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阴鬼门
    对于这些零星的影象片段,方天佑脑海根本找不到相关联的记忆。方天佑不知道这是凝练神识带来的妄想后遗症,还是自己神识强大后,记起了以前在地球上生活的某些记忆。

    想来想去,方天佑还是倾向于后一种可能,唯一不知道如何解释的是那个白纱蒙面女子,分明装着不是现代人的装束,而是古装,难道是看某部古装d电影时的电影特效。

    可这种自主唤醒的记忆,一定是主人记忆深处难以忘记的事情才对啊,看一场d电影有什么难记的?

    想到过去的记忆,方天佑又考虑现在神识已经凝练,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恢复以前的记忆了。

    不过再权衡后,方天佑又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是现在神识初步,不想节外生枝;二来,怕恢复记忆后,以前的事情影响了自己的心性;

    再则,方天佑觉得现在这样一个人无牵无挂挺好的,用不着去依靠谁,也用不着去牵挂谁。至于方家,他们既然已经将自己当作弃卒般赶出来,那我不去记起也罢。

    思索一番,方天佑终于甩开思绪,再次宁神静气地修炼了起来,巩固自己的修为,神识的突破,也带动了他的修为提升,现在已经达到了养气二阶期。

    “轰格……”方天佑正入定修炼,从甬道处传来一阵沉闷的轻响,将他从修炼状态惊醒。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安静空旷的环境下却来得很突兀,方天佑此时的各种感官何其灵敏,自然捕捉到了这一声响。

    “那好像是石门打开的声音?难道有人进来了?是归隐宗有幸存者回来了,还是那叫阴鬼什么的势力又杀回来了,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人闯进来了……

    无论如何,既然能够攀过那些铁柱,打开石门寻到这里,肯定不是普通人,敌友难分的情况下,我最好还是先藏起来的好。”

    找来找去也没有什么地方好藏身,方天佑想到了那个地窖,地窖有个出入口,既方便藏身,万一被发现时,又方便脱身。

    方天佑闪身掠到地窖入口处,却并不急着进去,而是藏身在一面半塌的墙体后观望,不久,一老一少两道身影走出了甬通,出现在山岭小道前。从两人身上的穿着来看,和

    那些入侵归隐宗的人一样,全身黑色布衣。

    “难道真的是那叫阴鬼什么的势力又卷土重来!”方天佑心疑惑。

    “师父,快看,这里也有骸骨,其有两位是我们阴鬼门的前辈!”那道年青的身影扑向小道边的尸体查探了一阵后,朝着身后的老者说道。

    “搜搜看,有什么能用的东西和有价值的线索吧。”老者淡然道,语气对自己门派的前辈并没有多少怀念,反而更关心这些骸骨的遗物。

    “阴鬼门,真的是那黑衣人一伙的。”听了两人的话,方天佑心释然,同时又升起一丝疑惑,“不知道他们回来是要干什么,找什么线索呢?”

    两人一路搜索着,渐渐来到废墟前,方天佑更加谨慎,将呼吸都压得很低,生怕被两人发现。

    “归隐宗!师父推断的没有错,我们真的找对了地方。”那年青人看到地上归隐宗的牌匾,惊讶地道。

    “那当然,这消息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从你师伯那里打听到的,怎么会有错。”那老者不无得意地道。

    “那是,阴鬼门里面还就师父一个人最精明了。”年青了拍了老者一记马屁,又趁问道,“对了,师父,那石元乳和阴鬼锥到底有什么用处啊,值得您这么费心找寻。”

    “石元乳是天地生成的一种灵物,吃了之后可以增加修道者法力,更可以增加武道修炼者的内力。

    至于阴鬼锥,那是咱们宗门的两大镇派之宝,除了其自身极为锋利外,里面还寄养着宗门当年悉心供养的一只阴鬼。”

    老者受了自己徒弟一记马屁,极为受用,对他的提问是知无不言。

    “石元乳既然有如此妙用,当年归隐宗拥有不少石元乳,为什么仍然还只是一个实力弱小的修道门派呢?”

    “那是因为石元乳有一个不小的副作用,就是富含杂质,归隐宗和我阴鬼门一样是道法门派,修炼法力为主,体质不强,很难消化其的杂质,不能过多服用。”

    “既然如此,那师父为什么还这么大费周折的寻找石元乳呢,有宗门内库存的就够用了。”

    “宗门内石元乳也不多了。更主要的是,得到石元乳后可以拿去变卖,换取其他好东西。我们修道者用不上,但武道修炼者却很喜欢这石元乳呢。他们本就以炼体为主,体质强大,能够更好的抵制石元乳的负作用,所以石元乳在外面可是紧俏得狠呢!”

