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洞中修炼
    走到石钟乳下,方天佑发现墨水瓶大小的玉瓶,瓶口正对着石钟乳,应该是用来接在龙乳的,此刻瓶中已经滴满了地龙乳。

    地龙乳的一年也生不了几滴,那些修道者放置这样大小的玉瓶应该是算好了,五年可以滴满大半瓶,所以他们五年来取一次。

    现在他们近百年没有来过,长乐村的人又进不来,那就相当于已经浪费了至少十多瓶地龙乳了!方天佑心中暗自心疼。

    “难道他们发现了地龙乳的弊端,舍弃了这里的地龙乳?就算不需要地地龙乳,但龙乳花也是一味不可多得的药材啊难道说,他们根本没有发现地龙乳和龙乳花的妙用?”方天佑思索半天,想不出理由。

    “管他呢,先取了地龙乳再说。”方天佑小心的将那玉瓶取下,又拿过旁边的瓶塞将瓶口盖好,无意间瞥到旁边还有两个同样大小的玉瓶,还有一个鼻烟壶大小的药瓶,以及一块像是包瓶子用的帛巾。

    玉瓶不用说,肯定是那些修道者用来轮换接地龙乳的。方天佑将其中一只玉瓶放在刚才的那玉瓶位置,继续接地龙乳,又将另一只玉瓶收进了背包。

    这种玉制瓶子,自然比修仙界的丹药瓶要差上不少,但在这地球上只怕也是较为稀罕之物了。

    它的外形上虽然不如上次在冬江湖拍卖会上拍卖的花鸟纹翠玉瓶好看,但对于丹药的保鲜效果肯定要比花鸟纹翠玉瓶强,方天佑留着这玉瓶,当然是为将来装丹药做准备。

    方天佑又掂了掂那药瓶,感觉里面并没有药丸,只是一些粉末状的东西,拨出药瓶后闻了闻,感觉药中的药性极不纯粹,而且所用药材杂乱古怪,像是半成品的药。

    至于那块帛巾,看似平淡无奇,却标注着不少圈圈点点,圈点之间有一条红色的箭头线,箭头的最后指向一个粗圆点,旁边注明两个小字:长乐。

    “这是一张简仪的地图吧,地点应该是长乐村这片区域。”方天佑研究一阵,只猜测这大约是一张地图,却看不懂上面的内容。

    “先收起来,一会再慢慢研究,我还是先抓紧时间在这里修炼一阵吧。”方天佑感应着周围的气息,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地龙乳本就粘稠,不易挥发。而且它只能被玉石所盛。如果碰到土块石头则会马上消散挥发入空气中,成为不易修炼者消化的特殊能量,与天地灵气混杂。

    那些修道者近百年没来,地龙乳溢出瓶口于,难免流于石洞地面,久而久之,就相当于有十多瓶地龙乳流溢后挥发在洞中,导致洞中的地龙乳能量极为浓郁,呼吸之间都能够吸收不少的地龙乳能量。

    所以方天佑在地龙乳到手后,又收起了玉瓶、药瓶和那方帛巾,却并没有急着出洞,而是盘膝坐下,在洞中修炼起来。他要借此恢复自己的体内的真元。

    心意一动,“鸿蒙仙经”就控制着体内真元快速流转,方天佑的身体刹时宛如一道漩涡,吸扯着周围的天地灵气,包括地龙乳的斑驳能量,进入体内,化为真元。

    随着方天佑的吸收,洞中的地龙乳能量越来越少,方天佑体内的真元越来越多。差不多两个小时后,方天佑停下了修炼。

    洞中的地龙乳能量已经稀薄到极点,而方天佑体内的真元,差不多已经恢复到了坠崖前的九层左右。

    “可惜了,那相当于十多个玉瓶的地龙乳挥发后,已经消散空中,渗入土石。现在洞中剩下的地龙乳能量已经是极少的一部分了。要是那些地龙乳都收集在此,我虽不敢说能够一举突破到筑基境界,但突破到养气三阶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事。”

    方天佑有点遗憾地摇了摇头,但很快他又想通了:天地灵物,不可强求,能够得到一瓶,又借此补充了体内真元就已经是难得的机缘了。

    目的已经达到,方天佑又原路返回,出了山洞、石屋,几个纵跃,轻巧地回到了长乐村他的那间卧室内。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四点钟,方天佑却躺在床上毫无睡意。端详着手中的那瓶地龙乳,一时心潮起伏。

