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九章 军方疗养院
    小说网..,最快更新都市狂仙最新章节!

    接着方天佑又打电话给了余阳辉。余阳辉也汇报说以前那个电话这段时间确实又联系了他。他本想向方天佑汇报的,却一直打不通电话。至于具体情形,则和王大勇这边差不多。

    对方在知道方天佑没有记起以前的事后,并没有交待进一步的行动,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看来这一次,对方的行动很隐秘,不知道他们在顾虑什么,还是在等待更好的机会。”方天佑心中盘算着,“不过,这样也好,他们暂时按兵不动,就给了我更多的时间去了解真相,去提升自己的修为。”

    问完正事后,方天佑没有搭理杨智全几人八卦自己和欧阳晶晶的关系,也没空去解答他们对催眠的好奇,直接打电话约上了姚静初。

    一方面,他想问问姚静初,对于他的户口查得怎么样了,另一方面也想通过她,约见一下彭怀安,毕竟自己对于那位耿直的老人还是蛮有好感的。

    姚静初听说方天佑回到了湖阳市,并暗示可以去见一下她的外公,语气中显得极为高兴。挂了电话后,就开车过来接方天佑。

    两人见面时,方天佑发现姚静初的气色不好,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个女强人为了抓捕一个犯人,已经忙了三个通宵了。

    方天佑连忙主动当起了司机,让姚静初在副驾驶室中边休息,边指导路线。

    交谈中,方天佑间接地交代了自己去长白山旅游的事情。姚静初很知趣地没有多问。只是在谈到关于方天佑户籍身世时,她有些抱歉,应该并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你应该知道我外公的身份了吧?”姚静初问道。

    “上次在湖心岛时,听众人的反应隐约猜到一些,但不是很了解。”方天佑说道。

    “我外公就是名字叫彭万里,‘怀安’是他的字,年轻时尚打硬战,敢打硬战,是华夏国的几员虎将之一。步入中年后,长期执掌华东军区。后来年纪大了虽然退居二线,也一直是退而不休,为军队的事情奔波。直到前几年身体实在不行,才真正退了下来。”

    姚静初边说边抽空瞅了一眼方天佑,却发现他神色如常,似乎对自己外公的身份并没有多少敬畏。

    “你外公是一位令人敬佩的华夏国英雄卫士!”方天佑察觉到姚静初的神情,当即说道。

    实际上方天佑心中对彭怀安确实也是挺敬重的,只是因为他早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肯定不一般,所以现在听姚静初讲来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讶,而且他身为修仙者,这些俗世间的权势对他来说,并不放在眼中。

    “是的,我外公一直是我们晚辈们学习的榜样。只可惜他现在伤病在身,我们做晚辈的却无能为力。我外公之所以最后决定回湖阳来,已经是升起了落叶归根之心了。”姚静初有些难过地道。

    “放心吧。我今天来就是要治好他身上的旧伤的。”方天佑淡然说道。

    “什么,你见我外公是要给他治疗伤势,你能治好我外公的旧伤?”姚静初极为意外地道。外公的病痛她是清楚的,清了多少名医都没有效果。

    “怎么,我和你外公说起过的,难道他没有和你说吗?而且他这次急着找我,难道不是伤势严重了?”方天佑也感到有些疑惑。当听到姚静初传话,彭怀安想见他时,他还以为是彭怀安伤势加重,所以让姚静初来找自己的呢。

    “没有,外公什么也没有和我说,只是让我尽快联系一下你。难道是他伤势加重了,又不想我们担心,所以暗中让我们联络你!”想到这里姚静初不由得催促方天佑开快点。

    车子不久就出了湖阳城区,又一路沿着冬江湖边的公路前行。据姚静初介绍,他们要去的,正是彭静初疗养的地方。

    是华夏**方几大疗养院之一。虽然医疗设施设备和医护人员比不上京城和尚海的疗养院,但这里胜在环境好,依山傍水的。

    一般人可能不知道,冬江湖能够保持这么好的水质,湖阳这种并不算繁华的地级市能够修建机场,都不是当地政府争取的结果。完全是军方背后操作,要为军方这个疗养院提供便利的结果。

    除此之外,姚静初还聊到了他们外公一家子的情况。彭怀安一共有两女一子。老大,儿子彭敬武,也就是姚静初的大舅,从小被彭怀安送进军队,如今已经是某大军区的参谋长,前年晋级为少将军衔。

