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被豢养的人
    <>最快更新都市狂仙最新章节!

    随着“鸿蒙仙经”的运转,古三通体内有股能量被方天佑吸扯而来,从方天佑双掌进入方天佑体内,慢慢积蓄后,又被“鸿蒙仙经”转化为淡薄的真元。雅文言情.

    这样一来,古三通体内的经脉被慢慢梳理,而方天佑体内的真元,也在一点点的增长。真元虽然增长不快,但比吸收外界天地灵气修炼要快上两三倍。

    古乐才等人进入房中,见到方天佑的架势,知道他这是要为古三通治疗,当即不敢打扰。两人悄悄侍立一边,另几人则转身出房,守着门口,同时交待外面的人不得喧哗打扰。

    一刻钟后,古三通经脉中的残余法力已经被吸收完毕,意味着经脉中的淤积被清理干净了。不但如此,方天佑还间接地帮他梳理了几条主要经脉。

    同时,方天佑体内的真元也又恢复了一丝,虽然连养气一阶的饱和状态都还没有达到,但比之在山谷中又增加了一倍。

    “这就是修仙者和一般修道者的区别。古三通体内撑爆经脉的能量,被我吸收后却只能恢复一丝真元,这还是我一边吸收外界天地灵气修炼的结果。”

    方天佑心中感慨着,停下了“鸿蒙仙经”的运转,双手离开了古三通的背脊。

    “多,多谢这位……兄弟!”古三通神智已经清醒,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转头看向方天佑谢道。

    他从没有见过外人,更不知道他是村民们口中的仙人,一时不知道如何称呼方天佑,见方天佑年龄和自己相仿,随即脱口而出称呼了一声“兄弟”。

    古乐才三人看着古三通醒转,脸上原本露出惊喜。可是古三通口中那一声“兄弟”一出口,又将三人吓人面色铁青。

    尤其是古乐才,他可是听过,还亲眼见过以前那些仙人们的威严,哪次来村中人不都当皇帝一样侍候着。

    谁敢胡乱和“皇帝”称兄道弟,那不是找死的节奏吗?一个弄不好,全村人好不容易盼来的希望,就能让这一声“兄弟”给弄飞了。

    古乐才吓得破口大骂:“三通,你病糊涂了是吧。什么兄弟,这位可是能解救咱们长乐帮的仙人,还不快跪谢仙人!”

    “算了算了。雅文言情.你们都找地方坐下吧。我有话要问你们。”方天佑摆了摆手,朝四周的木板凳指了指。

    “不敢,不敢。我们还是站着听仙人的教诲吧。”古乐才几人见方天佑仍然在原地坐在,哪里敢朝板凳上坐,连和方天佑一同坐在地上都怕失礼,所以只好恭敬地站在原地了。

    “随便你们吧。首先我要申明一点。我和你们村中所传的,那些所谓仙人不一样,我也不认识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哪门哪派的人。”方天佑坦诚说道。

    “不是一路人?”古乐才四人都是一愣,其中一位老者疑惑地道,“那仙人,你是怎么进到我们长乐村来的。以前的那些仙人可是说过,我们长乐村四处是绝壁,还有迷幻阵,外人绝对无法闯入,就算是本村的人也无法走出村外的。”

    “这还用说,这位兄,不,仙人肯定也会仙法,什么悬崖绝壁,什么阵法对他来说,肯定造不成什么障碍了。”方天佑还没有解释,古三通已经抢先解答。

    对于眼前这位救命恩人,古三通现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虽然并没有亲眼见过方天佑闯阵,却十分肯定方天佑一定有这样的本事。

    方天佑对古三通的说法,并不置可否。那些阵法对于他来说确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至于绝壁,如果没有那条大蛇的攻击,方天佑或许也能想到办法攀下。

    “既然那些仙人知道外面有迷幻阵,为什么不解除。他们这样做是为了限制你们,还是为了保护你们呢?”方天佑疑惑地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长乐村中四人神情都是一滞。方天佑知道这其中必有什么秘密,也不急着追问,只是静静地盘坐着。

    “是那些仙人自己不守约,已经一百年没有出现过了。就算告诉恩人实情,也不算我们违训吧。”古三通首先表态道。

    其他两位老者则是将目光看向古乐才。古乐才脸上现出为难之色,沉默了数秒后,才终于开口说道:“这事情本来关系到我长乐村的秘密,既然仙人有缘来到我长乐村,又或许能解我长乐之忧,我们也就以实情相告吧。”

