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合规矩吗
    在那些固定药铺上转了好半天,方天佑也没有感到一丝灵药的气息,甚至没有看到一株自己需要的炼丹药材。

    至于一些上了年份的人参等药材,方天佑倒并不急着购买。反正还要在这里呆上好几天时间,现在买了方天佑也不知道放在哪里,一直背着很费事,不如等要离开的时候再买。

    逛了一阵药铺毫无所获后,方天佑索性来到了零散摊户区。这里的东西更加琳琅满目,只是品质也良莠不齐。

    来这里溜达的人其实也不少,大家一般都是抱着淘宝的心态来的,就好像在古玩街淘宝一样,全凭个人眼力。

    方天佑灵魂强大后,感观更加强大,辩识起药材药性来当然也更加得心应手。不过他也知道,这里的东西每天都要经过那些有经验的药商们的筛选,想要淘到宝还真的不容易。

    在零散摊户区又逛了一阵,方天佑仍然一无所获。这里的东西太过杂乱,挑起来本就不易。

    更主要的是,那些花草,绝大多数只不过是长相、颜色怪异而已,并没有什么的药效,有些甚至还有毒性,就算有几株可以入药,也只是相当于普通药材。

    天气渐渐快要黑下来,商户开始关门,买药的人也踏上了回家的路,方天佑打算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明天再继续逛。

    闲逛着正准备走出药材交易市场,却看到入口处,围着四五个人。

    方天佑远远看去,是一个衣服破旧的老汉,提着一只背筐在卖自己采来的药材,在他身后,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病怏怏地斜靠在一旁边的墙脚。

    而老汉身前则有有四五个买药材的在围着挑拣甄别。

    “你怎么这么晚才跑来啊,集市都要准备关门,人流都散了。”其中一个买药人边挑选一边好奇地问道。

    “哎,我孙子生病了,我是带着他到县医院挂了号看完病才来的。现在正等着卖了药材的钱去住院呢。我这些可都是上好的药材,你们帮衬着多买点啊。”采药人看了看自己身后好像睡着的孙子,可怜兮兮地对几个买药人说道。

    “老头儿,我们是商人,是来买药材的,可不是慈善家。你这筐药材啊,压根就没有我看上的。”听了老人家的话,当即就有两个药商转身走了。

    “我这些药材真的不错的,你看这天麻、五味子,对了还有人参,那可是纯正的野山参,一闻就知道药力十足。”老人家却并不放弃,继续向剩下的两名药商推销。

    “这老头,睁眼说瞎话呢,你这人参形状干瘪,纹路少而浅,也能叫好人参。”又一个药商轻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样子是不好看,可是凭我多年的经验,我知道这绝对是一株好参,真的,我不骗你们。”老实巴交的采药老汉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对剩下的两个药商说道。

    天气越来越黑,集市中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要是卖不掉药材,不但他孙子住不成院,只怕两人还要露宿街头了。

    “看你可怜,你这一筐药材,五百块钱我一起收了,怎么样?”其中一个药商很勉强地开价道。

    “什么?五百!这也太少了,光那几株纯天麻就能够卖好几百块钱呢,你,你这也太少了。”老汉有些着急地道。

    “谁让你这个时候才来啊,外地进药材的人早走了。人家买了你的药材还得想办法保鲜到明天,才能倒卖出去呢。”另一个药商说道。

    “这样吧,最多一千了,卖不卖随便你,也就我看你可怜,愿意买你的药材。换了别人,对你手里头这样的药材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之前开价的药商又还价道。

    方天佑这才知道现在还没有走的这些买药人,大多是本地倒卖药材的小贩,而且从两人眉来眼去当中,方天佑猜到这两人是一伙的,一唱一喝压价呢。

    “老人家,你这些药材我都要了,你打算卖多少钱呢?”虽然知道无商不奸,他们就是靠这样赚钱的,但方天佑还是对两人趁人之危的举动不满,所以主动走上前去问价,想帮采药老汉抬抬价。

    可是当他看到老人药筐中的那株人参时,眼睛顿时一亮,心中掠过一丝喜悦。那是不是普通的人参,是一株炙阳参,是方天佑这次要寻找的良药材之一,这下他可是真的下决心要将药材给买下来了。

