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飞针显威 下
    “针对我的是阿离和他的几个死党,其他黑熊帮人都是被他们蒙蔽的,你不要迁怒整个黑熊帮啊。”

    曲可珍知道方天佑绝对有实力灭了黑熊帮,连忙开口劝道。毕竟她在黑熊帮呆了多年,对帮派,对不少同伴还是有感情的。

    枪声的喧闹早已经引起了镇上不少人的围观,不过他们却只敢远远看着,没有人敢靠近。这样的火斗在南坪镇并不少见,熟悉这里的人都知道,一旦有打斗发生千万不要靠近,以免伤及无辜。

    可普通人不敢靠近,有些人却是不得不过来的。比如说“大黑熊”,又比如说“豺狼”。两人似乎很有默契,几乎是同时到达战斗现场。

    两人的外号还真不是白叫的,“大黑熊”腰肥膀粗,体形真如一头黑熊;“豺狼”相形之下却身形矮小,只不过全身透着一股狡诈凶狠劲头。

    “哟,黑熊帮这是怎么了,内斗还搞出这么大动静,竟然不顾咱们南坪镇的规矩,动用手雷!”“豺狼”看了看倒塌的民居楼房,嘲讽地说道。

    “怎么回事,让你们将曲可珍带到帮里去问话,怎么搞成这么大的动静,谁准许你们用的手雷!”“大黑熊”并不理会“豺狼”的问责,而是直接冲着几个站着发呆的手下问道。

    “这……”那几个黑熊帮人,包括阿离在内,一时都有些傻眼,不知道如何回答,事情办砸了,还坏了南坪镇的规矩,让他们如何交差。

    更尴尬的是,这几个人被方天佑所吓,现在仍然是保持着背对着“大黑熊”的姿势,不敢回转身来向自己的帮主汇报。

    “这什么这啊,还不快滚过来汇报!傻呆在那里干什么!”大黑熊咆哮着道。可是阿离等人却仍然不敢动。

    “他们几个冒犯了曲可珍,是我不准他们动的。要是敢动一下,就和地上躺着的一样了。”这时,方天佑牵着曲可珍的手从倒塌的楼房里走了出来。

    他本打算主动找上黑熊帮的,谁知道正准备出来时,却听到了外面的响动,索性在里面看了一会戏。

    “你?你是……”“大黑熊”初一看方天佑这样一个愣头青,脸上还有些不屑,可是想起方天佑的话,看着阿离几人的傻呆相,又联想到之前得到的情报,他的脸色突然大变了起来,“曲可珍的朋友,司游!”

    “哼,你既然知道我是司游,当然听到了我在山镇入口讲过的话,曲可珍是我罩着的人!你为什么还要派人来找她麻烦,你嫌命长了是吧!”方天佑喝骂一声,寒铁针“嗖”的一声窜向了“大黑熊”的额前。

    “大黑熊”看着寒铁针逼近,想要后退,却发现那根针仿佛锁定了自己所有的退路,让自己避无可避,只有等死。这看来普普通通的一根针,让他仿佛有面对猛兽厉鬼的无力感。

    “不要!”曲可珍看来对这个帮主“大黑熊”印象还不错,生怕方天佑真的杀了他。不过方天佑本也没打算真的杀了“大黑熊”,只不过想借此再一次警告南坪镇的人罢了。

    方天佑知道曲可珍会阻止,所以她话一出口,马上让寒铁针停了下来。这时,寒铁针距离“大黑熊”的额头只有不到两寸了。

    寒铁针停了下来,让“大黑熊”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却发现自己早已经惊出了一声冷汗,两只脚到现在还不自觉地打着哆嗦。

    如果能够好好地活着,没有谁愿意去死,更何况像“大黑熊”这样活得还算滋润的人。活得越滋润,得到的越多,就越怕失去,更怕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

    “要不是曲可珍求情,你早已经到冥王那里报道了!我本不想参与南坪镇的事,也不想理你们帮派的事,但如果事情牵扯到曲可珍,我就不会不管了!今天的事,两大帮派必须给我一个交待!”方天佑看了看“大黑熊”又逼视着“豺狼”道。

    “我野狼帮兄弟之前在南坪镇入口对司英雄多有冒犯,我此来就是带着我帮中兄弟来向您道歉的,还望司英雄大人不计小人过。”“豺狼”说着,朝野狼帮众一使眼色,带着帮众一起向方天佑鞠躬。

    “豺狼”察颜观色,见方天佑不置可否,又接着说道:“至于这里的事情,参与的可全是黑熊帮的人,与我野狼帮无关啊。”

