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借你生魂
    小说网..,最快更新都市狂仙最新章节!

    “你,你想干什么?”张文德吓得面无血色,大声惊呼道。

    “引诱阴鬼的最好办法,就是利用生魂。我本来以为暗中有窥伺者,可以找出他后,利用他的生魂来引诱阴鬼,现在没有办法了,只好利用你的生魂了!”老者说完,一刀刺向了张文德的胸口。

    “你,厉学海,你个老东西,你早就想好了,利用我来引诱阴鬼现身的,你,好狠啊……”张文德本就不是师父的对手,现在又中了**香,只能是待宰的羔羊。

    张文德会这么早醒来,完全是因为方天佑点了他的穴道。方天佑早对那厉学海有所怀疑,本想以穴道刺激,让张文德清醒后,质疑厉学海,却没有想到由此看了一场好戏。

    方天佑心道这师徒两人都不是什么好鸟,表面上一团和气,其实是早就各有算计的。厉学海不提醒张文德,而是直接将他迷昏,恐怕是早已经谋划好要杀自己这个徒弟。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果真的能够招下阴鬼,得到阴鬼锥,我会好好安葬你的。”厉学海阴险地笑道。

    “厉,厉学海,你,你不得好死!”张文德喝骂声中,渐渐没有了动静。

    厉学海眼见自己徒弟死去,只是冷哼一声,脸上连悲戚的神情都没有显露出一丝。或许在他眼中,这位徒弟也只不过是他一件工具而已。

    张文德死后,他又拿出一只钟形铃当,一边摇晃着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又随手洒下一几把米。方天佑怎么看这架势都像是电视中,一些地方办丧事时道士做法。

    不过,虽然在方天佑眼中,这家伙的动作花架子多,实用性差,但他手中的那只铃当还是有一定作用的,随着他的施为,张文德头顶有什么东西被他拘禁在了空中。

    方天佑猜测,应该是这厉学海以他阴鬼门的道法,暂时拘禁了张文德的生魂,以此来引诱阴鬼上前。

    厉学海舞动一阵后,又拿出一张空白符纸铺在一块石头上,然后就咬破中指指尖,在符纸上勾画起来。

    “这是要画符篆,准备对付阴鬼了吧。”方天佑猜测着,只是烛光微弱,又被厉学海的背景挡住,方天佑一时看不清楚对方要画的是什么符。

    中指指尖血,直通心尖,咬破中指尖后其实放出来的就是心头血,是人体精气神集中凝练之血。

    咬破中指画符,往往能够增加符篆的威力,但也极耗精血和心力,一个控制不好,血流不止,甚至可能会导致全身精神气涣散而死去。

    一般情况下,画符篆者不用轻易使用。对于前世的符皇方天佑来说,那更是最不可取的办法。

    不过,这厉学海既然如此郑重的画符,可见他对于那阴鬼还是有所忌惮的。

    厉学忙活了一阵,就盘膝坐在了张文德的尸体旁边。方天佑又盯着观察了一阵,开始时,还能隐约感到厉学海气血如潮,散发出一股让方天佑惊讶的法力气息。

    可是不久,那股气息开始慢慢收敛,不过两三分钟时间,厉学海已经换了另一种气息,开始时望之如得道高人,现在却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垂垂暮年的老人!

    “这是他以某种秘法隐藏起了自己的法力气息,”方天佑心中断定,又联想起厉学海刚才的话,顿时明白,他是为了欺瞒阴鬼。

    阴鬼已经产生了一定的灵智,对周围环境感应更加灵敏。他能够感应到生魂,尤其喜欢吞食刚刚逝世者飘散的魂力,可是同时他们也很胆小,如果感应到周围有危险,他们一定是不肯靠近的。

    他们身具阴冷之体,所以最怕阳光,也怕气血活跃之人。民间传言,鬼只能夜行,又说血气方刚者,不染鬼邪,都是有一定道理的。

    当然,他们更怕道法之类的人,如果让阴鬼感应到厉学海身为道法强者的气息,阴鬼肯定不敢靠近,所以厉学海才会收敛气息,伪装成气血衰弱,用不了多久就会入土的老人。

    方天佑不得不佩服厉学海这么精于算计,同时也再次警醒自己,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绝对不能小看华夏那些修道者。

    厉学海面无表情地斜靠在一块石头上,如同睡着了一般,右手中指却仍然吊着那一只铃当,方天佑猜到他这是假睡,其实是在等待着阴鬼的靠近。

    方天佑知道这应该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索性在原地修炼起“鸿蒙仙经”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天佑忽然感觉周围空气变得有些阴凉起来,这绝对不是应该夜半气温下降的缘故,应该这种阴凉是渗入骨子里,冷到人意识里的。

