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失之交臂
    白得了一株半灵药,方天佑心中还真有些过意不去。曲可珍似乎看出了方天佑的心思,对两个高丽人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两人居然高兴地朝着方天佑鞠起躬来。

    正当方天佑疑惑间,女老板解释说道:“曲姑娘说你可以带他们去办理移民落户手续,还能给出不少优惠,两个高丽人当然高兴了。”

    “没事,‘黑熊’帮本来就要拉客户的。我带他们去,肯定可以打折啊!”曲可珍轻笑着说道。

    “谢谢你啊!”方天佑知道她是为自己弥补一点亏欠,心中十分感激。

    “举手之劳,哪里比得上你的救命之恩啊。荮才已经买了,他们的钱也转帐了,那我们走吧,带这两人去办手续。”曲可珍对方天佑说着,又朝两个高丽人示意。四人一起出了药材店。

    “他们真的要移民落户到华夏国啊?不是说高丽人爱国,一切听从他们大将军指挥的吗?”路上,方天佑好奇地向曲可珍问道。

    “哪里有绝对的效忠啊。高丽国人对于华夏国的向往,就好像某些华夏人向往米国和西欧一样。只不过华夏国现在允许移民,而高丽国控制得很严格,所以他们要想定居华夏,只能靠偷渡。”曲可珍说道。

    “华夏国和高丽国关系友好,他们就不怕被华夏国遣返?”方天佑疑惑地道。

    “南坪镇因为是落后偏僻的少数民族地区,户籍管理不是那么严格,所以‘黑熊’帮和‘野狼’帮都打通了相应的关系,可以帮这些人偷渡者落户,甚至可以办理有效的身份证。不过需要最少二十万的费用。

    像这两个人弄到了钱,办理落户后还有余钱,可以在华夏生活。如果是没钱的高丽人,就只有等着被贩卖到危险的厂矿当矿工了。”曲可珍解释道。

    “哦,”对于这些高丽人的遭遇,方天佑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路是他们自己选的,那就怨不得别人了。方天佑从来不自认为自己是什么救世主。

    不过曲可珍刚才“可以办理身份证”这一句话,却触动了方天佑。他想到了那一张针对自己的无形的网。

    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监视他方天佑,或者说是针对他那个方家弃少的身份。既然人家在监测自己的一举一动,他为什么不尝试以另一个身份,跳出那张网进行活动呢。

    我不是对曲可珍说自己叫“司游”吗?那我干脆叫她给我想办法办一张“司游”的身份证。到时我就可以明面上以方天佑现身,暗中还可以以“司游”这一身份活动了。

    想到这里,方天佑连忙对曲可珍说道:“你刚才说南坪镇可以办理在华夏国内得到承认的身份证,是吗?”

    “没错啊,怎么?”曲可珍疑惑地道。

    “我不想用以前的身份证了,想让你重新给我办理一张,能行吗?”方天佑问道。

    曲可珍惊讶地打量了一下方天佑,但终究没有问方天佑为什么这么做,而是满口答应:“没问题,前面就有照相馆,我带你去照一张相,然后一切就包在我身上了。”

    曲可珍让两个高丽人在照相馆外等着。然后就带方天佑进了照相馆。方天佑想到既然要用另一个身份,索性将区别度搞大一点。

    于是借用了照相馆的一些妆粉什么的后,就假说要化妆跑进了洗手间。在洗手间里,方天佑并没有真的化妆,而是使出了在修仙界学到的“移形换骨”之法,稍微改变了一下面容。

    虽然这种改变不能持久,但只要方天佑愿意,维持几个小时还是能行的。

    当曲可珍看着从洗手间出来的方天佑时,十分惊讶。他没有想到方天佑还有这样巧妙的易容术。现在的方天佑,虽然鼻子眼睛还是原来的,但从脸形、面容看起来已经分明就是两个人了。

    方天佑本来准备照完相后,和曲可珍一起带两个高丽人去办理移民手续的。但从照相馆出来时,突然看到王伟和另外一个戴着宽边墨镜,头上缠着宽大蓝布帕的男子匆匆从前方路口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当方天佑看到那个墨镜男时,心底突然涌起一股亲切的感觉。

    “难道是我的熟人?”方天佑疑惑间,王伟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一排房屋后。不久后,田杰的身影又出现了。

    他身后还跟着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拿着高丽人的那只旧布包。一行三人行色匆匆,所走的正是王伟的方面。

