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古董拍卖会
    当方天佑骑着他的哈雷摩托赶到冬江湖停车场时,刹时引起了不少注意的目光。因为到这里来旅游的,很少骑摩托车,更何况今天来的豪车特别多。

    基本上都是宝马、大奔,甚至还有两辆保时捷等跑车。一下子汇集这么多豪车,这在湖阳市是不多见的。这阵势也将骑着摩托车来的方天佑衬托得更加寒酸。

    方天佑却并没有理会众人轻视的目光,直接朝停车场南边的出口走去。那个位置有一个显眼的标示牌,上面写着:“古董拍卖会由此上dao”。

    在离停车场出口不远的湖面上,停着几艘豪华快艇和一艘豪华游轮。

    “方天佑,你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啊,就凭你也想上dao游玩?”方天佑迈步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不屑的声音。

    “就是,今天dao上可是要举行高端聚会,身家没有千万以上的人都拿不到入门券。你一个骑摩托车的穷吊丝也想上dao?”另一个充满鄙薄的声音接口说道。

    方天佑停下脚步,转头看去,不远处,三女三男正朝着这边走来。女的时尚漂亮,男的新潮帅气。

    这六人,方天佑都有印象。三女不要说,就是余安然和她的两个闺蜜了。三个男的当中,吴文良,方天佑之前在小食堂打过交道。另两个方天佑记忆中也有一些模糊的印象,似乎是湖阳大学的两大风云人物。

    按照王燕妮的意思,本来是想以拉垫背的为由,将张建先带上的。可是她无论如何联系不上张建先,最后没有办法只好拉了吴文良做为替补了。

    吴文良知道自己就是一个打酱油的陪衬,虽然也对方天佑的言行不满,却更多的是抱着一副看热闹的心态,不敢多嘴。

    刚才最先开口嘲笑方天佑的,正是王燕妮。刚才她远远看到方天佑的身影,想着那一天差点被他撞倒,心中就不由得火起,刚下车就忍不住嘲弄起方天佑来。

    而接口挖苦方天佑的,却是刘伟阳。

    这次来参加“古董拍卖会”,阮修明是直接开着家族给他配的炫酷保时捷来的,刘伟阳虽然不敢露家底开跑车,却是开着正府牌照的车来的,地位面子也不比阮修明差。

    可是临来时,余安然却坐上了阮修明的保时捷,这让刘伟阳心中不爽,一股怨气无处发泄,正好接过王燕妮的话,将气撒在方天佑身上。

    “身家?你们当中有谁凭借自己的能力赚到一千万的?靠吃家底的人,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方天佑扫视了六人一眼,淡定地说道。

    此话一出,六人都露出了一丝不悦。

    尤其是刘伟阳,刚刚发难就被方天佑给顶了回来,心中更加不忿,不由得大声吼道:“你……没错,我们就是家境比你好,将来的起点也比你高!你羡慕忌妒也没有用!”

    “一群寄生虫而已,有什么值得我羡慕的!”方天佑说完,并不想再理会,转身继续朝停车场出口走去。

    “什么!”这一下,就连一直想保持风度的阮修明也按捺不住了。

    “放屁!”刘伟阳更是直接喝骂出口,“你给我站住!”

    “和他争那么多也没有用,等他从接待区被赶出来,他就会知道自己的无知了!”周雪梅看了看方天佑前进的方向,冷笑道。

    “没错。这里已经被‘古董拍卖会’承办方给包了下来,他没有邀请函就算走过去,也只有被轰出来的份!”王燕妮怨恨地说道。

    余安然、吴文良等人闻言,也都露出了一副等着看笑话的神情。大家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一点,生怕错过方天佑被轰下来的好戏。

    方天佑出了停车场出口,来到了湖岸边,早有一男一女两个迎宾走了过来。两人看着方天佑这样一身普通打扮的人过来,原本想赶他走。

    但想到昨天主管一再交待,这一次接待的客人们都很特殊,不可以相貌打扮论人,只要认邀请函就好,所以两人还是微笑着迎了上来。

    方天佑也懒得解释,从怀中掏出邀请函递了过去。两人接过邀请函,态度更加恭敬,查探了一下后,立马退还给方天佑,还很客气地指引方天佑朝快艇方向走去。

    方天佑淡定地跟在两人身后,又在两人的指引下上了一艘快艇。

    跟在身后不远的余安然等人见到这样的结果,都目瞪口呆。他们是知道今天的规矩的,今天的拍卖会是带点私人聚会的性质,就算有钱,没有邀请函,也是不能上dao的。

    他们原本以为迎宾会将方天佑轰走的,没有想到他们不但没有将方天佑轰走,似乎还对他很恭敬。而方天佑就这样轻松地上了快艇。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迎宾们被方天佑给骗了?”王燕妮不甘地猜测道。

