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三章 死无对证
    方天佑越想越觉得是朱黎明下的和。而且只有斩风会的人才有那么大的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虽然枪用过销声器,但如果方天佑真被打死的话,那肯定也会引起轰动的。

    他们能够如此有恃无恐,应该是属于有势力的亡命之徒。

    为了不引起必要的麻烦,方天佑在偏僻处拿出了一张“影遁符”,带着小幻影天龙直冲“金太阳会所”。

    小幻影天龙也会隐身,所以一人一兽就在门口保安的眼皮子底下,进入了“金太阳会所”。在小幻影天龙的指引下,方天佑直接上了二楼,来到了枪手所在的包厢外面。

    发现包厢外站着五个人,正是在富康别墅见过的朱黎明的保镖,这让方天佑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推断。

    进入包厢后,果然见到了朱黎明和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方天佑并不认识,但从他手中的枪,以及身形判断,方天佑知道这人正是那个杀手。

    “怎么可能,我的枪法,朱少你是知道的。”那杀手此时正解释着什么。

    “什么不可能。难道阿花他们还会说谎?他们都远远地看到那小子亲热地背着宋秋月那骚娘们下塔顶。他身上根本一点伤势都没有!你个饭桶!”朱黎明气急败坏地道。

    原来,他之前和宋秋月告别后,越想越气。被打的保镖也一再怂恿,他终于下定决心,哪怕得罪烈火堂,也要在他们的地盘上开杀戒,灭了方天佑这个情敌。

    为此,他派出了自己的亲信杀手,希望能够一举枪杀方天佑。谁知道刚才留在游乐场查探的手下们来电话,说方天佑根本没事,这让他顿时暴跳如雷。

    “朱少,要,要不,我再回去,给他补上一枪!”那枪手发狠道。

    “补你个头,你以为烈火堂的人会没有跟踪着咱们。你要是刚才一枪杀了那小子,倒也好了,大不了向宋老爷子陪个礼,他不可能为一个毛头小子和我们死磕。

    但现在一击不中,烈火堂还会让你在他地盘上开火?这让他们面子往哪搁,更何况那小子又和宋秋月在一起。”朱黎明怒火难消。

    “那,那咱们就这样算了。”枪手不甘地道。

    “不然能怎么办!先回斩风会,再慢慢理会。我担忧那小子察觉什么,会来找咱们麻烦。”朱黎明说道。

    “怎么可能,他当时在蹦极塔顶上,根本来不及追来!”那枪手解释道。

    “还是小心为妙,反正已经引起烈火堂注意了,我们还是趁早走,现在就走!”想到方天佑打倒保镖时的身手,朱黎明突然觉察到一丝不妙,一刻也不想在长春呆下去了。

    “迟了!”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蓦然从包厢的一个角落里响了起来。两人循声望去,看到一道他们最不愿意看到身影。

    “司,司游!”朱黎明惊出一声冷汗,说话都不太利索了。

    那杀手一发狠,抬起手中的枪就要朝方天佑射击。却发现眼前一花,已经失去了方天佑的身影,正错愕间,又觉得自己的双手已经被人钳住,身不由已地将枪口对准了朱黎明!

    “不,你不能这样,我,我是斩风会的少会主,杀了我,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斩风会的兄弟们也不会放过你的。”

    朱黎明吓得立马跪在了地上,暗地里却也掏出了自己腰间的迷你手枪。只是他的这些小动作,哪里逃得过方天佑的眼睛。

    冷笑一声,方天佑就按住那杀手的手指,扣动了板机。“砰”的一声,朱黎明的胸口就像开了花一样,炸开了一个大洞,人也随即倒在地上。

    包厢外的保镖听到里面枪响,连忙推开房间来看时,却发现他们的朱少正胸口中枪倒在血泊中,在他在面前,那个杀手也额头中枪倒在了地上。

    从现场迹象来看,应该是两人互相开枪,同归于尽。一众保镖顿时傻眼了,地上躺着的杀手可是朱黎明的亲信啊,两人到底为了什么会起内讧死斗呢。

    他们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会是方天佑和小幻影天龙弄的手脚。杀手的板机是方天佑扳动的,而朱黎明的枪则是在小幻影天龙的迷幻下,射向了自己的亲信。

    自从在长白山开了杀戒,先后杀了厉学海、阿离等人后,方天佑已经没有当初时的畏手畏脚。对于杀死朱黎明,他完全没有了心理负担。

    “我可是修仙界转世的修仙者,这些人敢惹到我,我就敢杀。朱黎明不但惹了我,而且还要置我于死地。既然要杀我,就得做好被我杀的准备。”

