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飞针显威 上
    方天佑顾不得什么惊世骇俗,将“登天步”施展到了极致,拉起一道道残影朝着镇北方向赶去,他现在很担忧曲可珍出事。

    曲可珍和“野狼”帮结怨,又被“豺狼”离间了与“大黑熊”的关系,本来在南坪镇就处于危险的境界。

    来到镇上后,方天佑以为教训了一下“野狼”帮的“拼命三狼”后就可以镇慑住南坪镇两派势力了。

    现在想来,他的这种想法未免有些天真。这两个帮派的人长年纠集在这里,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哪里可能都不见点血就会屈服的。

    想通这些,方天佑心中不免有些愧疚起来。看来自己还是太自私了,只顾着寻找灵药,忘了先帮曲可珍镇住南坪镇的大小势力了,但愿自己的猜测是错的,出事的不是曲可珍才好。

    曲可珍知道“野狼”帮和“黑熊”帮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吓到,他们肯定在暗中等待着机会。不过有方天佑在,她觉得什么都不怕。这个年青男人给了她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刚才方天佑要独自追赶田杰等人,曲可珍心里本是不乐意的。可是她知道自己没有理由阻止方天佑,更知道方天佑应该是一个知道轻重缓急的人,他这时离开肯定有他的理由。

    她独自带着两个高丽人去办事情,一路上更加警惕。一行三人先到了一旅馆,这里表面上是旅馆,实际上是专门办理身份证的地方。

    曲可珍将方天佑的相片递了过去,交待办事人细心办理。其实不用她交待,负责办理身份证的人,见到曲可珍亲自来,也知道这张身份证的办理绝对不能有半点马虎了。

    身份证的事情交待妥当后,曲可珍才带着两个高丽人出了旅馆,继续朝山镇北方走去。办理这些偷渡客落户的在另一家专门的店铺。

    转过一个街角时,前方一条小巷子里突然冲出十多个提着枪械、杀气腾腾的男人。他们的衣服胸口位置都绣着一只黑熊脑袋。

    “阿离!”曲可珍认出了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正是这一次下暗手杀自己的阿离,心中暗叫不好,闪身躲进了旁边一堆杂木板后。

    “砰、砰、砰”曲可珍刚闪躲进去,一阵枪声响了起来。两个高丽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连中数枪,被当场打死!

    “阿离,你想干什么!”曲可珍隔着杂木板,冲“黑熊帮”的人喊道。

    “干什么?你背叛我们‘黑熊帮’,私吞帮中的白货。我带弟兄们来清理门户!”阿离说话中又是几枪射向曲可珍声音来源处。

    “大家不要被阿离蒙蔽了,他才是叛徒!他联合‘豺狼’截了我们‘黑熊帮’的货!”曲可珍一边借着杂木板后退,一边争辩道。

    “真是贼喊捉贼,当咱们这些兄弟是这么好糊弄的啊!兄弟们,冲过去,杀了这个叛徒,大哥肯定重重有赏!”这一次说话的却是另一个黑熊帮人。

    曲可珍从声音上听出这人正是阿离的死党之一。明白这一次阿离肯定喊的都是和他走得近的帮中兄弟,自己就算再争辩,也没有会相信。

    “砰、砰”枪声越来越近,阿离等人越逼越近。

    曲可珍知道今天这一战是再所难免了。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地势后,她提枪朝着阿离等人连开两枪,趁着他们躲闪的空档,撞开了旁边民居的一扇窗户,跳进了这所石木结构的民宅。

    “围上去,堵住门窗!”阿离见曲可珍进了民宅,指挥着手下围了过去。

    房子的主人已经外出忙活去了,里面并没有人。门和窗都在当街的位置,被阿离的人守住了。阿离知道自己别无出路,只有坚持到方天佑来援救。

    她觉得自己变得脆弱了许多。没认识方天佑之前,自己也照样是过着刀口上嗜血的生活,生里来、死里去的,那时的自己多坚强,怎么现在被人围了就想着等方天佑来救了!

