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寻找修道者
    “你也不用高兴得太早,这套《霸虎拳》功法共分六层,我目前只传了你前两层。如果一年内,你能够将前两层修炼成功,我才可能传你后面的四层。”方天佑将古三通扶了起来,又告诫道。

    他只能引导修炼的基础,至于能够修炼到什么程度,还得看古三通自己的造化了。

    “方大师放心,我一定勤加修炼,争取早日获得学习后面四层的机会!”古三通坚定地道。

    当晚,方天佑一直教导古三通到深夜,直到古三通已经弄懂了《霸虎拳》中的精髓,方天佑才让他离开。

    第二天,感觉到身体明显有了改善的长乐村民们,都自发地来到了方天佑的住所,向他表示感谢。方天佑探试到村民体质、气色果然有所改变,心里也十分高兴。

    该取的东西已经取到,对长乐村民也有了交待后,方天佑就决定离开长乐村。不过这一次他的目标,除了采药外,又多了一项,那就去找一找那些修真者。

    毫无疑惑,这些修真者应该比湖阳的常春真人等人修为更加精深,而且他们既然懂得炼制,那说不定会有其他的好东西。

    要是当年在修仙界贵为符皇的方天佑,当然不屑于去觊觎这些小门小派人物的东西了,但现在白手起家的方天佑,资源极度缺乏,要是能够打到他们的主意,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了。

    方天佑再次将古乐才等人召集起来,希望能够搜寻到一点那些所谓仙人的踪迹。方天佑展现了不俗手段后,这些人已经请方天佑也归于“仙人”们的那种地位了。

    对于方天佑的询问,回答也很积极坦诚。只可惜他们被局限长乐村内,对外面根本不了解,所以不知道仙人们出村后的行踪。

    还算有的用处的信息是,古乐才等人说那些仙人穿着与方天佑决然不同,倒是和长乐村民一样穿的是布衣长裤,发式也和长乐村一样是长发,而且仙人们很少吃鱼肉,以清茶水果为主。

    这让方天佑推断那些修道者应该没有生活在都市里,而是隐居在了长白山的深山中。

    除此之外,村民们还说那些“仙人们”每次都从村口东北方向进村,而且从第一代长乐村先祖开始,长乐村的祭祀等活动时,都要向东北方向跪拜。

    “东北方向?”方天佑回想起帛巾上的圈圈点点,那个箭头一路的指向,总体方向就是由东北而起,指向西南的,最后的终点就是西南方的长乐村。

    方天佑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大胆的推测:“他们很可能在长乐村的东北方向。而帛巾上的地图是指引他们从自己的老巢,来到这长乐村的。我逆着箭头所指的方向,反向而行,应该可以找到他们的老巢了!”

    随后,方天佑就向古乐才等人表达了离去之意。古乐才等人听说,那是千般挽留,古三通更是不舍。无奈方天佑去意已决。

    当天中午,长乐村民们准备了丰盛的酒食,为方天佑饯行。方天佑教给了村民们一些种植龙乳花的注意事项,交待村民们龙乳花还是要继续种下去。

    这方面方天佑当然也有自己的私心。因为龙乳花和地龙乳是相生的。龙乳花种植得好,地龙乳的产量也才会更多。

    “霸虎拳的前几式,你可以教导村民,对他们强身健体有帮助。后面的他们可能就修炼不了了。有机会我会再来村里,如果到时你修炼成了前两层。我就带你到外面继续修炼。”

    方天佑交待完古三通道,总觉得还有些不放心,想了想又道,“如果那些修道者找来村中了,他们要责怪你们的话,你们就将一切推给我,让他们到湖阳市找我。”

    “我明白了,方大师。”古三通当然知道方天佑都是在为他,为长乐村民着想,当即满口答应。

    当然,那些修道者找长乐村麻烦,这只是方天佑设想的最坏打算。他相信,他神不知鬼不觉地闯阵法,入地洞夺宝,又轻易解决村民病症。

    这样的手段,比那些修道者高明许多。显露了这几手后,那些修道者,想要找他麻烦,打长乐村的茬子,就不得不掂量他们自己的份量了。

    “这一次坠崖,虽然凶险,但总算收获不小。”方天佑很满意地告别了长乐村。

    由村东北方向闯阵出村后,方天佑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长白山的一座不知名山脉的山坡上。

    这座山岭在高五金给的地图上并没有标注。要么就是方天佑已经穿行超过了高五金的采药范围,要么就是因为阵法的缘由屏蔽了这里,所以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也很少能到达这里。

