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刁难
    在方天佑睁开双眼的一刹那,汪小林突然感应到一股莫名的压力。这种压力转瞬即逝,看着眼前样貌普通的方天佑,汪小林认为自己刚才一定是产生了错觉。

    微一愣神后,他终于恢复了镇定,想起自己前来的目的。

    “本人汪小明,请问你是?”汪小明一脸戏谑地对方天佑伸出手说道。

    “方天佑。”方天佑慢吞吞地将右手伸了过去。他其实早已经从眼神中猜到了对方的想法,不过他却并不在意。

    看着方天佑的手和汪小林的手握在一起,阮修明、刘伟阳等人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因为他们知道汪小林有这个习惯,就是第一次和同辈男人握手的时候,他都想通过握手试试别人的斤两。

    况且刚才汪小林挟怒而去,这一握手,肯定是要给方天佑好看的。

    两人握手的时间并不长,短短几秒钟,汪小林就抽回了自己的手。而众人意想当中的惨呼声并没有出现,仅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闷哼,虽然无法听出是谁的声音,但大家都猜到一定是方天佑的了。

    被汪小林这一箍手,方天佑居然只是闷哼一声,而没有发出惨呼,这多少让阮修明等人感到意外,更让他们意外的是,汪小林教训完方天佑后,居然直接朝门外走去,根本没有回来向余安然邀功。

    由于隔得有一段距离,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时的汪小林额头上冒着冷汗,右手不停地颤抖着,几乎是逃也似的出了会场。

    原来,他刚握上方天佑的手,便像通常一样使上了大半的力道,想要给方天佑好看。可是方天佑却像是个没事人一般,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有些气恼的汪小林仿佛受到挑衅一般,马上使出了全力。按照以往的经验,对方通常要被汪小林箍得惨呼不止了。

    可是方天佑不但没有惨呼,脸上还挂起了诡异的轻笑,随即汪小林就感觉自己手指处仿佛被几匝钢圈箍住一般生疼,痛得他禁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汪小林知道自己这下是踢到铁板了,心中大凛,刚要开口求救,方天佑却在他耳边轻声说话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别被人当了枪使,快滚吧!”

    话音刚落,汪小林觉得手指上的箍劲一轻,方天佑真的松开了他的手。这一下,汪小林如遇大赦一般,顾不得回头打招呼,灰溜溜地朝会场外跑去。

    “刘少,你过来了。”正当余安然等人感到诧异间,一道惊喜中带着讨好味道的声音响了起来。刘伟阳回头一看,正是自己父亲的亲信,市正府办的李秘书。

    虽然这一次的“古董拍卖会”并不算是官方组织,但因为规格挺高,作为承办地的湖阳市十分重视这件事情,除了之前主要领导亲自视察外,今天刘洪周还特意派了自己的秘书来协调会场安排布置等相关事宜。

    当然,这么安排,刘洪周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今天来的人中不乏商界大佬,他作为正府一把手,不便公开露面,派自己的亲信秘书来,则一方面可以想法结交大佬,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落人口实。

    “李叔叔,你来得正好。我怀疑有人靠着偷窃别人的邀请函混进会场,图谋不轨。”刘伟阳见到李秘书,心下一喜,计上心来。

    “什么,这不可能吧?”李秘书狐疑地道。

    “我们可以证明。那个方天佑就是我们湖阳大学的普通学生而已,而且以前还有痴呆症,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拥有这次‘古董拍卖会’的邀请函呢?”吴文良这时也凑上前来,对李秘书说道。

    “我们确实没有听说过方天佑有什么背景,就算您不马上将他赶跑,至少您可以先去盘问一下嘛,或许就能让他露出马脚来呢?”王燕妮也在一边出主意道。

    李秘书看了看方天佑普通而随意地穿着,其实早已经相信了刘伟阳等人的话,觉得方天佑可疑,听了王燕妮的建议后,再不迟疑,朝着方天佑走去。

    万一真的被图谋不轨的人混进来,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他这个会场安排的协助人多少得担点责任了。

    汪小明过来找麻烦时,方天佑就知道肯定是阮修明一伙在背后搞的鬼了。教训完汪小明后,方天佑对余安然一伙更加关注起来。

    此时见李秘书过来,方天佑就知道一定又是阮修明一伙又出什么新花样了。不过方天佑艺高人胆大,倒也并不担心什么。

    “这位朋友,我是市正府办的李秘书,负责协助会场安排和布置的,请出示一下你的邀请函。”李秘书心中虽然断定方天佑根本不可能从正规渠道得到邀请函,但表面上问话仍然很客气。

