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零章 彭氏功法
    “外公!”姚静初再也忍不住,扑向了自己彭怀安,却只见人影一闪,早有另一道身影抢在他前面,扶住了差点倒地的彭怀安。细一看时,那身影不是方天佑又能是谁!

    方天佑在彭怀安演练功法之际就已经看出多日不见,他身上的伤势又严重了一点,而且他的病痛应该和他坚持练彭氏功法有关。

    方天佑猜测得没有错,要知道由于这功法的缺陷,练得越精,对身体损害越大。恰巧彭怀安从军队位置全退下来后,有了更多的时间钻研功法,对自家的功法是越练越精。

    而且,他还自认为将功法练好才能够治疗体内的暗疾,因此,这段时间他修炼得越发勤快,哪知反而加重了自己的旧伤。

    “方先生!咳,你,咳,回湖阳了。”彭怀安看到扶住自己的是方天佑,脸上一喜。

    “是啊,昨晚刚回湖阳。”方天佑边说边将彭怀安扶向一边的太师椅上。

    姚静初这时也赶紧跑了过来,拍着彭怀安的后背处,心疼地埋怨道:“外公啊,不是让你好好静养嘛,你就是坐不住,还打什么拳法罗。”

    “老毛病了,咳,外公没事。对了,是你带方先生来的吧,怎么事先也不打个招呼,我好到门口去接一下方先生啊。”彭怀安歉意地说道。

    “彭老不用多礼。姚静初说得对,您老确实暂时不应该再修炼拳法,应该多多静养才对。”方天佑说道。

    “哦,方先生此话怎讲?”彭怀安似乎听出了方天佑话中有话,当即讨教道。

    “恕我直言,彭老的病症诱因虽然是当年那一次强行使用武道招式,但其实却与彭家的功法很有关系。”方天佑说道。

    “你的意思是外公修炼的功法有问题?不可能,那我也修炼了啊,怎么不见有问题呢?”姚静初不解地道。

    “那是因为你还年轻,身体还能扛得住,而且你修行的境界还不够深。”方天佑答道。

    “方先生看出我彭氏功法到底有何不妥之处呢?”彭怀安郑重地道。

    “我刚才在院外观察,发现彭老所修炼的功法似乎并不完整,有着不小的缺陷,修炼后会对自身有所损伤。修炼初期还好,到了后期,修炼者对功法越熟练,对身体的损伤也会越大。”方天佑说道。

    “嘶……据说祖辈传下这功法的时候,确实提到功法不完整的事情。但好不容易得到一部内力功法,哪里还管什么完整不完整啊。

    我记得祖父和父辈中有几位都修炼功法有所成就,到后来身体却每况痊下,老来皆病痛缠身。难道真是因为功法有缺陷的缘故了?”彭怀安若有所思地道。

    “应该是如此了,而且那时医疗设备,营养各方面肯定也跟不上,所以这种缺陷所带来的病痛也更加难以抑制。”方天佑说道。

    “哎,其实我早应该猜到,只是我自己不愿意相信罢了。除了我之外,静初的大舅前几年开始,也出现了与我相似的病痛,只不过症状比我轻,他又经常做理疗暂时压抑住而已。看来我彭氏功法真的不应该再流传后世了。”彭怀安说着竟然有些意兴索然。

    “这倒未必,我既然已经看出端倪,一会就想办法帮着指导改进一下,就能够免去功法的弊端了。”方天佑却笑着安慰道。

    “此话当真!”彭怀安闻言,两眼一亮,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

    “绝无虚言!”方天佑点了点头道。

    “如此,怀安就先拜谢方先生大恩了!”彭怀安说着,真要起身行礼。要知道,功法难得,得一门功法,足可以保本家一族长盛。

    方天佑连忙止住彭怀安行礼:“彭老别急,还是先让我治好了你的伤再说吧。”

    “你,你说什么,你今天就能够给我治伤?”彭怀安不可思议地看看方天佑说道。

    “是啊,方天佑说,他今天来就是专程为您治伤的。”姚静初也在一旁说道。

    “这也是我上次对彭老的承诺。那时不当即治疗是因为我还没有收集到可用的药材。这一次我刚好去了一趟长白山,收集药材后炼制了一些丹药,应该可以治好彭老的旧伤了。”方天佑自信地说道。

    “方先生真是有心了……太感谢了,真是不知道如何谢方先生才好。”彭怀安一时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嘴里不停地谢道。

    “彭老身为国之虎将,一生为国为民,天佑十分佩服,为您治伤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方天佑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旁边桌上的水壶,倒了一小杯水。

