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八章 催眠 下
    “你觉不觉得,你这样的选课很盲目、很天真?”钱书淮看着底下众人的反应,脸上越发得意,又继续逼问着方天佑道。

    “糟糕!”方天佑既然被打方催眠,肯定又要被诱导说出不利于欧阳晶晶,不利于湖阳大学的答案了。

    “不觉得。因为欧阳老师上课确实上得好。”方天佑却出人意料地答道。

    “什么?你……”钱书淮一脸疑惑地看向方天佑。底下的湖阳大学师生舒了一口气,而湖阴师范大学的老师们原本喜悦的笑容却是一滞。

    “你似乎对欧阳老师很有成见?这是为什么?”方天佑蓦然睁开双眼,盯着钱书淮问道。

    钱书淮被方天佑双眼一盯,眼神顿时有些迷茫,犹豫了一阵后,终于缓缓地答道:“因为我讨厌女人!”

    “哗!”钱书淮此言一出,台下湖阳大学的同学们顿时一片哗然。湖阳大学的老师和湖阳师范大学的老师们都是一脸愕然,钱校长则面如死灰。

    “你不喜欢女人,难道是个喜欢男生的同志?”方天佑又问道。

    “是!”钱书淮又老实地答道。

    “哈哈哈”这一下,湖阳大学的学生们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把刚才对钱书淮的怨气彻底释放出来。

    “书淮,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钱校长面色阴沉地喝问着自己的儿子。

    “哎,别急嘛,钱老师正在进行催眠呢,咱们还是别打扰地好。”章校长假意安慰着钱校长,心中却是乐开了花:方天佑可真是好样的,总算给咱们找回了面子。

    “你们湖阴师范大学这次来,并不像来进行校际交流,是专门来针对湖阳大学的,对吗?”方天佑继续问道。

    “是的?”钱书淮迷茫地答道。

    “混帐,你瞎说什么!”钱校长“腾”的一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指着自己的儿子破口大骂。章校长连忙将他劝住。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方天佑却又连忙追问道。

    “因为湖阳大学校庆举行得很成功,他们的校友会抢走了原本要捐赠给我们的一项近千万的项目款,所以我爸不舒服……”钱书淮说道。

    “混帐东西,你胡说什么呢!”钱校长这下再也坐不住了,不顾章校长的阻拦,冲到了钱书淮的面前。

    “我没有胡说,我说的都是实话。是我爸亲口告诉我的。”钱书淮似乎并不认识眼前的父亲,反而接口答道。

    “小畜生,反了你了!”钱校长气得一巴掌就朝钱书淮打去。

    “啪……”钱书淮脸上被打出一个巴掌印,人似乎也变得清醒了一些。钱校长不由得吁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着了人家的道,刚才这一巴掌一是确实生气,二来也是为了打醒自己儿子的。

    哪知钱书淮的反应却大大出乎钱校长的意料。

    “老畜生,我早就受够你了!”钱书淮喝骂一声,居然回敬了钱校长一巴掌,将钱校长打得踉跄后退,老花镜掉落一边,摔得稀烂。

    “哗!父子内斗啊,真精彩!”台下湖阳大学的同学们听说了湖阴师范大学的阴谋后,对他们是彻底没有了好感,见钱书淮父子互殴,顿时哗然起哄。

    “钱校长!”湖阴师范大学的老师们见校长父子打了起来,连忙跑上讲台,有的扶起钱校长,有的捡起钱校长的老花镜,还有两个则挡在了钱书淮面前,生怕他再动手。

    章校长见事情闹大,连忙跑上了讲台。

    “方天佑,这个……”他虽然不懂得催眠,但也猜到这里面肯定与方天佑有关了。

    “他们父不仁子不孝,可与我无关啊。”方天佑淡定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拣起地上的背包重新背了起来。

    这一切当然是他和背包里的小龙一起合作的结果。方天佑如今有了神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对方的意识,但要让钱书淮将自己的老爸看成仇敌,那就得靠小龙的谜幻神通了。

    “爸!”方天佑起身的同时,钱书淮蓦然醒来,惊诧地看向自己受伤的父亲,又看看自己有些酸麻的手掌。

    “别在这丢人现眼了,走吧!”钱校长人老成精,知道自己儿子碰到了对手,挥了挥手,朝章校长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率先朝场外走去。