    彭怀安的老二也就是姚静初的母亲彭香菱,嫁给了一位根正苗红的开国元勋的后代,姚静初的父亲,姚学军。如今姚学军已经成功混入中南海了。

    三女儿彭香君,也就是姚静初的小姨,最让彭怀安头疼,多少高官富家子不嫁,偏偏要嫁给了野战兵出身,而且还因为犯纪律被部队开除的楚家豪。

    楚家豪娶了彭香君后,就带着彭香君跑到了湖阳市,扯着老爷子的大旗,表面上经商,实际上黑道白道通吃。

    “没有想到,你居然是一位京城高官的千金。说不准哪里得罪了你,就要被一股中南海保镖给围住了。”方天佑打趣着道。

    “高官子弟又怎么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倒希望像你们这样的武者,自己有本事,到哪里都逍遥自在。”姚静初叹息着说道。

    “呵呵,你跑到远离京城的湖阳来当个警察局副局长,应该是为了逃避某种束缚吧。”方天佑猜测道。

    “算是吧,同时也是为了证明我自己的能力,所以我一直没有利用自己的身份,完全靠着自己的能力在打拼。”姚静初说道。

    “女强人啊,难怪人家叫你‘冷面罗刹’,这么要强,你就不怕自己嫁不出去?”方天佑取笑道。

    “我也想把自己嫁出去,可怎么也得碰到个合适的吧。家庭条件不说,最起码手脚功夫能像你一样,能够镇得住我!”

    姚静初话刚出口,脸色便是一红,因为她发现自己这话似乎说得不妥,方天佑家庭条件不详,手脚功夫可以,那她说的这个条件,不就相当于一种暗示了吗?随即姚静初又意识到,或许在自己心里真的有这份心吧,只不过因为方天佑身份太特殊,自己在强迫自己不向那方面想而已。

    方天佑当然也听出了她话中的歧义,却并没有往心里去。只是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车内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沿着冬江湖边的公路开了许久,又转进一座大山,方天佑算了算位置,应该与前阵子上湖心岛时的那个停车场刚好隔湖相对。

    沿着山路又开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来到一处停车场前,这里有几座哨卡,每座哨卡里有两个全副武装的健壮士兵。

    姚静初带着方天佑下了车,向哨卡里的士兵递上了一张证件,这才被允许进去。但车辆已经是不允许进去了,两人只能顺着绿荫大道一路前行,来到了一片青砖黑瓦的大院前。

    方天佑知道这里应该就是军方设在这里的疗养院了。放眼望去,院中居然是一座座连排的农家小院,虽然外表看来平淡无奇,但方天佑却发现这里的建筑用料极为华贵。

    进入院中,两侧的走道上随处可见颤颤巍巍佝偻着后背,慢慢靠着墙边行走的身影。更有不少枯瘦苍老者,被白衣护工搀扶着才能走动。

    “这里只接收抗战老兵和师级以上的干部。当年抗战的老兵已经所剩不多,能够做到师级以上的干部也大多年纪不小了,所以这里除了护工,基本上都是些高龄老人了。”姚静初轻声解释道。

    方天佑点了点头,暗自叹息着。不修仙,终究是**凡胎,哪怕年轻时叱咤风云,纵横疆场的人物,到老时,终究是老迈无力,与常人无二。

    不过方天佑却并没有因此而看清这些老者。相反,正是他们这种明知自己不过肉眼凡胎,却能一腔热血为国为民的精神,让方天佑觉得更加可敬。

    姚静初轻车熟路地带着方天佑绕过两家小院。来到了居中一座最当阳的农家小院中。

    正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彭怀安午休起来不久,正在院中练习着他们彭氏的功法。姚静初本要闯了进去,方天佑却将她拦了下来,静静地呆在一边观看。

    平常人只能看到彭怀安的动作,方天佑却还能够通过神识进一步查探到他经脉中内力的走向,所以没看几眼,就已经对彭怀安修行的功法有了大致的了解。

    在方天佑看来这彭怀安修行的彭氏功法简直是垃圾,连修仙界最普通的导气功法都比它强上几倍,而且这彭氏内力功法,随着修炼境界的提升,还会给身体带来隐患,这恐怕与彭怀安身上的旧伤难痊也很有关系。

    由此方天佑又猜测,地球上所谓的内力功法或者修真功法,应该都是将某种修仙功法无限简化,简化到不能再简,得出来的残次版。

    这就导致修炼出来的法力和内力也是残次品,远远比不是真元。

    “咳、咳、咳”彭怀安一遍功法还没有演练完,猛然身形一颤,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身形也随之一阵剧烈的摇晃。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