    而且这股凉意,方天佑很熟悉,与自己前两天夜宿树林,碰到阴魂时一样。

    “阴鬼来了!”方天佑蓦然醒悟过来,那厉学海的施为果然起了作用,真的招来了阴魂。只是不知道这阴魂和厉学海要找的阴鬼有没有关系。

    阴魂、阴鬼其实都是鬼魂,只不过阴魂更像是游离的魂力聚凝体,而阴鬼则具备更多的意识和感应。

    方天佑连忙施放出自己的神识,果然发现两米外,有一道暗影,正盯向自己,严格地说,是盯向自己的背包处,想扑过来,似乎又有些忌惮。

    看看远处,厉学海仍然依靠在石块上,没有一丝反应,方天佑感到很奇怪,既然厉学海的道法起了作用,这阴魂应该扑向厉学海那里,吸收张文德的生魂才对,却为什么反而跑到自己这边来了呢。

    方天佑好奇地转头看向阴鬼,却好像凭肉眼什么也看不见。那阴鬼看着他这一转头,却知道方天佑已经发现了自己。

    它本就惧怕方天佑,此时自己行迹暴露,哪里还敢停留,慌忙朝远处飘去,带起一阵阴风。

    “铃、铃……”这时,不远处的厉学海发现了异状,手中铃当发出轻脆的声响。厉学海全身气息顿时暴涨,再次展现了大师级道法强者的实力。

    稍一感应后,马上朝着阴鬼刚才立身的地方扑来。方天佑听到铃响就知道有异,厉学海动身前,他已经施展“登天步”,借着夜色的掩护,闪身到了另一片阴影下。

    厉学海扑到阴鬼刚才飘立的地方,仔细感应着什么,还不时以手掌拍击地面。

    “不可能,阴鬼不食生魂,却跑到这里来,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更重要的东西,不用说,一定就是那只阴鬼锥了。

    阴鬼在锥中寄养数百年,阴鬼锥俨然就是他的家,阴鬼就算已经能够离开阴鬼锥,每隔一段时间也是要回家的!阴鬼锥,一定就在这附近……”厉学海嘴中念叨着,状若疯狂地在那地面附近查找起来。

    方天佑听着他的念叨,这才想明白,刚才自己看到的阴影居然真的是厉学海要找的阴鬼。难道刚才阴鬼一直盯着自己的背包,因为方天佑将那只尖锥放在了背包里。

    而那只尖锥正是阴鬼锥,是阴鬼门镇派法器之一,那只阴鬼在阴鬼锥中寄身数百年,已经当阴鬼锥当成他的家了。方天佑不由得摸了摸背包中的尖锥。

    “阴鬼,既然来了,还想跑什么?我不用害你的。”厉学海搜索一阵,毫无所获,又打上了阴鬼的主意,手中铃当,叮铃作响。

    随即,废墟中传来一阵轻响,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撞到了废墟中的烂木碎石,厉学海身形跃起,朝着轻响处跑去。

    “别再躲了,我是阴鬼门的人,你也是我阴鬼门的一份子啊,你知道阴鬼锥在哪里对不对,我们一起把他找出来!”厉学海又舞动着铃当,对废墟中喊道。

    “格、格、格”又是一阵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缓缓地一路朝着废墟外窜去,那阴鬼似乎并不太相信厉学海的话。

    “哼,还跑!”厉学海舞动铃当继续感应着阴鬼一路追去。当感觉到已经接近阴鬼时,厉学海左手持铃当继续舞动,右手从背包里掏出刚才画好的那张符,朝前方虚空丢去。

    “呜,”一道哀鸣声响,随即在他面前两米处,凭空多了一道虚影。夜色本就昏暗,饶是方天佑现在目力惊人,也只是看到一团模糊的灰影。

    厉学海看着匍匐在废墟上,不满地盯向自己的阴鬼,知道它已经受伤,心中欢喜,脸上却仍然虚伪地劝道:“我对你没有恶意,你带我去找阴鬼锥,然后我们一起回阴鬼门好不好?”

    说着,迈步缓缓走向那虚影。虚影却一边摇着头,一边朝后退去。

    为了看得更真切些,方天佑蹑手蹑脚地朝这边靠近。

    “阴鬼门养了你那么多年,你难道一点都不思回报吗?乖,找到阴鬼锥,我们一起回去吧!”厉学海尽量放低姿态,去劝导阴鬼。虚影仍然不领情,一直后退,不让厉学海靠近。

    “真是冥顽不灵!”厉学海终于恼羞成怒,再次掏出了一张符篆。

    阴鬼吃过了厉学海符篆的亏,知道不能让他发动符篆,左手一挥,一道阴风刮起尘土迷向厉学海的眼,右手一挥,打出一道鬼风袭向了厉学海持符篆的手。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