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七章 催眠 上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钱书淮问道。

    “我叫李瑞。”

    “李瑞是吧,你不用怕,放松,放轻松。选择一个你认为最舒服的姿势坐着。对,怎么舒服怎么坐。”钱书淮一步步引导着那位同学,“深呼吸,来,让身体开始完全放松。闭上眼,吸气,呼气……”

    李瑞按着钱书淮的指导闭了眼,调整着呼吸。

    “我来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就行了,欧阳晶晶老师美吗?”钱书淮问道。

    “美……”李瑞闭着眼答道,语气很轻缓,仿佛梦中呓语。

    “李瑞真的被催眠了,看来这个钱书淮还真的有两下子。”方天佑不但注意到李瑞的语气,还看到了他脸面迷茫的神情。

    “你来听欧阳老师的课,是因为他的美貌对吗?”钱书淮引导着问道。

    “是的……”李瑞又答道。

    “这么说,欧阳老师上课的内容,其实你并没有认真学习,对吗?”钱书淮又接着问道。

    “嗯……”李瑞犹豫了一下,终于肯定地答道。

    “什么,这家伙怎么这样说!”

    “难道他真的被催眠了?”

    底下的同学们开始议论纷纷。就连章校长等人也感觉到了不可思议,只有湖阴师范大学的老师,他们似乎早就知道了钱书淮的本事,所以并不感到惊讶,反而有些小得意。

    “你父母辛辛苦苦供你来上学,你却只知道追着美女老师,不认真学习,你这样对得起你的父母吗?”钱书淮责问道。

    “我,我错了,我对不起我的父母,唔、唔……爸、妈,我错了,我让你们失望了。”李瑞居然不可思议地在这么多人面前愧疚地哭出了声。

    欧阳晶晶、章校长等湖阳大学的老师刹时被弄得不知所措,要知道李瑞这样的认错,不仅是说明他个人贪图玩乐,盲目选择美女老师的课,还影响到湖阳大学整个的学风问题。

    “这家伙,在胡说些什么……”

    “放屁,我虽然一开始也是冲着欧阳老师的美貌来的,但听了她的课后还是受益良多的。”

    “这家伙肯定是那吹牛大王找的托!”

    “对,我们不相信什么催眠,一定是那小子找的托!他们合伙演双簧的。”

    “有本事催眠我!”

    “对,换个人,不能找自己的托!”

    听课的学生们群情激愤了起来,大声呼喊着李瑞就是钱书淮的托。

    “哼,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钱书淮轻哼一声,又冲着台下朗声说道,“既然你们不相信,那这样好了,请欧阳老师自己请一个人上台,我再催眠一次!”

    见他话语中似乎充满着自信,大家反而有些迟疑了,难道这小子真有本事?章校长看了看身边的钱校长,见后者面色如常,心中更加担心,但此时出言打断,显然已经不行。

    “怎么样,欧阳老师,由你来选一个代表吧,这样,他们总不能说是我自己找的托了吧。”钱书淮又对欧阳晶晶说道。

    “他这是强作镇定,不要被他吓到,选我吧,欧阳老师,我不会为你丢脸的。”不知道是哪个欧阳晶晶的铁粉喊了一声,紧接着不少的同学们都跃跃欲试。

    欧阳晶晶作为心理老师,虽然自己不会催眠,但其实是知道有催眠术的。在见识过钱书淮的动作后,她心其实已经确定这个钱书淮只怕是真的会催眠术。

    不过现在学生这样激愤,就此服软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这可不仅是关系到自己,还是关系到学校生声誉的事情。

    而且,欧阳晶晶的认知里,催眠并不是万能的。要成功催眠,一定要辅助必要的手段,给予一些心理暗示,那就意味着意志强大的人,是不容易被催眠的。

    可现在的这些学生们个个养尊处优,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谁的意志又能比别人强多少呢?欧阳晶晶扫视全场,最后将目光放在了方天佑身上。

    虽然在古玩街,方天佑不给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女儿面子,但这恰恰反应了方天佑这人不惧权势。加上他似乎修炼过武艺,欧阳晶晶可是知道炼武是很辛苦的事情,没有坚强的毅力是不可能成功的。

