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六章 嚣张的父子
    “谁踢了我一脚,我以为是提醒我……”杨智全嘀咕着,突然看到身后的方天佑,顿时眼睛一亮,“天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才来。”方天佑说道,“睡得这么香,下课了也不知道出去走走。”

    “啊,已经下课了!对了,接下来应该就是心理学课了,兄弟们,快去占位置啊。”田富元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卷起书本就朝外面跑去。

    “对了,方天佑你来的正是时候,一起去听课吧。就是我上次和你说过的那位美女老师的心理学课。去迟了可就没有位置了。”杨智全一手拿起课桌上的心理学教材,另一只手在方天佑的肩膀推了一把催促道。

    方天佑一路上被推着一起走,却没有推脱。一方面他还得向杨智全追问一些情况,另一方面也想看一看地球上的所谓心理学到底有什么奇特。

    心理学作为一门选修课,是在大教室上课的。教室大得足以容得下两百多人一起听课。不过因为上课的是女神级的老师,几乎每次上课教室都是爆满的。

    今天也不例外,方天佑一伙人赶到教室时,早已经没有位置了。不过,今天有些不同的是,前面一排坐着的不是学生,而是一些老师。

    朝早到的校友一打听,才知道,今天有湖阴师范大学的老师来听课,还有本校的领导老师陪同,所以占去了前一排。

    后来学校见座位不够,又临时加了两排简仪凳子在过道上。前后瞅不到位置,杨智全只好带着几人坐在了边上走道上的塑料板凳上。

    “看,那就是我们新来的心理学老师,女神啊……”杨智全指了指刚刚走入教室的美女老师,冲身边的方天佑说道。

    “咦,是她!”方天佑看了看从教室门口走入,脸上微微有些紧张的老师,正是在古玩街购买画轴时有个过结的欧阳晶晶

    方天佑看到欧阳晶晶时,欧阳晶晶的眼角余光也刚巧看到了方天佑。脸色不由一愣,表情有些复杂。

    “欧阳老师,你过来一下。”这时,章校长边朝欧阳晶晶走来,边招手,带着她走到那些外校的听课老师面前,互相介绍着。

    “这位就是今天要上课的欧阳晶晶老师。”章校长指了指欧阳晶晶向湖阴师范大学的老师介绍道。

    “你们好!”欧阳晶晶微笑着礼貌性地向湖阴师范大学的老师们欠了欠身。

    湖阴师范大学的领导和老师也都向她回礼。

    “这是湖阴师范大学的钱书淮讲师。他和你一样,是在学校讲授心理学的。他的课在湖

    阴师范大学和你一样受欢迎啊。”章校长又特意指了指其中一位三十来岁,穿着花格子衣服的男子说道。

    “你好,欧阳老师,我的课赶不上你的热闹啊。就是不知道学生们是冲着我们欧阳老师的美貌还是冲着课堂的知识来的。”钱书淮语气中带着一丝质疑的味道。

    正所谓同行是冤家,虽然两人不在同一所学校,但眼见欧阳晶晶的学生粉丝这么多,钱书淮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竟然不顾公开场合,暗讽欧阳晶晶是花瓶,靠外貌吸引学生。

    这显然是很失礼的行为。所以他这话一出,章校长等湖阳大学的人脸上顿时挂不住了。欧阳晶晶虽然刚来学校,但无论是专业水平,还是上课技能都还是挺不错的,现在却被兄弟学校的老师当面质疑。

    “犬子心直口快,还望欧阳老师不用介意。”湖阴师范大学的钱校长微笑着站起身来,表面上是批评自己的儿子,却以“心直口快”做托词,并没有责怪自己儿子的质疑。

    “算了算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欧阳老师,你准备一下,咱们开始吧。”章校长虽然心中对这对你子的行为感到不快,但自己身为主家,明知他们故意找茬,也不好当众和人翻脸。

    所以只好暂时不理会钱书淮父子,让欧阳晶晶正常上课。只要欧阳晶晶好好上课,以自己的表现足以让这对父子无话可说。

    方天佑虽然与钱书淮等人隔着有一段距离,但因为听力过人,所以听到了几个人对话。心中对那个钱书淮的小肚鸡肠,和那位钱校长的态度极为不屑。

    看来。湖阴师范大学这一次果然是来者不善啊,搞不好是故意来羞辱湖阳大学的。

    或许是因为学习心理学的原因吧,欧阳晶晶的心理素质还真不错,丝毫不受钱书淮父子话语影响,有条不紊地开始了自己的讲课。

    “学了心理学,我们就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对自身和他人的行为进行预测和调整,进而消除不利因素,创设有利情——引发自己和他人的积极行为……”