    曲可珍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她想要奋起反击,不时地朝着门窗外射击。她本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人,枪法、反应都比阿离所带的手下要准、要狠。

    几枪下来,外面惨呼连连,先后有四人中弹生死未知。剩下的人都变得谨慎起来,各自寻找障碍物掩护,再不敢随便冒头。

    “手雷呢!有谁带了手雷来了!”阿离已经急红了眼。这里的枪声肯定会惊动全镇的人,如果不尽快解决,到时只怕不好收场。

    “我带了两颗,可这是在镇中心。南坪镇有规矩,镇中不可使用手雷等强威力武器,以免伤了居民,毁了镇中建筑。”一个黑熊帮人提醒道。

    “不用手雷,你对付得了曲可珍吗?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什么破规矩!快给我扔!”阿离喝斥道。

    迟则生变,万一“黑熊”帮其他人赶来,要他和曲可珍当面对峙,那他的事情就有败露的可能,阿离绝对不允许这种可能发生。

    “可,可是……”那黑熊帮人还是有点犹豫。阿离早已经不耐烦,抢过那人手中的手雷,朝着屋内扔去。

    “轰、轰!”两声巨响传来,那民居的瓦顶都被撞得四处崩飞,房梁也被炸断,半边房墙塌了下来。

    “给我冲进去,不要留活口!”烟尘还没有散尽,阿离就一发狠,带着手下朝倒塌的楼房冲了过去。

    方天佑终于赶到了镇北,却听到两声巨响,心中一紧:这是动用了手雷炸弹了!循声望去,见到了地上两个高丽人的尸体,以及正朝小屋围过去的阿离等人。

    方天佑马上意识到了曲可珍应该就在刚才倒塌的这间房内,这一群人攻不进去后,就用上了手雷。手雷的威力方天佑了解,阿离有危险!

    “给我站住!谁敢靠近那楼房,只有死路一条!”方天佑怒不可遏,他没有想到这些人真的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对付曲可珍。如果她有什么事,方天佑这一辈子都要留下遗憾了。

    所以他已经决定要好好镇慑一下这帮人。不过他虽然发怒却并没有失去理智,为了避免不必要麻烦,他再次选择了变做拍照时的司游模样。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管大爷们的事!”阿离的一个忠心手下,见方天佑似乎要为阿离强出头,抬起手就要朝方天佑开枪。

    可是还没等他扣动扳机,一根绣花针就刺进了他的脑袋,从左太阳穴进,右边太阳穴出来。一股鲜血飙射,随即这人就倒了下来。

    “啊……这,这……”附近的人见同伴突然倒下,都不由得一愣。

    “站着别动,不然就只有和他一样的下场!”方天佑声音冷漠,展开“登天步”,身形如鬼魅一般地穿过了他们,来到了倒塌的楼房前。

    众人这才明白是方天佑出手杀了自己这个同伴,而且众人根本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出手,什么时候出的手。

    所有人都被方天佑给震住了,大家心底猛然冒出一个念头:“这真的是个煞星,曲可珍真的带回来了一个煞星!”

    之前有人到“黑熊”帮汇报了曲可珍和方天佑在镇口打退“拼命三狼”的事时,大家还将信将疑,尤其是阿离,一再否认这是不可能的事,骂那个报信的是被曲可珍收买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可如今看来,那个消息竟然是真的!

    “阿离没死,只是被炸伤了。幸好她经过特殊训练,知道怎么样躲避炸弹的威力,知道怎么样保护自己的要害。”方天佑利用神识感应到了阿离,心中暗呼侥幸。

    “杀!”阿离见曲可珍果然来了帮手,而且自己的手下大多被方天佑给镇住了,知道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一狠心,当先举起了手中的枪。

    哪知他“杀”字刚落,手还没有举起,一根绣花针已经“嗖”的一声刺穿了他握枪的手腕。手中的枪当即掉落,鲜血顺着手腕汩汩流下。

    阿离这才感到了疼痛,惨呼一声,想用左手捂住右手的伤口。

    在场的黑熊帮人心中一冷,再不敢轻举妄动,这一次他们看清了,刺穿阿离手腕的是一根针。这针外表看来和绣花针没有什么两样,但却能够自己悬空,神出鬼没,主动伤人!

    震慑住了外面的“黑熊”帮人后,方天佑才闪身进入倒榻的楼房内,推倒一根大梁和石块,将曲可珍扶了起来。

    “你没事吧……”虽然明知道曲可珍只是受伤无大碍,方天佑仍然有些紧张地问道。他甚至有些害怕面对曲可珍。毕竟自己曾经答应过要罩着对方,保证她的安危,现在曲可珍却受了伤,差点死去。

    “我没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及时赶来救我的!”曲可珍脸上却并没有丝毫埋怨,反而为方天佑能够及时救下了自己而感到窃喜。

    曲可珍越是这样,方天佑心底更加无地自容,只好将怒气发在黑熊帮上,拉着曲可珍的手就往楼房外走,“黑熊帮的人果然不放过你!哼,今天我就带你踏平黑熊帮!”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