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白得来的灵药
    “他们谈得怎么样?我可不可以直接从这两个高丽人手中将高丽参给买了下来?”方天佑小声地问曲可珍道。

    “可以,不过交易成功后,同样要向这家药材店支付购买价百分之八的交易税,这是南坪镇的规矩。”曲可珍解释道。

    “是这样吗?没问题,如果现金不够,到时可能要你帮忙。”方天佑不知道这两个高丽人多少钱才肯卖,所以心里没有底。

    “行,我在南坪镇还有点家底,如果有你看上的药材,你就放心地买吧。”曲可珍点了点头道。

    “我不懂高丽语,你听听他们谈得怎么样了吧。”方天佑指了指柜台前的两波人道。

    “老板只出价二十万,但两个高丽人却想卖四十万。双方一时谈不拢来。”曲可珍耐心听了一阵后,对方天佑说道。

    “上年份的野生高丽人参应该很贵吧。老板就出二十万?”方天佑有些不愤地道。如果两人手中的高丽参是灵药的话,那对方天佑来说,简直就是天价啊。

    “老板精得很,估计是发现了这两个高丽人属于高丽国偷渡过来的叛逃者,所以故意压这么低的价。”曲可珍低声解释道。

    “偷渡客?”方天佑心中一惊:不是说高丽人都很团结,效忠于他们的大将军吗?只不过,现在他并没有心思去管这个问题,他现在关心的是两个高丽人身上的灵药。

    “我们上去看看吧。”方天佑向曲可珍示意一声,走到了两个高丽人和女老板面前。

    女老板看到方天佑走来,当然知道他是动了买药的心思,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不过看了看方天佑身后的曲可珍,又想了想这个男人出手阔绰,对药也很挑剔,就算看看也不一定会坏了自己的生意,所以女老板也就忍住没有说什么了。

    “我能看看你的高丽参吗?”方天佑指了指高丽人手中的旧布包,向两人打着手势问道。

    两人似乎能够听懂一些华夏语,点了点头,其中一个用半生不熟的华夏语答着“可,可以”另一个则再次打开了携带的旧布包,将两株高丽参展现给方天佑看。

    “这高丽参……”方天佑看着两个高丽人手中的人参,虽然也属于不错的人参了,但根本感应不到一丝天地灵气,心中不免有些疑惑,可是自己的感应应该不会错啊。

    看着方天佑凝重的表情,两个高丽人脸色一沉,他们料定这个年青人只怕对自己的两株人参也不会出什么高价了。

    “这两株高丽参,我要了!”方天佑正疑惑间,突然一道急促的声音从店门处响了起来,将众人的目光都吸收了过去。

    方天佑转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壮年男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赶路的关系,男子脸上显得有些疲惫。方天佑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想买了高丽参给自己补上一补。

    两个高丽人一时没有听懂壮年男子的话。女老板却抢先说道:“南坪镇买卖药材都必须在我这药店内进行,交易成功后,要付上百分之八的交易税,这你知道吧!”

    她显然并不认识这位壮年男子,所以对他插手破坏自己的生意有些不快。不过,碍于规矩,她又不能强买强卖,所以特意先将规矩说了出来,警告一下壮年男子。

    “这个我知道,麻烦你问一下,他们到底想卖多少钱?”壮年男子边说边走到了女老板面前,却根本不在意女老板的警告,似乎只是一心想买下那两株高丽人参。

    “六十万,你要嘛?”女老板没好气地说道。高丽人本来只说要四十万的,女老板心中不爽,索性多说了二十万。

    “六十万,没问题,成交!”壮年男子却并不还价,一口答应下来。两个高丽人虽然并不全懂壮年男子的对话,但也知道他是要买下高丽参了,不由面色一喜。

    “等一下,这么好的高丽人参,六十万,你就想拿下啊!我出八十万!”这时,门口传来一道充满嘲弄的声音,摆明了是针对之前的魁梧男子来的。

    果然,这声音一响起,魁梧男子顿时脸色一变,指着来人悲愤地道:“田杰,你们何必做得那么绝,我家主子只不过是想为老爷子尽一点自己的心意而已。”

    “王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们买下药材,也是为了老爷子啊。”后来的男子走进药店,耸了耸肩,不屑地道。

    “为了老爷子!”魁梧男子王伟不满地说道,“我们走到哪,你们跟到哪里,从我们手里头抢购了那么多药材,你们有交到祥叔手中,给老爷子服用过吗?”

