子上很诡异地出现一个血洞。

    鲜血源源不断地从血洞中喷出,阻击手满脸惊恐地看着自己脖子上喷出的鲜血,身体“扑通”一声栽倒在老者身上。两人的血交汇在一起,朝着四下流淌。

    湖岸边,小龙的身影显现出来,然后“扑咚!”一声,也跃入了水中。小龙妖力挨了老者一鞭,受了不小的伤,又妖力不继,所以在原地休整了一会才赶了过来。

    这就导致他比那阻击手来迟了一步,只能眼看着方天佑被阻击手打入水中。见方天佑被偷袭,小龙当即发起飙来,隐身来到阻击手身边,趁着阻击手被老者的伤势和靠近的警笛声惊吓分神的时机,运起剩余妖力,龙尾一甩,刺穿了阻击手的喉咙。

    湖面恢复了平静,只留下湖岸上两具尸体,和一些打斗的痕迹。

    “呜、呜、呜”很快,几辆警车开了过来。数十名特警匆匆下车,有的朝着尸体围了过来,有的朝着四下搜索着。姚静初也持枪走下自己的小轿车。

    她本来是要部署围捕那个在逃犯的,谁知道刚到局里,就接到了冬江湖附近发生枪战的报警。局里当即布置出警,姚静初来不及换车,直接开着自己的私车跟了过来。

    “叫救护车,再将警犬调来!大家注意,凶犯可能是武者。”姚静初查探着四周的情况,吩咐道。从地上躺着的两人伤痕来看,他已经确定之前的拼斗不简单。

    不久,救护车和警犬都来了。救护人员确定地上躺着的已经是两具尸体。这本是不出意料的事情。

    令人大感意外的是警犬的表现。四只警犬最开始时还能够听指挥地这里闻闻那里嗅嗅。可当来到小龙入水的湖畔时,四只警犬都停下了脚步,掉头就走,仿佛看到了什么让它们害怕的东西。

    察觉有异的特警立马使用大码探照灯朝着湖岸和湖中探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中。

    训犬的警察安抚、指挥着警犬,拉它们再去湖岸,可四只警犬都只是一味胡乱狂吠着,就是不敢接近湖畔。

    几个大胆的特警持枪走向湖边搜索,却同样一无所获。他们当然不知道,四只警犬是因为闻到了小龙那幻影天龙特有的气息,所以惊慌害怕不敢靠近。

    不久,来自各个警察分队的情况都汇总了过来。这一场枪战中,除了地上的两具尸体外,还有另外十具尸体,都是被打穿脑袋,一击致命!

    案件重大,湖阳市的党、政一把手都先后赶到了现场,一番商讨后,专门成立了由市政法委书记为组长的专案组,一项项部署就在现场安排下去。

    姚静初将事情交给了自己的下属,自己则在附近单独搜索起来。同事都知道她的本事,也清楚她独立的办案风格,所以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她,各自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但姚静初心中却是波澜起伏。因为刚才她在现场附近看到了一块碎布片。这原本是很不起眼的一块碎布,但姚静初却认出了布片上的花饰和方天佑背包上的一模一样!

    “难道这事,和方天佑有关!”姚静初心中一突,走到了一边没人注意的地方,拿起手机拨通了方天佑的号码。

    手机无法接通,姚静初心中更慌了。虽然她和方天佑的交往并不久,但不知道为什么和方天佑在一起总让她很有安全感。她甚至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喜欢上这个年青的武者了。

    不知道是因为她为了证明自己,长期一个人在外打拼,很难享受到别人带来的呵护和安全感,还是因为方天佑的本事让她崇拜。

    姚静初有些慌乱的地湖岸边搜索着,希望能够得到一些答案或是线索。看这架势,参与拼斗的人不在小数,而且都是武者。

    尤其那名死去的老者手中的长鞭,那分明就是一件经过特别炼制的武器。如果真是的方天佑遭遇上他们,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不,他应该不会有事的,他可是先天高手。一定是拼斗之后,已经离开了这里,我应不应该顺着线索将他抓捕归案呢?他分明是武者啊,应该以特殊情况处理吧?”姚静初第一次对于抓捕案犯产生了动摇,甚至为案犯找借口。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