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一章 华夏龙盾
    “方先生大德,我无以为报,我这就传话下去,只要方先生有需要,凡我彭家所属尽皆全力相助。”彭怀安郑重地道。

    “不急,不急,”方天佑挥了挥手,又说道,“彭老,您的旧疾只是得到缓解,暂时不会发作,但还没有真正除根。要想真正断根,除了用药之外,还得从功法上下手。”

    “从功法上下手?是了是了,你快说说看,我们修炼的功法有什么问题。”姚静初闻言,脸上顿时一喜。她见过外公发病时的痛楚,可不希望自己将来也像外公一样受这病痛的折磨。

    彭怀安也是抑制不住脸上的激动。自从知道方天佑是先天高手后,他就一直期待着能够向方天佑讨教武道学问。

    先天高手本就不多见,既然已经肯定方天佑是先天境界高手,他当然要好好讨教一番了。要知道一般的先天高手对修炼之事可是讳莫如深,不敢轻易透露指点的,可方天佑却亲口说要指导自家的功法,这让彭怀安如何不激动。

    方天佑刚才在院外就已经了解了彭氏功法的运行规律,和姚静初聊天等彭怀安去卫浴间的空档,就已经想好了改进的方法。

    要知道,他可是曾经的元婴期修仙强者,要指导这样粗陋的功法,就像诺贝尔奖得主给小学生辅导作业一样轻松。所以方天佑才会满口答应指点改进彭氏功法。反正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指点一下就指点一下吧。

    方天佑当即简明扼要地一一指出彭氏功法的不足,还给出了优化方法。

    彭怀安越听越心惊,越听越兴奋,居然站到院中开始演练起来。姚静初也跃跃欲试,见方天佑首肯,也在院中演练起来。方天佑则在一旁边当场指点纠正。

    附近小院的人都知道彭老有打拳的习惯,又知道他今天来了客人,所以没有人来打扰。三人就这样在院中忙碌着。

    直到天色将晚,彭怀安才意犹未尽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方先生,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有了你的这一番指点,我彭氏功法不但弊端尽却,而且威力提升了一大截!大恩不言谢,请受老夫一拜!”彭怀安说完,拉着姚静初就是躬身鞠礼。

    方天佑这一次却并没有拒绝。要知道这事情对于他来说虽然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如今的地球来说,一本完善的功法,足以传家立代,创建一个延续数百年的家族。

    等彭怀安祖孙两人行完礼,方天佑才将彭怀安托起:“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多礼。”

    “对于方先生为说或许只是举手之劳,对于我彭家来说,却无异于再造之恩!我彭怀安在此立誓,今后但凡彭家所有,方先生若看得上眼,尽皆可以取去。”彭怀安郑重地道。

    “彭老言重了,当年彭老为国为民奋勇杀敌时,又何曾想过要自身安危,何曾计较过生前身后名……”

    方天佑摆了摆手,又转移话题说道,“对了,彭老之前派姚静初找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依我推断似乎并不是为了治病的事情。”

    “对了,你看我高兴的,差点把正事给忘了。”彭怀安这才像想起了什么,“静初,你在门口看着点,我和方先生到里屋有点事要谈。”

    “啊,好吧,外公。”姚静初见自己外公面色严肃,知道事情只怕挺重要的,又或者是要避开自己交淡,所以也就答应了下来。

    方天佑疑惑地跟着彭怀安走到了书房内,彭怀安随手将门带上,示意方天佑坐下。

    “什么事,让彭老这么郑重啊?”方天佑越发疑惑。

    “方先生,我急着找你,确实有事相询,还望方先生不要怪我鲁莽。”彭怀安在方天佑旁边坐下,又拱了拱手道。

    “彭老有事但说无妨。”

    “方先师如此本事,一定有强大的门派传承吧。不知道贵派中,是否有人在华夏军政部门效力?”

    “没有!”方天佑很坚定地说道。当然没有,他哪有什么门派传承,要说有,他的符皇传承在地球上也就他一个人,哪里还会有同门到军政部门效力呢。

    彭怀安点了点头,似乎还吁了一口气,又接着问道:“不知道方先生有没有听说过我们华夏国的‘龙盾’组织?”

    “华夏‘龙盾’?那是什么组织?”

