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萍水相逢
    如果说之前威吓“大黑熊”,大家还只是看到“大黑熊”被唬的话,那现在方天佑在众目睽睽之下,伤豺狼,杀阿离,则是真正让大家看到了飞针的诡异。

    这简直就是一根神出鬼没,速度快,攻击强的夺命神针。

    不管是野狼帮还是黑熊帮都没有人再敢乱动,场面一片沉寂,就连远处观战的其他小势力人物和一般居民都看出了场中的不对劲,没有人敢乱出声。

    “好了,豺狼和大黑熊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方天佑见首恶已除,也懒得再和这些人一一计较,留下两位帮主后,就让其他人解散了。

    方天佑带着豺狼和大黑熊以及曲可珍一起来到了南坪镇最好的一家客栈,要了两室一厅的大客房。老板早知道方天佑的威名,又看着南坪镇的两位大佬亲自跟来了,吓得颤颤惊惊地,吩咐服务员耐心侍候。

    进了客栈后,方天佑先让曲可珍自己去洗澡清理伤口,却将豺狼和大黑熊叫到了跟前。

    “刚才曲可珍在,你的手下们也都在,我不拂你们面子。但现在只有咱们三个人在,有些条件,我就得提提了。”方天佑淡然说道。

    “司,司大哥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尽管提。”豺狼连忙赔笑着说道。

    “对,对,我们都唯您马首是瞻。”大黑熊也连声说道。

    “你们既然惹到了我,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饶。我这人其他的都不稀罕,就稀罕钱,你们每人给我转帐一百万,这事咱们就两清了。”方天佑满意地看了看两人道。

    “一百万!”两人听得有些肉疼,但又不敢表现出来,互看了一眼,点头答道了下来。

    方天佑让豺狼去拿曲可珍帮忙办理的那张身份证,然后以司游的身份开一张银行卡。又让大黑熊去帮他买一个双卡双待的手机,同时开一张手机卡。

    事情吩咐完了之后,方天佑就让两人走了。只是交待要他们明天之内各自转一百万到新开的这一张银行卡上。

    两人走后没多久,曲可珍就洗完了澡,换上了衬衣长裤,显得清爽而不失干练。既具有女人的妩媚,又另具一股英气。

    与姚静初气质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姚静初因为长期的警察生涯,看来更加刚正冷艳。

    “好看嘛?”曲可珍见方天佑盯着自己看,不由得脸色微红。

    “好看,大美女一个。”方天佑笑道。曲可珍却看得出方天佑虽然话语真诚,眼神中却没有丝毫邪意。就好像他是在欣赏一件借人观赏的艺术品,全然不是面对一个可以拥入怀中的大美人。

    这让曲可珍心中多少有些失落,虽然如果方天佑色迷迷地对自己对手,自己也会看不起他,可是现在方天佑丝毫没有动心的举动,同样多少有些让她不舒服。

    “司游看来真的不是普通人,像我这样的女人,他怎么会看得上眼。”想到这里曲可珍神情不免有些黯然。

    “怎么了,是不是牵动伤口啊。”方天佑当然不知道曲可珍内心的想法,他还以为曲可珍是因为伤口才神色有异的呢。

    “只有几个弹片擦伤,还好没有伤到要害。”曲可珍这才知道自己的失态,连忙摇头解释道。

    “是我不应该离开小镇,我答应过你照顾你周全的,却让你涉险,差点丧命。”方天佑有些愧疚地说道。

    “不,这不能怪司大哥,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是我自己没本事,才会落入他们的包围。”曲可珍说道。

    “无论如何,是我失信了。”方天佑摆了摆手,思索了一阵,伸手进入背包,其实却是借着背包的隐护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颗淬体丹。

