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天池探秘
    第二天,豺狼和大黑熊像商量好了一样,早早就来到了旅馆等候。两人按照方天佑的要求,一丝不苟地做了。

    崭新的“司游”身份证,一部双卡双待手机,一张手机卡,一张里面有两百万存款的银行卡。

    “很好,”方天佑满意地点了点头,“你们办事的效率让我很满意。我来南坪镇只不过是为了收集药材的。药材收集得差不多了,我就会走,不会打扰你们太久。”

    “对了,我这里有一些药材图案,你们发动手下,四处问问,看有没有人见过或采过这些药材。如果有的话,交到我这里来,我这里有赏。”

    方天佑扬了扬手中的银行卡,将一迭药材图案摆了出来,让豺狼和大黑熊一张张照好相后,想办法扩散出去。

    两人认真地拍好照,又详细地编了号,这才匆匆出了旅馆。方天佑的话,让两人心中安顿了不少。既然是来找药的,那就趁早帮他收集到药材,好打发这个煞星走吧。

    两人都是抱一样的心思,回去后,果然发动了帮中力量进行查找。

    方天佑将之前黄百旺的手机卡和大黑熊新办的手机卡,一起装到了手机里。开机后发现两个卡果然都可以用。之前,从黄百旺得来的手机虽然已经坏了,但好在手机卡还是完整的。

    “嘀、嘀”手机开机不久,就传来好几声短讯的提醒音。方天佑打开一看,除了几条广告短信外,还有梁文婷发来的三条短信,姚静初发来一条,在飞机上认识的宋秋月居然也发来了一条。

    梁文婷的短信息中充满着关切,询问着方天佑检查治病的情况,最后一条则是告诉他假期已经结束了,让他尽早回校。

    姚静初也发来了一条短信息,大意是上次拍卖会方天佑拍到好东西,又大展神威,可她却因为走得匆忙,没有来得急敲方天佑一顿,想要方天佑再请一次到天顺楼吃饭。又说她外公也在找他。

    宋秋月则是很直白地怪方天佑怎么不和她联系,又不用微信,不发旅游照片。

    方天佑算了算日期,自己确实已经超过了湖阳大学的假期。而且因为手机被摔坏,又一直在深山老林里,方天佑都没有去向学校请假。

    当时出来,方天佑是告诉过梁文婷,自己这次出来是为了看脑袋失忆的病的。现在湖阳大学又开始上课了,不给梁文婷这个辅导员回个信,确实是不对的,一会应该给她打个电话过去,报平安。

    对于姚静初,方天佑很感谢她和她外公给他一次去参加拍卖会的机会。方天佑猜测要他请吃饭是小事,只怕是彭怀安有些心急了,因为自己答应过为他治病。

    不过,这事现在急也没用。方天佑人不在湖阳,等回到湖阳的时候找个机会去见一见彭怀安吧。现在有了通脉丸,方天佑心里有了一些底气了。

    至于宋秋月,方天佑并没有过多地去理会。虽然对她印象不错,可是现在方天佑事忙着呢,哪有空去学什么微信,发什么旅游照片。

    方天佑首先打通了梁文婷的手机。接通电话时,方天佑能够明显感觉到梁文婷语气中的欣喜。整个通话过程中,梁文婷对于方天佑看病治病的过程,过问得十分仔细,让方天佑差点招架不过来露馅。

    好在方天佑有医疗方面的知识,而且梁文婷只是一味地关心方天佑的境况,并没有过多追究细节的真假。

    方天佑告诉她自己的治疗有了进一步的效果,只是时间可能还需要一阵。梁文婷叮嘱了一阵要他自己小心后,很爽快地答应了帮他续假。

    和梁文婷通完电话后,方天佑又给姚静初回了个短信,表示自己现在在外面有事,过段时间回湖阳后会和他们联系。

    姚静初一直误认为方天佑是先天武者身份,所以方天佑说自己在外有事,她肯定不便多问的。

    这之后,方天佑又拨通了张立国的电话,告诉他不要盲目地找药材了,而是要按照自己画的图,找图中的药材。随后又将药材图案照片发了过去。

    张立国正在为找不到方天佑需要的药材而焦急,有了这些图片后,他就能够有针对性地进行收集了,所以得到图案后,他马上就去布置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方天佑一方面继续指导曲可珍修炼鹤行拳,一方面等着黑熊帮和野狼帮的人帮忙收集药材。