    “原来如此,归隐宗宗门隐蔽,行事据说又很低调,当年我们阴鬼门又是怎么发现归隐宗的秘密的呢?”年青人又问道。

    “归隐宗石元乳有不少剩余,每届的武道两门交易会,他们都会秘密地拿出不少石元乳寄卖,以换取其他的修炼资源。

    当年,我阴鬼门的葛长老,无意间撞见了寄卖者竟然是归隐宗的人,向他们讨要一点石元乳,他们竟然不肯。于是,干脆带着宗门高杀上门亲自来取了。”

    这老者说得轻描淡写,方天佑听得暗自摇头,什么叫讨要一点不肯,什么叫上门亲自来取,分明就是拦路抢劫不成,跑来灭人满门,说得好像还是归隐宗的错一样。

    “归隐宗不识好歹,被灭门也是咎由自取。可恶的是其他门派,一个个死盯着咱们阴鬼门,名义上是要调查归隐宗的事,其实还不是想从捞好处!”年青人忿忿不平地道。

    “哎,与归隐宗一战,我阴鬼门也失去了不少好,实力大跌,其他门派便虎视眈眈,所以我阴鬼门才会选择关闭山门近百年。”老者叹息者说道。

    “等我们找到石元乳和阴鬼锥,到时师父您一定实力大增,最好一举突破到天师境界,那时咱们再慢慢和那些门派算陈年旧帐。”年青人恨声说道。

    “少给师父脸上贴金了,师父我现在不过大师前期,就算得到石元乳和阴鬼锥,战力只怕也最多突破到大师境界后期而已,要突破到天师境界,谈何容易。

    而且事情只怕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当年我阴鬼门寻遍了归隐宗都没有找到石元乳的出处,我怀疑石元乳的产地,根本不在归隐宗宗门之地,要想找到,恐怕有些难度。

    至于阴鬼锥,我怀疑是死去的老宗主将阴鬼锥借给了葛长老,然后在与归隐宗一战失落了。当然这也是我的猜测而已。鉴于这两个原因,所以我才会这么费尽周折找到这里来,目的是想找到石元乳和阴鬼锥的线索……”

    听到这些话,方天佑吃惊不小,没有想到眼前的老者居然会是一位大师境界的高,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到大师境界的道法高,心不免对这阴鬼门老者产生了极大的警惕。

    由两人的对话,他也终于想通了不少的事情。这师徒俩讲的石元乳,应该就是长乐村的地龙乳。归隐宗发现了地龙乳后,派出弟子镇守,还在那里建立阵法,形成了现在的长乐村。

    后来,归隐宗的秘密被阴鬼门发现,导致灭门惨剧。由于地龙乳在离这里很远的长乐村,阴鬼门并没有找到地龙乳的源地,而归隐宗被灭门后,也再也没有去长乐村收取地龙乳,这才导致长乐村地龙乳能量弥漫,村民频繁犯病,又无法医治。

    至于他们所说的阴鬼锥,方天佑有点怀疑是不是就是自己从那具骸骨得到的,材料特殊的尖锥。只是那老者说里面寄养着一只阴鬼,不知道为什么方天佑却根本没有察觉。

    方天佑愣神思索间,阴鬼门的一老一少已经开始四始了探索,渐渐朝居的这间大面积院落走了过来。

    方天佑在那老者身上感应到了比向仕星更加强大的法力波动,不由得对他生出几分忌惮,再不敢到暗窥视,怕引起那老者的察觉,正准备找时躲入地下。

    这时,那老者像发现了什么,突然脸色一变,随即发出一声如鬼啸般的厉吼,震得身边的青年都身形倒跌,附近的一些碎瓦、烂木乱飞。

    方天佑也只觉耳朵一疼,身形一个踉跄,一脚踏在了脚下一块碎裂的木片上,发出“咔”的一声轻响。

    方天佑暗叫不好,连忙运转“鸿蒙仙经”相抗,同时启动了早已经捏在心的“影遁符”,躲入了地窖内的暗影。

    “影遁符”刚起效果,那老者的身影已如鬼魅般的闪身到地窖之,方天佑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他没有想到这老者的感观这么灵敏,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发现了疑点。

    老者进入地窖后,在倒塌的柜架间,四处搜索。方天佑暗自庆幸自己有“影遁符”,否则只怕狡兔窟之计不好使。哪怕弄出一点响动,或气息暴露都有可能被这老者察觉。

    高出一个境界,就是不同凡响,这老者比之向仕星都强大了许多。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