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鬼啸绝技
    “师父,你发现了什么?”这时,那徒弟也跟着跑进了地窖,好奇地问道。

    “刚才我在外面看到了一些炸飞的金属片,好像不久前炼药时炸鼎所致,我怀疑这里可能还有其他人,所以使出了鬼啸绝技,先声夺人,想攻其不备将人拿下。”老者解释道。

    “师父的以法力发出的鬼啸神功比武者的狮子吼还厉害,我差点都被震昏过去,”年青人又是一记马屁,然后才问道,“师父怀疑有人藏在地窖里?”

    “鬼啸过后,听到这里似乎有脚踏断木声,等我赶过来,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或许刚好有断木被震动落地发出的声音吧。”老者不敢肯定地道。

    方天佑这才知道这老者并没有真正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发现了自己炼药时,药鼎炸飞而出的一些碎片,然后循着自己刚才脚踏断木片的声音找到这地窖的。

    “既然连师父都没有发现踪迹,那肯定是没有人了,不然谁能逃过师父的追踪啊。”年青人似乎不忘拍师父马屁。

    “也是,或许那药鼎材料特殊,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生锈,让我以为是最近炸的鼎吧。”老者想了想,也点头说道。

    “咦,师父,这人临时前写的有字?”年青人突然发现那归隐宗写的阴鬼两字。

    “哼,就算知道是我阴鬼门所为,又能够怎么样,谁会为了这么一个小小帮派,几十条人命与我阴鬼门死磕呢。”老者看了看地上的字迹,却并不以为意。

    “可是这家伙连死都想着报复我们阴鬼门,真是居心叵测,可恶至极!”年青人气愤地将那归隐宗弟子有骸骨乱踢,又用脚将那字迹抹得模糊。

    方天佑暗自觉得可笑:你阴鬼门将人家归隐宗灭门了,还不许人家掂记这是哪门子规矩啊。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又或者整个阴鬼门都是奉行这样的强盗逻辑的吧。

    “好了,别去管他了,找石元乳和阴鬼锥要紧。”老者阻止自己徒弟再抹下去,环视地下室一圈,又说道,“这地窖应该算是他们的一个储藏库。归隐宗大小也是一个老宗派,一点有些积蓄,而这些积蓄不可能这么公开放在储藏库里,我们找找看这里有没有暗格。”

    年青人闻言顿时这才停下了脚下动作,和师父一起在地窖下寻找起来。

    方天佑趁着两人分心查找的空档,小心地出了地窖。“影遁符”的符力有限,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他不得不趁早离开。

    不过老者的话,倒是提醒了他。或许应该找机会再到地下室来探探,毕竟他现在可是有神识,可以透视的!方天佑心中暗暗祈祷,可别让那对阴鬼门师徒找到了什么。

    否则的话,以那老者的强大,方天佑现在是不可能从他身上再抢回来的。出了地窖,方天佑再也不敢大意,施展“登天步”跑到了废墟极远的一片小树林中暗自观察着这边的动静。

    两盏茶的功夫,那对师徒就从地下室里走了出来,看神情并没有什么欢喜,应该是一无所获了。

    两人出了地下室,又在废墟中仔细地搜索着。废墟搜索完了,又慢慢扩大范围,就连方天佑藏身的小树林都没有放过,害得方天佑又浪费了一张“影遁符”。

    天色静静黑下来,两师徒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是在废墟旁边的一块空地上摆弄着什么。

    方天佑趁着夜色,悄悄走近了一点,仔细看去,空地上被清理出一片干净的区域,上面点着一只细脚蜡烛,隐约间还能听到两人的对话,

    “师父,你确定要用这引魂香吗?”年青的阴鬼门弟子问道。

    “石元乳毫无线索,现在阴鬼锥是最后的希望了。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能就这么空手而回。”阴鬼门那老者不甘地道。

    “可,可是师父,万一使用引魂香咱们没有感应到阴鬼锥中阴鬼的反应,反而招来了更多的厉害的鬼,比如归隐宗的那些百年怨鬼,怎么办?”那徒弟有些害怕地道。

    “身为阴鬼门的弟子,怎么还害怕起鬼来了。放心吧,归隐宗这片地方,空气流畅,阳光充足,哪里有环境形成千年百年厉鬼。如果真有厉害的鬼,一定是阴鬼锥中的那一只了,我们正好由它找到阴鬼锥。”老者蛮有把握地分析道。

