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法器与灵药
    在楚家豪、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等人的邀请下,方天佑也一起走到了摆着铜镜的柜台边。仔细打量着那面铜镜,方天佑心底极为震撼。

    刚靠近这面铜镜,方天佑就感应到了它散发出来的天地灵气。仔细查探之下,他发现这铜镜里面竟然印刻着一个类似于修仙界的“聚灵阵”之类的法阵,使得这铜镜具有了凝聚天地灵气的能力。

    只不过,这法阵并不完整,或者说印刻得太过简陋,所以与修仙界真正的“聚灵阵”法相比,威能差别不小,就好比野鸡大学和名版学府的差距一样。

    这也导致这铜镜的威能并不怎么样,算不得真正的法器,只能算是一件法器的雏形罢了。当然,方天佑这是以修仙界的观点来看到,在地球上,这样的物器只怕要引起修炼者的哄抢了。

    这一点,从不少围观者那灼热的目光就可以看得出来。

    但方天佑的震撼却并不是因为这铜镜是什么法器,而是因为他竟然从这铜镜上感应到了一股灵药的气息!

    世欲界因为眼界的不同,有时会将一些有奇效的药材或是丹药统称为灵药,但修仙界所谓的灵药却不同,它并不是特指某种植物,而是对天地灵气含量达到一定标准之上的植物的统称。

    无论这植物本身是名贵中药,还是普通的一株野草,只要它成长后蕴含的天地灵气足够,都可以称作灵药。

    灵药那是可以直接被修仙者吸收天地灵气用来修炼的。当然,没有谁会这么暴殄天物,使用直接吸收天地灵气的方法,因为灵药辅以适当的药方,可以炼制成更能发挥灵药药效,对修仙者更有帮助的“灵丹”!

    哪怕在修仙界,灵药也很少见,因为灵药要求的生长环境太苛刻了,以目前地球的稀薄天地灵气,就算生长得有,恐怕也应该是在深山海底等人迹罕见之地。

    方天佑之前在药店购买,包括张立国帮助购买到的四株百年老药,那都只能算是稀有药材罢了,连半灵药都算不上。

    一般的药材想要成为灵药,至少要千年以上时间。但在在修仙界时,方天佑见过某些天生具有灵性的灵草,它们不管年份多久,只要成熟就会是灵药,那件的灵草完全可以归结于天材地宝的级别了。

    只是天材地宝更加难得,像方天佑之前得到的蛇涎草,在修仙界还只是低档的灵草,算不得天材地宝。

    “从铜镜上传来的灵药气息来看,这似乎也不能算是一株真正的灵药,只能算是半灵药罢了。应该是因为年代久远,药效流失的缘故吧,但在这地球上只怕也是难得的了。

    现在的问题是,这明明是一面以铜为材质做成的镜子,又怎么可能会是灵药呢?”看着眼前的铜镜,方天佑疑惑不已。

    方天佑仔细查探铜镜的同时,不少人也围在铜镜柜台四周转悠打量。如果不是台上有几个保安守着,只怕有人要跃上拍卖台去亲自摸了摸这铜镜了。

    在这些人当中,最引起方天佑注意的有两人。一个是手拿罗盘的中年男子,拨动手中的罗盘似乎在探测着什么。

    从他身上,方天佑感应到一股法力波动,在他拨动罗盘的时候,方天佑甚至还感应到一股能量波动流向了那面铜镜,很显然,这中年男子是在暗中探测那铜镜。

    方天佑看到他刚才是和余家人坐在一起的,此时余家的那位长辈也紧跟在他身后。想必这人应该是余家请来的“高人”了。

    另一个引起方天佑注意的是紧随着阮家长辈的一位唐装的老者。这唐装老者同样在暗中探测着铜镜,只不过他的身法比拿罗盘的中年男子高明。

    中年男子需要借助自己罗盘,而这唐装老者则是直接屈指弹出了一股法力撞向了铜镜。法力撞入铜镜,顿时有一股清凉之意从铜镜中散出,令附近的人都感觉到精神一振,神清气爽。

    但除方天佑外,没有人知道是这唐装老者暗中使的手脚,大家都以为是这铜镜自带的功能,更加相信这铜镜是一件法器了。

    不过,就算以唐装老者的道行,强行运用这种探测手法的似乎也很吃力,所以法力弹出去,他身形都摇了摇,神情有些疲惫。

    正和大家一样惊讶于铜镜之神异的阮家长辈,查觉到唐装老者有异,伸手就要去扶他,唐装老者却又自己站稳了身形,还顺势用力握了握阮家长辈的手。阮家长辈会意,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但随即又故作镇定地掩盖下去。

