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滋养魂魄
    仔细查探后,方天佑才知道阿虎受的伤还挺严重的,是内伤。幸好他还年轻,能够背得往,加上一些药物的辅助,这才渐渐恢复到了现在的程度。

    如果方天佑能够炼制丹药,这样的内伤治起来倒也简单,问题是方天佑现在根本没有炼丹的条件。

    但既然已经知道病根,方天佑也不想就这样袖手旁观。所以他让阿虎先将快艇停下,然后运起真元,在阿虎身上点了几点,为他疗理了几处重要的穴道。

    “噗……”一口淤血吐出后,阿虎立马感觉全身轻松了不少,他相信只要再修炼一段时间,恢复巅峰状态不成问题。

    “点穴疗伤!这是,先天境界啊!”阿虎想到方天佑刚才的动作,分明是点穴,心中对方天佑是又感激又敬佩。

    快艇到达湖岸后,方天佑谢绝了阿虎继续相送的好意,独自上岸来到停车场,打算找到自己的摩托车后,返回小院。

    “就是那小子,不知道有多嚣张呢,汪哥,你可得为我出口恶气啊!”停车场外,罗贯仲指了指刚刚进入停车场的方天佑,对身边的一个精壮汉子说道。

    那精壮汉子看清楚是方天佑后,转身就给了罗贯仲一个耳光,“你丫的眼瞎啊,没看人家阿虎哥亲自送那小子上岸,你让我去对付他,不是让我去送死吗!”

    “什么,汪哥,你这……”罗贯仲被一下打蒙圈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先是和“冷面罗刹”交往,现在又是阿虎攀上了交情,把我请来的两波帮手都给吓跑了!

    方天佑并没有察觉到罗贯仲被打的小插曲,发动摩托车回家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方天佑都没有出门,他在研究摄魂鼓,在利用养魂玉来滋养自己的灵魂。

    灵魂,又有称念力、魂力、精神,它无形无质,却又至关重要,人少了精神灵魂就会萎靡不振,甚至死亡。而如果灵魂精神强大,则各种感观都会随之强大。

    对于修仙者来说,灵魂更是妙用无穷。有人修炼自己的灵魂,使自己变得强大,也有人钻研别人的灵魂,以破坏攻击别人的灵魂来达到伤敌效果。

    向仕星的摄魂法术,其实也是一项影响他人魂力的技能,他的那只摄魂鼓中,甚至还有一个法阵,催发后对灵魂有一种奇特的迷惑和吞噬之力。

    一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后,轻则灵魂受损精神紊乱,重则灵魂离窍,当即死亡。当然,他的这种摄魂法术在修仙界只能算是入门级,缺陷也不少。

    一是如果对方修为高于自己太多,或灵魂意识比自己强大,则施法者很可能伤敌不成,还要受到反噬。

    二是,摄魂鼓的催发对施法者的法力耗损很大,甚至对自己的身体乃至精血也有损伤,所以向仕星实际年纪不过五十来岁,看来却如同六七十岁的老人了。

    方天佑要夺他的摄魂鼓,倒并不是看上了它的摄魂技能,而是看上了摄魂鼓中收摄的诸多魂力。

    在与向仕星一战中,方天佑感应到摄魂鼓中冲出的那张不断变比的人脸,其实是由一些无意识的魂力组成的阴魂,也就是世俗所称的“鬼魂”。

    按常理而论,阴魂被方天佑击散后,残余魂力应该当即消散在空中,可是方天佑却发现这些魂力还没有来得及消散,就被养魂玉给吸收了。

    这让方天佑心中一喜,养魂玉吸收空气中的游离魂力毕竟是有限的,就好比蛇涎草聚积空气中的天地灵气一样,可是如果能够直接吸收摄魂鼓中的魂力,那就要快捷方便多了。

    果然,等他捡起摄魂鼓查探时,发现摄魂鼓中的魂力十分浓郁,向仕星使用的还不到其中的十分之一,所以方天佑毫不犹豫地将这摄魂鼓收做了战利品。

    这里面可是向仕星不知道吸收了多少人的精神残魂聚集浓郁魂力,可是看样子,以向仕星的修为还无法完全掌握这摄魂鼓,所以只释放出三只弱小的阴魂就受到了反噬。

    方天佑并没有急着运用摄魂鼓,以他现在的灵魂状态来说,只怕连养魂玉中的游离魂力都消化不完。

    虽然他前世灵魂强大,但现在毕竟只得一缕残魂转世,而且和宿主方天佑的灵魂才刚融合不久。

    所以方天佑的第一步就是利用养魂玉的养魂宁神作用,使前世今生的两股灵魂彻底融合,并滋养壮大。

    如何吸纳魂力,方天佑并不担忧,因为他早就发现了“鸿蒙真经”极为强大,一旦运转,不管是天地灵气,还是阴煞之气、游离魂力等等都可以吞噬入体。

    至于如何滋养灵魂,有着前世的经验,方天佑也是驾轻就熟。

    “滋……”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方天佑缓缓睁开双眼,双眼间居然好像有微弱的电弧闪现,随即又消逝而去。

