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南坪药材店
    那带头男子是“野狼”帮的三当家,帮中人称其为三哥,此人又另有一个外号“拼命三狼”,本也是个狠角色。但此时却有些傻眼了。

    好不容易从惊魂未定中清醒,慌乱地想要取出自己腰间的枪,却发现自己的枪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你要不要试一试被自己的枪击中的滋味?”方天佑放下那两人手腕,悠闲地从自己口袋里取出了一把手枪。

    “拼命三狼”这才知道,刚才方天佑踢他一脚的同时,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的枪给偷缴了。

    “大哥饶命,大哥饶命!”野狼帮这位“三哥”此时再也生不起斗志,就势跪在地上,连声讨饶。他虽然被称“拼命三狼”但也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拼命,什么时候没资格拼命。以方天佑的手段,就是自己老大“豺狼”在,也不是方天佑的对手,自己再怎么拼命也没用。

    方天佑将枪丢到曲可珍手中,看也不看那“拼命三狼”一眼,只是冷漠地说道:“告诉豺狼,曲可珍是我司游罩着的人,如果‘野狼’帮再有人敢冒犯,我不但会杀冒犯曲可珍的人,还会连他豺狼一起杀!”

    “是,是,我们一定将话带到,野狼帮以后都不敢冒犯大哥和曲姑娘了。”拼命三狼听出方天佑语气中的威胁之意,却不敢有丝毫不满,反而如遇大赦般,踢赶着手下快闪人。

    “原来是个练家子啊,难怪这么气定神闲,非要来镇上逛逛。”曲可珍眼神复杂地盯向方天佑道。

    “谈不上练家子,跟人学过几招而已。怎么样,现在相信我能够罩住你了吧。”方天佑笑了笑道。

    “信,当然相信……”曲可珍白了方天佑一眼,又好奇地问道,“以你这样的身手,应该不会是普通人,你来南坪镇,真的只是为了购买药材?”

    “不然你认为呢,这么一个偏僻的山镇我还能是跑来这里沟金的不成?”方天佑笑道。

    “好吧,既然你是来购买药材的,我现在就带你去镇上的药材商店好了。”曲可珍说着,将枪收起,着方天佑朝镇中心走去。

    小镇入口刚才的一场打斗,其实早就惊动了远处观战的人。不过他们对这已经习以为常,见惯不怪了。只有一两个某些势力的眼线,在这边打斗结束后慌忙跑去向自己的头儿汇报消息了。

    曲可珍知道这其中肯定就有“黑熊”帮的人,不过自己返回南坪镇的事情,迟早“大黑熊”是要知道的,让他们去送个信也好,现在有方天佑在,曲可珍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怕了。

    这种感觉让曲可珍有些痴迷,这不正是自己一直想要却找寻不到的安全感,来自男人的安全感吗?只是对方天佑了解越深入,曲可珍就越觉得方天佑神秘莫测,越觉自惭形秽。

    因为有刚才的一场立威之战,小镇上再没有人敢过来招惹,甚至都和两人保持一段距离。所以两人毫不受阻碍地来到了镇上的那家药材店。

    这是南坪镇唯一的一家药材店,所以招牌很简单,就叫“南坪药材店”。在南坪镇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管是买药材还是卖药材都只能到这一家进行。

    这是南坪镇唯一一项还算正当的生意,被南坪镇用来掩护其他罪恶交易。所以不管哪一股势力,对于前来买卖药材的人,一般都不会去打劫骚扰。

    曲可珍带方天佑走进店中,肥胖富态的女老板立马热情迎了上来,显然她是认识曲可珍的。店中原本有三四个顾客在和两位店员讲着什么,见女老板如此态度,蛮感意外,两位店员看向曲可珍的眼神却是有着一丝忌惮。

    “老板,我这位朋友想在这里收购一些药材,你可要多多关照啊。”曲可珍冲女老板打招呼说道。

    “好说,好说,曲姑娘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一定服务周到的。不知道帅哥要买什么药材呢。”肥胖的女老板堆起脸上的肥肉笑着问道。

    “我需要一些上了年份的药材,另外,还有一些你们觉得很少见的药材。”方天佑只知道那些药材在修仙界的名字,在地球上应该叫什么名字他可不知道。所以只能以年份,以稀有少见来区别。

    其实方天佑进长白山后,也想到了一点,那就是将需要的药材画张图了来,让人按图去找就方便多了。虽然同一种药材可能叫法不一样,但枝叶根果各方面应该是一样。只可惜长白山没有笔墨,他也没有时间去画药材简图。