    想到这两点,欧阳晶晶决定让方天佑来试一试。

    “那就让那一位背着背包的同学来试一试吧。”欧阳晶晶指了指方天佑说道,她并不知道方天佑的名字。

    “什么,方天佑,是了,就让方天佑上,他要是能够将方天佑催眠,我们就真服了!”杨智全见欧阳晶晶朝自己这边指来,马上明白她要找的是方天佑,当即大声赞同道。

    “方天佑?赶跑了那个假洋鬼子崔在俊的方天佑?对,就让他出马!”一些听说过方天佑大败跆拳道那件事情的同学,当即起哄道。

    “对,方天佑快上,教训一下这个狂妄的小子。”其他认识或不认识方天佑的人,见有人带头,也纷纷表示支持。

    就连章校长听到方天佑的名字也是一惊。方天佑不是张董事长看上的人吗?在同学之中还有这样的威望,看样子真有过人之处,希望他能够对付这个钱书淮吧。

    “好,那就请那位同学快点上台吧。”钱书淮见学生们如此团结,嘴上邀请着,心中却早已经不爽,眼神间抹过一丝狠色,他下定决心,一定让这个上台的小子颜面丢尽。

    方天佑知道推辞不了,只好站起身形,来到了讲台上。虽然他不明白欧阳晶晶怎么会想到选他,不过既然上台了,那就借机教训一下这个狂妄不可一世的家伙吧。

    “李瑞,你的愧疚,父母会体量得到的,你现在可以醒来了。”钱书淮边说边在李瑞身上拍拍捏捏,然后李瑞就如梦初醒般睁开了双眼。

    他愕然地看着自己眼角的泪水,隐约回想起了什么,愧疚得脸色微红,怔怔地呆在台上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刚才只是被人耍手段误导,说了几句违心的话而已,你不要自责。而且,这本来就是一场游戏,大家不会怪你的。快回到座位上去吧。”方天佑怕这李瑞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安抚着说道。

    李瑞感激地朝方天佑点了点头,走向了自己的位置。

    “耍手段?没错,催眠术的确要借助一些手法和技巧,不过,我可是在大家眼皮子底下进行的,并没有私下的耍阴谋哦。”钱书淮将食指伸到方天佑面前摇了摇道。

    这个动作看似在做一个“no”的手势,方天佑却分明闻道这家伙的手上有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

    钱书淮身上本来就有淡淡的香水味,但以方天佑的嗅觉却能够分辨出,他手上的这股幽香与他身上原本的香水味不同。

    除了气味上的差别外,他手指上传来的幽香还有一种让人瞌睡的感觉。方天佑知道钱书淮这应该是使用了一种类似于**香、蒙汉药之类的东西,而且他应该是借着摇手的动作,将幽香搅动,更快的挥发。

    “你叫什么名字?来湖阳大学几年了啊?”钱书淮并不急着催眠,而是慢慢地向方天佑询问着。

    “方天佑,现在大三了。”方天佑知道他在等着幽香发作,也并不点破,不紧不慢地和他聊着。

    “方天佑?好名字,请你把背包取下吧,催眠时,身体要尽量的放松。”钱书淮又说道。方天佑并没有推辞,很顺从地将背包放在旁边的地上。

    “其实,我对你们欧阳老师,对你们湖阳大学并没有恶意,纯粹是为了做一个学术交流而已。”钱书淮又说道。

    “嗯,”方天佑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眼皮却眨了一眨,似乎有些想睡觉了。

    “方天佑同学,按刚才李瑞的方法,以最舒服的姿势坐好……闭上眼,深呼吸,对,吸得再用力一点。慢慢地呼出来,再深吸气……”钱书淮又开始指引起了方天佑。

    方天佑很听话地按照钱书淮的指引进行的。台下所有的目光都盯向上了台上的方天佑和钱书淮。

    “天佑怎么回事,要是我,就不按照那小子说的做,看他能够怎么样?”田富元有些担心地道。

    “那样的话,那吹牛大王就可以将失败的原因归结于方天佑不配合了。”刘子明摇了摇头说道。

    “放心吧,我相信方天佑。”杨智全嘴上虽然这么说,脸上表情却一点也不轻松。

    “欧阳老师很美是不是?”钱书淮又像刚才问李瑞一样问道。

    “是!”方天佑答道,语气却变得有些呆板迟缓。

    钱书淮脸上一喜,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与嘲讽之意:还以为是什么厉害角色了,原来也是这样就被催眠了。

    “你选择来听心理学课,是因为她长得好看对不对?”钱书淮按捺下心中喜悦又问道。

    “对。”方天佑迷茫地答道。

    “什么,方天佑也被催眠了吗?”湖阳大学师生见方天佑的情形和李瑞的一样,脸上都露出失望的表情。

    湖阴师范大学的老师们,尤其是钱校长则是一脸的傲然,显然,他们对于钱书淮的催眠术是很有信心的。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