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少侠你也敢惹
    “我指的是灵魂,或者说精神!”方天佑却并不理会她,而是看向萧meng寒道。

    “你,你怎么知道?”萧meng寒被方天佑这一问,顿时有些慌乱。

    “你到底是什么人!”陈雁冰也紧张起来,一把将萧meng寒拉到了身后,警惕地怒视着方天佑。

    “我精通一些医术,所以可以看出了她魂力上的一些问题。”方天佑对两人如此大的反应也感到很奇怪,只好解释道。当然他说的也没有错,他作为符皇,曾经的元婴期高手,确实钻研过魂力,说精通一点医术更是没错。

    “原来是这样啊。你说得没错,我确实天生……”萧meng寒语气中有些凄凉,还要再说下去,陈雁冰却扯了扯她的衣袖。

    “什么精通医术,他就是乱猜的,想来套我们的话呢?”陈雁冰警觉地道。

    “我和你们素不相识,套你们话有什么用,不信拉倒。”方天佑斜了陈雁冰一眼,又温柔地对萧meng寒说道,“可惜我现在还没有集齐药材,不然要是能够炼药的话,倒是可以送你一粒丹药,缓和你的病情。”

    “我的病……”萧meng寒面色愁苦地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苦笑,“哎,连我们,我们家族的人都治不好,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治得了了。”

    “meng寒……”陈雁冰想要开口劝解,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世事无绝对,你不要这么悲观!”方天佑其实很想说自己会帮她想办法。可是一来陈雁冰明显对他充满着怀疑,他这样无事献殷勤更加容易被对方误会。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方天佑现在根本没有把握治好对方。虽然他对灵魂有一些了解,但陈雁冰不愿透露过多萧meng寒的病情,方天佑不知道对方病情如何,也不敢说有把握治好人家,更何况他现在修为还很低,药材又不够,连自己需要的药材都满足不了。

    “无论如何,我还是谢谢你的好意!”萧meng寒冲方天佑强笑一声,自顾自地朝着小镇走去,那身影竟然有说不出的落寞与无助。

    陈雁冰本要紧赶萧meng寒而去,路过方天佑身边时,又忍不住小声问道:“你真的有办法缓和meng寒的病情?”

    “她都怀疑我的能力了,怎么,你反而相信我了?”方天佑意外地道。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愿意去相信。来毛坪镇就是我建议来的,希望在这里能够找到对症的药。”陈雁冰认真地道。

    方天佑将两张符交到陈雁冰手中,说道:“我这里有两道符,一道醒神符,一道清心符,都是对魂力有所作用的。使用时只要想一想的样子,然后念一声‘敕’就行了!”

    “你是个卖符的神棍!”陈雁冰鄙夷地道,就要将两张符甩掉。

    “我免费送你的。你不是说有一线希望都不放过吗?万一这符有用呢?你可以留着,等到萧meng寒病情发作的时候,实在不行了,你就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我的符呗!反正又不影响什么?”方天佑劝解道。

    “呸,你才是死马呢!”陈雁冰骂了一声,匆匆朝萧meng寒追去。不过她虽然骂方天佑,但显然也已经被说动了,带着两张符一起走了。

    方天佑并没有再追上去,有些东西尽力就好,他自己现在还有一大摊事要做呢,可不想扁担挑子一头热,去帮助别人。

    回到小镇中心,方天佑随便找了一家酒店订了房间就住下来。刚洗完澡准备休息时,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不会是那陈雁冰跟踪我,找到这来了吧。”方天佑打开客户门的猫眼一看,是五个青年男子在外面。

    而且这五人方天佑都认识,三个是刚才被方天佑教训完的地痞,还有两个则是之前在药材交易市场想要欺诈高五金的两个当地药贩子。

    见是这五人,方天佑想也不想地开了房门。

    “对,就是这小子,坏了我们俩的生意。哥几个给我狠狠地教训一下这小……”两个当地药贩指着方天佑大声道。

    “啪……”谁知道他们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三个地痞各打了一个耳光,又踹了几脚。

    “瞎眼了,这位少侠你也敢惹!”三个地痞一边打一边骂骂咧咧,心里那个气啊。

    “行了,别打了,到底怎么回事!”方天佑淡然看着五人道。

    “少侠,对不起啊,又打扰到你了。都怪这两小子,我们向这两小子,借点钱,他们却以要教训一个外地佬为条件,我们可没有想到他们说的会是少侠你啊。少侠饶命,我们这也是为了筹钱不是。”其中一个地痞连忙解释道。说到那个“借”字时,多少有些不自然。