    处理完朱黎明的事情,方天佑才想到刚才匆匆离开,对于宋秋月有些失礼了。从储物戒指中拿出手机,给宋秋月才去电话,才知道她就在游乐场附近等着呢。

    赶到游乐场门口时,宋秋月果然在那里。见到方天佑到来,她先是一喜,随即就是一顿牢骚,怪方天佑没义气,丢下自己一个人跑了。

    直到方天佑答应请她吃晚餐,又解释了几句,宋秋月才渐渐平息了愤怒。或许是今天玩得太高兴了,又或许是闷了十多天终于能够外出透透气吧,宋秋月晚餐时很高兴,非得要喝酒。一瓶红酒,她居然喝了一大半,方天佑想拦也拦不住。

    从餐厅出来后,方天佑就有些发愁了。宋秋月喝得半醉不醒。方天佑要送她回富康别墅,她说什么也不愿意,还直骂方天佑又想丢下她。

    “你都喝成这样了,难道还想继续玩,还是快回家休息吧?”方天佑劝道。

    “我不回家。好不容易跑出来,你又让我回去。再说了,你不是在宾馆开得有房吗,我去你房间不一样的休息?”宋秋月说话舌头打着卷,反正拉着方天佑的胳臂就是不放。

    “你?和我一起回宾馆?”方天佑诧异地看了看脸色绯红的宋秋月。

    “怎么?你不敢啊?怕我吃了你?嘻嘻……”宋秋月打了个酒嗝,调笑道。

    “不是不敢……”方天佑还想说是怕男女共一室不方便等等,可是看着已经半醉的宋秋月,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

    送她回富康别墅,宋秋月肯定不乐意,而且方天佑也怕对那宋世雄不好交待,以为自己灌醉人家女儿的。丢下她不管吧,更加不放心,想来想去,还真只有先带她回宾馆了。

    搂着这么一个美人,方天佑一路上不知道受了多少人羡慕的目光,宾馆服务员看到方天佑带着醉酒的美女回房,更是流露出一丝会心的窃笑。

    对此,方天佑只能无语了,他总不能去一个个解释,不是自己带这位美女,而是这位美女没地方去,非得跟来吧。

    进了房间,方天佑放下背包,小幻影天龙在配合方天佑诛杀了朱黎明后,体力和魂力都消耗很大,吃下一大块蛋壳后就又躲在背包里睡去了。

    方天佑刚放下背包,宋秋月的酒劲越发上来了,抱着方天佑不肯放手,还尽说酒话。不过从她断断续续的酒话中方天佑也听出了,这个外表看起来开朗乐观的女孩,其实内心是挺孤独的。

    老爸是黑道霸主,一般的人哪里敢靠近她,陪她玩。乐意靠近、陪她的,也很少有真心的,往往都是像朱黎明这样有目的的。

    “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在一起,我特别有安全感。不如,你做我男朋友吧?”宋秋月冷不防,地朝方天佑脸上亲了一口,说道。

    “你喝多了!”方天佑轻轻地推了推宋秋月,将扶到床上躺好,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没想到宋秋月会这么直白,更没有想到地球上的姑娘都如此大胆。

    两世为人,虽然有过和碧游那一段不是爱情的爱情,但对于男女之情可是空白一片呢,对于男女朋友的定义其实并不是那么了解,更不懂拒绝与接受。

    宋秋月躺到床上,反而安静多了。毕竟喝了不少酒,酒劲已经上来,没过多久就睡去了。

    方天佑却并没有急着去睡。游乐场的遇险,让他再一次警醒,自己只有寒铁针这一项防备手段还不够。今天如果不是小幻影天龙帮忙,就被那杀手逃脱了。

    方天佑觉得有必要抓紧制作一些保命防身的东西了。首先想到的是在归隐宗得到的那块羊脂白玉。他打算趁早将羊脂白玉刻画成玉符。

    玉符以良玉为载体,当然是比刻画在黄纸符上更高一级的符篆了。当然,对于画符者的要求也更高了,本来没有达到筑基境是不敢轻易尝试的。

    可是方天佑不同,一来他有着符皇的经验手段,二来现在他的真元增加了不少,又产生了神识,所以也只有他敢以如此修为就刻画玉符。

    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不到三指大小的羊脂白玉,方天佑先用在归隐宗亲自锻制的小刀等工具将玉身进行了雕刻和打磨,然后就在羊脂白玉上刻画起了符咒。

    他打算先在羊脂白玉中刻画两个基本法阵,一个聚灵阵,一个金刚护体阵。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