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绝色少女
    “这没什么,只是,你怎么这么肯定这人参是好人参呢?”方天佑有些疑惑,这老汉一直坚持这人参是好药,难道他是炼丹师,认出了这是炙阳参?

    人参的好坏,一般通过人参的几个重要部位来鉴别:芦长须长身子短;参体最好为菱形;纹路要多而深;须和芦都很长,须上有一个个小小的珍珠艼;身子很轻。

    如果按这样的标准来评价的话,炙阳参绝对是属于野山参中的次品。只有修仙者,炼丹师眼中,炙阳参才能算得上一味难得的良药。

    方天佑见这卖药老汉坚持说他的这人参是肯定是好人参,不免有些疑惑,所以才会忍不住提出疑问。

    “这个,”老汉有些尴尬地道,“其实我也不敢十分肯定。可是我凭着嗅觉,闻出它的药性很足;还有,我采这人参的时候,发现附近有条大蛇。我猜可能是在守护这人参的,所以推断这人参不错。”

    “哦,原来是这样啊。”方天佑这才明白老汉凭的是个人经验和一点推测,“你的推测没错,这人参确实挺好的。”

    “那还有假,我高五金可是有四十多年的采药经验了。”老汉见方天佑肯定自己的人参,神色中又泛起了几分自傲。

    “四十多年的采药经验?”方天佑闻言心中一动,“老人家,我也想进山采药,不知道老人家知道不知道应该走什么路线好?”

    “这个,”高五金上下打量着方天佑,面色露出一丝迟疑,“对于药材分布信息,采药人一般是不与别人分享的。”

    “啊,既然这样,那是我要求提得有些唐突了。”方天佑不好意思地说道。

    “快别这么说!”高五金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道,“这样吧,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我慢慢和你说。”

    方天佑听高五金似乎有意告诉自己一些信息,当即同意了高五金的提议,在镇上一家饭店找了个包厢点菜吃饭。

    交谈中,方天佑知道高五金十来岁就和家人一起上山参药,果真是个经验丰富的采药人。可惜他们的儿子辈都嫌采药的活儿危险又苦,带着儿媳外出打工去了,留下高老汉一个人在家照顾孙子。

    在听说方天佑真的急需找到几味奇药后,高五金毫不保留地将自己的采药知识和技能一一告诉了方天佑,甚至还交出了一张画着不少圈圈点点的旧地图,这上面就是他高家世代进山采药探知的一些药材密集区域。

    每个长白山的采药人心中都有自己独到的经验,以及自己探知的药材密集区域,这些东西,如果不是极亲近的关系,一般不会分享的。

    高五金想到方天佑救了自己的孙子,自己后辈又都不愿意继承采药的绝活,留着这些知识和技能也没有用,所以才决定告诉方天佑的。

    他还特别强调,他碰到大蛇的地方应该还有其他的好药材。

    “当时为了躲开大蛇,我洒了整整一包雄黄驱蛇粉,又在旁边守了一天,才等到它离开,谁知道我只采了这只人参,那大蛇不知道为什么就又回来了,吓得我赶紧离开,也来不及查找其他的药材了。”高五金有些遗憾地道。

    除此之外,高五金还提供一条捷径,那就是可以顺着为驴友提供便利的山道,坐山地越野车先到达长白山的一个补充点,然后再朝深处走。

    听了高五金的介绍,方天佑觉得收获还是挺大的。送走高五金爷孙俩后,方天佑在镇上转了一圈,采购了小药铲等一些进山采药的必须品。

    毛坪是最靠近长白山脉的小镇,许多爱好户外运动的驴友喜欢从这里进长白山,而且这里有最大的野生药材交易市场,所以毛坪虽说是镇,但商业、交通、餐饭、住宿都比一般的县城要繁华得多。

    方天佑背着采购来的东西正准备找一家酒店入住,无意间瞥到前面一间咖啡馆中坐在一起的两道身影。

    这两道身影都是美女,其中一个是十九岁的少女。这少女长相绝美,脸蛋晶莹如白玉,只是显得有些苍白,眉若远山含黛,一双乌黑的眼眸带着淡淡的忧伤,惹人无边的爱怜。此时正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望着外面的街道出神。

    在少女身边则是一个年纪稍大的女人,好像是少女的跟班,一头短发加上黑色紧身衣,显得性感而干练,此时正眼神温柔地看着少女。

    最引起方天佑注意的倒不是两人的身材容貌,而是少女看向街道时那忧伤的眼神,落寞的神情,像极了方天佑meng中的一道倩影。

    那同样是一个外表冷如冰山,落寞忧伤的女人,因为方天佑无意间偷看了她的身体而一直和方天佑争斗纠缠不休,那倩影就是最后为方天佑挡了一击的碧游仙子!

