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四章 苦战
    方天佑已经将“登天步”施展到了极致,可是这老者的身法似乎也不慢。只见他脚下内力涌动,还不时扇动衣袖催动自己前进,速度居然并不比方天佑慢。

    若是一般的对手,方天佑还可以使用影遁符,躲进阴影里。但面对一个比自己境界要高一级的先天高手,方天佑却知道影遁符是起不了作用的了。

    不说影遁符能不能发挥作用蒙蔽对方视线,就算能够暂时躲进阴影,但身上的气息波动是无法隐瞒的,同样可以被对方锁定。

    所以方天佑只有逃,拼命地逃,和对方比拼脚力,比拼真元和内力。因为他的神识探测出,对方身法速度虽然快,却是全靠内力强行提升,远没有自己的“登云步”那么巧妙。

    等到对方内力不继时,才是自己反击之时。而且他逃跑时,都不敢走直线,而且左右闪挪,因为暗处还有一位阻击手在虎视眈眈。

    身后追赶的这位先天境界老者,原本以为赶上方天佑是十拿九稳,不用费多大功夫的事情。可一路狂奔下来,他竟然无法将对方截下。

    按他的想法,就算方天佑从娘胎开始修炼,内力也不可能比得上自己。虽然对方仗着身法巧妙,可以暂时和自己比拼脚力,可内力应该很快就会消耗掉,速度也就会慢下来吧。

    然后,出乎他意料的是,方天佑的“内力”似乎源源不断,追赶了这么久,一点力竭的迹象都没有。

    更让老者忌惮的是,眼前的年轻人,似乎还有所保留,至少对方那神出鬼没的暗器就没有再使用。这也是让老者开始时不敢逼得太近的原因。

    却不知道方天佑也是自有自己的苦衷。一是因为寒铁针虽然能够神出鬼没,杀人于无形,但要发挥出威力,消耗也很大,而方天佑现在的神识才刚刚起步,阴鬼魂力虽然多,却还不够凝练。刚才刺死那些杀手,已经让阴鬼和方天佑的神识消耗不小。

    二来,这老者是真真切切的先天高手,不比前面的杀手,除了自身感应异常外,手中长鞭更是威力不小,出手诡异,寒铁针一出现,老者肯定就能够感应得到,以长鞭迎击。因此,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方天佑没有冒然出击,只是让阴鬼控制着寒铁针藏到自己发际,随时准备应变。

    老者见久追不下,难免心急。终于不顾方天佑迟迟没有出手的“暗器”。轻喝一声,深吸一口气,强提内力,猛然拉近了和方天佑的距离。

    “啪……”手中长鞭一抖,朝着方天佑腰间席卷而去。方天佑感应到老者的靠近,早已经有了防备,长鞭破空之声一响,他也立马脚上用力朝前猛窜。

    同时控制着寒铁针,迎了上去!

    “啪……”寒铁针撞上老者的长鞭,然后倒飞而回,但强大的撞击力也将老者的长鞭击得朝后卷飞。

    方天佑暗暗吃惊,这可是寒铁针第一次没有击穿碰触到的东西。除了因为老者在长鞭中灌注了内力外,这长鞭本身的材料只怕也不简单。

    不过方天佑现在可没有心思研究这些,趁着长鞭被击落,老者身形微顿之机,头也不回地继续朝着远方逃窜。

    老者一击不成,也暗道对方暗器的神奇。不过,受人之托,他必须要忠人之事,今晚必须诛杀了眼前的那位年青人。想到这里,老者再次提起内力,追赶过去。

    不久后,老者再次拉近与方天佑的距离,以长鞭出手攻击,方天佑不得不又以寒铁针接招。

    两人就这样时而靠近交战,时而又接开一点距离,一追一赶间,渐渐靠近了冬江湖。老者强提内力赶路,消耗巨大。

    方天佑施展“登天步”,还要以寒铁针应付老者长鞭,同样消耗甚巨。两人都感应到了对方的虚弱,都想坚持下去,趁对方虚弱击败对方。

    老者胜在修炼多年,内力充足强大,方天佑的真元从量上来说远不及老者,但胜在真元精妙纯粹,同量情况下远比内力威力要大。

    来到冬江湖畔时,方天佑和阴鬼已经没法驱动寒铁针了。可是老者居然再次靠近,长鞭又一次朝方天佑卷来。

    方天佑这一次避无可避,只好双拳鼓动真元,连续使出“擒龙手”,迎向老者的重重鞭影。掌风和鞭幕撞击在一起,不断地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

    方天佑终究吃亏在没有武器在手,全凭肉拳和真元,虽然击退了鞭影,却也被打得连连后退,双手酸麻,隐隐作痛。而且方天佑明显感觉到这种硬抗,对于真元的消耗更大!