    “或许他是被带到dao上去当招待员,或者其他什么打杂工作的。”吴文良也附和着说道。

    要知道,以余安然、刘伟阳这样的身份,也是好不容易才从家里讨来的邀请函,方天佑这样的无名小子,怎么可能得到邀请。

    “先让他得意一阵,上dao后再彻底揭穿他!”刘伟阳恨声道。

    上了湖心dao后,方天佑被指引着来到了dao上最宏伟的酒店。迎宾介绍说拍卖会的现场就在一楼的大会议室内。

    方天佑老远就看到一群黑衣大汉,各个持刀带枪地守在会场四周,想必是知道今天来的客人来头都不小,所以才使用了非凡的警惕手段。

    来到拍卖会现场,方天佑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这些人,全都是衣冠楚楚的上流社会人物。虽说在整个华夏而言,这些人并不算什么,但在汉南乃至整个华夏南部,他们还是极具影响力的。

    他们聚在一起互相畅聊各自产业的未来和政策走向,借机拉拢着彼此的关系,甚至可能于无声无息中谈下数千万生意的。

    除了这些成功人士和上层精英,还有不少和方天佑年纪相仿的青少年,估计是被他们父母长辈带来长见识的。他们基本都互相认识,形成了一个个小圈子,也正在热切交流着。

    方天佑朝四周打量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姚静初,也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闭目养神,静静地等着拍卖会开始。

    不久后,余安然等人也进入了会场,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的身边多了两个中年人。从面容上不难判断,一个是应该是余家的的,另一人则是阮家的长辈。

    有两位长辈在场,所以余安然、阮修明等人虽然发现了方天佑,却不敢造次出声,只是暗中互相交换着眼色。

    好在进入会场后不久,两位长辈就各自找到了熟人,与商界大佬们攀谈了起来。没有了长辈的约束,阮修明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六人正准备去找方天佑麻烦,早有一群熟识余安然、阮修明、刘伟阳的青年男女走了过来,热切地打起了招呼,六人只好先应酬攀谈起来。

    “那小子是谁啊?很拽的样子,在那里闭目养神!”

    “完全不认识啊,应该不是这个圈子里面的吧。”

    见余安然、阮修明有意无意地几次盯向方天佑,围过来的这一众男女顿时也注意到了方天佑这个另类。

    “他是我们湖阳大学的学生。入学两年来一直痴痴呆呆地,是一个任人欺凌的可怜虫。可这段时间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很酷很拽,连我们的安然小姐和阮公子、刘哥,他都不放在眼里。”吴文良假装气愤地介绍道。

    虽然张建先曾经委婉地劝告过吴文良不要惹方天佑。可是张建先并没有明说方天佑的本事,而吴文良也并没有看出方天佑有什么了不起,所以内心中,他还是对方天佑与丁燕菲的关系耿耿于怀,一直想着暗中报复方天佑。

    此时,见机会来了,他当然巴不得多给方天佑树点敌人,这样他就可以借助这些公子哥儿们的手,来教训方天佑了。

    “什么,一个傻子,他怎么可能进到这里来,难道是偷了人家的邀请函进来的?”

    “长得也就那样,又穿着一身地摊货,进到这么大的场面中,居然还可以这么拽!我看他是缺心眼吧!”

    “管他什么来路,敢得罪我们余美女,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果然,这些青年男女一听吴文良的介绍,顿时心中就来了气。有个一直视余安然为心中女神的精壮汉子,甚至当场冲向了方天佑。

    这精壮汉子名叫汪小林,在野战部队呆过,在这一群纨绔子弟当中,身手算是一流的。

    方天佑虽然在闭目养神,可是却并没有睡着,反而放开心神感受着周围的一切。虽然他还没有修炼出神识,可是凭着修仙者特有的直觉,方天佑也能够感觉到有人朝着自己靠近。

    方天佑感觉到这人气质里还有一股彪悍之气,甚至有一些淡淡的杀气,他蓦然睁开双眼,发现来到跟前的是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长相也很英武的同龄人。

    p: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希望大家有空多到书评区留言。本书能够冲到新书榜第二,离不开大家的帮忙。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