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收伏阴鬼
    厉学海急忙以手掩面护脸,促不及防之下,手中符篆被打掉。厉学海大惊,他终于认识到了这只阴鬼的厉害,暗道自己大意了。这阴鬼既然已经能够暂时离开尖锥而不魂飞魄散,说明它已经有不小的本事了。

    不过,已经达到大师境界的厉学海也不是浪得虚名。符篆被击落后,他左手铃当马上极速摇动起来。

    阴鬼似乎早料到眼前的老者还会有后手,打掉符篆后,掉头就朝远处遁去。

    “铃、铃”厉学海手中铃声响起,阴鬼的行动一滞,鬼脸上越发惊恐,奋力挣扎着继续逃跑。

    厉学海轻哼一声,将之前咬破的右手中指尖一挤,挤出数滴精血,全部洒向铃当。同时身上法力涌动,一股法力涌入铃当。

    “铃、铃、铃”,如此一来,厉学海手中铃当响声大作,阴鬼的动作越来越慢,直到最后,不但无法前进,还朝着铃当的方向渐渐后退。那铃当似乎有股吸扯之力,在扯着它向后退一样。

    方天佑当即想到,这应该是华夏道门经常用到的招魂铃之类的法器了,只是厉学海这法器似乎并不怎么样,对付阴鬼还需要以自己的鲜血为引。

    “呜”阴鬼当然不甘心被拘,呼啸声中挣扎着,止住了后退的步伐,要继续逃跑。厉学海自然也不肯放过手中铃当越摇越急。两方就这样僵持起来。

    “虽然你已经有些神通,但现在已经被我的血符所伤,还是快快服从我吧,不然,我就收了你,再慢慢烤问阴鬼锥的下落!”厉学海手中铃当轻摇,冲着阴鬼喝道。

    见阴鬼仍不屈服,厉学海一发狠,从右手中指处再次挤出数滴精血,祭入招魂铃中。阴鬼终于再次落于下风,不甘地再次后退起来,而且身形越退越快。

    厉学海脸上刚露出一丝笑容,猛然发现不对劲,阴鬼似乎是借机故意扑来的。可惜这时迟了,阴鬼已经近身,厉学海意识到不妙,只好将招魂铃朝阴鬼砸去。

    但更让他惊骇的是,他猛然感觉到脑后劲风扑来。他来不及细想,招魂铃击出的同时,身体朝地上一滚,虽然逃过了毙命一击,但左臂仍然被什么东西击穿。

    “呜”阴鬼被招魂铃砸中,惨呼一声,身形倒跌在地,原来就虚幻的身形又暗淡了许多。厉学海的招魂铃光芒暗淡,“当”的一声落在地上,摔出了一个大缺口。

    “两只阴鬼!”厉学海早已经被吓破了胆,来不及心疼自己的法器,头也不回地朝着甬道口逃去。他已经看到了击穿自己左臂的,是一只尖锥阴鬼锥!

    这本是他此时要找寻的东西,可是此刻他却不敢有半点贪心。因为在朝地上滚动的瞬间,他已经瞥了瞥身后,那里空无一人!

    既然没有人,那能够使动阴鬼锥伤人的,就只可能是另一只阴鬼了!一只阴鬼都让厉学海疲于应付,如今受伤之下,如何还挡得住两只阴鬼的进攻。阴鬼锥他是想要,可此时拿到手,也要他有命来用。何况,他能不能拿到手,还是两说的事情,对方既然有驱使阴鬼锥,自然就有后手了,所以厉学海选择了逃亡。

    他当然不知道,使出阴鬼锥的会是方天佑。方天佑在他和阴鬼打斗时,暗中潜来。在一人一鬼打斗最激烈时,凭借“影遁符”靠近,将阴鬼锥当暗器投向了厉学海。

    却不曾想,这厉学海一把年纪,反应却这么快,不顾形象地朝地上一滚,躲过了方天佑本以为可以取他性命的一击。

    当方天佑正准备再给他补一记“擒龙手”时,这家伙竟然毫不犹豫地逃跑了,使得方天佑的计划落空。

    方天佑对于厉学海本就没有什么好印象,只不过忌惮他一身大师级的修为,没有把握下手,此时才找到机会,却仍然被厉学海逃脱,不免有些可惜。

    俯身捡起地上的阴鬼锥,发现这东西真的挺锋利的,不但击穿了厉学海的左手臂,余威还插进了顽石内,虽然有方天佑力道大的原因,但换了普通兵器,方天佑也肯定是做不到的。

    阴鬼仍然匍匐在地,似乎受伤不轻,看着方天佑和他手中的阴鬼锥,鬼脸上充满着忌惮。这个人得到了阴鬼锥,又击败了刚才的老者,更可怕的是,阴鬼在这个人身上感应到一股让自己心悸的气息。

