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从天而除的妹子
    这虚空石,厉学海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将它当宝贝一样带着却又没有炼化。方天佑猜测这应该是因为厉学海感应到虚空石的灵异,却又不知道它真正的妙处。

    虚空石用心感受之下,会发散出一种精神意念,让人产生一种处于无尽虚空的错觉,有人能够借此领悟甚至突破境界。

    在修仙界就有这样的事例,厉学海估计也是将虚空石当作了修炼辅助,所以会这样贴身携带。

    既然得到了虚空石,方天佑也不急着赶路,打算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炼制一只储物戒指。崖石下的四根铁柱被斩断,归隐宗是回不去了。

    就算能够回去,方天佑也不想再去了。进出就一条道,被人堵在半路的感应实在是不爽,方天佑可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不但不回归隐宗,这片山崖方天佑都不想多留。毕竟在这里杀死了厉学海,这是方天佑在地球上杀死的第一个人,虽然这家伙死有余辜。

    当然,以方天佑从修仙界转生而来的修仙者观念,他是不会有任何负罪感的,只不过他担心阴鬼门还有其他人会来到这里,为免节外生枝,还是尽早离开这片区域为妙。

    走了小半天,已经远离了归隐宗山门之地。方天佑找到了一处不知名的瀑布,最妙的是瀑布不远处还有一个山洞。

    方天佑将山洞清理了一下,就盘坐了下来,开始炼制储物戒指。

    储物戒指的锻造主要不是以火焰锻烧,而是以真元锻造开辟虚空石所蕴藏的空间,然后又以神识在其中刻上相应的阵法进行稳固。

    幸好方天佑此时得了到地龙乳可以补充真元,又凝练出了神识,可以刻画相应的阵法。但饶是如此,方天佑仍然费了三天时间,才终于锻造成功。

    而且因为真元、神识不够强大的关系,浪费了两层虚空石,最后锻造成的这一只储物戒指,内部空间只有不到六平方米。

    至于外形,看起来好像一只银戒指,只不过这“银”似乎并不纯粹,不像别人的银子一样锃亮。

    这样的储物戒指,在修仙界来说很寒酸,但对于现在的方天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毕竟现在要随身携带的东西并不多,有六平方米,足够了。

    至于外形和颜色,方天佑更是毫不在意。等将来自己修为强大了,还可以再将戒指重新锻炼,扩展出更大的空间。

    将所有东西放入储物戒指的那一刻,方天佑觉得全身轻松,心情也大好,跳入瀑布下深潭洗起澡来。又看看四下无人,索性脱将衣裤脱下,简单搓洗后晾在一边的树枝上。

    在长白山穿行多日,第一次这么痛快地洗澡,让方天佑舒服得忍不出欢呼起来,仿佛这些日子来的孤单与劳累都被洗涤而去。

    洗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正准备上岸时,突然瞥见瀑布中有一件蓝色的物体随着水流摔落下来,又随着水流“砰”的一声砸进潭水中。

    “是一具尸体!”方天佑凭借着惊人的目力,还是判断出了掉下来的是一个人。只不过,从那么高摔下来,又听不见对方的声音,方天佑判断,那应该是一具尸体了。

    方天佑本不想多事,可是那具“尸体”被瀑布冲击后,不偏不倚正朝着方天佑这个方向飘浮了过来。

    这“尸体”泡水没多久,身体还没有出现浮肿。脸上苍白间游走着几丝墨色,一袭天蓝色上衣,胸前处被一团红黑色污渍浸染。

    这是一具“女尸”,胸前有很傲人的两团突起,那红黑色污渍正位于双峰间下方三寸处。

    “看样子这女人是被人毒杀的,那红色的是血,代表她胸口处被人所伤,黑色则说明伤她的人还使了毒。”

    方天佑推测着,转身准备上岸,却又发现这“女尸”的手指头竟然动了动!

    “不会吧,受了伤,又从瀑布上掉了下来,竟然没有死!”方天佑心下惊奇。如果死尸,他大可以不管,但既然还有气,方天佑想了想,还是决定上前查探一下。

    探了探鼻息,已经近乎于无,摸了摸脉博,也已经微不可察。这样的病情,一般的医生肯定会摇头,交待家人准备后事,但方天佑身为修仙者,却还有把握能救。

    他决定将这蓝衣女子从水中抱到岸边。女子穿着本就少,衣料又薄,又被水打湿了,曼妙的身材一览无余,尤其胸前蕾丝纹罩罩下,半隐半现的双峰,诱人的谷沟,让方天佑看得有些血液沸腾。