    “那,师父这样说,好像也挺有道理的。只是这引魂香以前在宗门,好像并没有听说过啊。”徒弟好奇地问道。

    “这是师门传承下来的东西,我也是好不容易从宗门那讨到的一点,有没有用还不一定呢。你不要问这么多了,这次要是真找到阴鬼锥,少不了你的好处,师父到时会再传你两手绝活。”老者微笑着许诺道。

    “那多谢师父了!”年青人当即大喜。

    “快坐好,准备开始吧。”提醒一声后,老者从口袋里掏出一截两寸来长,蚊香大小的东西点燃。那应该就是他们所说的引魂香了。

    方天佑第一次见这东西,以前在修仙界并没有听说过,更没有见过。符皇要招鬼,那一般是用“招魂符”之类的,不会用什么香。

    方天佑不知道这引魂香是用什么做成的,对于这“引魂香”的效果蛮期待的。

    随着引魂香的点燃,一股淡淡的幽香迅速朝着四处扩散。不过一会就传到了方天佑这边。那味道有点像檀香,但方天佑却知道,这肯定不是檀香。

    因为方天佑闻到这香味之下,竟然觉得灵魂荡起一阵涟漪,意识有些恍惚。

    “不对,什么引魂香,应该是**香才对。这老家伙只怕是发现了暗中的我,故意假说是要引鬼,其实是想迷倒我!”

    心生警惕之下,方天佑连忙屏住呼吸,同时运转“鸿蒙仙经”调动神识和真元,驱除已经渗入体内的**药力。

    方天佑身为修仙者,体质本就强大,加上“鸿蒙仙经”的神异,神识、真元的纯净,所以一个周天下来,就将药力排除,意识再不受一点影响。

    “师,师父,我,我怎么感应好困。”阴鬼门那年青人打了一声嗑睡,栽头便倒。方天佑好奇地张望,那家伙好像不是做假,而是真的被迷倒了。

    “难道他自己也没有解药?可是他那个师父为什么没事人一样呢?”方天佑看着场中老者脸上的淡漠,似乎明白了什么。

    “咕”不远处,一只鸟扑腾的翅膀,从巢中掉落下来。方天佑知道,那是**香起了作用,他没有想到这**香作用这么明显,那可怜的鸟儿离那么远居然也被迷倒了。

    “倏倏”在小鸟掉地声响起的同时,老者的身形腾空跃起,朝着场外掠去,四处搜寻着什么。

    方天佑知道他肯定在搜寻自己,不过此时夜黑风高,方天佑有神识探测,登天步运用起来也不比那老者身法慢。

    一时好胜心起,居然不用“影遁符”,仅凭身法和老者玩起了躲猫猫,还借着那老者到别处搜索的空档,窜到了那年青人身边,在他身上点了两指,然后又迂回到了原地。

    老者四处搜索,无功而返,脸上带着疑惑,似乎又有所不甘。

    “咳,咳”这时,年青人却轻咳着醒了过来。老者脸上越发疑惑,眼神变得歹毒起来。

    “师,师你,这这香味不对,我,怎么感觉像中了迷药一样,头晕沉沉地,身体也不受使唤了。”年青人看向自己师父,疑惑地道。

    “没错,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引魂香,而是**香,两里之类,闻者都会受到影响。我本是怀疑周围有人在窥伺,所以想迷倒他,利用他的生魂引出阴鬼的,可惜一无所获。”老者叹息着说道。

    “那,师父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也,也好让我有个防范,不至于如此失态。”年青人苦笑着道。

    “上次我带你闯宗门宝库,你是不是私藏了什么宝贝,以你的修为,中了**香不可能这么早清醒过来。”老者并没有回答自己徒弟的话,而是反问道。

    “宝贝,没,绝对没有,我所有的东西都上交给你了啊,我,我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就醒来了。”年青人听到老者的质疑,当即表白道。

    “是吗?我搜搜就知道了。”老者轻哼一声,在年青人身上摸找起来。

    “哼,还说没有私藏,张文德!这是什么?”老者从年青人身上找出一只药瓶,似乎很生气,开始直呼自己徒弟的名字。

    “这,这是三颗淬体丹,我当时拿了四颗,自己偷偷服下了一颗。这是我从宝库中拿出来的,唯一没有上交给师父的东西。我该死,请师父原谅!”张文德见自己私藏的行径被揭穿,慌忙讨饶道。

    “唯一的东西!哼,好吧,我姑且相信你。不过,为了表达你的诚意,我要请你帮为师一个忙。”老者阴笑着道。

    “帮,帮师父的忙?”张文德看着师父的笑容,脸上浮现出一些忌惮。

    “怎么,不愿意嘛?这可由不得你了?”老者阴笑着从身上抽出一把锋利的尖刀。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