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被灭门的宗派
    <>最快更新都市狂仙最新章节!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才能到达下方崖壁上的平台。雅文言情.如果是长乐村那种崖壁,方天佑大可以放藤绳下去,只要藤绳足够长,顺着藤绳往下爬,就能到达平台。

    但这处悬崖很特殊,悬顶是像老鹰翅膀一样突出去的大石块,而那平台又刚好在这“老鹰的翅膀”下面。

    也就意味着,方天佑就算放藤绳下去,藤绳也不能转弯,哪怕往下爬到和平台一样的高度,但水平上,仍然和平台有五六米的距离。

    要是在脚踏实地的情况下,方天佑施展“登天步”一跃五六米也不是做不到。可是悬空荡在藤绳上,要荡出五六米,方天佑就没有把握了。

    “不可能啊。他们挖这么一个平台,肯定有用途,有用途就一定有到达平台的方法路径才对。”想到这里,方天佑又耐心地查探起来。

    这一查探还真让他发现了一点线索。

    原来,在突出崖面的下方,有一排三指大小的长条形铁柱,从方天佑处身不远的地方,一直延伸到那个平台附近。

    每一根铁柱裸露在外的地方,只有不到二十厘米,每根铁柱之间的距离大约两尺。

    “难道是要攀着那些铁柱,像玩平衡梯一样,从这边一直吊到平台上?”看着那些均匀分布的铁柱,方天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些修道者还真是,搞得这么神秘。这个地方本就很偏僻了,还要搞这么一条凶险的路径。这不仅仅是为了防止普通人的打扰,应该还有防范其他修道者的用途吧。

    不过他们搞得越神秘,说明那平台越有问题。方天佑观察了一阵,四处不见人影,终于打定主意去那平台看一看。

    为了以防万一,方天佑还是先找来了从长乐村从新带出来的麻绳,打了个活结后,套住最近的一根铁柱试了试。发现那铁柱钉得很牢,方天佑这才放心下来。

    他一手抓住最近的铁柱,待身体平稳后,又伸出另一只手抓住相邻的铁柱,然后试试那根铁柱的牢固度,能够支撑住身体后,方天佑又将身体荡过去,开始爬第三根铁柱。

    这样两手交替合作,像玩平衡梯一样慢慢地朝平台靠近。.

    当然,与平衡梯不同的是,平衡梯下的地面最多离自己脚下一两尺,而现在方天佑的脚下却是看不见底的深渊。

    好在那些铁柱都很牢固,三四分钟后,方天佑就顺利地到达了平台上,却发现这不足十平米的平台上,居然有打斗的痕迹。

    不仅平台,这附近的崖壁上,也有好几处大刀利剑劈砍的痕迹。让方天佑想到那铁索肯定也是被这些利刃所斩断,所以才垂向了下方。

    站在平台上朝下探视,下方仍然是悬崖石壁,没有任何地方其他可以上下的路径,也没有发现更多的可疑之处。

    “他们建造这样一个平台,难道就是为了锻炼胆识,或是在这里比武?不对,这些打斗的痕迹,不像是在比武切磋,分明是生死相搏。这个平台肯定有蹊跷。”方天佑再次四处仔细检查了一下,果然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在平台的上方五尺处,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凹槽。

    这凹槽很不明显,要不是方天佑眼力过人,还真的很难发现。方天佑用手在凹槽上轻轻一按,石壁内居然传来一阵机括声。

    方天佑心中一紧:这平台应该是一个出入口,崖壁内另有空间!

    他还进一步想到,万一那些修道者看到自己这个“入侵者”后动起手来怎么办。他现在身处这处平台,施展不开手脚,要吃大亏的啊。

    方天佑不禁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了。不过事已经至此,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机括声越来越大,好像有什么笨重的枢纽开启,震得平台附近的崖壁都产生了轻微的抖动,一直持续了一两分钟上,声响和抖动才停下来。

    可是机括声停下来后,却并不见有任何异动,也不见有人声。方天佑觉得很奇怪,难道自己想错了,崖壁内根本没有人?