    方天佑没有去理会这些,认准东北方向后,一边继续朝前搜索修道者的行踪,一边顺道采集药材。

    假期已经过去一半,梁文婷的心绪却一直无法平静。上次方天佑打电话来请假,说要去某家医院看病,梁文婷差点就脱口而出,要陪他一起去。

    可是话到一半,她才发现自己的尴尬。陪他去看病,以什么身份,老师嘛?那是不是有些关心过头了。

    梁文婷再一次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对方天佑多出了一份,超出师生情之外的关心,这让她感觉到很羞愧与害怕。

    “我不会是对他动心了吧!那毕竟是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大男孩啊,而且自己是辅导员,他是学生,要论起来,我们俩可是师生关系啊,我怎么可以对他生出非分之想呢!”

    梁文婷越想越心慌。仿佛为了逃避,她主动邀请了两个玩得来的同事和同学,利用假期出去旅游散心。

    可是白天还好,旅游赶路,有些新鲜。到了晚上她就禁不住开始担心起方天佑来,她担心他是不是找到了那家医院,那家医院是不是真的能够治他的病,他甚至担心他有没有找到住的地方,担心他路费、医药费够不够用。

    外出旅游的第四天,她终于忍不住拨打了方天佑的手机号码,却发现方天佑的手机无论如何也打不通,这让梁文婷心底更加担忧,连接下来的旅游都没有什么心情了。

    同样心情不好的,还有宋秋月。她没有想到,自己老爹千方百计将自己骗到长春来,居然是为了相亲。

    想着那个纨绔子弟见到自己时,色迷迷嘴角差点流口水的样子,宋秋月就完全没有了心思。虽说那纨绔子弟家底雄厚,甚至可以说权势通天,但宋秋月可不管这些,遇不到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她是坚决不嫁的。

    无论老爹怎么好说歹说,宋秋月就是不松口,还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绝招威胁老爹。老爷子一气之下,将她关在了别墅里,哪里都不谁去。

    被困一室的宋秋月更深切地了解到了自由地可贵。早知道我就一直在外旅游,不回国了。

    想到旅游,宋秋月又想到了方天佑,这个家伙不知道现在到哪里了,长白山一定很好玩吧,不知道他有没有给自己传相片呢。

    好在别墅里还有wifi,能上网,不然宋秋月要被憋疯的。迫不及待地打开微信,宋秋月却发现自己的好友申请,那个死方天佑居然还没有通过。

    宋秋月当即打电话过去,要责骂方天佑,却发现对方的电话居然也打不通,气得她将自己手机砸到了床上。

    方天佑当然不知道有两个人在联系自己。别说他的手机在坠崖时摔坏了,就算没有摔坏,在这深山老林中也没有信号。

    他现在刚来到长白山一条不知名的小溪边,捧起清澈的溪水喝了几口,又洗了一把脸,然后坐在溪边稍做休息。

    离开长乐村已经有几天时间了,修道者老巢没有发现,野狼、黑熊倒是碰到不少,甚至还看到了两只东北虎。

    如果是一般人,没有猎枪长刀在手,一定吓傻,运气不好还可能成为了这些野兽嘴中的美食,可是对于养气二阶的方天佑来讲,这些凶猛的野兽就并不算什么了。

    当然,现在这些野兽都是稀有的保护动物了,方天佑也没有去伤害它们。饿的时候最多也就是打只野兔山鸡什么的填饱肚子。

    对于那些修道者老巢的隐秘性,方天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既然他们每五年才来一次,说明他们出来一次不容易,地点肯定离长乐村不会近。

    可是方天佑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难找。这几天来,他早已经深入长白山无人区,远离了高五金给出的地图范围。

    确切的说,他是已经迷路了。要想走长白山,现在最稳当的办法就是原路返回,回到长乐村,回到高五金所画的地图范围内去。

    要不是两天前终于有了一点眉目,方天佑真的准备放弃,然后原路返回了。前两天方天佑来到一座山谷,有两座高山对立,两边还各自有绵延的附属山岭。

    方天佑无意间瞥到帛巾地图上面,刚好有两个大圈,大圈左右连接着一些小点,他猛然意识到,帛巾的大圈可能就是指的高山,连续的小点应该就是接连不断的小山岭。

    至于圈点之间有些细长的线,方天佑猜测那或许就是一些小河小溪,指引山中远行的人休息取水之用。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