    “没有想到,她最后会舍身救我。其实现在想一想过往,或许她早已经在细枝末节中表现出了那份爱意,只是我没有用心去体会而已。

    而我自己呢,应该也早已经爱上了她吧。不然为什么看到她掉落悬崖后,会那么地心痛,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爆所有真元和神符,与敌人同归于尽,为她报仇!”

    “我们俩其实都是同一类人,痴迷执着于修炼,不轻易显露感情,也不善于表达感情。如果没有这一次的事件,她或许还不会以行动展露自己的心迹,而我,也不会发现自己早已经爱上了她……

    “人生啊,为什么总要等到失去之后,才懂得去珍惜呢,如果可以重来,我宁愿不要什么封天印,不要修仙,只要和碧游一起平平淡淡地过自己的日子,那该有多好啊。”

    方天佑就这样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咖啡馆里的那道身影,虽然他知道眼前的少女不可能是碧游仙子,但他却仍然痴痴地看着,回想着在修仙界与碧游仙子的点点滴滴。

    蓦然,他感觉一道犀利的眼神朝着自己投来,将他从回忆中惊醒。却是少女旁边的黑衣女子一双凤眼正怒瞪过来,眼神犀利,神情冷酷,再没有看向少女时的那种温柔。

    方天佑自知理亏,只好尴尬地笑了笑,然后移开了目光,他可不想被人当成了流氓无赖。可是他心中却始终有所牵挂一般,犹豫一阵后,他转身朝着咖啡馆大门走去。

    黑衣女子见方天佑居然还敢走近咖啡馆,脸上除了意外还多了一份鄙夷,她没有想到这男人脸皮居然这么厚,被人发现了还不赶快溜。

    绝色少女收回了观看外面街道的目光,黑衣女子对她讲起方天佑偷看的事情,绝色少女却似乎很淡定,没有笑也没有露出鄙夷神色,或许她早已经习惯了男人这样的举动。

    咖啡馆播放着轻音乐,大多数人是来这休闲放松的。像方天佑这样背着登山包走进来的属于另类,吸引了不少目光。

    尤其是当他朝着两位美女所在的靠窗卡座走去时,大家脸上都露出玩味的笑意。方天佑懒得理会众人目光,继续朝前走去。

    在离卡座四五米时,突然从隔壁卡座里窜出四个纹身青年,拦在了方天佑面前。

    “干什么!”方天佑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但显然这不应该是咖啡馆的保安,而且看面相,绝非善类。

    “小子,那小妞是咱们老大特意交待盯着的,一会他办完事就会过来陪那小妞,你个外地佬就省省吧,滚一边去!”其中一个纹着蛇形纹身的青年嚣张地道。

    “你们老大?关我什么事,让开!”方天佑冷喝道。他已经听明白了,这原来就是一群欺男霸女的地痞,哪里还会跟他们客气。

    “小子,找打是吧!”蛇形纹身青年脸色一寒,和另三个纹身青年一起朝着方天佑逼了上来。

    然而还没有等他们靠近,方天佑已经有了动作,双腿闪电盘连踢。四个纹身青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腹部被狠狠的撞击了,疼得同时弯下腰去。

    方天佑则若无其事般,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走进了绝色少女所在的卡座。

    “你脸皮还真够厚的,刚才偷看我们,现在还敢跑到我们卡座来?”黑衣女子看到方天佑进来,神色间有些警惕,嘴中无情地嘲讽道。

    “我纠正一下。首先,我刚才只看了她,”方天佑指了指绝色少女,又看向黑衣女子道,“并没有看你。”

    “你……”黑衣女子自问也算美艳,被方天佑如此看轻,哪有不生气的。

    方天佑却并不给她讲话的机会,又看向绝色少女说道:“第二,我并不是偷看,而是光明正大的看,因为我觉得这位美女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

    “和你朋友很像,你这样的借口也太老土了吧,真虚伪!”黑衣女子脸上嘲弄之色更浓。

    方天佑看向那绝色少女时,绝色少女居然毫不躲避地抬眼对视着方天佑。方天佑看着绝色少女盈盈若秋水的双眸,那样的清澈,又仿佛带着点魔力,能勾魂摄魄看透人心,一时有些迷离,居然忘记了反驳黑衣女子的话。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