    又取出淬体丹,用手指划出一半,捏成粉末后,放入杯中。摇了摇水杯,待粉末融入水中后,端到彭怀安面前让他服下。

    “你刚才放的是什么药末,真的能行吗?”姚静初有些迟疑地问道。

    “没事,我相信方先生。”彭怀安却毫不迟疑拿起水杯一饮而尽。

    服下融有淬体丹的药水,彭怀安立马觉得有一股神奇地药力迅速弥漫,使得他全身发热,面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你可以用你彭家的功法引导药力。”方天佑提醒道。

    “不是说彭氏功法不能修炼吗?”姚静初不解地道。其实彭怀安也同样疑惑。

    “这是权宜之计,暂时运转一下,引导药性。反正已经演练了几十年了,也不怕这一次了。”方天佑却坚持道。

    彭怀安这才依言开始默运功法,引导药性发挥。随着药力的扩散,彭怀安感觉到四肢百骸,药力所过之处,都有内力衍生,同时身体中的一些杂质正被药力驱除,使得他面色越发红润,全身有着淡灰色的汗珠泛起。

    姚静初有些傻眼地看着自己外公的变化,虽然并不清楚他身体内的变化,但也能够猜得出方天佑的药末只怕是真的有效了,而且这种效果来得还极快。

    随着功法的运转,彭怀安身上传来炒黄豆般的细小的噼里啪啦声响,不久后,肚里开始响起叽里咕噜的声音,彭怀安不由脸色微变。

    “这是药力排除污秽的正常反应,彭老可以去一趟厕所,顺便洗一个澡。”方天佑提醒道。彭怀安果然照他所说走向了卫浴室。

    “我外公这是怎么了?”姚静初好奇地问道。

    “就和有的女人喊了减肥茶一样,需要排便。当然减肥茶排出的据说是油脂,而服下我的药丸后,排下的却是身体的杂质和污秽,以达到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之功效。”方天佑笑着解释道。

    这一点,他可并没有说谎。要知道淬体丹可是修道门派珍藏的淬练身体的药丸,自然有排除身体杂质的功效了。

    方天佑之所以只给彭怀安服下半颗,倒并不是他舍不得,而是因为彭怀安年事已高,又有旧伤缠身,如果服下一整颗,方天佑怕他受不了。

    要知道,当初曲可珍服下药丸,都是在方天佑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挺过去的。彭怀安虽然修为不比曲可珍差,但毕竟岁月不饶人,已经年老体弱了。

    “真有这么神奇吗?”姚静初惊讶地道。

    “神不神奇,一会你看看就知道了”方天佑并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微笑着说道。

    两人在外不紧不慢地聊着,大约半个小时后,彭怀安换上了一身短打服饰走出了卫浴间。

    “哈哈,方先生,你这是什么灵丹妙药啊,我感觉现在浑身舒畅,伤势好了一大半啊。”彭怀安边走过来边高兴地说道。

    “外公,我怎么感觉你年轻了许多啊。”姚静初迎了上去,惊喜地说道。她明显看出自己外公精神好了许多,走起路来步伐都轻盈不少。

    “是啊,我也感觉自己又恢复了年轻的活力!”彭怀安高兴地走到方天佑身边,深深地鞠了一躬,“大恩不言谢,方先生的这份情,我彭家记下了。”

    “彭老不用客气,我说过,给您老治病是出于对您由衷的敬佩。刚才我用药丸将您老体内的杂质清除了一遍,你的旧疾因此得到了暂时缓解,体质也进一步增加。如果加上适当的调理和运动,充分发挥体内残余的药效,说不定彭老的修为能够在原来基础上更上一层!”方天佑说道。

    “没错,我感应到体内仍有药力存在,只不过现在暂时无法吸收而已……方先生,如此灵异的药丸,一定耗费了先生不少心血吧,不知道我彭家能够为你做些什么?”彭怀安亲身体会了药丸的神奇,自然知道它的不凡,只怕不是世俗金钱可以买得到的。

    如果让他知道这是淬体丹,哪怕在道门都是极为珍贵的药丸,而方天佑就这么轻意地送他服用的话,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当然方天佑不可能将淬体丹的事情说出去,这样的话对彭怀安无益,弄不好,方天佑更怕为自己引来麻烦。

    “彭老不用客气。当然,如果将来有用得着彭家的地方,我肯定也不会和您客气的。”方天佑说道。彭家在军、政、商各行都有势力和人脉,方天佑也保不准自己以后会不会求到彭家,所以先把话放在这了。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