    长鞭老者也同样被击退两步,脸上神情越发吃惊。他没有想到方天佑仅仅靠拳头就将他隐含内力的几十鞭一举挡住。

    “你很不错,难怪他们要杀你。不杀你,将来迟早是个祸害。要怪就怪你自己锋芒露得太早了吧。”老者一边说话,一边暗中调整着内力。

    “他们?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杀我?”方天佑疑惑地道。他知道有人在试探自己,打听自己的消息,比如说方家、江家、慕容家。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这三家有杀自己的理由。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自己得罪了什么人自己心里应该清楚。不要告诉我,你的记忆还没有恢复吧!”老者嘲讽道。

    “好一个受人之托,你身为先天强者,居然会受人驱使,难道不觉得羞愧吗?”方天佑同样在暗中喘息,甚至还趁机,服下了一滴地龙乳。

    只可惜地龙乳的恢复也是要有一个过程的,况且现在根本不容许他静下心来催发效力,补充真元。但是老者内力比他磅礴,方天佑别无选择,能补充一点是一点了。

    “羞愧?哪一个修道者不是从抢夺撕杀中获得资源和机缘的。”话音刚落,老者已经欺身而上,手里的长鞭裹成一团白练朝方天佑席卷而致,就算方天佑有神识,也没能第一时间觉察到他的长鞭已经已经劈来。

    这一次,老者居然只舞出一道鞭影,而且趁方天佑服药分神之际,用上了偷袭的手段,明显是想以打方天佑一个措手不及。

    幸好方天佑已经凝练出了神识,虽然一时没有“看清”鞭影,却注意到了他手腕的变化。对方手腕一抖,方天佑立马施展“登天步”,将身体后退数步,避开这一鞭的锋芒,然后才以一记“擒龙手”撞向鞭尾。

    “啪、啪”空中再次传来“擒龙手”和长鞭交击的声响。方天佑又一次被击退,好在因为避开了锋芒,这一次居然并没有受伤,只是手上又多了一道红印。

    “不错,竟然躲过了这一鞭。”老者眼里再次露出一些惊讶,不过转眼就恢复了平静,“你现在应该已经是强驽之末了,连你那暗器都使不动了吧。不如,你将暗器交出来,我保证留你个全尸。”

    “大言不惭,不知道你还能发出几鞭!”方天佑冷笑道。

    “既然你这样嘴硬,我就先杀了你,再慢慢搜出你身上的暗器吧!”说着老者长鞭一甩,再次朝方天佑进攻,这一次仍然是化为漫天鞭影,意图笼罩方天佑的所有退路。

    方天佑借助神识,“擒龙手”左右开弓,结合“登天步”的闪挪,打破鞭影。可是还没有等他突破出去,老者的第二重鞭影又再次裹了过来。

    这一次的鞭招却是像潮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后浪又推动着前浪。让方天佑一时陷入重重鞭影之中,左冲右突都无法冲出。

    不但如此,由于鞭影太快太密,方天佑又少了寒铁针的相助,没过几招,后背着了一鞭,玉符的防御能量早已经用完。

    这一鞭顿时将方天佑后背的衣服被抽烂,一条带着血渍的鞭痕清晰可见。

    方天佑打得暗暗心惊,这老者明明已经内力开始减弱了,怎么突然变得更加生猛起来,难道是用了什么秘法,暂时激发战力!

    “哼,就算有秘法也相当于涸泽而渔,虽然能够暂时提升战力,我就不相信你能够持久!”这样想着,方天佑并不急着突围,而是使出浑身解数,转攻为守,展开游斗。

    但饶是如此,方天佑身上仍然又着了几鞭。方天佑只能一边运转真元疗伤,一边苦苦抵挡着鞭影。

    好在二三十招后,老者的攻击频繁终于有所减缓。方天佑心中一喜,他知道对方的秘法效果已经开始弱化了。

    而老者的脸上则显出焦急之色,他的确是使用了秘法,可是提升战力后,却仍然没有及时将方天佑拿下。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虽然身上多处受伤,却像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仍然在苦苦支撑着。如果自己一直内力充盈,这年轻人毙于自己鞭下,那是迟早的事情。

    问题是老者知道自己的内力已经不继,秘法的效果也已经开始减弱,这让他如何不着急,可是事到如今,他也只有继续苦撑,希望年轻人伤重力竭,提前倒下。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