    有意想避开目光不看,但抱着人的情况下,双峰就在眼前,又不得不看。更尴尬的是他自己现在也是一丝不挂。

    好在他身为修仙者,定力还算强大,只是一时血液沸腾,然后就收摄了心神,才避免了下方坚挺的尴尬。

    将蓝衣女子放在岸边一块平整的石头上。方天佑排除遐想查探了女子全身,发现除了胸前外,并无其他伤口。

    解开她双胸下的两颗钮扣,露出了蕾丝杯罩,方天佑却忍住不敢多看,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双峰下的伤口上。

    这应该是被匕首或镖枪类东西刺伤的,伤口倒是不深,并没有刺伤内脏,麻烦的是那武器上擦有奇毒,而且看蓝衣女子的脸色,这毒只怕已经蔓延全身了。

    “呛水倒是小事,麻烦是中毒了。也罢,既然碰到了我,算你命大吧。”方天佑见事已经至此,自己不救她是不会心安了,最终打定主意救这女人救下。

    俯下身去,一掌贴上女人胸口,按压几下,就见女人嘴中咕咕地吐出好些潭水来。随后方天佑又运转真元,输向女人的心脏部位。

    毒气攻心,神医难救,好在毒素刚刚侵入,方天佑还可以使用真元驱逐。将毒素挤出心脏后,先保住了生机,才可继续想办法将毒素排出体外了。

    随着方天佑真元的输入,蓝衣女子心脏内的毒素被渐渐逼出。

    “嘤……”正当方天佑要进一步施救时,蓝衣女子竟然呻吟一声睁开了双眼。但他看到方天佑**的上身,以及那一只贴在自己胸前的手时,苍白的脸上微出愤怒的神色。

    “卑鄙!”女子微弱的骂了一声,右手成拳就要朝方天佑打来。哪知拳到半路,她人就晕了过去。

    原来这蓝衣女子,只不过是被方天佑一番折腾,吐出了水渍,护住了心脉,意识暂时恢复了一丝清醒,并没有完全好转。现在一番气恼下,情绪激动自然又晕了过去了。

    “我好心救你,怎么还成了卑鄙了。”方天佑心中纳闷,但看看现在自己一丝不挂的样子,顿时又明白这蓝衣女人只怕是误会自己了。

    “算了,不知道者不罪,我暂且不和你计较。”方天佑叹息着,继续帮蓝衣女子排毒,随后又从自己采得的药草中取出两朵金色的小花,揉出汁来滴入蓝衣女子嘴中。

    这是一种叫做金花解药草的药材,具有解毒功效,方天佑采来准备炼制解毒丸的,药材都快收集齐了,可惜现在来不及炼药,只好直接以花液汁给女子喂下了。

    给女子喂下液汁后,方天佑赶忙将自己半干的衣服穿上。又找了些草药,敷在了女子胸前的伤口上。

    本想一走了之的,但一来怕这女子身体还虚弱,万一遇到什么野兽,那自己就等于白救人了;二来也是想到,自己这一走,不是更显得自己心虚了,好像自己刚才真是要占人家便宜一样。

    这样想着,方天佑索性坐在蓝衣女子不远处,打坐休息起来。

    过了一阵,蓝衣女子再次醒来。她紧张地查探感应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衣裳虽然湿漉漉的,但穿着完好,看来刚才那色狼并没有继续下手。

    旋即她又疑惑起来,自己明明受伤中毒,还掉下悬崖瀑布,按常理万无存活的可能,可自己怎么会醒了过来,而且身体还恢复了一丝力气,没有了中毒的迹象。

    她挣扎着爬起身,蓦然又看到自己前方不远处,盘坐着一个年青男子。从脸形来看,分明就是刚才要非礼自己的那个男人,想到这里,蓝衣女子不由得神色一紧。

    方天佑早已经觉察女子醒来,此时见她紧张的神色,分明是再次把自己当成色狼了,心中感到又好气又好笑,索性开口调侃道:“你紧张什么,该看的我刚才都已经看过了。”

    “你,你……”蓝衣女子被方天佑这一调侃,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可千万别激动,要是再晕过去,我可不会再管你了。”方天佑警告一声,终于又忍不住解释起来,“看你身体可不是我主动要看的,是我洗澡时你漂到我面前的。再说了,我不看你身体,怎么给你检验伤口,怎么给你治病解毒啊。”

    蓝衣女子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伤,想起自己掉下了悬崖,还能死里逃生,想必真的是眼前这男子所救,那自己之前醒来看到的情景,一定是他在为自己解药了。

    想到这里,蓝衣女子脸色变幻不定起来。上下打量着方天佑说道:“真,真的是你救了我?”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