    如果不是那机括的抖动震得崖壁落下了不少的尘土,方天佑几乎要怀疑那机括声是自己产生的错觉。

    “咦,这是,一道石门?”方天佑突然注意到,崖壁被震落一些灰尘后,在他身前崖壁处,有一块一人大小的石板朝内凹陷了一半寸。

    因为这石板和崖壁颜色相差不大,缝隙又很小,所以方天佑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

    方天佑推测,应该是刚才的机括起了作用,让这石板内陷半寸,因为他很确信,机括声响起前,没有这样内陷的地方。让他费解的是,为什么那机关只是让石板内陷了半寸,而不是直接打开这道石门。

    既然有了新的发现,方天佑当然不会放过。他仔细观察这石门,轻轻地敲了敲,又试着用力朝里推。

    开始时石门丝纹不动,直到方天佑站桩用上了差不多六层力道,石门才有了晃动的痕迹。方天佑连忙再加上两层力道,石门“轰、轰”地内陷,露出一道仅供两人并行的甬道来。

    伸头进去探测,甬道内很安静,方天佑很奇怪,石门的轰响居然没有惊动里面的人。不过方天佑仍然不敢大意,凝视戒备着朝走进了甬道。

    在甬道中没走几步,身后的石门自动关了起来,方天佑也并不在意,继续朝前探索而去,又发现甬道壁上和平台上一样,有着明显的刀斧劈砍的痕迹。

    “这甬道内也有打斗的痕迹,从这留下的痕迹看,不像自己人修炼时活动手脚,更像是在生死搏斗,难道这里曾经发生过大战!”

    带着疑惑,方天佑继续朝里面走去。又走了大概四五十米的样子,眼前就豁然开朗。这里居然是一间可以容纳二三十人的石室,里面桌椅、床塌俱全。

    最触目惊心的是,石室中竟然会有六具骸骨。这些骸骨有的躺在地上,有的靠在桌椅上,姿势各异,但从骸骨形状上看,都受了伤。有两具骸骨的胸骨处还分别插着一把匕首和一把长钩。

    “这里果然发生了一场残酷的撕杀。从这些骸骨身上残留的服饰碎片来看,明显是两伙人。一伙人着青色布衣,一伙人则穿着黑色服饰。”方天佑仔细查探了几具骸骨,并没有发现更多的线索。

    这石室好像是一个过度站,又像是一个前哨,到了这里甬道还没有完,方天佑又继续沿着甬道朝前走,一路少不了又看到打斗的痕迹,方天佑已经习以为常了。

    又走了五六分钟,前方传来光亮,与此同时,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方天佑心知前面有了出口。

    没走多久,果然出了甬通,眼前出现一条弯弯曲曲的山岭小道。小道一直朝前方延伸,两边长满了野草和树木,甚至偶尔有一两只野兔跑过。更远处是一片开阔的空地。

    蔚蓝的天空下,依稀可以看见不远处有一片院落的痕迹。院落前有不少开出来的田地,上面原本应该栽种了许多的瓜果蔬菜什么的。

    可惜现在好多年没有打理,田地已经荒废,杂草丛生。偶尔某处还自生自灭地生长着的蔬菜,因为没有料理,也长得和野菜差不多了。

    这里的天地灵气比长乐村要浓郁得多,原本应该是一个绝好的隐蔽场所,用作修道者的隐居修炼之地,那是再好不过了。只是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将这么一处绝好之地毁于一旦。

    踏上小道,方天佑直接朝那片院落走去。路边仍然不时看到一两具骸骨,方天佑只是远远地看了看,懒得再去探视。

    来到院落前,这里的骸骨更多,有数十具之多,其中居然出现了女人和孩童,甚至还有一个被女人抱在怀中的婴儿。

    “这是要灭人满门啊!”方天佑心中一颤,“这到底是怎么样的深仇大恨,连女人和孩子都不放过!”

    没有活口,四处一片静谧,方天佑无从得知答案,只是妇女儿童青布衣裳上,推测出,被灭门的只怕是穿青衣的一方。

    院落似乎经历过大火,已经凋落不堪,剩下一片残垣断瓦,与其说是院落,不如说是废墟。在正院大门前,方天佑发现一块断成三截的,又被火烧去一角的牌匾。将牌匾摆到一处,连接起来一看,依稀可以辨识出上面写着“归隐宗”三个行书大字。

    “原来,隐居在这里的修道门派,叫‘归隐宗’。字面上看,应该是一个与世无争的门派,如果真是这样,应该不会与人结怨才对,怎么会导致灭门的呢。”

    方天佑踏着废墟,走进院落群,发现居中的一个院落面积最大,而且剩下的残垣断瓦最多,可以想见这间院落当时建筑得最宽敞最牢固,居住者应该在“归隐宗”地位不低。

    走进这座院落,方天佑又发现,这里被烧的痕迹不多,墙壁更多的是被外力撞击而倒塌。而正是因为这些倒塌的砖瓦,在这院落四周形成了一片隔火带,才导致院落烧得并不是十分严重。

    最引起方天佑注意的是,在院落南边的一间房屋内,躺着一胖一瘦两具相差极大的尸体骸骨。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