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谁派你来的
    “我什么地方像你朋友啊?”绝色少女缓缓移开目光,低声说道,声音如黄莺出谷,清脆悦耳。

    “这声音,不也像碧游一样好听吗?只不过,我们说话时,两人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斗嘴,碧游语气从来没有温柔过。”听到绝色少女开口,方天佑竟是有些痴了,愣了下神才想起回绝色少女的话。

    “声音、神情、眼神都像。”方天佑正色地道。

    “哦,你那朋友在哪里,我倒很想看看她呢。”绝色少女饶有兴趣地问道。

    “她如今生死未卜,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方天佑伤感地道。

    “哦,那你一定很痛苦吧,人生就是这样,时常活在痛苦当中,有时,死或许反而算是一种解脱。”绝色少女似乎深有感触,语气中充满着感伤。

    “meng寒……”黑衣女子看出绝色少女的伤感,刚想出口安慰,绝色少女却摆了摆手,黑衣女子无法,只好恨恨地瞪了方天佑一眼。

    方天佑也没有想到这个绝色少女年纪轻轻居然好像遭遇了极大的不幸一般,忧心重重,给人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见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方天佑心中不由升起一阵后悔,不应该牵出这样沉重的话题,挑起绝色少女的伤心之事。

    “死,解脱……”方天佑回想着绝色少女的话,似乎有点道理,可是,他突然又想到碧游,她舍身救自己,当然是不想自己死去,非但如此,她一定还不想看到自己消沉,希望自己好好活下去。

    想到这里,方天佑不禁脱口说道:“死或许是一种解脱,但也未尝不是一种逃避。人的一生需要有所追求,并不断为之努力。若只是一味地逃避的话,那人生就失去意义了,也辜负了那些关心爱我们的人。”

    “要有所追求吗?”绝色少女回味着方天佑的话。

    “对,就像我,我是不会放弃努力的,虽然我不敢保证成功的那一天,我还能够再见到她,但至少我不能让她失望。”方天佑想到提升修为,突破境界重返修仙界,目光渐渐坚定。

    他突然又意识到,虽然眼前的绝色少女与碧游有些神似,但终究并不是碧游,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意兴索然。

    “打扰了,再见!”方天佑朝绝色少女拱了拱手,打算离开,临出卡座时,又忍不住看向绝色少女道,“有人恐怕要对你不利,你小心点。”

    说完,这才转身离开。绝色少女看着方天佑那背影,竟然觉察到一种说不出的落寞。

    “这家伙一定有问题,搞不好是那些人派来的?”方天佑一走,黑衣女子连忙小声地提醒绝色少女道。

    “应该不像,他的眼神很纯净,不像是在演戏撒谎,而且如果是他们的人,他为什么要提醒我?”绝色少女却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他们的人,他怎么会知道他们的计划,而好心提醒我们?”黑衣女子却反问道。

    出了卡座,方天佑并没有在咖啡馆大厅里看到那几个地痞,想必是被方天佑给吓跑了。方天佑还想教训他们一顿,好出出胸中闷气呢。

    走出咖啡馆,方天佑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多感触,这样不行啊,很容易导致道心不稳。

    方天佑决定暂时不找住处,先到僻静处走一走,平复一下因为碧游而激起的凌乱心绪。

    哪知他刚走出小镇口,来到一片树林后的僻静处,猛然感应到一种被盯梢的感觉。

    “出来吧!”方天佑转身看向身后的树林道。

    “你居然能够感应到我的跟踪,果然不是一般人,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树林中,一道黑影缓缓走出,正是刚才在咖啡馆中的黑衣女子。

    “从你身上的气息上来看,很明显你也不是普通人,跟踪我,想干什么?”方天佑不答反问道。其实早在咖啡馆的时候,方天佑就已经感应到了这黑衣女子身上的内力气息,所以他感觉自己提醒绝色少女注意那些地痞有些多余,那应该算是关心则乱,担心过头了吧。

    “哼,你不说是吧,一会我有办法让你说!”黑衣女子冷喝声中,已经朝着方天佑扑来。

    方天佑既然感应到她是武道中人,当然不敢大意,将山地背包放下,然后运转真元,摆开了“擒龙手”和“登天步”的起手势,严阵对敌。

    两人很快就交上了手。乍一过招,方天佑就意识到这个黑衣女子只怕是自己转世以来遇到的最强武者。

    她虽然是女人,但是出拳踢脚力道极大,攻中带守,刚中带柔,看似无迹可循不成章法,其实却招招相扣,浑然天成。

    方天佑看不透她的内力境界,但现在她爆发出来的内力气息明显比阿虎要强,若以战力而论,比潘家派出的杀手强上不只一两筹。这样推测下,方天佑断定这黑衣女人至少是个后天末期的高手!