    “你说的轻巧,阿离分明就是被你收买了的人。你们野狼帮不仅吞了我们这次的货,还联合阿离一起截杀我,幸亏司游救了我。”曲可珍却指着“豺狼”生气地道。

    “什么,阿离,你竟敢背叛我,还陷害曲可珍!”大黑熊闻言,当即大怒,要不是方天佑在场,他不敢乱动,只怕早已经要对阿离下手了。

    “这,这,曲姑娘,你怕是弄错了吧。阿离明明是你们帮的主力干将,怎么可能是我的人,又怎么会听我的话去杀曲可珍呢!”“豺狼”听了曲可珍的话吓了一跳,阿离背不背叛黑熊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阿离曾经要杀曲可珍。

    这可是要招惹到方天佑这个杀神的啊,谁和阿离扯上关系都得倒霉,所以他赶紧要和阿离撇清关系。

    “我就说嘛,曲姑娘怎么可能出卖我黑熊帮,原来一切都是阿离和豺狼在背后挑拨搞出来的名堂!”大黑熊也不笨,趁机将祸水朝豺狼身上引。

    “大黑熊,你少血口喷人!”豺狼哪里敢认。

    “别争了,让阿离自己说吧!”方天佑走上前去,在阿离额前一点,阿离神色顿时有些迷糊起来。

    “你是不是被豺狼收买了!”方天佑问道。

    “是!”阿离很干脆地回答。豺狼脸色一僵,想要争辩,看了看方天佑又不敢出声了。

    “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们一起勾结做了哪些事情,你都讲出来吧。”方天佑又说道。

    阿离接着就真的很听话地讲豺狼怎么收买他的,他为野狼帮做了哪些事情,不急不慢地讲了出来。豺狼知道抵赖不过,面色渐渐变得死灰。

    好不容易等阿离讲完,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阿离大声争辩道:“我是,是有收买阿离,但是我对曲姑娘只有爱慕之心,我真的没有让他杀曲姑娘,只是让他将曲姑娘抓来啊。”

    阿离本来被方天佑以神识暂时迷住了心智,所以一切实话实话。此时被豺狼大声打扰,顿时从迷离中清醒过来,却发现豺狼正指着自己,怪自己私自决定要杀曲姑娘。

    “那把含剧毒的镖,分明是你给我的啊。那足以证明是你要我杀曲姑娘的。”阿离也连忙为自己争辩道。

    “你胡说,分明是你说自己不是曲姑娘的对手,要借我的毒镖才能打败她。还说等将曲姑娘抓来后,我再给她喂解药,曲姑娘就会感激我!现在却将一切赖在我头上!”豺狼也极力地为自己争辩。

    “闭嘴,你们两个!”方天佑不耐烦地打断了两人。不但是豺狼两人就是远处围观的人都被这一声断喝,吓得安静了下来。

    “豺狼,虽然你设计害曲可珍,是在我认识她之前,但这事我仍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我给你个机会,我只数到三后,就会出针,我要一针穿断你的右手腕,绝不打你其他地方。你可以躲,甚至可以用你的毒镖反击”

    方天佑说完,也不等豺狼答应不答应,就开始了计数“一……二……”

    豺狼见识过了方天佑飞针的厉害,当即朝后退到一个手下的身后,同时将右手腕藏在胸前,紧贴着那手下的后背。

    “三……”方天佑“三”字出口,寒铁针闪电般飞出,靠近豺狼时,一个回旋转弯,准确地钉穿了豺狠的右手腕,却没有伤到那个野狼帮手下,也没有伤到豺狼其他地方。

    豺狼只听到一阵风声,根本没有看到飞针,就觉得自己右手腕一疼,一行血渍开始渗出。他惨呼出声,连忙以左手按住右手腕上被飞针穿出来的血洞,希望能够止血,哪知鲜血仍然越流越多。

    “你护不住自己的右手腕就不要怪我了。”方天佑对豺狼说完,又转向了阿离。

    “至于你,阿离,你不但之前陷害曲可珍,在我宣布我会罩着曲可珍后,你仍然带人来杀她!凭这一点,我就不可能让你活下去了。不过,我同样给你机会,我站在这里不动,让你跑十秒钟,如果你能够逃出飞针的刺杀,我就放过你!”

    方天佑说完,同样不等阿离回话,就开始了计数。阿离只好硬着头皮朝镇外疯跑起来。

    方天佑并没有使诈,不缓不急地数到了“十”,然后众人就见到原本悬浮在他面前的飞针猛然不见了,紧接着已经跑出数十米外的阿离突然倒了下来,随即在他脑袋周围淌起了一圈血渍。

    “嗖……”而那一根银白色的长针又重新飞到了方天佑面前。

    场中的两派帮众都觉得头皮发麻,这不会是传说中的法术吧,没有人看清飞针是怎么样飞出去的,简直比子弹还快。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