    “好了,各位请回吧……”拍卖台上的老者清了清嗓子说道。几个保安当即将摆着铜镜的柜子重新抬回了拍卖台中间。查探铜镜的各位嘉宾,意犹未尽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阮家的带头人是阮修明的叔叔阮经文,唐装老者是汉北省玄学界泰斗人物向仕星。余家的带头人叫余文武,请的帮手,就是拿罗盘的那个是汉南省有名的玄门大师,只知道他姓罗,真名没人知道,大家索性叫他‘罗盘手’。”趁着回座位的空档,阿虎向方天佑介绍道。

    方天佑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过多回应,他现在还在思考着对铜镜的疑惑。

    “常春真人、戒嗔禅师,两位对这法器怎么看?”落座后,楚家豪有些紧张地看向两人道。他虽然是这次拍卖会的筹备者之一,却并不是这件法器的主人。

    听人说法器不但可以养身长寿,还可以改善风水,他就一直想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法器。几个月前第一次见这件法器之后,就一直想购买下来。

    只是他并不是内行,无法确实法器的等级功用,所以在价钱上一直吃不准。在对方提出要公开拍卖后,楚家豪特意请来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帮忙参谋,想一举拍下这件法器。

    “这个,不知道方……天师有什么看法?”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却一齐将目光看向方天佑。

    “如果按华夏修道者的划分,这铜镜应该算得上是一件法器。不仅如此,这铜镜只怕还有更深层次的功用,只不过我一时也看不透,毕竟只是匆匆几瞥,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方天佑见两人问起,索性大方地说道。

    其实以他修仙者的眼界,这铜镜根本不配称为法器。不过,他又希望楚家豪能够将他竞拍下来,那样的话,自己或许可以想办法得到一点灵药。

    所以他不得不鼓动楚家豪说这是一件法器。当然,他这话也不完全算撒谎,因为他在前面说了“按华夏修道者的划分”。以华夏修道者的眼光,这当然完全算得上是一件法器了。

    “没错,我们俩也和方天师一样,认为这铜镜确实是一件法器,而且品阶不低!”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听了方天佑的话,这才肯定地说道。

    “好,既然你们三个都这么说,我就全力以赴将它拍下来!”楚家豪终于下定了决心。

    “铜镜各位都查看过了,是不是法器,是什么价值的法器请自行判断。拍卖继续开始,起拍价一千万华夏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万。”主持拍卖的老者朗声说道。

    “一千一百万!”

    “一千二百万!”

    “一千三百万!”

    竞价声不断地回响,而且都是一百万一百万地加,不过随着价钱的上涨,能够继续叫价的声音渐渐稀落。到了二千万后,竞价者每一次报价都很谨慎了。

    “问题不在铜镜上!”方天佑回想着刚才查探铜镜时的情景,终于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而这时,竞价者也早已经只剩下楚家豪、余家和阮家了。

    “二千五百万!”楚家豪这边再次开价。余文武脸上抽了抽,有些颓然地朝坐骑后背靠了靠。这已经超出家族的预算,而“罗盘手”又不敢十分的确定那法器的功效,所以他不得不选择退出。

    “楚老板,我想问一下,那铜镜是和它的底座支架一起拍卖的吗?”方天佑悄悄地向旁边楚家豪问道。

    “底座支架?那是铜镜主人临时借来搭配的,就是两根小木块,一起送给拍卖者也无所谓啊,你问这干嘛?”楚家豪疑惑地道。

    “没什么,铜镜买不起,我想拿那支架做个纪念,楚老板能不能想办法将那支架给留下来?”方天佑恳切地问道。

    “小事一桩!”楚家豪爽快地答应道。他是这次拍卖会的筹备者之一,做这点小事当然不在话下,他甚至可以给竞拍者换一个更好的底座。

    “刚才楚老板已经出价二千五百万了,还有没有人竞价?这可是一件真正的法器啊!”拍卖台上,老者的声音充满着鼓动性。

    “二千六百万”阮经文咬了咬牙,再次报价。方天佑听到报价禁不住惊讶地朝阮家方向看了看,他没有想到铜镜的竞争竟然如此激烈,达到了两千五百万,而且还在竞价!

    “哼!土包子!”阮修明看到方天佑脸上的惊讶,心中大快,朝方天佑竖了竖中指!那意思很明显,楚家豪等人将你方天佑当座上宾,但在我阮家面前,你可什么都不是。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