    有了这样的推断之后,方天佑更加不敢留手,“擒龙手”和“登天步”竭力施展,全力以赴地迎敌。

    好在他之前已经强化了灵魂,身体各种感观更加敏捷,战力也在“水涨船高”之下再次获得提升,这才勉强挡下了黑衣女子的攻势。如果放在强化灵魂前,只怕方天佑已经落败。

    黑衣女子同样打得心惊。她虽然修为被限制,但至少还能够发挥出后天末期的战力,可是眼前的年青男子居然挡下了自己的攻击。

    “看他的年纪不过二十岁,能够有如此修为,背景一定不简单,如果真是敌人派来针对meng寒的,那就麻烦了,不行,我一定要将他拿下,问个清楚!”想到这里,黑衣女子出手更加猛烈。

    “嘭、嘭”两人以快打快,片刻间已经交手十余回合,树林间不断地有撞击声,气爆声传出,好在这里比较偏僻,这才没有引起小镇上其他人的关注。

    方天佑越打感觉越吃力,这个女人内力比阿虎他们的内力纯正浑厚,修炼的功法绝对比阿虎他们要强大,由此可见这女人的身世不一般。

    方天佑本想以点穴等技巧来制服她。可是这女人的攻击实在太强,方天佑根本就疲于应付,哪里还有多余的力量点穴。

    再说这女人速度反应都不亚于方天佑,就算方天佑有余力,想点她穴,只怕也难找准点中她的穴位。

    方天佑暗道自己还是小看了华夏的武道修炼者。早知道如此就应该将那只摄魂鼓拿到手上,或许还可以借助道法增加点助力。

    “如果实在不行,我就不得不强行运用道法了,只是那样的话,我要虚弱好长一段时间,对于进山采药的计划不利啊。”方天佑身为养气二阶修仙者,也有自己的押底保命功夫,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也是不敢使用的。

    又是十余招过去,方天佑已经落入下风,身上着了黑衣女子好几脚。但也在这过程中方天佑发现了一丝转机。

    原来这黑衣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要击中方天佑致命部位时,手脚总是一缓,然后就会稍微移开,避开方天佑的致命部位,攻向旁边的地方。

    这显然不是黑衣女子故意让方天佑,也不是她本身的招式这么怪异。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黑衣女子可能受到师门或某方面的压力,不准下死手!

    有了这种认知后,方天佑索性调整了策略,以攻击为主,采取以硬碰硬的,以命换命的打法。

    果然这样后,黑衣女子反而有了顾虑,这样一来,方天佑多少扳回一点劣势,两人继续缠斗在了一起。

    “你们拦着我干什么,快走开!”这时,小树林外,突然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方天佑和黑衣女子都是一惊,那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咖啡馆中的绝色少女。

    “干什么?你说我们想干什么?”一个男人淫邪的声音响起。

    “我们老大盯上你好久了,一直没有机会,没有想到你会自己走到这么一个僻静的地方来!”又一个男人淫笑着道,方天佑却听出正是那纹着蛇身的男子的声音。

    “卑鄙!”黑衣女子轻喝一声,突然猛力一拳击出,将方天佑击退,然后闪身奔向了绝色少女出声的地方。

    “我卑鄙什么了?”方天佑略一迟疑,立马明白了,这黑衣女子以为自己和那些地痞是一伙的,打不过她,就利用小弟们去对绝色少女不利,以此威胁黑衣女子。

    “我要害你的话,在咖啡馆里还会好意提醒你们?”方天佑无奈地摇了摇头,挑起地上的山地背包,朝着黑衣女子的方向追去。

    刚走出树林,就听到几声惨呼,等方天佑赶到声音传来处时,地上已经躺着三个地痞,黑衣女子又刚好将第四个踢倒在地。

    “你没事吧?”黑衣女子关切地问那绝色少女。

    “没事。”绝色少女很淡定地站在原地,眼神中居然没有一丝慌乱,这让方天佑多少感觉有些敬佩与好奇。

    p:新的一月,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qq书友群4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