    除了炼制通脉丸、养魂丹、培元固本丹的药材外,方天佑还将可能会炼制的辟谷丸、驻颜丸、天灵丹、九转回魂丹等灵丹所需的药材也都画成了图案。

    除此之外,方天佑自己也在抓紧着修炼。这段时间炼制丹药,改造寒铁针,以及锻炼储物戒指,方天佑每次都是竭尽全力,将自己的真元榨干,又通过地龙乳补充。

    如此几次之后,身体虽然劳累,身体反而间接得到了锻炼,对于真元之力的掌握更加得心应手,这段时间修炼下来,方天佑感到自己又有了不小的增长,离养气二阶后期也不远了。

    吸取在修仙界根基不稳的经验教训,方天佑倒并没有强迫自己急着去突破,而是将自己的真元极力的凝练压缩,扩充着自己的丹田和经脉。

    在南坪镇呆了三天,黑熊帮和野狼帮的人却一无所获。他们根本不精通医药之事,以前哪里关注过药材。连药材最齐的南坪药材店都没有方天佑所需要的药材,那他们就更加不会收藏有了。

    所以方天佑决定不要在南坪镇死等了,留下图案后让他们以后留心收集也就是了,这样继续等下去也没有用。

    刚好方天佑在客栈的电视里看到了有关长白山天池的介绍。他觉得从天池的地理位置和环境上来看,似乎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其中提到的天池怪兽,更让他隐约觉得这不应该是空穴来风。他打听了一下,天池离南坪镇其实已经不远了,所以决定离开南坪镇,对天池去走一趟。

    这几天黑熊帮和野狼帮,乃至一些小势力都惶惶不安。现在听说方天佑要走,内心反而有种送走瘟神的感觉,不过表面上却不敢流露,一个个信誓旦旦地表示以后会尽心收集药材。

    曲可珍听说方天佑要走,情绪有些低落,不过通过这几天的交往,她也知道方天佑是一个挺有本事的人,绝不是南坪镇,或者说她曲可珍可以限制得住的人。

    离别时,方天佑明显感觉到曲可珍的不舍。不过他想,或许曲可珍是想让自己多留几天好指导她的鹤行拳吧。

    其实方天佑一直很疑惑,曲可珍那天为什么还要坚持回到南坪镇。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他并没有看出曲可珍有留恋南坪镇的必要,难道仅仅是因为对这片土地的眷恋?

    曲可珍其实很想告诉方天佑自己的坚守,不过既然答应过别人,曲可珍也不便轻易泄露。这不是她不相信方天佑,而是她不想违背自己的承诺。

    “或许只有等我将事情完成,换一种身份,那时我再去找他,就有资格跟着他了。”曲可珍看着方天佑渐渐消失的背影,默默地挥了挥手。

    南坪镇通往外界至今还没有公路,就算是山地车也无法通行,最实用的交通工具就是马和驴子了,既可以驮货,又可以运人。

    方天佑就是在南坪镇上要了一匹马,独自一人骑着上路,目的是前往南坪镇所属的丹江市,然后再从丹江市搭车到长白山风景区,再上天池。

    广义的长白山,是指长白山脉,华夏辽林省、吉宁省、乌龙江三省东部山地的总称。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方天佑其实一直在长白山活动。

    狭义的长白山则是指长白山主峰附近的山脉。而天池就像一块瑰丽的碧玉镶嵌在雄伟的长白山群峰之中。

    “白云缭绕,群峰环抱,加上天池水怪的传说,难怪每天前来天池观景猎奇的人这么多了。”方天佑混迹在诸多游客组成的散客团当中,来到了天池观景台。

    “天池位于长白山主峰火山锥体的顶部,是一座火山口,经过漫长年代的积水而成火山湖。南北长四点四千米,东西宽三点三七千米。总蓄水量二十点四亿立方米。是中国最大的火山湖,也是世界海拔最高、积水最深的高山湖泊……”

    导游在前方卖力地给游客们介绍着天池,方天佑早已经从电视上了解到了这些,对于这些表面上的官方数据并不感兴趣

    “天池四周,一共有十六座山峰。这些山峰的位置看起来杂乱,但我总觉得其中有些什么玄妙。或许只有下到天池才能够更好的感受到。只可惜现在人多眼杂,我这么冒然跃下山崖,跑到天池中去,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还是想办法挨到天黑再行动吧。”

    这样想着,方天佑故意放缓了脚步,渐渐离开了大队伍,不着痕迹地朝着偏僻的地方躲去。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