    这气息当然就是方天佑身上的真元了,这其实是方天佑有意为之的,他知道真元乃仙家之气,对鬼邪有镇慑作用,因而故意将真元在体内全速运转,将气息外放。

    “做我的鬼仆吧,我可以传给你无上的修炼功法。”方天佑狡黠地看向那阴鬼,并不等他回话,又接着念出了几句口诀来。

    这是他在修仙界时,无意间得到的一篇“鬼修”功法,自己不可能修炼,所以一直拿着没用,今天正好派上用场,勾引一下这只阴鬼。

    果然,那阴鬼开始听方天佑要自己做鬼仆,鬼脸一阵不屑,可是听到方天佑念出几句口诀后,脸上表情开始变幻不定。

    阴鬼自身就是鬼魂之体,自然更加能够体会这篇“鬼修”功法的玄妙。只可惜方天佑只念了几句,并没有全部念出,这让阴鬼心痒难熬。

    “怎么样,这功法不错吧。如要你跟着我,我就将完整的功法传你。如果不臣服,我比厉学海更有办法对付鬼魂!”方天佑扬了扬手中的阴鬼锥,又从怀里拿出了一张辟邪符。

    这符篆的气息,阴鬼也很熟悉,正是在林中方天佑挂在帐篷顶上,将他惊走的那种符篆。至于那阴鬼锥,更是它眼前安身立命之所。

    要知道,如果没有特殊环境,鬼魂是不能长期存在的。阴鬼锥是阴鬼门加入了一块无意间得到的承魂石所铸。承魂石能够让存贮魂力,所以刚好用来寄养阴魂。

    后来在阴鬼门的培养下,它渐渐强大,成了阴鬼,如今更是可以暂时离开阴鬼锥外出飘荡,但每过数日也要回到阴鬼锥中调整休息。

    如今阴鬼安身立命的东西落在了方天佑心中,而且方天佑手中有符篆,身体上流淌着让阴鬼害怕的真元气息。反观阴鬼,已经受了重伤,需要修养,最好能够回到阴鬼锥中修养。

    打是肯定打不过方天佑,逃也没有什么好地方可逃,方天佑还拿出玄妙法诀诱惑,阴鬼渐渐低下了头颅,选择投靠方天佑,做他的鬼仆。

    方天佑见自己软硬兼施下,阴鬼终于屈服,内心也是一喜,能够收伏一只阴鬼,也可以获得一大助力了。

    既然阴鬼答应,方天佑也不再犹豫,一指点向了阴鬼额头。阴鬼脸上现出一丝犹豫却终于没有反抗。

    方天佑的手指又顺势在阴鬼额头一阵划到,最后大喝一声“敕”。只见一道符力泛起,闪电般射入阴鬼额头。

    阴鬼先是鬼身一震,不过随即又恢复了清明,恭敬地朝方天佑弯腰行叫出了一声“主人!”

    原来方天佑刚才一阵刻画,是以自己的神识印记在阴鬼额头上画了一道驭鬼符。中了驭鬼符后,阴鬼就再也生不起背叛主人之意。

    而且因为方天佑是以神识画的符,驭鬼符中带着方天佑的神识,这就使得主人和阴鬼之间能够心意相通。方天佑要阴鬼做什么,念头刚起,阴鬼就能够马上执行了。

    当然这也有主仆之分的。如果方天佑想知道阴鬼的心思,随时可以,但阴鬼要想主动进入方天佑的意识,那就必须得到方天佑这个主人的允许了。

    “嗯,你只要尽心尽力为我做事,我绝不会亏待你。等将来我修仙有成之时,不但会解除驭鬼符,还会许你无尽的好处。”方天佑安慰着阴鬼道。

    “谢主人!”阴鬼恭敬地行礼道。

    “我现在就传你那一整篇鬼修心法,你回阴鬼锥去抓紧修炼吧。”方天佑说完,真的将那篇鬼修功法,传给了阴鬼。

    阴鬼记下功法,对于方天佑这个主人越发敬畏,能够拥有此种功法的人,绝对不简单。可是自己的主人却似乎对这样的功法还蛮不在乎。

    “对了,那张文德的魂力原本被厉学海借助法器招魂铃拘禁在头顶。现在厉学海跑了,那法器也已经损坏,张文德的魂力意识将散,你正好趁机吞噬他的魂力补充刚才的消耗吧。”方天佑指了指张文德的尸体对阴鬼说道。

    其实阴鬼早就此想法,只不过不得方天佑的允许不敢造次。现在听方天佑主动说起,哪里还会客气,一边尝试修炼鬼修心法,一边吞噬着张文德渐渐飘散的已经无意识的魂力。

    阴鬼开始修炼后,方天佑也没有闲下来,拿出摄魂鼓,在养魂玉的帮助下,不断地吞噬着报魂鼓中的魂力,转化为自己的神识。

    他神识刚刚凝练成功,原本是不宜以神识画符的,但为了更好的和阴鬼契合,他只好冒险以神识画符。虽然成功了,但消耗其实挺大的,需要及时补充,以免神识不稳。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