    “是每个人都必须再次出示邀请函吗?我怎么没有看到你查其他人的邀请函?”方天佑翻了翻眼皮说道。

    “这个,”李秘书没有料到方天佑会这么机智地反问,只好指了指阮修明等人的方向说道,“因为有人检举你是靠着不正当手段得到邀请函,然后混进会场的。所以我想核查一下你的邀请函。”

    “凭什么他们一句话,我就要出示邀请函?为什么他们不用出示邀请函呢?”方天佑又反问道。

    “因为刘少是我们刘市长的公子,另外几位都是余家、阮家这样的富商子弟,他们拥有邀请函是毫无置疑的,倒是这位朋友比较眼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邀请函的?”李秘书盯着方天佑问道。

    刘伟阳见附近不少年青人开始注意到这里,当即带着余安然等人走了过去,指着方天佑说道:“我看不用问了,这个方天佑只不过是湖阳大学的一个无名小子。怎么可能受到邀请!”

    “对啊,看他那一身地摊货,说被邀请的,我第一个不信。”围观的人中当即有人冷笑道。

    “朋友,请说出你邀请函的来历,否则我就叫保安了。”李秘书脸色终于拉了下来,不客气的说道。

    “是一个叫彭怀安的老人家托人转送给我的。”陈凡沉默片刻,开口说道。

    “彭怀安是谁?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小子,一定是你瞎掰杜撰的人物吧!”阮修明冷笑道。

    “我就说吧,他根本是偷了别人的邀请函混进来的!”刘伟阳嘲弄道。

    “说,你还有没有同党!混进来有什么阴谋,是想打古董的主意吗?”李秘书脸色大变地喝斥道。看方天佑的眼神就如同看见溜进家中的小偷。

    方天佑知道眼前这家伙如此武断地诬陷自己,或许有职责所在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为他家的小主子出气罢了。

    面对这样的指责,方天佑倒是毫不为所动,只要到时姚静初一到场,所有问题并能够迎刃而解了。

    “保安呢?还不快把这个小偷给我撵出去,顺便报警!”李秘书朝着门外大喝一声。

    “是!”听到喊声,立马有几个保安跑了进来。

    “土鳖就是土鳖,何必要充阔混入这种高规格场所呢!”

    “就是,有些人就是没有自知之明,非要打肿脸充胖子!”

    王燕妮、周雪梅两人都是一脸的嘲讽之意,一唱一喝地挖苦着。

    刘伟阳、阮修明等一众青年男女脸上也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如此大的动静也惊动了不远处那几个长者圈子,他们纷纷朝这边看来。其中有两人,一个道人打扮,一个僧人打扮。

    看着被众人指责嘲讽却安坐不动的方天佑,两人脸色微变,互看了一眼后,快步朝这边跑来。

    “是你自己出去,还是我让保安拖你出去?”李秘书看着方天佑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似乎并不把他这个正府办秘书放在眼中,心中更加来气。

    “你确定你这么做不会后悔?”方天佑却仍然是一副淡定的样子,他甚至都没有起身。自己的邀请函来自彭怀安,虽然他不了解彭怀安,但肯定那老人家还不至于偷人邀请函,而送邀请函的姚静初身为公安局副局长,更犯不着知法犯法。

    方天佑更知道眼前的这个李秘书分明就是有意帮着他的少主子来为难自己的。身为修仙者,方天佑有着自己的自傲,既然这李秘书假公济私做得如此过份,方天佑可不介意给对方一点教训。

    “后悔,我看应该是你后悔来的这里吧!”刘伟阳一脸阴狠地道。

    “将他撵出去!”李秘书冲已经来到跟前的保安下命令道。几个保安领命就要上前托拽方天佑。这时,两道气恼的声音响了起来。

    “住手!谁敢将天师赶出去!”

    “今天的拍卖会可是私人性质的,轮不到正府来指手划脚!”

    方天佑看着跑过来的道人和僧人,握紧的拳头又松了下来。这一道一僧不是别人,正是前段时间在古玩街见过的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

    “两,两位大师,这人是偷了人家的邀请函混入会场的。”李秘书解释道。

    p: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qq书友群4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