    “这是一颗淬体丹,可以淬炼身体,有一定的伐骨洗髓作用。你服下去试试。”方天佑将淬体丹递了过去。

    他在归隐宗时,得到过两瓶淬体丹,虽然效果比不上方天佑自己修炼的通脉丸,但在修道者当中也是难得的灵丹妙药了,所以无论阴鬼门还是归隐宗都十分看重。

    “淬体丹?”曲可珍疑惑地接过方天佑手中的丹药,她只是接受过特殊训练,并没有完整地接触过武者和道门,所以不知道这些丹药的作用和价值。

    但她见方天佑如此郑重,心知这肯定好东西,拿到手后,没有怎么迟疑就吞了下去。

    淬体丹刚入喉,曲可珍就感到丹田处有着一股暖流升起,随即越来越热,仿佛有团火在烧一般,脸色有些潮红起来。

    方天佑这才意识到,曲可珍虽然受过训练,却并没有修炼功法,也就没法及时有效地消化药力,进行淬体了。

    想了想,方天佑索性传给了曲可珍一套从修仙界带来的鹤行拳。有了这一套拳法的配合,就能更好地消化药力,同时也可以做为曲可珍今后的战斗绝技。

    方天佑之所以没有传她更厉害的功法,甚至都没有给她服用通脉丸,是因为觉得自己和曲可珍的关系还没有好到那一步。

    所谓道不可轻传,他不可能随便乱传功法,也不可能大方到将通脉丸随意送人,这毕竟是他好不容易才炼制成功的灵丹。

    说起来,方天佑和曲可珍终归只是萍水相逢罢了。他紧张曲可珍的安危,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曾经答应过保她周全。

    除此之外,就是因为曲可珍给他提供了这里有一个小镇的消息,并带他来到了镇中。可是方天佑救她在先,并且救了她两次。

    这样算来,方天佑并不觉得自己欠曲可珍什么,能够送给她一颗淬体丹已经算是很大的恩赐了,毕竟淬体丹可是在道门都算是难得的东西了。

    方天佑在前面一边演练,一边讲解。曲可珍则在一边跟着动作,很快就学会了鹤行拳的基本动作,并在演练中将药力渐渐引导到全身。

    见曲可珍已经熟练,方天佑则悄悄地走到了隔壁。他吩咐旅馆服务员找来文房四宝,笔用毛笔,纸则要是白色宣纸。

    东西送来了,方天佑磨磨起笔,在白色宣纸上画起了自己想要收购的药材的图形。虽然在修仙界和地球上的叫法不同,但方天佑相信,枝叶等外貌长相应该是差不多的。

    他打算将自己需要的药材都画成图纸,这样自己就不必亲自找寻,只要发布图片后,让人帮忙按图片去找,那就简单多了。

    曲可珍的鹤行拳越打越熟练,身体也感觉越来越舒爽,打了两个多小时,她都一点没有感到疲倦,直到闻到一股汗臭,杂着一股异味,曲可珍这才停了下来。

    却发现臭味不是发自别人,而是从她自己身上传来的。原本在她体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一层淡淡的黑色油渍。

    “这是,我体内的杂质吗?”曲可珍感应着自己身体的变化,马上明白了这些黑色油渍的由来,脸上浮现出震惊地表情。

    她很想马上跑出去问一问“司游”这是怎么回事,可是闻闻身上的汗臭,她又没敢急着出门,而是再次冲进了洗澡间。

    曲可珍洗完澡换好衣服,来到隔壁房时,方天佑仍然还在认真地画着各种药草的图形。曲可珍没有去打扰他,只是在一旁好奇地看着。

    许久后,方天佑才停了下来。看到曲可珍皮肤越发细腻,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身体中隐隐有一股无形力量产生,方天佑知道这是淬体丹起了作用。

    曲可珍本就是经常训练的人,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强大,淬体丹的洗髓伐骨作用在她身上得到充分的发挥。

    “司大哥这是在做什么?”曲可珍见方天佑停下来,这才有机会发问道。

    “我是一个大夫,或者也可以称为一个炼药师。为了炼制丹药,我需要很多的药材,而这些药材我不可能一样样亲自去找,所以我将药材的样子画出来,到时发动大家去找。”方天佑解释道。

    “炼药师,给我服用的淬体丹就是你炼制的丹药之一吧。”曲可珍激动地道,“司大哥,你可真厉害,我服了淬体丹后,感觉身体轻盈了许多,力量速度都增长了,加上你教给我的鹤行拳,我的实力只怕翻了一翻。以后南坪镇肯定没人是我的对手了。

    “只要你将鹤行拳练好,一个小小的南坪镇算什么。”方天佑笑了笑,又继续画起药材图案来。

    “需要我帮忙吗?”曲可珍问道。

    “你帮我去借一台复印机来吧,将这些墨汁干了的药材图案复印一下。”方天佑想了想,说道。

    “呵呵,哪里要这么麻烦啊,不用等墨汁干,我帮你拍一下照片,然后拿到打印室去打印复印就行了。对了,还可以发布到网络上呢。”曲可珍笑道。

    “啊,那这个我可就不懂了。你去安排吧,反正我的意思是我画完后,要多保存几份,我可不想一遍两遍重复画。”方天佑听过复印,对于将图案照成相片,甚至是发布到网络上求助,那还真是不懂的。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