    没有想到在药材交易市场转了半天没有看到一株可用药材,在准备打算放弃时又碰到了一株。

    “喂,年青人,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我们刚在和老人家谈价啊。你这么做,可是坏了我们本地的规矩!”两个药贩都是典型的东北汉子,人高马大的,见方天佑是个操着外地口音的瘦弱青年,当即一左一右地围上来,语气不善地道。

    “既然是在谈价,在你们谈妥之前,我当然也可以谈啊,怎么叫坏了规矩呢?”方天佑却似乎看不出他们的威胁之意,淡定地迎了上去,双手轻轻地攀住了两人肩膀上。

    两个药贩被这一按,顿时感觉有如几百斤重担压在肩上一样,身形不由得一沉,脸上大变。这才明白眼前的年青人,只怕不简单。

    “怎么样,我的做法合规矩吗?”方天佑松开了手,淡然说道。

    “合规矩,合规矩,这药材,我们不要了!”两人见方天佑松手,赶紧灰溜溜地走了。

    “那个,年青人,你是真的要买药材吗?”买药老汉可并没有注意到其中的细节,他现在只关心那两人莫名其妙地走后,方天佑会不会把他的药材价钱压得更低。

    “对呀,你的药材我买了,你开个价吧。”方天佑认真地问道。

    “哎,我还能开什么价啊。我孙子生病了,医生说得住院检查治疗,我这还差两千块钱的住院预付款呢。你就给个两千块钱行吗?”卖药老汉生怕方天佑不肯,又连忙说解释道,“我这株人参肯定是好人参,我真的没骗你!”

    “两千,这也太少了吧。这样吧,这两万块钱给你,另外我再想办法帮你孙子治治病。”方天佑说着,从兜里取出沓百元大钞递给了老汉。

    “啊,这……”老汉有些不敢相信,哪有要两千却主动给两万的。

    “放心吧,绝对是真钱,你的这些药材对我来说很有用,别说两万,就是两百万也值,可惜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帮你孙子治病就当是我补齐药款吧。”方天佑说着,朝老人身后的小孩走去。

    “什,什么,年青人,你还会看病?”老汉激动地掂了掂钱,又转身惊喜地看向方天佑道。

    “会一点医术,可以试试看,你孙子这里哪里不舒服啊。”方天佑边说着,边蹲下身子摸摸小孩手心,探探小孩额头,查探他的病情。

    “在医院量过体温了,没有发烧,只是一味的哭,现在是哭累了所以睡着了。医生也暂时搞不清楚得的什么病,让住院观察。”老汉在一边讲述道。

    “这病医院确实很难查出来,他是不是受过什么惊吓啊。”方天佑追问道。刚才一摸一探之间,方天佑感应到老汉的孙子这是魂力有些凌乱,应该是受了惊吓所致。

    “你,是说我孙子失魂了?”老汉听方天佑这么一问,当即想到了方天佑的意思。

    “失魂?也可以这么说吧。”方天佑点头道。

    老汉回想一阵,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失声道:“一定是了,前些天隔壁村有人家办丧事,我去帮忙也将孙子带过去了,自从回来后,我孙儿就好像有点不对劲了。难道是那天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那倒不一定是什么撞鬼,小孩胆小,丧事时的鞭炮声,敲锣打鼓都有可能吓到他。”方天佑一边说着,一边暗中催动了一张“清心符”。

    一道淡淡地光芒闪入小孩的额头,随即小孩原本紧闭的双眼,缓缓睁了开来。

    这小孩毕竟只是受到惊吓,不像张超是被人为所伤,而且方天佑现在实力又精进了一些,当然治疗起眼前的小孩来更有把握了。

    “爷爷,我们这是在哪里啊?”小孩醒来后,疑惑地问自己爷爷道。

    “乖孙子,我们这是在镇上呢,你认得出爷爷了,现在还感觉有哪里不舒服吗?”老汉见自己孙子认出了自己,说话也不再像之前一样语无伦次,心中大喜。

    “没有不舒服,就是感觉肚子饿没有力气。”小孩答道。

    “知道肚子饿就好,就好,你几天没好好吃东西了。爷爷一会就带你回家吃饭。”老汉欢喜地道。

    方天佑又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牛奶和饼干递了过去。小孩是真饿了,开始还有些腼腆,一旦开吃后,就狼吞虎咽起来了。

    “别急,别咽着,你慢点吃,”老汉慈祥地劝导着,又一边对方天佑说道,“谢谢你啊,年青人,你真是神仙,不,你是活菩萨啊。”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