    “唔,两股灵魂彻底融合,再无隔阂,而且灵魂壮大了三四倍,连带之下身体各种感观也灵敏了不只一倍,虽然境界没有提升,但战力上应该可以勉强抵得住养气三阶的攻击了。”方天佑感应着自己的变化,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养魂玉中的魂力他还只吸收了一半不到,并不是他不想继续吸收。而是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状况,魂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再吸收就要将他的灵魂撑爆了。

    “要想继续吸收,得等修炼到养气三阶才行。又或者,我能够将魂力压缩凝炼,形成神识。只可惜灵魂刚刚融合稳固,我不敢冒险尝试,得找到几味奇药炼制出养魂丹才有把握!”方天佑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不管是提升修为也好,凝炼神识也好,都需要药材的支撑,就算找不到灵药,至少要能够找到几味替代的药材。

    方天佑再次感到了药材的重要性。

    张立国说过,他已经托人到长白山一带去收集药材了,希望能够收集到更高年份的药材。可是他也说,能不能收到还不一定,据说不少采药人和药商将上年份的人参等药材藏了起来,要么做镇店之宝,要么做传家宝,舍不得卖。

    在拍卖会上得到那一截灵药后,方天佑很隐晦地向楚家豪询问了那底座的来由。楚家豪是聪明人,知道方天佑这么打探必有缘由,却并没有过问,而是很爽快地帮方天佑打探到了底座材料的来缘。

    让方天佑无语的是,这么珍贵的灵药,居然是底座的原主人不经意地从长白山附近的一个交易市场随手捡来的。

    “长白山,长白山!”方天佑反复念叨着,张立国看好长白山,那截灵药也来自长白山,这让方天佑对长白山充满着好奇。

    他又回想起在图书馆看书时,看过有关长白山的介绍,说那是有名的仙山,人参之乡,遍布名贵药材。

    方天佑觉得,不能就这么干等着,他决定亲自去长白山走一趟。

    梁文婷这些天心情十分烦闷。方天佑居然又玩起了失踪。虽然简主任已经暗示过,方天佑的考勤可以特殊照顾,可是梁文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闷闷不乐。

    尤其是前几天,梁文婷没由来地想到方天佑可能和姚静初在一起的时候,更是恨不得马上找到方天佑将他臭骂一顿。

    直到三天前,姚静初打来电话查问方天佑的下落时,梁文婷知道他们俩并没有在一起,心里才好受了一点点。

    梁文婷暗恨自己,这是怎么了,中文系那么多学生,如果每一个学生不来上课,自己都这么掂记的话,那还不要瞎操碎了心。

    可是潜意识里却似乎有另一个声音在反驳:那不一样,他可是方天佑啊。

    “不停的猜猜猜,又卜了一卦……”梁文婷正自出神间,包里响起了手机铃声,拿出手机一看,居然是方天佑打来的。

    她连忙接通,却还没有等对方说话,就扑头盖脸的一通臭骂:“喂,方天佑,你还知道打电话来啊。你都多少天没有来学校了,你真当学校是旅馆啊……”

    一口气说了两三分钟,梁文婷才发现电话那头一直没有反应,连忙又问道:“喂,方天佑,你在听吗?”

    “呃,我在听呢,梁老师,就是插不上嘴,那个,要不,明天我来学校?”电话那头传来方天佑心虚般的声音。

    “明天,明天学校放假,你来有什么用?”梁文婷没好气地道。

    “啊,放假,明天周末吗?”

    “不仅如此,因为湖阳大学百年校庆来了,有五天假期,加上‘五一’劳动节的假,还有两个周末,这次一共有十天假期呢。”想到即将到来的假期,梁文婷心情似乎好了点。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正准备给你请假呢,既然学校放假了,我就不用请了。”方天佑高兴地道。

    “什么,你竟然又想请假,除了请假你平时是不会给我打电话的是吧!”梁文婷刚刚好点的心情,突然莫名的恼怒起来。可是话一说完,她自己也不由脸红起来,这分明是在埋怨方天佑平时不给自己打电话啊。

    “啊,那个,平时啊……”电话那头,方天佑显然没有缓过神来。

    “行了,不追究你这些了,”梁文婷连忙转移话题,“说吧,这次想请假又是要做什么啊?”

    “哦,我打听到有家医院对治疗我的病有帮助,我打算过去看看。”方天佑解释道。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