    “华夏‘龙盾’是华夏国最神秘的一支部队。这支部队是华夏国最强的防护盾,也可以说是国家的最后一道防线,在必要的时候负责执行着常人无法完成的任务。

    ‘龙盾’的成员据说总共不过百人,但每一个都是各地特种兵里面千挑万选出来的精兵强将,或者是从修道势力聘请来的精英。

    他们是战斗在中国最为险恶、最不为人知的领域,用他们的热血和青春默默地守护着华夏民族的一群隐藏的英雄。”彭怀安说到中华夏“龙盾”时,竟然充满着向往和敬畏。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方天佑淡然地道。就算这所谓的特种兵再强,还能强得过修仙强者,在方天佑眼中,终究不过是一群体能好一些的凡人罢了。

    “这个,方先生或许还不知道,‘龙盾’的其中一项职能就是约束像方先生这样的奇能异士。”

    “约束?为什么?”

    “因为像方先生这样有能力的人处身行走在世俗间,一旦违背起道德或国家意志来,那危害性是可想而知的,国家当然不允许不稳定因素的存在……”彭怀安解释道。

    “不稳定因素?”方天佑突然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拥有绝强战力的人,如果能够安安分分地生活在世俗间也就罢了。可是谁能够保证他哪天不顺心时,不会发起飙来呢?

    所以像方天佑这样的人,如果不受到约束,那就相当于在世俗间埋下了一颗定时榨弹,是极不利于社会和谐的。

    “那他们一般会怎么样约束呢?”方天佑面色凝重地问道。单打独斗,他当然是不害怕所谓的‘龙盾’特种兵的,但他还没有狂傲到以个人之力对付整个国家。

    别说现在方天佑还只是养气二阶,就算到了更高的筑基阶段,也不敢与国家抗衡。甚至于不要说整个国家,就是一支装备精良的特种部队都够他喝一壶的了。毕竟那些装备中有更厉害的火枪、火炮,甚至是炸弹、核武器。

    还有一点让方天佑忌惮的,就是华夏国的一些修真者了。长白山之行后,方天佑明白,华夏国其实还是修真门派存在的,他们当中也有让方天佑不敢小觑的人

    比如那个已经达到“大师”境界的厉学海,当时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偷袭成功,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龙盾”组织中,搞不好就有这样的狠角色存在。

    “限制在一定范围内活动,并定期向地方国安局汇报。当然,如果对方不服从,或者反抗,‘龙盾’甚至有权将其诛杀!”见方天佑面色不悦,彭怀安连忙补充说道,“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了,一般情形下,只要这些强者不做得过分,‘龙盾’也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无论如何,受到约束,总是一件不妙的事情。看来我今后可不能轻易展现身手了。否则就只有躲到深山老林中去了。”方天佑苦笑着说道。

    “其实想不受到约束,还有另外的办法。那就是加入华夏‘龙盾’。”彭怀安笑着说道。

    “原来彭老这么费尽口舌,就是想让我加入‘龙盾’?”方天佑微笑着盯向彭怀安道。其实他早就猜测到了这一点,一直在顺着彭怀安的意思套话而已。

    “哈哈,没错,我急着找你,就是想介绍你进‘龙盾’!”彭怀安已经被方天佑识破,索性大方承认。反正在他的意识中,已经认定,这对于方天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好。

    “加入‘龙盾’我需要做什么,又有什么好处?”方天佑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要做的是在非常时期,为国家执行一些常人无法完成的任务,其他时间你都可以自己安排。而好处当然很多,首先国家会授予你不低于少校的军衔及相关的权利待遇。

    有了这个身份,你就国家的人了,可以随意生活选择生活在哪个城市,都不会有人再来约束你了;你还能够获得许多常人无法接触到的有用信息,甚至是国家机密……

    当然,对于方先生这样的修道者来说,最吸引你的应该不是这些,而是你们可以获得国家提供的一些修炼资源,比如说药材……”

    彭怀安说到这里,有意无意地瞥了方天佑一眼。从方天佑亲自跑到长白山收集药材,他就猜到了方天佑只怕是缺乏修炼资源的。

    果然他这话一出,方天佑脸上确实一喜。将来的修仙路,需要的资源不少,除了药材,还有矿石,玉石,甚至是一些天材地宝。

    凭个人的力量要找起来相当困难,但是整个国家的收集那就非同一般了。说不定国库里现在就有不少宝贝呢。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