    “想必那些修道者根本无法利用地龙乳,不然,哪里会便宜我啊。他们之所以要五年来一次,每次只敢在这里呆上两三天就走,只怕是一次吸收这些地龙乳能量后,至少要五年才能够消化消除地龙乳的负面作用。”

    “至于龙乳花,也就是他们所谓的石乳花的作用,只怕那些修道者未必也真的知道,他们或许更多的应该是以种植收集石乳花当作借口,来收取地龙乳罢了。

    “要知道龙乳花的种植可是很有讲究的,可是那些修道者显然并没有教导长乐村民们正确的种植方法。导致长乐村民现在这样种植出的龙乳花品阶极低,以地球上的修道者水平,应该不可能发挥出这种品阶龙乳花的药效。”

    想到长乐村,方天佑又不由得想到了他们的遗传病。其实这根本就不是病,而是因为长乐村地下有着一股地龙乳。

    村民们长期在这里生活,就算不修炼,一呼一吸之间,也难免接触到空气中弥漫的地龙乳能量。

    方天佑刚进长乐村就感应到这里的天地灵有点怪异,直到看到龙乳花后,他才明白是天地灵气中夹杂着地龙乳能量气息的缘故。

    方天佑有“鸿蒙仙经”可以化解地龙乳,但长乐村的村民却无法消化地龙乳中的能量,所以当地龙乳能量越积越多时,就会阻塞他们的经脉,让他们浑身难受,直至最后影响心智,让他们发狂发疯、

    至于为什么体质越壮,能力越强的人越容易发病,则与长乐村民的修炼有关了。长乐村民应该从祖先那里获得了一点修道的基础,所以多少都在悠闲之余修炼。

    越是强壮生龙活虎的人,越是修炼能力强的人,在吸收更多天地灵气的同时,肯定也吸收了更多的地龙乳,当然就会更快、更容易被阻塞经脉,犯起发狂病症了。

    现在唯一让方天佑有些想不通的是,长乐村人一直认为他们口中所说的仙人,能够以丹药治他们村的怪病。

    方天佑可不相信那些修道者真有这本事,要不然的话,他们肯定早点在此霸占地龙乳修炼了,哪里会容得了长乐村人在此看守,吸收地龙乳能量。

    方天佑决定天亮后,再去和古乐才等人打听一下那些修道者治病的情况,进而为村民想出一个长期有效,不依靠丹药的防治之法。

    第二天早上,方天佑交代古乐才将村中以前有过发狂病症,被他们的仙人治好的人召集起来。古乐才虽然不知道方天佑这样做的目的,但还是照做了。

    出乎方天佑意外的是,被那些“仙人”亲自治疗好的,如今还健在的,只是古乐才一人。除此之外,还有四位老者,是被“仙人”们留下的丹药粉末所治好的。

    方天佑探试了一下他们的经脉,发现他们经脉中的残余地龙乳能量根本没有解除,只不过他们体内的地龙乳能量并不是很多,已经不会影响到他们的身体活动了而已。

    另外,方天佑还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古乐才和另外四位老者一样,身体内的经脉比较凌乱,根本无法再修炼。

    “当时仙人应该不只救下你一人,而且他们留下来的丹药应该也不至少只够医治四个人的吧?怎么现在就只有你们五位幸存了呢?”方天佑疑惑地道。

    “呃,这个”古乐才面露难色,支吾着不知道如何回答。

    “既然方大师已经看出端倪,我们还是将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吧。至于那些仙人,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将咱们长乐村给遗忘了。”其中一位胆子稍大的老者看向古乐才道。

    “难道诸位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是我非要打听你们的隐秘,只是这可能事关你们村的遗传病症,所以我不得不打探清楚。”方天佑又解释道。

    “哎,好吧。话到这份上,我们也就不瞒方大师了。”古乐才顿了顿,才又接着说道:“其实,那些仙人的治疗也并不是百分之百有效。不少的村民虽然当时被救活了,但过不了几年又死去了。就算侥幸不死的,也会经常感到身体不适,尤其无法再修习我们祖先留传下来的吐纳之法。”

    “原来如此,那些修道者看来并没有掌握化解地龙乳能量的方法。”方天佑这才恍然醒悟。

    想了想,又将从山洞中取来的那只药瓶拿了出来,倒出一些粉末让几位老者辨认,“你们看看,这是不是那些仙人们用来给你们冶病的丹药粉沫?”

    “嘶”五人惊讶地看向方天佑手中的丹药粉沫,又凑过去查探,轮流凑上去闻了闻,互相看了一眼后,纷纷点头:“没错,没错,就是这种药丸,就是这种药丸,没有想到方大师也有!”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