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我罩着你
    邀请方天佑进帐篷来的话,曲可珍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实在是太累了,胡思乱想间,她居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方天佑并不知道曲可珍的心思。他虽然躺在铺了叶子的草地了,却并没有直接睡去,而是和往常一样修炼了几个小时,才睡去。

    既然林中的安全问题,现在有了阴鬼,方天佑根本不用担心。晚上是阴魂阴鬼最精神的时期,阴鬼自会为自己站岗放哨的。

    方天佑也问过阴鬼,他活着时到底是什么身份,叫什么名字。可是阴鬼说他现在只有一点基本的本能意识。本能意识告诉他,阴鬼宗是他的家。至于他生前是什么人,怎么死的等等信息,他都不记得了。

    方天佑想了想,或许阴鬼本就不是某一个人的魂力形成的,是经阴鬼宗数代人,以秘法采集不少生魂进行供奉后生成的一个灵魂体,所以根本就没有一个完整意识。

    既然问不出他的身份姓名,方天佑索性打算给他取一个名字叫阿鬼。

    第二天醒来,曲可珍感觉自己无论精神还是力气都好多了,更加佩服方天佑医术的高明。

    接下来的赶路,曲可珍能够自己走了。方天佑虽然急着赶路,但考虑到曲可珍伤势未愈,也不敢走得太快。这样一来,两人赶路的进程也并没有比昨天快。

    这一路上,两人交谈了不少,但多半是曲可珍在说。看得了来,曲可珍对方天佑这个救命恩人还是蛮信任的。

    她告诉方天佑,她从那特训营逃出来后,就躲到了这个叫做南坪的小镇上,加入了一个叫黑熊的帮派组织。

    “帮派组织?应该就是电视上说的黑社会吧。”方天佑轻笑着道。

    “对,算是吧。但南坪镇的黑社会与其他地方不一样。这里因为是华夏和高丽边境,又是少数民族居住的山区,所以华夏国和高丽国的管理都不严,渐渐成了各国流匪和亡命之徒聚结的地方。所谓的治安,完全由由黑熊和野狼两大帮派势力管理着。”曲可珍解释说道。

    “一个荒山小镇而已,这两大帮派势力管理这里有什么利益可图?”方天佑不解地道。

    “说是帮派,其实就是两伙小混混而已,混口饭吃罢了。你以为能够和电视上的那些江湖大佬比富啊。”

    曲可珍苦笑一声,又接着说道,“再说,南坪镇表面上看起来不起眼,可私底下的各种生意还是挺兴旺的。明面上只是做些药材买卖的生意,但暗地里的黑色生意却多着呢。像走私货物,贩卖枪支、毒品,甚至是人口买卖……只要赚钱的,在这里都可以干!”

    “听起来挺乱的,那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敢呆在这里呢?”方天佑问道。

    “不然我能去哪里呢?”曲可珍却盯着方天佑反问道。

    方天佑不知道如何回答,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目标,他自己对于华夏的世俗生活还不了解,又凭什么指导曲可珍呢。

    曲可珍见方天佑不作声,脸上露出一丝失望。

    方天佑不要停留在这话题上,于是又开口问道:“你之前所说的仇家应该是‘野狼’一方的人吧?”

    “对,你是怎么知道的?”曲可珍疑惑地道。

    “既然你是‘黑熊’一方的人,那在这附近敢伤你的人,只有另一个大势力‘野狼’的人了。”方天佑笑了笑道。

    “原来是这样。”曲可珍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又解释说道,“黑熊和野狼在南坪镇势均力敌,谁也压不倒谁。野狼的首领自称‘豺狼’,几次想暗中招揽我不成,就使诡计挑拨和我黑熊帮主‘大黑熊’的关系。

    前两天,豺狼假传消息,诱使我和帮中的另一个叫阿离的人去收货。结果却被豺狼的人暗中埋伏。更可气的是,阿离竟然早就被豺狼收买,暗中对我动手。不然,我也不至于中了那毒镖,被逼无奈下跳下悬崖瀑布……后来,就遇到了你。”

    两人一路走,一路聊,快接近中午时分,已经看到前方出现一些稀薄的村寨了。接近毛坪镇边缘,曲可珍的脚步反而有些犹豫起来。

    “我一路对你说这个镇上很乱,你应该猜到了我的意思?”曲可珍有些歉意地看向方天佑道。

    “什么意思?”方天佑淡然地问道。

    “这镇上有药材出售没有错。可是镇上情况很复杂,你就算买到了药,也有可能走不出小镇。之前是我自私,骗你送我回来。可是现在,我真的希望你不要进小镇,你还是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曲可珍说到后面语气更加低沉,神色也有些复杂。