    方天佑当然明白那所谓的“借”,其实就是间接的敲诈。这两个药贩原来是傍晚时守了方天佑的气,心道反正钱要给这些地痞,索性利用一下他们来教训一下方天佑,却没有想到方天佑是让这些地痞都害怕的煞星。

    “这没什么,既然又来两个惹事的。我就又多了二十万。一样的规矩,你们俩也明天十点前交十万到帐,否则就等死吧。”

    方天佑说完,转身进房拿出两粒巧克力丢入两个药贩嘴中,又给点了他们胸前的穴道。

    “是,是,我们保证让他两人也各交十万!”三个地痞应答着带着两个药贩灰溜溜地走了。

    如今方天佑修为进一步精进,感观更加灵敏,对于点穴力道的掌控当然更加娴熟,给两个药贩点穴时,力道加重了一点,所以发作时间还是和七个地痞一样。

    第二天早上,方天佑美美地吃了一顿当地的特色早餐,然后就再次来到了药材交易市场。虽然对买到自己所需药材并不抱太大希望,但方天佑还是大致逛完了整个商铺区和零散摊户区。

    结果仍然没有获得那底座的线索,也没有其它灵药的下落,甚至都没有收到炼丹需要的药材,只买到了两株勉强可以做替代品的药材,方天佑决定进山采药了。

    七个地痞加上那两个当地药贩提前到了药材交易市场,送上一百万的转帐单据。方天佑也不罗索,又按昨晚的方法,给九人各自喂下一粒“解药”。

    九人服下“解药”后,果然胸口已经扩散的气闷感觉渐渐消失,脸上的愁容消去不少,虽然丢了十多万,但命是保住了。

    他们却不知道这“解药”其实就是吃早餐时,方天佑用馒头给揉搓成的黄豆大小的面粉粒。至于他们会感觉气闷感觉好了,那是方天佑在喂下“解药”时,又给他们解开了穴道的缘故。

    将九人打发走后,方天佑打算按照高五金的建议,直接去找一辆进山的越野车走捷径。来到小镇停车场,果然看到有一辆满是灰尘,看不清牌子标识的越野车停在那里,一个大胡子司机坐在驾驶室里闭目养神。

    方天佑走过去询问,这车果然专门跑长白山中补给点,送驴友们的。司机开价一千百块钱,方天佑也不还价,直接丢了十张大钞过去。

    司机见方天佑出手阔绰,点了点钱,乐呵呵的发车朝着山里跑去。

    这是一条山石铺成的毛坯路,别说小轿车了,就连v在这些路上也不好使。只有这样的越野车才能够开得进来。

    一路颠簸着前进,司机一开始还担心方天佑这样的小青年会受不了,谁知道方天佑一直闭目养神着,身体却随着车身一上一下,好像和座位紧贴着一样,不会猛然前扑,也不见他突然后抑。

    看得司机暗暗称奇,他当然不知道方天佑这是在利用世俗武功中的一些原理,及时地调整着身体的方位。

    毛坪镇本来就属于长白山脉外围的小镇,方天佑坐着越野车前进了三四百公里后,终于来到了地处长白山中的补给站,这时,前面已经算是深山老林,再没有车路了。

    补给站只有三四个人,主要出售一些干粮、水、攀山露营工具体等。越野车司机和他们都熟识。在司机暗示方天佑出手阔绰,补给站的人连忙围着方天佑拉拢生意。

    对于补给站的人推荐的各种各样驴友必备器械,方天佑一律不要,只是给了每人一百块钱,让他们讲一讲进山要注意的事项,以及采药人一般走什么路线等。

    四人白得一百块钱,对于方天佑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这让方天佑又知道了许多长白山的信息。

    对于哪里有药材他们或许知道的不多,但对于采药人的一般前进路线,他们身为本地人,结合自己的经验多少还是能够推断出一些的。

    为了争取时间,方天佑拒绝了越野车司机在被给站过夜,明早再上山的建议,背着山地包,直接朝着山上出发。

    身为修仙者,方天佑的体质可是异于常人的,在脱离了补给站人视线后,方天佑就展开脚力,沿着山路大步前进了。

    刚开始离补给站不远,山路还可以容下两三人行走,随着不断地前行,山路是越来越窄,到了后来,就没有路了。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