    “上年份的药材有一些,只是这个价格……”女老板说着,看了看方天佑。方天佑当然知道他暗含的意思了,自己穿着这么普通,女老板怕自己没钱买呢。

    曲可珍正要发话,方天佑却扯住了她,从包里拿出了一根从归隐宗取来的金条摆在了柜台上。

    “金条!”女老板顿时看得眼睛一直。凭她的眼力当然看得出这是十足的黄金,足有一斤多,价值在十五万以上。

    这还是其次,最主要是方天佑从容不迫的态度,仿佛根本不将一根金条放在心上,就这么随身携带着。这样的人要么就是本事大不怕人黑,要么就是刚干了一漂大的黑买卖,想通过购买药材将黑钱洗白。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女老板都知道,这样的人不应该得罪。想到这里,女老板立马换了一副神情,热情地说道:“帅哥出手果真不凡啊。这样吧,我带你去仓库,你自己慢慢挑吧,看上什么买什么。”

    方天佑巴不得她说这句话,当即也不客气,收起金条,在女老板的带领下,朝着后面的仓库走去。曲可珍也跟在后面,她也很好奇,方天佑要买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药材。

    这药材仓库也就是两间平房大小,大大小小的木架格子上摆着各种各类的药材,空气中弥漫着不同的药材味道。

    女老板和曲可珍都以为方天佑一定会慢慢地一样样地仔细查看。哪知道方天佑却像走马观花一般,一路看了过去。

    她们俩当然不知道方天佑眼力极好,对天地灵气的感应也极为惊人,所以探索起药材来很快。

    见方天佑走遍了大半个仓库都没有停下来,对哪株药材仔细看一看、闻一闻,女老板甚至怀疑方天佑是不是故意忽悠自己的,但看着身边的曲可珍,她又不好发作。

    她却不知道方天佑比她还着急,都走遍了大半个仓库了,还一无所获,看来这南坪镇的药材店也不过是徒有虚名,还号称华夏和高丽边境最大的药材交易店呢。

    好在最后方天佑终于在仓库中找到了三株叫做梦露花的药材。这是炼制培元固本丹最重要的辅助药材之一。

    为了不引起女老板的怀疑,方天佑又顺便买了一株上百年份的何首乌和一株上百年份的长白山野参。

    女老板并不认识梦露花,只是随意低价收购了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的,确实没有想到方天佑会买它们,不过她心中虽然有疑问,多年的经商经验却告诉她不应该多问。

    曲可珍对于药材并不精通,更加不会多说什么了。

    三人走出仓库,来到前台结帐。女老板倒也爽快,只算了方天佑何首乌和野参的钱,不过却也要了八十万华夏币。

    方天佑知道如果在长白山以外购买的话,肯定还要更怪。毕竟是上了年份的野生药材啊。所以他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

    还好之前在毛坪镇诈来了一百万,又幸好这里虽然是山区小镇,由于贸易频繁,所以有不少地方可以刷卡,不然的话,方天佑还真没法付出这么多现金了。

    正当方天佑结完帐准备和曲可珍一起离开时,有两个穿着奇异服装的人从店外走了进来,差点和方天佑撞了个满怀。

    可是方天佑却并没有生气,反而心中一喜。因为他在两人身上感应到了一股灵药的气息!

    方天佑心中一动,连忙扯住了正准备向外走的曲可珍的玉手。曲可珍手被方天佑一握,脸上立马有些绯红,如果是其他男人想拉她的手,她这时已经发火要扳断对方手指了。可现在曲可珍却并没有一丝反抗挣扎的意思,甚至第一次感觉到男人的手原来可以这样温暖。

    方天佑当然不知道曲可珍的心理,他扯曲可珍的手,只是示意她先别急着走而已。曲可珍顺从地停下来了后,他就一个人跟在那两个高丽人身后,来到了柜台前。

    这两人来到柜台后,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说的什么内容,方天佑一句都没有听懂。女老板却听懂了,同样叽里咕噜以奇怪语言回答着。

    “这两个是高丽人,说的是高丽语。他们要卖高丽参!”曲可珍这时也回过神来,跟到方天佑身后解释道。

    “高丽参?”方天佑自语道。他看过一些介绍,说高丽参有补气安神的效果,是高丽国的特产。所谓的补气,按修道者的说法那就是补元气,说明其中蕴含天地灵气。

    不过,方天佑推测,那肯定也是要一些上了年份的高丽参才有的神效。这两人手中有上了不小年份,堪称灵药的高丽参!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