    “没事,我买了药就走,相信他们不会为难我的,况且我有自保能力。”方天佑自信地道。自己身为养气二阶修仙者,现在又炼成了飞针绝技,要是还对付不了边境上的一群乌合之众,那真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曲可珍见方天佑如此自信,倒了不好再说什么,想了想,又说道:“既然你坚持要去,那就随你吧。不过我们或许应该反开走。哎,如果是前几天,我或许还可以帮得上忙,现在我要是帮你,只怕还要连累你了。”

    “你是怕‘野狼’的人不甘心,在镇上对你动手?”方天佑问道。

    “不仅是‘野狼’的人,我还担心阿离回去后,在‘大黑熊’面前造谣,说我私吞了货物,那样的话,两派的人都不会放过我了。”曲可珍担忧地道。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方天佑不解地道。

    “因为我……”曲可珍想说什么,又停了下来,神情变幻一阵,才又坚定地说道,“因为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完成,如果现在走,我多年的心血都白费了。”

    曲可珍说的内容很含糊,方天佑却明白既然她不说,说明这事情很重要,所以方天佑也并没有再追问下去。

    “放心吧。有我罩着你,保你无事。我们就这样大摇大摆进镇好了。”方天佑虽然不知道曲可珍要做的是什么事,但想到她一个女孩子家如此独立坚强,对她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

    他决定帮一帮曲可珍,这并没有其它的意思,只是因为这对他来说反正也是举手之劳。

    “好吧,不过你要小心,他们可是有枪的。”曲可珍不知道方天佑哪里来的自信。不过在她心底却没来由地选择了相信方天佑。

    方天佑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要是放在以前,他或许还会忌惮枪支,可是现在他有神识和飞针。对方就是用枪,想对付他,也没有那么容易。

    “曲可珍!听说你背叛大黑熊,吞了客人的货逃跑了。大黑熊正到处找你呢,你还敢来南坪镇。”两人刚进入南坪镇,就遇到一群纹着狼头的青壮年男子。

    这些男人手中都拿着刀棒,有三个人虽然空着手,但从皮带处的鼓涨来看,方天佑肯定这三人是带着枪的。

    说话的是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带头模样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当然也是其中带枪的人之一。

    “我没有吞客人的货,况且那是我们‘黑熊’帮的事情,用不着你‘野狼’帮来瞎操心。”曲可珍懒得搭理这些人,继续朝前走去。

    那带头男子被曲可珍如此无视,脸色当即一冷:“哟嗬,还是这么冷酷的神情,你以为大黑熊现在还会罩着你呢!

    告诉你,识相的话,乖乖地做咱们‘豺狼’哥的马仔,将咱们‘豺狼’哥侍候得舒服了,或许‘豺狼’哥还能让‘野狼’帮出面保你一命。否则的话……哎哟!”

    带头男子话没有说完,猛然觉得一股巨力撞在自己腹部,身体不由自己控制地朝后腾起,撞在身后的两个小弟身上,将两个小弟也撞倒,一起跌在地上,他后面威胁的话自然也就化为了一声惨呼。

    出手的是方天佑。他本就有意要立威,此时见这带头男子说话龌龊,哪里还听得下去,上前一步,一脚就将他给踢飞了。

    “妈的,敢打我们三哥!”那些野狼帮的人虽然没有看清方天佑出脚,但方天佑上前一步他们三哥才倒飞的,自然也猜出是方天佑搞的鬼,呼喊着一齐扑向方天佑。

    “谁敢动我曲可珍的人!”曲可珍也没有想到方天佑会这么直接就动起手来。不过事已至此,她也来不及责怪方天佑,抢上前来就踢飞了一个野狼帮的人。

    正在招呼方天佑注意暗枪,却发现人影一闪,方天佑左冲右突已经踢翻了三个野狼帮的人。曲可珍这才明白方天佑说要保她没事不是吹牛,而是真的有这样的实力本事。

    就在曲可珍愣神间,方天佑又放翻了两个野狼帮的人,曲可珍连忙收慑身形加入战团。两人这一打起来真如虎入羊群,不出三分钟,拿刀棒的人都被两人给打倒在地。

    余下两个拿枪的人反应过来后,边后退边取出别在腰间的手枪就要射击,却猛然眼前一花,紧接着手腕一阵巨疼,“咔嚓”两声轻响中,却是手腕被方天佑扳断,手枪掉在了地上。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