    方天佑猜测田杰三人应该是在追赶王伟。刚才在药店时,听到田杰和王伟的对话,方天佑对田杰很不爽,对那个王伟倒是挺有好感的。

    尤其是田杰那一声“小土瘪”,方天佑当时关注灵药去了,并没有想太多。现在想起来当时真应该教训他一下。

    “一方可能是熟人,一方却是我想揍的人。看来我得去凑凑热闹了。”方天佑这样想着,向曲可珍交待了一声,讲明了碰面地点后,就朝着田杰三人追了过去。

    一路施展“登天步”跟着田杰三人走出两三里后。三人突然停了下来。原来王伟两人大概以为自己已经脱险,居然在前方的一片树荫下休息起来。

    “终于赶上他们了。而且这里刚好没人,正是下手的好机会。杀了他们俩咱们就一劳永逸,既然可以向上面请功,又可以不用再遭这份到处跑腿的罪了。”田杰低声对另两人交待两句后,三人都掏出了手枪,准备分头围住王伟两人。

    方天佑看看自己现在还是刚才照相时的司游容貌,索性又取了件外套披上,这才闪身来到三人面前,三下五除二就将三人打倒在地,抢了他们手里的枪和身上的东西。

    王伟两人听到这边的动静,这才知道田杰三人已经追了过来,却不知道为什么被一个寞生青年给打倒了。又见方天佑抢田杰等人的东西,以为是碰到了劫匪,吓得赶紧逃跑。

    方天佑很想见一见那个衣袍裹身的人,抢了东西后,又施展“登天步”将王伟两人拦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我们俩可不像那三个人那么有钱!”王伟将自己同伴护在身后,掏了手枪指向方天佑道。

    此时当然认不出现在的方天佑就是在药材店里遇到的人,只知道这个人刚才抢了田杰三人的东西。

    “这两只高丽人参,原本是属于你们的,你们拿去吧。”方天佑将高丽人的旧布包丢了过去,放在里面的,正是之前的两只高丽人参。

    “什么?你,你要将自己抢,来的东西送给我们?”王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不过,我有个条件。你能不能将墨镜和蓝头帕取下来,让我看看你。”方天佑指了指墨镜男道。

    “不行!”墨镜男还没有说话,王伟已经将手中枪一举,大声拒绝道。

    “阿伟,没事的,让他看吧,我相信他对我们没有恶意!更何况看一眼就能够换得两株难得的高丽人参,这笔帐划算!”那墨镜男拍了拍王伟的肩膀,开口说话道。

    方天佑听那声音分明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心中更加疑惑。

    墨镜男走上前来,将墨镜取下露出一张娇美中透着刚毅的脸庞,又将头上的蓝布帕取下,一头略卷的秀发从头上直垂过肩头。

    对方居然真的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看样子像城市白领的女人。方天佑上下打量一阵,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女人,不知道刚才的亲切感从何而生。

    “喂,你干什么,不要对我家主人无理?虽然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是士可杀不可辱,你不要太过份了。”王伟见方天佑上下打量自己的同伴,只怕不会有什么好心,当即跨上一步挡在了那个中年女人前面。

    虽然他刚才远远看到是方天佑打倒了田杰三人,知道方天佑的厉害,但职责所在,他还是选择了挡在自己主子面前。

    方天佑暗叹这王伟也太敏感了。难道自己这么一个年青人,还会对眼前这个足可以当自己老妈的女人有邪念不成。不过他明知道不是对手,仍然替主子挡架,这份忠心倒是难得。

    “王伟是吗?很不错。我刚才只是认错了人,以为这位阿姨是我的一个熟人而已,现在看清了才知道她不是。”方天佑解释道。

    “哦……”方天佑如此一说,王伟反而有些疑惑起来。

    “砰、砰”中年女人正要说什么,这时南坪镇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枪响。

    “不好,听枪声传来的方向,应该是曲可珍要去的那一片地带,不会是曲可珍遇到了麻烦吧!”

    方天佑听到枪声,脸色不由一变,朝王伟和那个中年女子微微点了点头后,朝着南坪镇方向奔去。

    “看到这个年青人,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天佑,心中竟然升起一股亲切感。”看着方天佑迅速消失的背景,中年女子喃喃道。

    “怎么可能!这人可是一个武道高手!而方少爷据说只是纨绔一个!要不然也不至于让老爷子和您受累了。”王伟摇头叹息道。

    “你胡说什么!天佑再怎么说也是方家的一份子!再过几个月,我们就可以想办法将他接回京城来了!”中年女子不满地道。

    “是,是我失言了,这里危险,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王伟陪笑着说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