    在台上深入浅出的讲授,她不仅讲授理论,还结合现实生活中,尤其是校园生活中的现象,对理论进行分析。

    “人长得不错,讲课也接地气,难怪这么吸收学生了。”方天佑听着欧阳晶晶的讲课,暗暗点头。

    又想到欧阳晶晶本是市委书记的千金,按说根本不用抛头露面到大学里来讨这份不多的薪酬的。可她不但来了,而且上课上还看得出很认真,这又让方天佑对她的态度进一步改观。

    在场的学生,湖阳大学的老师、包括湖阴师范大学的一些老师都被欧阳晶晶的讲授吸收,只有钱书淮父子的脸上挂不住了。

    欧阳晶晶讲课越成功,就越说明他刚才的话是多么的可笑。这相当于打了他父子的脸啊。钱书淮心中越想越不是滋味,眼珠一转,露出一丝阴狠。

    “欧阳老师,你讲了这么多,都只是分析事例,请问你自己有没有将心理学的知识运用于实践呢。”钱书淮很失礼地打断了欧阳晶晶的讲课,惹得台下听课的师生不满。

    “这傻帽是谁啊,竟然这么没有礼貌!”杨智全、田富元等人禁不住开骂道。方天佑也听得眉头微皱,心道这家伙估计是平时嚣张跋扈惯了,仗着自己父亲在场,这样不分场合,不懂礼貌。

    “当然有,除了上课,我也加入了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利用课余时间为同学们疏导一些心理方面的问题。”欧阳晶晶虽然对钱书淮的无礼十分不悦,却还是耐着性子答道。

    钱书淮旁边,钱校长隐约已经猜到自己儿子的目的,所以并没有出言阻拦自己儿子的无礼,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事情的发展。

    果然,钱书淮又不依不挠地进一步追问道:“心理咨询室,你们所谓的心理咨询,无法就是陪人聊天吧!这是普通人都能够做到的。心理学要真正见功夫,那要达到可以利用心理学原理,将人催眠的境界。不知道欧阳老师,你会不会呢?”

    “我没有学过催眠,难道你上课会教学生催眠?”欧阳晶晶一再被对方挑衅,心中难免有气,当即反问道。

    “我不教学生催眠,但会给学生表演催眠,让他们知道心理学并不仅是耍嘴皮子,而是可以直接运用于实践的!”钱书淮朗声说道。

    “就他那怂样,还会催眠?吹牛还差不多!”

    “就是,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打扰我们女神上课了。”

    台下的学生们见钱书淮如此无礼,当众为难自己的女神,一个个都义愤填膺,胆大的甚至公开叫骂了起来。

    章校长不满地看向湖阴大学的钱校长。

    “没什么嘛,就上他们年轻人进行一下探讨也好。”钱校长却很淡然地说道。

    “我知道你们不服气!不过,如果欧阳晶晶老师肯将课堂让我几分钟的话,我可以证明给你们看,我没有吹牛!”钱书淮冲着身后的学生喊道,又转身看向欧阳晶晶道,“不知道欧阳老师敢是不敢?”

    “就给他几分钟吧,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家伙,让他丢下丑也好!”底下不少学生都喊道。

    欧阳晶晶没有想到情况会闹到这一步,看了看台下的章校长,见对方同样脸色铁青,没有制止学生的意思,当即冲钱书淮说道:“你要证明什么?”

    “你们其实都是冲着欧阳晶晶老师的外貌而来的,可是你们都不肯承认。我现在就可以当众催眠你们当中的一位,让他说出真话来。”钱书淮站起身,朝台下的学生说道。

    “放屁!”

    “狂妄!”虽然不少人确实是冲着欧阳晶晶的美貌而来,可在这种关键时刻,哪里会承认,更何况大家开始是冲着美貌,后来却是真的被她的课所吸引了。

    “那就请钱老师,给我们展现一下你的绝技吧。”欧阳晶晶说完,走下了讲台。她虽然知道有催眠这回事,但却并不认为钱书淮真的可以在学生情绪如此激动的情况下,当众催眠。

    钱书淮见欧阳晶晶答应,当即走上了讲台,指着坐在前排位置的一个同学说道:“麻烦那位蓝衣黑裤的男同学上台来配合一样。”

    “是,是叫我吗?”那个同学脸色微红地说道,语气轻细,脸上显着怯懦。

    “对,就是你了,别怕,我只是让你上来回答几个问题就行。”钱书淮又朝那同学招了招手,将他劝上了讲台边,取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