    钱书淮忌惮地看了方天佑一眼,也跟在自己老爸身后走去。湖阴师范大学的其他老师也没有脸再呆下去,全都灰溜溜地走了。

    章校长和其他陪同听课的湖阳大学老师也向欧阳晶晶打了声招呼后跟了出去。

    “喔、呜”在场的学生们起哄声、掌声雷动,一方面庆祝己方的胜利,另一方面也是对湖阴师范大学的嘲讽。

    “原来你叫方天佑,谢谢你给我解围了。”欧阳晶晶高兴地走到方天佑身边,朝他伸出了右手。

    “不用客气。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为屈尊到学校来教书。”方天佑很自然地伸出右手和欧阳晶晶礼貌性地握了握。手很滑/嫩,柔若无骨。

    尽管只是短短两秒的握手,却是羡煞了底下的同学们。不过,他们想一想刚才的情形,明白了刚才钱书淮的反常行动,肯定是与方天佑有关了。

    想到这里,大家顿时觉得方天佑完全可以有资格握女神的手,原来还有些不爽的心情,这时都变得心悦诚服了。

    “靠,方天佑这家伙,真是越来越神秘了,他是怎么做到的!”杨智全大为叹服道。

    “一会想办法逼问一下这个家伙。”田富元嘀咕着道。但想到方天佑强大的身手,脸上又多了几分无奈,逼问他,这不是找虐吗!

    “铃……”这时,下课铃声响起。

    “下课吧,同学们。对于今天的行为,大家回去其实也可以好好用咱们心理学知识分析一下,各人的表现和动机。”欧阳晶晶冲着台下的学生们交待一声,拿起讲义,跟在了正准备朝外走的方天佑身后。

    “方天佑,你等一下,那个,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欧阳晶晶生怕自己赶不上方天佑,在后面喊道。

    话一出口,又怕在场的同学误会什么,连忙补充说道:“是关于催眠方面的。”

    方天佑早知道她肯定要问,既然同在一所学校,今后难免碰到,就算今天不回答她,改天她同样会找来的,所以方天佑放慢了脚步。

    “催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两人渐渐走到偏僻一点的地带,趁着四下无人,欧阳晶晶忍不住问道。

    “我想,催眠应该就是利用一些方法或技术把人导入入神状态。它并不神秘,就比好女人看电视时,碰到感人情景会流泪一样,这应该也算是一种催眠现象。”

    “你们都有哪些方法或技术?这个,能说吗?”欧阳晶晶试探着问道。

    “没有固定的手段,各行其事吧。大体上可以分为环境影响、问题引导、药物辅助等类形。”方天佑其实并不懂地球上所谓的催眠,只是从刚才钱书淮的行为中推断出来的,但他相信自己的推断也是八和九不离十了。

    “那钱书淮用的是什么方法?我看他催眠你和李瑞时的动作和方法都差不多啊,为什么李瑞被催眠了,而你却反过来催眠了钱书淮。”欧阳晶晶又好奇地问道。

    “李瑞为人可能天性胆小意志力薄弱,被大场面震慑住了,所以钱书淮几个问题就把他引导进了催眠状态。”

    “至于我能够催眠钱书淮,那是他自作自受,对我使用了谜幻药水,结果我使用了我们武者的闭气法门,没有吸收,倒是他自己则吸入了不少谜幻药水,被我趁机反过来催眠了。”

    方天佑这当然说的并不完全是真话。他所用的催眠与别人完全不同。地球上所谓的催眠往往是作用于人体上,或许创设环境来引导人的精神意识。

    而方天佑的“催眠”则是直接作用在别人灵魂意识上的,那比起一般的催眠来又快捷又有效,至于小龙的谜幻神通,那就更加厉害了。

    欧阳晶晶其实也知道一些催眠的理论,见方天佑说的真像那么一回事,也就相信了。又谈了一阵,欧阳晶晶说起姚静初来过几趟湖阳大学,一方面是看她,另一方面也是来找方天佑的。

    方天佑想起自己答应彭怀安的事情,决定找姚静初去一趟彭家。

    和欧阳晶晶分开后,方天佑又重新找到了杨智全等人。一番交谈后得知,这段时间偶尔有人会在文秘班附近徘徊,却没有人直接来问方天佑的情况。

    王大勇则说道,以前找过他的那个电话果然又想了起来。电话那头只是简单的询问了方天佑是不是真的清醒过来,是不是真的记起了以前的事。

    王大勇按照方天佑的交待,如实说了方天佑只是神智恢复了一些,却并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甚至都不清楚自己的身世。

    第二天,王大勇真的又收到了五万块钱。只是那次以后对方直到现在还没有再联系他。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