    原来,长乐村的建立者,也就是长乐村人的祖先,原本是那些所谓仙人们的两名弟子。这两名弟子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建村,是奉了仙人们的师命,在这里种植一种叫做“石乳花”的药材。

    这种药材似乎对于仙人们很重要。可是这地方天地灵气缺乏,又不便于仙人们的长期停留修炼,所以才想出这个法子,只选派两名弟子长期在此守护种植。

    为防万一,还在外围布置了迷幻阵,阻止外人闯入。随着那两名弟子,也就是长乐村祖人的逝世,进出迷幻阵的方法也失传了。

    那些前来收取药材的仙人又以外界凶险,迷幻阵是为了保护村民安全为由,不肯告诉村民进出迷幻阵之法,这样一来,长乐村民就只能生活在这一片山谷般的区域内了。

    后来,长乐村中人也就渐渐习惯了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

    方天佑暗笑,什么外界凶险,这都是那些修道者骗人的鬼把戏罢了。很有可能长乐村的那两位所谓仙人弟子,就是不受门派待见的弟子,所以才会被罚到这里来种植门派的药材。

    至于他们的后代——这些长乐村的村民则更加可悲,分明就是被那些修道者如同畜牲一样豢养了起来,为他们种植那什么“石乳花”!

    方天佑尽管心中冷笑,却并没有直接表达出来,而是开口问道:“那‘石乳花’是什么,他们多久来收一次药材,你们怎么又说他们有近百年没有出现过了呢?”

    古乐才朝其中一位老者挥了挥手,那老者会意,朝方天佑拱了拱手道,“我这就去给仙人拿几株‘石乳花’来。”

    那老者转身出屋,古乐才又答道:“以前,仙人们都是每五年来取一次药材的,可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有一百年没有来过了。为此我们内心其实也很恐慌。”

    “恐慌?是害怕一直在这里呆下去,无法见识外面的世界?”方天佑疑惑地道。

    “不是。我们早已经习惯了与世隔绝的生活。对于外面的世界倒也并不向往。”古乐才摇了摇头道。

    “难道,与你们长乐村的遗传病症有关?”方天佑想了想,又道。

    “没错。原本,那些仙人们每五年来一次后,会给我们患病的村民进行治疗,同时也会留下一些丹药,吃了后能够缓和病情。

    可是这一次他们却有百年没有出现,留下的丹药早已经用完,村民们的发病率又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高。到后来,每一辈都有十数个年青力壮的好后生死在这种发疯病症上。

    原本最繁盛时村中有将近百来口人,这些年下来,人口缩减,如今男女老幼一起,只剩下不到四十口人了。”古乐才唉叹着道。

    “仙人,你既然能够治好我的病,那肯定也能指点咱们长乐村一条出路。请仙人一定要救救我们啊!我给你磕头了!”石三通转身朝向方天佑,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真的要磕起头来。

    这倒是方天佑对他好感倍增。这石三通还算是讲情义的人,自己的病症好了,不忘了为村里人争取机会。

    方天佑一边朝古三通摆手,示意他坐好,一边说道:“你还是乖乖坐好吧。你这身子骨现在可经不起折腾。长乐村的事,我既然碰到了,肯定会管上一管的。我总觉得你们的遗传病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至于究竟如何,我得花点时间查探了解后才能下定论。”

    “多谢仙人,那就有劳仙人了。”古乐才三人见方天佑答应相助,再次连声称谢。

    “我真不喜欢仙人这个称呼。你们还是叫我……对了,叫我方大师好了。”方天佑突然想到在湖阳市时,戒嗔禅师等人对自己的称呼。

    “方大师?好,那就听仙人的,以后我们都改口叫你方大师。”古乐才等人随即点头表示同意。

    这时,刚才出门而去的老者,恰好拿了几株带着乳白色花朵的药材走了进来,听到屋内的讲话,本想称呼一声“仙人”的,也立马改了口:“方大师,石乳花拿来了!”

    看着老者手中的“石乳花”,方天佑眼中一亮,这什么石乳花分明是他正要寻找的一味良药。在修仙界另有一个名字叫做“龙乳花”,是炼制丹药时,不可多得的一味调和药剂。

    在炼丹时如果能够加入龙乳花,可以很好的综合各种药材的药性,缓和药材之间的相冲相克,进而能够达到提升丹药品阶的效果。

    “方大师,认得此药?”古乐才看出方天佑眼中的异样,不免好奇地道。

    “我当然认识,这的确是一味不可多得的良药。不过,这种药材要五年才能一熟,而且对于生长之地的要求十分苛刻,既然长乐村能够种植,那说明这里一定还有另一种难得的奇物!”方天佑轻笑着看向古乐才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