    “我们当然有给老爷子服用,不过他的病你也知道,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好的。”后来男子田杰说道。

    “切,你们会那么好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主子就是诚心不准备救老爷子,好独霸家中产业。”王伟气愤地道。

    “就算我家主子有这想法,也很正常。你和我一样,是个外人而已,急什么眼啊。我要是你,就应该劝劝你家主子,乖乖呆在家里,别白费心思,到处乱跑。这样既然多陪陪老爷子,也省得我们跟着到处跑!”

    田杰说着,不再理王伟,反而拿出一张卡,走向两个高丽和女老板说道:“两株高丽参八十万,至于六万四的交易税,我直接给七万好了。老板,麻烦你刷卡转帐。”

    女老板见转眼七到帐,脸色稍缓,当即接过卡为双方办理起了业务。

    “你们不过是占着可以调动家族人手和资金的优势,调查我们的行踪,处处打压我家主子而已。”王伟知道竞价搞不过田杰,只能恨声说道。

    “你和你家主子既然知道这点,为什么还要拿鸡蛋碰石头。以为她不露面,以为到这深山老林来,我们就跟踪不到你们了是吧?”田杰嘲讽地说道。

    “哼,咱们走着瞧!”王伟说着,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药材店。

    “切,逃得了吗?”田杰嘴中嘀咕着,却并没有立即追出去,想必除了他之外,还另有别人在盯梢。

    这时,女老板已经成功从田杰的卡上刷走了八十七万,田杰看了看手机里的短信提示,拿起两个高丽人的旧布包就要走,“给这两个高丽鬼的八十万,老板你处理吧,我有事,得先走了。”

    “等一下!”一直没有说话的方天佑伸手将他拦了下来。

    “嗯!”田杰见方天佑拦住自己的去路,面色当即一沉。

    “你八十万只是买那两株高丽参,但这布包里应该还有另外的药材啊,你不能一起带走。”方天佑指了指两个高丽人的旧布包道。

    田杰和王伟两人斗嘴时,方天佑一直在感应着灵药的气息,最后终于确认那气息肯定是来自于两个高丽人的旧布包内。

    他又不着痕迹地靠近了旧布包探视,果然看到在那两株高丽人参下面,还连着一株叶片干枯,根须像霉化一般显出暗灰色的人参。

    方天佑分明感应到,那股天地灵气正是从这只不起眼的人参中渗透出来的!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一株人参已经开始枯化,灵气丢了不少。

    只比在湖阳得到的那一截做底坐的树枝强上一点,算是半灵药了。不过,虽然是半灵药,也是极难得的了,所以方天佑很紧张这株人参。

    曲可珍见方天佑拦下田杰,知道他看上的原来是这一株其貌不扔的人参,于是用高丽语对两个高丽人讲了方天佑的意思,又问询了人参的来历。

    两个高丽人叽哩咕嘟讲了一通,曲可珍才又用华夏语说道:“两个高丽人说,三株高丽参本是长在一起的。因为这第三株品阶不好,所以你们随便给个价就行了。”

    两个高丽人本来的意思是前面两只品阶好的高丽参已经买到八十万,足够他们办成移民的了,剩下这株可以送给田杰的,但曲可珍帮着方天佑讲话,没有把高丽人原意讲出来。

    女老板和围过来看热闹的店员都听懂了高丽人的意思,但他们肯定不会因为田杰这一个外来人,得罪“黑熊”帮的实力人物曲可珍。

    “小土瘪,你想要这一株高丽参是吧?随你买好了。老子可不想为了这样一株垃圾浪费时间。”田杰将那株灵药人参取出,交到方天佑手中,提着旧布包就朝店外走去。

    在他的眼中,方天佑就是一个穷鬼,买不起真正的高丽参,就只好买第三只品相不好,价值不高的人参去充充门面。

    却不知道方天佑见过如此态度,不但不怒,心中反而欢喜。这田杰一看就是有钱的主,如果知道这株人参的价值,和方天佑竞起价来,那方天佑肯定比不过他。

    “你这一株高丽参,打算卖多少钱?”方天佑抑制住内心的喜悦,朝两个高丽人问道。

    “他们本说送给田杰的,现在既然田杰给了你,当然就是白送给你的了。”曲可珍笑着对方天佑说道,接着又对两个高丽人说了这层意思。

    两个高丽人显然也不知道这株人参的价值,当然也无所谓了,于是方天佑就这样白得了一株半灵药!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